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小妻有点甜〕〔网游之无上灵武〕〔空间之仙路逍遥〕〔亡灵骨灾〕〔诸天万界反派聊天〕〔抗日之草根英雄〕〔守望先锋——重整〕〔重生之潜龙腾渊〕〔入侵里世界〕〔变身滑稽萝莉〕〔鳅越龙门〕〔逆断乾坤〕〔修道红尘间〕〔剑掌诸天〕〔通天神捕〕〔退后让为师来〕〔吕布之雄图霸业〕〔湾区之王〕〔国王世界〕〔妖灵狂潮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六百第二十一章纵火焚宫殿
    赵允让微微点头,小声对蔡伯俙说道:“这次是我赵允让自不量力,妄图挑战官家的天威,此事我认了,但你去转告他赵祯举头三尺有神明!他的小伎俩能瞒得住别人却也瞒不住赵氏的列祖列宗!”

    蔡伯俙仰天长笑,转头勒住赵允让的脖子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我蔡伯俙也要让你做个明白鬼!当初太后之死乃是官家一手操办,为的便是让她离开禁中与刘家父子团聚,毒药不过是假死药的幌子而已,从开始的时候官家就不打算至刘太后与死地!你赵允让小人之心度官家君子之腹!”

    赵允让的脸颊狠狠的颤抖了两下,没想到从一开始便是他错了,他不知道其中的原委,更不明白赵祯为何要放刘娥出宫,永除后患才是最好的方法,否则便不会有今天被自己利用一事。

    嗤之以鼻的笑道:“妇人之仁,官家如此今后必吃大亏,身为帝王连这点心都狠不下,以后还有什么出息?”

    蔡伯俙仰天吐了一口浊气,幽幽的说道:“这句话我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哦……我想起来了,当年的赵元俨仿佛也说过类似的话来!所有这次官家不打算对你网开一面,也不会给予你的子嗣任何照顾,这算不算是狠下心肠?别怪官家,主要是你们这些宗室太让官家失望了,掏心掏肺还不能满足你们的欲望,这样的欲壑不填也罢!”

    赵允让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望着蔡伯俙:“不可能,我是宗室,你们的手中并没有我参与一切的证据,即便是有人佐证又如何?你们都说了她不过是一个乡间村妇而已!你用什么罪名来治我之罪?!”

    蔡伯俙笑了笑:“这还不简单,就凭你大逆不道,在大庭广众之下诋毁官家!这样的罪名难道不够?刚刚可是有数百人听到你说的话!”

    赵允让仿佛被人掐住了脖子,瞪大眼睛的说不出话来,所有的一切并不是建立在太后真假或是有无他赵允让谋反的证据上,而是一个看似毫不起眼却又罪无可赦的罪名,欺君之罪。

    欺君之罪事实上虽然是指欺骗君王的罪名,但其中也包涵欺辱君主的含义,赵允让当中侮辱赵祯,这定然是能划归为欺君之罪的,并欺君之罪只是一种罪的范畴,也没有什么具体罪名,从古至今没有一个朝代,一部完整的刑法典来明确认定。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赵允让犯的是谋逆之罪,但却没有一个人觉得苏洵定下的欺君之罪有任何不妥,这是官家特意给他留下的面子,谋逆和欺君完全是俩个概念。

    苏洵义正言辞的当中宣读对赵允让的判决,并让急脚递送与禁中恭请太子已经皇后用印,勾决赵允让直系血脉以及妻族之人。

    赵允让从头到尾听的真切,并没有一丝的反抗,而他的郡王府早已经是炸开了锅,家奴院工,侍女阉人,官家妻妾,个个是惊慌不已,这意味着凡是在郡王府中的人一个也不能活!

    蔡伯俙惊讶的望着苏洵,没想到他做的这么绝,居然连郡王府中与赵允让无关的人都不打算放过,所有人都要杀得干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这下动静可就有些大了!

    从汝阳郡王府到禁中的距离算不得很远,急脚递不过是两盏茶的功夫便走上了一个来回,骑士带着王语嫣的钧旨匆匆赶来,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便大声宣旨。

    “煌煌天语,谁敢有违,煌煌天威,谁敢欺辱,赵允让以自取欺君之罪,虽是皇族亦不可赦!赐白绫三尺回宫自缢,夫妻一体,其妻族不可不知其心,知而不报,亦当同罪。父债子偿,赵允让所犯之罪其身死不能赎,子嗣同罪!家中奴仆多往行与府中,万事不知亦不可能,皆同罪论!然上天有好生之德,未过外傅之年幼童皆可免罪,由福田院代为照养!”

    这一下就把汝阳郡王府中的所有人打上了欺君之罪的标签,谁也别想侥幸逃生,原本还在收拾细软准备逃窜的郡王府下人瘫倒在地,原本就哭哭啼啼的妖娆女子更是放声哭号,原本热闹非凡奢华无度的郡王府变成了人间炼狱。

    在场的所有人也随着递役的话神情紧绷,多少年了,东京城再次感受到天家的威仪与无上的权利,天家就是天家,它的尊严和权威无人可以冒犯,一旦走错便会用生命的代价去弥补过错,即便是宗室也不例外。

    赵允让仿佛局外人一般从头到尾面带微笑的听完皇后的钧旨,最后还微微点头,整了整身上的华美服饰伸手接过钧旨道:“臣大宗正司正事赵允让接旨!”

    这样的淡然让蔡伯俙紧张起来,挥手让禁军前来,准备对郡王府发动进攻,而此时蜷缩在郡王府高墙下的陈琳却窜了出来,对待命的禁军摆了摆手。

    “大官这是何意?”

    “他赵允让不会反抗了,他已经看出了俩个角逐者之间的差距,也明白了自己必输无疑,并且也错过了最佳突围的时机,除了老实接受钧旨外他别无他法,多少还能留下外傅之年的孩童,总比断了血脉要强得多!”

    赵允让转头对陈琳微微一礼:“多谢大官,我汝阳郡王一系即便是死也要死的体面!是我痴罔了,居然认为还有搏上一搏的机会,如若换做别的君王,我还有一点机会,可谁让是他赵祯当官家,陈大官,从一开始我便输了是不是?”

    陈琳长叹一声:“何必如此,官家已经警告过你数次,何必如此……”

    赵允让猛然转头,面目狰狞,仿佛要挣破牢笼的困兽向着陈琳嘶吼道:“我不服!我不服!”

    蔡伯俙惊讶的望着眼前疯狂的赵允让又看了看陈琳,他想不到赵允让打算谋逆的事情远在奉圣州的官家早已知晓!并且还放过他几次……

    赵允让从疯狂到平静不过是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在说出他的心里话后便转身进入郡王府,原本打算跟随监督的宦官被陈琳拦下,蔡伯俙准备开口的时候他微微摇头。

    不一会,原本奢华的郡王府便燃起熊熊大火,而且火势愈来愈大,普通的水龙已经难以扑灭,在大火之中仿佛有人在火焰之中狂舞,在空中留下连绵的虚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祸国毒妃:邪王请〕〔我养大佬那些年〕〔穿越在创世纪之前〕〔万古最强宗〕〔法眼至尊〕〔名门暖婚爱入骨〕〔重生之赚它一个亿〕〔我叫科莱尼〕〔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