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瞳圣医〕〔幽暗囚笼〕〔神界编辑器〕〔变身异界大法师〕〔港岛枭雄〕〔剑花浮萍录〕〔红楼大官人〕〔这个游戏不简单〕〔军少霸爱:非妻不〕〔修道红尘间〕〔抗战张大少〕〔在魔禁的那些日子〕〔美漫的超凡之旅〕〔暴富人生〕〔我家电器能成精〕〔三国第一保镖〕〔凤舞隋末〕〔无限蓄力系统〕〔漫漫诸天〕〔修仙归来之都市至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六百四十五章网中鱼
    刘娥祖孙三代聊的非常开心,对于王语嫣这个曾经被自己打压过的儿媳她并没有什么抵触,她也算是看明白了,只要进了天家的女人都会变得那么不凡,仿佛浴火重生的凤凰。

    就像当年的自己,原本也不过是个善于播鼗的蜀地孤女而已,可被赵恒垂怜后也是飞上枝头成了母仪天下的皇后,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只要进了皇宫便会脱胎换骨啊!

    相比自己,这个出生商贾之家的女子更加聪慧,外修妇容,内修妇仪,做的一点也不比自己差,更为难得的是她能在官家出征后对权利没有一丝的贪婪,又能在危难之时露出自己的干练与锋芒,比之自己要好上不少。

    嘟嘟嘟,小小禅房的木门被轻轻的敲响,王语嫣的侍女躬身进来,自始自终都没有抬头看刘娥一眼,伏地道:“启禀娘娘,驸马蔡伯俙求见。”

    “准。”

    得到王语嫣的钧旨,侍女起身退走,到了门外对蔡伯俙道:“娘娘宣驸马进屋对奏!”

    蔡伯俙站在禅房门口干咽了一下口水,眼前的小小禅房在他眼中比厮杀的战场还要可怕,但他还是咬牙进去,瞧见刘娥与王语嫣相谈甚欢后稍稍松了一口气。

    而赵旭则是笑眯眯的打着招呼:“姑父怎么也来了?”

    蔡伯俙露出尴尬的笑容回应:“姑父身负皇命,自然也就来了臣驸马都尉,御前观察使参见太后皇后娘娘!”

    待王语嫣道了一声:“平身。”后,刘娥开口道:“哦?官家什么时候也开始对外戚授以差遣官了?这御前观察使可是足足有从四品上的。”

    王语嫣笑道:“官家的脾气您还不知道,认准的事情便非要去做,蔡伯俙虽是外戚,不符祖宗之法,但官家说了,就是因为他外戚的身份所以用起来才顺手,而且朝中也只有他一个外戚,算不得什么大事。”

    刘娥笑道:“也是这么个道理,蔡伯俙你倒是运气,摊上如此开明的官家,以后可要尽忠王事,不可懈怠!”

    蔡伯俙连连点头可心中苦笑,自己一向是远离朝廷这个烂泥潭的,只想过着蔡记大掌柜以及驸马的闲散生活,怎么到了太后嘴中就成了一心做官的人了?

    “启禀娘娘,将士们在大相国寺中搜寻到了刘家父子,但”

    王语嫣皱眉道:“怎么了?”

    “但刘家父子周围并无看守,亦无捆绑痕迹,只是安静的坐在禅房中而已,也也没有发现任何贼人痕迹!只有一小沙弥在院中扫地。”

    王语嫣皱眉到:“这怎么可能,难道是走漏了消息?”

    刘娥微微摇头道:“应该不是,赵允让此人十分桀黠,一有风吹草动宁愿舍去所有付出也要保全自己的安全,他怕是已经金蝉脱壳了,除了我和刘家父子以外,你们怕是再也找不到任何证据!”

    王语嫣脸色一变:“如此说便是还动不了汝阳王府?”

    “不是有刘贵人在此吗?他赵允让岂能抵赖!”

    蔡伯俙说完便后悔了,刘娥的身份见不得光,王语嫣早已和朝中相公打过招呼,不承认刘娥的身份,现在岂能让她作为人证?

    一旦刘娥出现在世人的面前将会变得比赵允让更加麻烦,赵允让说到底还只不过是赵宋宗族中的家务事,而刘娥的事情可就严重了,毕竟她的贞节牌坊还在南门大街与御道的街口立着呢!

    呐呐的再次开口道:“难道就这样让赵允让逃脱罪责?他犯的可是大逆不道之罪。不杀何以正人心?不杀何以震慑宵小?”

    王语嫣皱眉道:“这便是他的高明之处,即便是救了刘家父子也只不过破坏了他的计划而已,但他却完全没有损失,甚至连原本的生活也不会改变,他依然是他的汝阳郡王,毕竟他不靠天家的俸禄活着,让那些去汝阳王府的人都撤走吧,没必要搜查他的府宅。其中必不会有证据。”

    蔡伯俙在一旁小声的嘟囔道:“没有证据可以制造证据嘛有些罪名只要有东西便能定罪的”

    王语嫣脸色一变:“莫须有这种谁都能做唯独天家不能做,天家也不屑去做!”

    她的话让刘娥露出赞许的表情:“不错,即便是不会被人发觉也不能如此,否则后世帝王便会效仿,便会滥用,便会招致灭国之灾!”

    蔡伯俙和她们站的层面不一样自然也就不会在意这些所谓的小节,也不能怪他,蔡伯俙也是好意,像赵允让这样的人不出掉后患无穷,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何况是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但蔡伯俙忘了,天下间得罪谁也不要得罪女人,尤其是身处高位的女人,她们的手中拥有别人无可比拟的权利,她们把自己的孩子看的尤为重要谁敢动便会和谁拼命,最要紧的是她们都是小心眼!

    刘娥与王语嫣这两个大宋最为尊贵的女人会让赵允让脱罪?绝无可能!

    王语嫣转头对刘娥道:“能否请大娘娘让刘家父子帮忙?隐藏住您的身份并把所见所闻说出来。”

    刘娥笑道:“正合我意,但这还不够,先发制人,让他们父子两去开封府状告赵允让,并把他的所作所为大白于天下!这么一来不仅能让赵允让得到惩处,还能让他的反击化为无形!”

    蔡伯俙小声说道:“那贵人您的身份不也就暴露了?”

    刘娥笑道:“我不是什么贵人,不过是乡间村妇尔,在刘家父子路过之时与刘美这个鳏夫结为夫妻,后被赵允让发现,威胁刘家父子让老身假扮已故太后刘娥下面的话不要老身教你了吧?”

    蔡伯俙瞪大眼睛呆立原地,还有这种说法的吗?这不也是一样去欺骗百姓?他同时也忘了,女人也是最为善变的。

    赵允让就好比大难不死的鱼,挣脱了所有的牵绊即将海阔凭鱼跃的时候,一张无形的大网将其笼罩在其中,并且这张网还是俩个宫禁中的女人所编制的。

    即便他准备的在万全也没有任何用,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有的辩解都将是苍白无力的,他甚至都想不到刘娥会把他的勾当在第一天便告诉蔡伯俙,更想不到天家非但不会至刘娥与死地,反而用自己的力量帮助她。

    归根结底,他小看了刘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明虎〕〔名门秘闻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