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你好,八零姑娘〕〔盛世婚宠,霸道老〕〔铁鹰出击〕〔霸妻难宠:夫人,〕〔重生纯真79〕〔都市无限嚣张高手〕〔娇弱王爷彪悍妃〕〔自由位面行〕〔永生不灭〕〔隔壁人间〕〔恶少出没:猫系少〕〔最强妖孽特种兵王〕〔我带着商店到春秋〕〔霸道总裁深度宠〕〔一笑倾城:魔后很〕〔天降兽妃好火辣:〕〔海贼之究极瞳术〕〔网游版美漫〕〔大明首相〕〔帝国老公,来试婚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六百第二十二章赵氏孤儿
    汝阳郡王府的大火烧了整整一天一夜,东京城的潜火铺子没有任何办法,就这样还折损了三名差人,火势实在太大只能任由它烧个干净,好在郡王府是独立的府宅,四周没有建筑相邻,否则还不知道会波及城中多少人家。

    曾经奢华无度的汝阳郡王府现在却变为一座焦土的废墟,任何靠近这里的人都会不自觉的骤起眉头,不是因为惋惜和同情,而是因为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烧焦的味道。

    三百一十二具烧的面目全非的尸体整齐的排列在郡王府中的空地上,与郡王府中的人数恰巧相同。即便是连襁褓之中的孩子都未能幸免,苏洵呆滞的望着蔡伯俙,眼中的神采消失的一干二净。

    “这就是你说的把影响控制在最小?!三百一十二人!整整三百一十二人无一幸免!”

    蔡伯俙微微摇头道:“即便是这些人不被大火烧死,其中的绝大多数也会死在你的手中!你别忘了,你是这次的主审!赵允让的事情是你一手负责的!官家原本也没有打算治他汝阳郡王府于死地,给了他们最后的血脉传承!”

    苏洵苦笑道:“这与我何干,他们这些皇天贵胄岂能苟延残喘,人家要活的风光,要活的舒坦,现在这个局面他赵允让纵火焚宫虽有些残忍狠厉但却也在情理之中……”

    陈琳随意翻弄了两下地上的尸体缓缓起身道:“这话倒是不假,曾经的天潢贵胄现在却要沦落到如此地步,他赵允让这样心高气傲的人可受不了,还不如一把火烧得干净来的好嘞!瞧瞧,这猛火油烧的那叫一个旺,单单是私藏猛火油的罪过便能治罪了,不臣之心昭然若揭!”

    蔡伯俙点了点头便打算离开,但袖口却突然被陈琳拽住,不解的回头:“大官,这汝阳郡王府已经被大火夷为平地了,还有必要吗?”

    陈琳摇头道:“有必要,所有人的身份都要核实,上至妇孺,下至婴孩,无人能有所遗漏,否则便是泼天大的干系!别忘了官家的话,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苏洵惊恐的望着蔡伯俙和陈琳,从他们的对话中能清楚的听出,是官家在背后一手指挥了今天的事情!从头到尾远在奉圣州的官家都清楚的了解东京城发生了什么……

    看了看地上的三百一十二具尸体,苏洵真的为这些人觉得不值得,他赵允让乃是身份高贵的宗室,如此的锦衣玉食还不能满足他的胃口,居然窥伺起御座,真是把一家人往火坑里带。

    原本苏洵还认为是天家把宗室压的太狠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这是人内心之中的欲望在作祟,欲壑难填,欲壑难填啊!就应该让这些宗室过一过苦日子这样他们才知道现在的生活有多么的宝贵。

    苏洵带着开封府的衙役差人走了,现在的他已经完全没有必要搀和到黑手的事情中,整个汝阳郡王府到处是残垣断壁,即便是这样黑手的人也不愿放过任何细节,如狗一般在府中四处搜寻着蛛丝马迹。

    陈琳做事便是这样,从不留下任何后患,而蔡伯俙现在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想着如何把自己摘出去,汝阳郡王府被一把火烧的干净,虽然不是他做的事情,但却是被他围困所致,全天下人不会怪罪皇后,也不会怪罪太子,更不会腹诽官家,但他蔡伯俙却很有可能成为众矢之的。

    有苦说不出的蔡伯俙走不了,只能跟随陈琳进入废墟般的郡王府检查,他终于知道官家为何总是对自己信任有加,单单是今天的事情便让自己站在了风口浪尖,如若没有官家的庇护,定然会被流言所淹没。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搜查的了,整个郡王府已经被烧成了焦炭,即便有什么证据也会消失的一干二净,大火是从内而外开始燃烧,猛火油的威力本就骇人,还有什么能剩下?

    但即便是这样,陈琳依然从焦炭之中发现了一处密室和大量的金山银山,不用说都是赵允让的“存货”,夹室不是很大,但却堆满了金银财宝,多年经商的蔡伯俙稍稍估算一下便有足足上千万贯之多,其中还夹杂着无法估算的奇珍异宝。

    许多金银已经被炙热的高温所融化,要想清理出这些只能让拆开废墟的禁军一块一块的敲打下来,金山银山很快被搬空,只留下残垣断壁,陈琳依然不放过,趴在地上仔细查看。

    蔡伯俙不解的问道:“大官这里已经空空如也了,何必如此?”

    陈琳拍拍自己身上的尘土冷笑道:“你怎么知道这里没有东西了?别被眼前的东西所遮蔽双眼,来人!砸开这里的地砖!”

    铁锤砸下,地砖瞬间四分五裂,婴儿的啼哭声从中传出,蔡伯俙脸色一变指着密道颤抖的说道:“赵允让还有子嗣?!”

    陈琳不答敏捷的滑了下去,很快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怀中多了一个襁褓婴儿。

    “所托非人啊!有人带着婴儿进入地道,但最后却把婴儿遗留在了这里自己逃走,赵允让真是瞎了眼……”陈琳说完便指着怀中的孩子道:“也算你倒霉,本有逃出生天的机会却又落在了老夫的手中。”

    蔡伯俙一把夺过婴儿道:“大官不可取他性命!”

    陈琳的眼睛爆发出无数精光刺得蔡伯俙汗毛倒立:“为何不可?!”

    “这孩子还未满总角之龄,本在赦免的名单之中,你又何必取他性命,皇后娘娘可是有钧旨传下!”

    陈琳看着蔡伯俙怀中孩子的小丁丁失望的咋了咂嘴:“可惜了,如若取了他的性命赵元份一脉才算得上是彻底断绝!”

    蔡伯俙冷哼一声便抱着孩子离开:“到底如何还需留与娘娘处置!”

    这孩子不知是受了惊讶还是怎的,并未哭闹许久,不一会便睡了过去,蔡伯俙紧了紧他身上的襁褓便坐车前往皇宫,只留下陈琳在原地喃喃自语:“这小子还真有点燕赵之风,只可惜沦为外戚,否则必当大用!”

    蔡伯俙的马车顺利进入驸马府,他不准被自己进宫陈情,而是打算让赵妙元带着赵氏遗孤进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月舞空〕〔名门秘闻多〕〔江湖奇情录〕〔绝世凰后:傲娇邪〕〔星汉灿烂,幸甚至〕〔嘘,我要亲你了〕〔抗战张大少〕〔天依大唐〕〔阴阳医仙林煜〕〔盛世枭宠之王牌傲〕〔飞针神医〕〔时空飞盘〕〔史上最牛帝皇系统〕〔官场问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