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都市神兵〕〔史上最牛主神〕〔星空之主〕〔无敌探险家〕〔莽穿新世界〕〔护国公〕〔雷霆〕〔开启一九九五〕〔我在漫威肝梦幻〕〔哑姑玉经〕〔异域——美丽新世〕〔迦勒底的黑发骑士〕〔夫君,狐妻,来找〕〔神话之我是传奇〕〔大师下凡〕〔我欲扬唐〕〔豢养人类〕〔战国之菜鸡联盟〕〔超忆大师〕〔星辰之蓝星崛起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六百七十一章祸不单行
    萧惠之所以不说话不是因为他拿不定主意帮谁,他对耶律宗真的忠臣是别人比不上的,他是淳钦皇后弟阿古只五世孙,可以说他的荣华富贵与皇家联系在了一起,只有帮助皇帝才能守护家业。

    他忠于皇帝的思想是绝不会动摇的,虽然耶律重元也是皇族,但他毕竟不是正统,萧惠自然不会率军帮助他,他现在所犹豫的事近在眼前。

    回过神来看到颤抖不已的使者,萧惠正色道:“使者怕是想叉了,本将军不是在考虑帮助何人,我是陛下的臣子自然也是皇长子的臣子!只不过大军要是现在赶回上京城,大同府必然不保!”

    原来如此,使者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还担心自己被萧惠杀了祭旗,现在看来并不会如此,看来皇妃娘娘并没有看错萧惠,但是怎么没见到张俭?他可是陛下最信任的人。

    自始自终也不见萧惠提其张俭,使者只能开口询问:“不知左丞相现在何处?”

    提到张俭萧惠便怒发冲冠,望着使者道:“陛下奇袭大宋皇帝御帐营地的计谋便是张俭所出,要不是他夸下海口陛下也不会战死鸳鸯泊!”

    使者脸色变了变,没想到陛下战死之中居然还有这么一场隐秘,但响起皇妃的交代,使者还是皱眉说道:“能否让我去见一眼左丞相?”

    “见他作甚?”萧惠不满的忘了一眼使者,在他看来张俭是死有余辜的人,即便是往日的好友,也不能原谅他的这种愚蠢!

    使者摇了摇头道:“并不是我有私心,而是皇妃特意交代。”

    萧惠笑道:“难道你能代替皇妃不成?现在有资格审问张俭的也只有皇妃而已,你是何人?!”

    使者点头道:“将军说的没错,的确只有皇妃能审问张俭,但我也能代表皇妃与他说几句话!这便是凭证!”

    所谓的凭证不过是块玉石而已,但在萧惠接过后便大惊失色,这块其貌不扬的玉石居然是萧挞里身为皇妃的册封玉牒!这东西对现在的皇妃来说简直是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居然能交给眼前这个人,这说明他是皇妃的心腹之臣。

    既然如此,萧惠也不好拦着,但是他却要知道此人究竟是谁:“既然阁下是皇妃的心腹之人,那为何老夫没见过你?毕竟上京城中数得上号的朝臣老夫都是见过的!”

    直到此时他才掀开头上的兜帽,苍白的头发露出,使者微微一笑:“伯仁真是贵人多忘事,怎么?才几年未见就把老夫给忘了?”

    萧惠惊的站起,指着眼前白发苍苍的老者叫道:“是你?!你不是被到长宁军了吗?为何会成为皇后的心腹?!”

    “哈哈,我刘六符可不是那么容易被陷害的人,萧耨斤可害不死我!”

    萧惠奇怪道:“那这么多年为何没听到你的任何消息,还有你这头发为何”

    刘六符微微摆手道:“当年被后党之人诬陷老夫收受宋人贿赂,老夫泣血上奏而不得赦,自此之后便一夜白头,但谁知陛下困母收权之后,也没有重用我的意思,谁知陛下御驾亲征之时,突然传旨与我,命我为不测之后的托孤之人。如此邀天之幸老夫到现在还觉得在做梦嘞!”

    萧惠点了点头:“如此说来便是了,当初陛下曾说过,如若他遭遇不测,当按遗诏行事,但却没有说遗诏置于何处,原来是在你的手中!”

    刘六符起身对萧惠直直的拜下:“此事不得拖延,我大辽现在已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陛下曾说过这一战不能输,一旦输了必会使大宋崛起,凌驾于我大辽之上,现在看来陛下的预言已成,现外患未除,内忧又起,此乃万急之时,还望伯仁助我大辽!”

    萧惠赶紧还礼道:“远山兄,你这是那里的话,萧惠承陛下恩情多年,即便是西夏一战输了陛下也未曾多言,现在遇到这种事情,定然是辅佐皇长子荣登帝位!”

    刘六符道:“好!如此便先去瞧瞧这张俭,陛下常常夸赞他足智多谋,堪比卧龙。即便是陛下的死因他而起,也要秋后算账,如今国家危难,皇妃娘娘钧旨,凡是能用的人都用上!”

    萧惠变了变脸色道:“难道说尚且绕过张俭的罪责不成?”

    刘六符点头道:“先用他平定内乱再说,至于杀不杀他,还要看未来太后和皇帝的意思。”

    萧惠长叹一声道:“这么说我大辽也要放弃大同府了,既然连张俭的罪责都要原谅,大同府相比皇嗣正统也就算不得什么了不是吗?”

    刘六符跟着哀叹道:“这也是没办法,相比皇嗣正统,大同府自然不能相比。两者在皇妃心中的分量就是不同的。大同府丢了还能夺取,皇位丢了可就再也没有希望了!”

    是啊,相比皇权那种使人高高在上的权利,大同府乃至燕云的切肤之痛又算得了什么?

    既然是老天都要保张俭一命,萧惠便无话可说,只要他能帮助皇长子夺得皇位,他的罪名又算得了什么?对于现在的大辽皇妃来说,让她的儿子成为皇帝,让她自己成为皇后,只要达到这样的结果便足够了。

    阴暗潮湿的地牢中,张俭坐在一堆蓬松的稻草上,这里的牢头还算是识相,知晓这位曾经的相公不能轻易得罪,说不定那天人家就东山再起了。

    对于牢头的特殊照顾,张俭完全不在意,此时的他正用地上的秸秆不断的推演耶律宗真战死那天所遭遇的情况,所有他能考虑到的因素都想到了,但即便如此张俭依然不认为耶律宗真会战死,即便是他拿不下大宋皇帝的御帐,撤走总是没问题的。

    自始至终他都想不到大宋的马车是装满火药的,爆炸的一瞬间马车就犹如一颗巨大的火药弹,为了杀伤辽朝骑兵,大宋的亲卫甚至牺牲自己诱使铁林军以及耶律宗真上当。

    想不出来结果的张俭怒吼着打散地上的秸秆仰天长啸,声音中透露出无限的凄凉与悲伤,萧惠和刘六符看了心中微微发酸,张俭与陛下之间的关系亦师亦友,对陛下的死,张俭也是深深悲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明虎〕〔名门秘闻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