刚刚更新: 〔快穿系统:反派bo〕〔盛宠军婚:军少娶〕〔通天帝尊〕〔惹爱成婚:契约老〕〔万象之地〕〔至尊神医〕〔科技巫师〕〔修真大工业时代〕〔明威天下〕〔流火修仙录〕〔龙陨刀尊〕〔天都赋〕〔我的,女王陛下〕〔加州第一家〕〔幻兽进化图鉴〕〔能穿越漫威的大奥〕〔武侠龙套进化〕〔太平洋超级帝国〕〔我要大宝箱〕〔萌鬼大主播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六百三十三章计将安出
    刘娥还是之前的模样一言不发,但下唇被咬的流出猩红的鲜血,赵允让面露心疼的表情道:“太后要是心疼孩儿那便答应孤王便是,何必一言不发的看着亲生骨肉受此酷刑呢?!”

    瞧见刘娥还是不说话,赵允让笑道:“看来还是他刘从德的罪受的不够,如此今日便罢了,给您一晚上的时间好好考虑一下,明日一早孤便要答复,把他们一家三口关在一起!”

    死士们恭敬的对赵允让行礼后便拖着刘从德走出大殿,刘娥走在死士的身后看着赵允让礼貌的行礼心中顿时一惊,这一夜怕是最为难熬的,说是家人团聚怕是赵允让的攻心之计!

    果然在刘从德被扔进偏房的时候,仿佛吃了灵丹妙药一般百病全消,即便是身上伤痕累累却跑得比兔子还快,冲到刘美面前指着刘娥道:“爹!你口口声声说她是我的生母,可刚刚孩儿差点被汝阳郡王打死,也没瞧见她为孩儿说一句好话!”

    刘美微微皱眉,他现在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汝阳郡王的王府,难怪闻到一股兰香,世人皆知他汝阳郡王块兰花,谁想到这个喜爱花中君子的汝阳郡王居然是个卑鄙小人!

    转头对刘娥问道:“明月,到底是怎么回事?此时你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刘娥惨然一笑:“眼前怕是解不开的死局,世济,我们一家三口怕是再也出不去了!赵允让欲行夺嫡之事,利用我的身份接近太子与皇后,乘机掉包太子让他的十三子赵宗实入宫为储君!”

    刘娥的话如晴天霹雳,让刘美身体一颤,随后却笑道:“他赵允让即便是有通天的手段又岂能如意?太子已经不是眉眼不清的婴儿,而是总角之龄的孩童”

    但很快刘美便笑不出来,刘娥声音沙哑的说道:“他有能人异士帮衬并非不可!当年在皇宫的时候我就听说绿林中人确有易容变貌之术,用之,则非至亲之人无以善断,如若技法超群,则至亲亦不能辨!”

    刘美很快便猜测到其中的蹊跷,看了看刘娥一如往常,儿子却被打成这样,刘美点头道:“如此你这么做,大善!”

    “大善?!爹,她看着我被人抽打的滚地哀嚎却不开口,这还大善?!”

    刘美摇呵斥道:“你懂什么?你母亲是在保护你!”

    说完便瞪眼小声道:“此时牵连夺嫡之争,你我皆不可能活着出去,而你娘便是赵允让手中最为关键的一环,唯有她不松口你我父子二人还有生路,否则一旦你娘答应便是你我一家的黄泉路!”

    刘从德指着身上的伤口:“父亲,我疼”

    刘美握住儿子的肩膀道:“此时你唯有坚强起来才能活着离开这里,否则便是死路一条,官家是你最后的靠山,此时万万不能不忠!一步踏错便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刘美越说越激动,甚至把儿子的伤口都震的鲜血直冒,刘娥上前心疼的说道:“算了世济,此时不是担心的时候,我知道你对官家心怀感恩,当年他送我出宫与你相聚虽是帮助我脱离深宫高墙,但也不是没有他的好处!那小子精明的很,连跟在他身边的人都能被他带的聪明。”

    说到这里,刘娥微微一叹:“不过他现在不需要聪明,他早已是坐拥天下,手中的力量已经无人能敌,即便是赵允让之辈都要以鬼蜮伎俩而避其锋芒,以偷梁换柱之法夺嫡,当你手中拿着大锤的时候,看什么都像钉子”

    刘娥突然话音一顿,转头望向刘美道:“世济你还记得蜀中的桃林吗?”

    风马牛不相及的话让刘美愕然,但刘娥这么说一定有她的道理,便顺着她的话点头道:“有,我记得那片桃林在青城山的山脚下”

    刘娥笑着点了点头,嘴里继续和刘美说着不相干的话,手却抓住刘美的手不断的在他手心写字,两人虽以相思多年,也在刘娥出宫后相守多年,但肌肤之亲寥寥无几,多是相敬如宾而已。

    毕竟刘娥的身份在那里,曾经是赵恒手下武官的刘美心中发怵也是正常,如今两人亲密如此,刘美自然有些不好意思,声音也跟着发颤,但在刘娥娇嗔的眼神下很快便回过神来,此时乃生死存亡之时,一心一意的感受刘娥的话才是真的。

    刘从德看着父亲与刘娥的手牵在一起乱划拉便知道是在干什么,毕竟他虽然纨绔,但并不愚蠢,不断的扯着偏殿中的丝绸帷幔,小心的给自己包扎起伤口,每当有人影靠近的时候便发出一声惨叫:“嗷疼!”

    时间过的飞快,夜色已深,刘娥与刘美交流完成的时候准备唤刘从德前来,奈何刘从德刚走两步便被打断,郡王府的死士推开殿门,赵允让走了进来道:“太后,想好了吗?孤王等得不耐烦了,前来问问,顺便给令郎带了点“礼物”。”

    三只巨大的狡犬眼睛冒着青蓝色的幽光,伸着舌头走了进来,赵允让摸着狗头道:“这是来自西域的黑犬,据说是狼的血脉,如果太后不答应,令郎”

    赵允让的话还没说完,刘从德便连滚带爬的冲向刘娥,苦苦哀求道:“如果你真是我的生母便应了汝阳郡王吧!孩儿不想成为这些恶犬的盘中餐啊!”

    脸色苍白的儿子躲在自己脚下瑟瑟发抖,刘娥闭上眼睛道:“汝阳郡王不敢动你,除非他另有他法!”

    赵允让笑了笑:“是吗?来人!”

    “娘!你真的是我娘亲吗?孩儿即将成为恶犬之食,你也无动于衷?!”

    刘从德被死士拖拽向恶犬,刘娥突然开口叫道:“我应你便是,勿伤我儿性命!”

    赵允让眼睛一亮挥手制止即将放狗的死士道:“哦?太后果然是心疼骨肉,既然如此孤也就不做大煞风景之事,只不过万万不可变卦,否则不单单令郎性命不保,刘将军亦然!”

    刘娥喘着粗气的说道:“汝阳郡王放心便是!明日一早我便去大相国寺等候,你让人放出消息给该知道的人知道,皇后定然会来寻我,到时老身再向她讨要孙儿一见,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但我有一个条件,必须带他们父子二人前往,否则谁知道你会不会利用完老身之后便杀他二人以除后患?”

    赵允让眼睛转了转拍手道:“好!太后果然机警过人!孤王应你便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明虎〕〔名门秘闻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