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逆转仙途+番〕〔科技改变异界〕〔漫威之无限人格〕〔重生校园:晏少独〕〔次元主神竞选者〕〔克斯玛帝国〕〔全能尖兵〕〔我真不是界主〕〔宝可梦大师之从火〕〔如影谁行〕〔这穿越要命了〕〔异界追魂使〕〔主神猎手〕〔都市妖孽修真高手〕〔钱探吴乾〕〔炉石传说之吊打全〕〔一生一世笑皇途〕〔寺清〕〔超级兵王绝地反击〕〔史上最强万界掠夺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七百零七章 神童被打了
    十月又叫阴月,取自阴阳学说“纯阴用事,嫌于无阳,故以名之。”,同时十月芙蓉显小阳,所以十月又称阳月。农历十月初一乃是寒衣节,也是立冬。

    东京城的百姓揣着五色纸前往先人的墓前烧“寒衣”以祭奠先亡之人,汉人最重祭奠礼仪,为免先人们在阴曹地府挨冷受冻,这一天自然是要焚烧五色纸,为其送去御寒的衣物,寄托着今人对故人的怀念,承载着生者对逝者的悲悯。

    当然每个节日基本上都有典故,而这些典故自然要由德高望重的冬烘先生来说,一名身穿儒服的冬烘先生正在孩童面前讲述寒衣节的来历,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让许多孩子为之垂泪。

    待那年纪不是很大的冬烘先生讲完,一旁的孩子们便又催促他再来一个,显然这个冬烘先生是个极好相处的人,笑眯眯的从腰间拿出一个酒葫芦道:“今日便如此了,你们且快快散去,月底便是降圣节,到时老夫再给你们讲讲它的来历。”

    一帮孩子大失所望,但却从中传来一声呵斥:“大胆!不许说!”

    冬烘先生猛地放下酒壶咳嗽起来,猝不及防之下他被酒壶中的烈酒给呛到了,转头望去,只见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剑眉竖起对他怒目而视,冬烘先生暗赞一声俏郎君!

    “这位小郎君为何对老夫口出呵斥之语?”

    那小郎君脸色一红的说道:“就是不许说降圣节的典故!如若你说出来,定叫你好看!”

    王安石心中细想便猜出个大概,这小子的穿衣打扮便知是出自富贵之家,再看举止谈吐定然是出自官宦之人,降圣节乃是真宗皇帝定下的,其中的典故也多是个笑话,自己本打算讲出来让孩子辨明是非,但这小郎君如此愤怒,怕是宗室之人。

    王安石的性格本就倔强,要是好言好语对他说还能回转,但这小郎君硬怼他便受不住,翻了个白眼开口道:“凭什么听你的?光天化日之下你还想行凶不成?”

    说完他便一撩衣襟在边上的石凳上最下,缓缓开口道:“自天书议起,四方贡谀者日多,先帝好之弥笃。戊午,九天司命上卿保生天尊降于延恩殿。先是八日,帝自言梦见景德中所睹神人传玉皇之命云:“先令汝祖赵某授汝天书,将再见妆,如唐朝恭奉玄元皇帝。”

    是日,五鼓一筹,先闻异香,少顷,黄光自东南至,掩蔽灯烛。俄见灵仙仪卫天尊至,帝再拜于阶下。又欲拜六人,天尊令揖不拜,命设榻,召帝坐,饮碧玉汤,甘白如乳。

    即离坐乘云而去。及曙,召辅臣至殿,指示临降之所,又召修玉清昭应宫副使李宗谔、刘承珪、都监蓝继宗同观。辛未,躬谢太庙六室。诏:“圣祖名上曰玄,下曰朗,不得斥犯。以七月一日为先天节,十月二十四日为降圣节。”

    随着王安石的越说越多,少年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愤怒的叫道:“放肆!先帝之事岂是你能述说耻笑的!你……你这是悖逆!”

    王安石笑道:“话可不得乱说,我不过是有一说一罢了,有什么错?再者说,难道这些事情你家长辈没告诉过你?天下皆知的事情我说出来又如何?”

    “你们干看着干什么?给我揍他!”小郎君的声音都变得尖利起来,吓得一帮小孩远远的躲开。

    原本在一旁假寐的几个汉子二话不说的上前,稍稍年长的弯腰道:“衙内,咱们还是走吧,要是让妇人知道了可了不得!”

    赵灵儿瞪大眼睛道:“他这是有辱先帝,难道你们就视而不见?”这个帽子扣得有点大,亲卫的脸色不太好看,转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王安石道:“好好的读书人非要嚼天家的舌根,多多用功读书,参加科举便是。”

    王安石被亲卫的眼神吓了一跳,这种充满杀气的眼神他从未见过,但嘴上不服的说道:“怎么?打算以恶奴欺人?我王安石还没怕过什么!”

    赵灵儿跳脚道:“好啊!你们都听见了,甚至连父皇都从未把你们当成家奴,现在被外人如此说,还不惩戒他们一二?!”

    王安石还没反映过来,一帮亲卫早已恶从胆边生,公主说的极是!官家还真的从来没把自己当成家奴,这小子居然敢这么说,简直是岂有此理!

    “父皇?!……”

    王安石身体一僵,他终于知道眼前的小郎君是谁了,定然是陛下的次子,当今二皇子赵昀,“原是二皇子殿下……”刚刚反映过来的他便被一群亲卫拿下,亲卫也不傻,知道不能肆意打残这小子,但稍稍惩戒一下便可。

    于是王安石的屁股便被打开了花,他被亲卫按住,撅着屁股动弹不得,本是读书人的他哪有什么力气反抗?亲卫的鞭子可不是一般的东西,抽在屁股上那叫一个疼,即便是以他性格倔强,也是叫出声来。

    看着惨叫的王安石,赵灵跳起来拍手道:“看你还敢不敢大放厥词!皇爷爷的是非也是能这个措大能说的?最重要的是教你做人,父皇说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不可一概而论,亦不可随意诋毁!亲卫大哥好好教教他!”

    王安石被打的惨叫连连自然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也有认识他的人在一旁说道:“这不是王家的那个神童吗?”

    自然有好事者发问:“哪个王家?”

    “就是哪个三槐王氏的王家啊!要是按理说,这三槐王氏与皇后娘娘还有一丝牵连嘞!”

    东京城的世家就没有人不知道的,于是众人恍然大悟,随即嗤笑道:“哦……难怪这么傲呢!原是三槐王氏的族人,招惹谁不好,偏偏招惹皇嗣。”

    亲卫听到围观者这么说也就停下手中的动作,要说这王安石真是三槐王氏的人,那便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毕竟皇后娘娘也是三槐王氏的族人……把这王安石打坏了可不好交代。

    “这是出了何事?”

    身穿一丝不苟公服的欧阳修走来皱眉对亲卫问到,他知道从赵灵口中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直接对亲卫询问。

    亲卫干咳一声道:“这小子在市井之中大放厥词,肆意谈论先帝的是非,公主命我等教训一二。”

    欧阳修并不恼怒,反而笑眯眯的望着王安石道:“没想到这么快你这神童都被打了,难怪曾巩连连向老夫推荐你时说你脾性冲动,率然!”宋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明虎〕〔名门秘闻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