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甜妻:池少,〕〔盛宠之锦绣皇后〕〔我一开始就不直了〕〔湘水灵妃〕〔蜀山魔门正宗〕〔攻略极品〕〔灵气逼人〕〔从荒野开始的万界〕〔一睡十万年〕〔在海贼修仙的日子〕〔中国密电码〕〔王牌军婚:靳少请〕〔家有悍妻怎么破〕〔第一爵婚:深夜溺〕〔大讼师〕〔皇后在位手册〕〔黄金剩斗士之大剩〕〔宗师订制〕〔修行大祸害〕〔我的大小仙女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六百六十四章不疯魔不成活
    耶律宗真摇晃的站立起来,在他起身的一瞬间甚至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双脚虽然踩在大地上却如同喝醉了一般不踏实,整个人都在左右摇晃。

    努力的控制好身体,四周的空气中充斥着浓重的血腥味,耶律宗真这个原本嗜血的契丹人第一次觉得血腥味是那么的恶心,恶心到了让他不断呕吐的地步。

    手中的铁枪撑在地上保持身体的平衡,抬眼望去,整个战场如同修罗地狱,到处是残肢断臂以及契丹儿郎和宋人的哀嚎,没想到大宋皇帝居然如此恨厉,连自己的亲卫都能还不犹豫的牺牲。

    看来宋人在这场爆炸中也是损失惨重,吃力的扶起地上还有一战之力的铁林军,这些人都是大辽的贵族,只要能站起来便有一战之力,哪怕缺胳膊少腿也不能磨灭他们那颗为了荣誉而战的心。

    草原上的游牧民族面对灾难天生就比汉人更加坚韧,只要不是致命的创伤,他们便能再战下去,耶律宗真的铁林军特意挑选知晓火药的人组成,为的就是防备宋人以火药弹袭击,相比恐惧,未知更加可怕。

    这些契丹人在上京城中见识过宋人的药发傀儡,也明白这些声音很响火光很大的东西是因为火药所致,耶律宗真研究过大宋的火药弹,这东西其实和药发傀儡一样,虽然声势浩大,爆炸产生的碎片也很惊人,但只要能驱马躲避,对大辽骑兵的威胁也就那么回事。

    但这一次的爆炸却非同一般,这是他唯一想不到的地方。

    率领着最后可堪一战的铁林军,耶律宗真和他们徒步前进,大辽还有机会,他耶律宗真还没有输!在这最后才是宋辽两国之间的决战!

    谁都不曾想到,一场决战就在双方的残兵游勇中展开,也在这修罗一般的地狱战场上举行。

    喘着粗气的辽人搀扶着前进,每一步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而赵祯这边也注意到了辽人的动向,这是生死存亡的一战,赵祯的手中已经没有了任何一张底牌,一旦输了那就意味着大宋彻底输掉了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大地在不断的震颤,这是宋辽双方的援军在向这里赶来,看来刚刚巨大的爆炸声已经让他们知道胜负已经揭晓,为了自己的帝国双方都无暇顾及马力,以最快的速度赶向这里。

    尚存的亲卫们团团的护卫在赵祯的身边,他们要在最后拼尽全力保护官家,此时已经没有余力救治伤员,连他们都没想到与火药近在咫尺的辽人居然还有力量进攻。

    赵祯看着不远处走来的耶律宗真露出无奈的苦笑:“这货还真是生命力顽强的小强啊!在这种威力的爆炸下都能安然无恙,老子是服了他!”

    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夏竦惊叹:“天子果然有祥瑞庇佑,辽皇如此命大实属少见!”

    赵祯翻了个白眼,很好,自己刚刚把耶律宗真比喻成小强,他夏竦便反戈一击,直接说他有神灵庇佑,你咋不说他是真龙天子一统中原呢!

    恶狠狠的对着夏竦喊道:“这一战是关乎我大宋国鼎,也关乎中原王朝之延绵,不可懈怠!”

    夏竦脸色一正:“臣愿誓死跟随官家以效犬马之劳!俗话说的好多个猴还多三两的力气嘞!”

    这老倌倒是不含糊,知道现在是危难时刻,即便是付出生命也要保护自己,也要保护大宋已经得到的胜利果实,毕竟这份果实中由他的一份力在其中,一旦输了他便什么都没了。

    远处的天空已经翻起了鱼肚白,太阳的光芒眼看就要升起,大宋的御帐营地之中,两只残军就这样在黎明之中对峙,地上的鲜血引来了草原上投机者,乌鸦。

    “哑——”

    一声难听至极的啼叫却成为两军交战的号角,赵祯和耶律宗真发出最后的嘶吼冲击在一起,这是俩个帝王乃至俩个国家之间的最后一战,这是关乎生死存亡的一战,这甚至是关乎个人功绩的一战。

    胜,则大势所归,败,则满盘皆输!

    赵祯在亲卫的环绕下冲向耶律宗真,手中的天子剑高高举起,八面的汉剑连同他身上的铠甲在清晨第一缕的阳光下反射着耀眼的金光,阳光把整个大宋一方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宛如天神——赵祯特意选择了背光的方向

    小腿发力透过腰间的肌肉传递向手臂,赵祯手中的汉剑带着金光划破对面契丹勇士的铠甲,冷锻所制造的铠甲如豆腐般被切开,天子剑怎么会真如赵祯所说的那样是大宋是烂大街的凡物?

    经过特殊锻造的大马士革钢在后世都算得上是极品的材质,虽然在亲卫们看来官家这一击实在有些多余,只需划过敌人的脖颈便可但这一剑斩杀身穿重甲的敌人却实在是称得上威武。

    亲卫们的士气为止一提,手持横刀的他们或劈砍,或挑刺,总能击中铁林军铠甲脆弱的部份,动作灵活却刀刀致命不枉捉到手之名。

    赵祯紧了紧手中的宝剑,刚刚那一击虽然效果惊人,但也让他虎口发麻,为了提升气势他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他想起了军中一位无名老兵的话,在战场上拼杀,只有自己不要命了才能活下去。

    赵祯这位笃信格物,喜欢精打细算埋伏奇袭的人,第一次把所有手段抛之脑后,在夏竦天崩地裂的尖叫中冲入敌阵,整个人仿佛疯魔了一般不断的按照军中的制式剑法挥舞着手中的宝剑,敌人的长刀砍在他的铠甲上他不管不顾,此刻的他只是一心砍杀眼前的敌人。

    “杀!”这是从赵祯嘴中发出充满战意的怒吼。

    “杀!”这是亲卫们进入赵祯所营造出的疯狂战意的怒吼。

    “杀呀!”这是夏竦被赵祯吓得半死之后拼命的喊叫。

    契丹人的铁林军甚至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这是大宋的官家吗?这是大宋的趋于文人的大宋皇帝吗?这是所谓的天下仁君吗?

    面对疯魔的赵祯,耶律宗真却发出哈哈大笑:“爽快!如此豪情击天之势让朕死而无憾!契丹的勇士们不能输于宋人给朕杀!”

    辽人自然是不会在战场上甘心屈居人下,一个个拖着残躯,发出草原男儿特有的呼喊与宋人碰撞在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我是FIFA球王〕〔我要大宝箱〕〔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国民女神:史上第〕〔圣踪〕〔乱世我为侠〕〔都市之绝世仙帝〕〔乡村透视小农民〕〔蜀山剑宗系统〕〔魔鬼主教〕〔公主在上:国师,〕〔快穿:吾儿莫方〕〔快穿之这个愿望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