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权世界的真汉子〕〔抗战之八岁当后勤〕〔快穿系统:病娇老〕〔常理不存在的轮回〕〔医圣都市纵横〕〔心灵摆渡〕〔抗日之铁血战将〕〔史上最坑女神〕〔谁说本仙是神经〕〔快穿:男主崩坏进〕〔高冷男神,限量宠〕〔通天神捕〕〔桃运神医〕〔九阳神王〕〔修仙之王者归来〕〔十年牧心〕〔幽暗囚笼〕〔总裁偏要宠我宠我〕〔有鬼赶紧跑〕〔绝世神医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七百一十四章 自己作死
    赵祯看了看宣德门,在看了看后面的大庆殿,低声对三才吩咐道:“把论功行赏的地点安置在大庆殿中进行,在御道上挂上彩带,大开宣德门,朕要让有功之臣从大庆殿一路夸功回府!”

    三才惊了一下,看到赵祯坚决的眼神之后无奈的点头应下,这是给朝臣们相当高的荣誉,基本上京朝官都有封赏也就说每个人都能有一次从宣德门正门而出的资格,这可是相当高的礼遇。

    于是在朝臣的惊讶中,论功行赏的地点被安置在了大庆殿,连发放奖赏和御赐之物都在大庆殿外等候,仪仗鼓乐都在宣德门外等候,他们可没资格进入。

    夏竦得到了相当高的荣誉,太子太傅,而原本留守东京城的相公庞籍则是得到了太子太师这个最高的荣耀,这是无可厚非的,毕竟庞籍坐镇东京城,配合皇后平稳的解决了赵允让这个麻烦,稳定了大军的后方,自然当得起太子太师这一荣耀。

    但最让人想不到的是,太子太保居然是狄青!所有人齐刷刷的把目光钉在他的身上,让这位久经沙场的统帅浑身不自在,所谓的太子太保便是保护太子安全的,但在大宋太子三师只不过是个名头而已,代表荣誉,与差遣无关。

    但这一次赵祯出乎所有人意料,不光给予狄青太保的名头,还给予了他相应的差遣,不光是他狄青,就连太子太师庞籍也是如此,太子太傅则是由曹玮担任,三师之中,太师授文,太傅教武,太保护卫周全,遵从古制本就无可厚非,朝臣没有谏言反而赞颂赵祯英明。

    他们乐意看到文官的地位更上一层楼,同样的他们的地位和待遇也会随着提高,明眼人很快便能看出来这是官家在为太子的将来铺路,这些人不光是相公枢密使,更是代表文官武将。

    尤其是曹玮,身兼枢密使与将门领袖,自然他的作用便更大一些,庞籍的老成持重在朝中也是出了名的。虽然这么做为时尚早,但必要的拉拢还是要有的。

    不患寡而患不均,满朝文武几乎都多多少少的得了赏赐,结局自然是皆大欢喜,但唯一让人不爽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一个名叫窦让的御史台拾遗官打扰了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气氛,明确的在大殿上当着文武群臣指出,蔡伯俙不该获得文资,并要求赵祯撤回对他的任命旨意。

    赵祯看了看蔡伯俙,这货头顶上的外戚光环还真是重,为了让他获得文资,赵祯千挑万选,最后以从六品的秘阁修撰来堵朝臣的嘴,毕竟以蔡伯俙的功劳怎么也不止封一个小小的从六品文资,朝臣们自然卖自己一个面子。

    但谁曾想,居然还真的有人跳出来了,蔡伯俙脸色极其难看,自己不争不抢,官家给什么自己就接什么,难道还要被这些乌鸦给骚扰?不这都不算是骚扰,而是侮辱!即便蔡伯俙的脾气再好也是恶从单边生。

    当然这一切都被赵祯看在眼中,这个名叫窦让的拾遗实在是太过分了些,连身兼御史大夫的包拯都有些看不下去,知道这话非但不能说动官家,反而会找来祸端。

    赵祯在御座上换了一个稍微舒服些的姿势,微笑着对窦让点了点头:“嗯,你说的很对,待会留身奏事!”

    窦让躬身行礼后便退回站班,现在的他极其兴奋,看来自己终于引起官家的注意了,明珠蒙尘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留身奏事!普通的官员可没有这种待遇,非相公一级,或是三品以上的高官才能获得,现在自己一个小小的御史台拾遗便有这样的待遇,这不正是说明自己在官家心中的分量吗?

    但和窦让不同,包拯在看到官家的小动作和特有的笑容后便知道这窦让完了,三年的相处下来,包拯了解赵祯的习惯,一旦他整个人变得轻松之时,就是官家在刻意压制内心的怒火,看似随意的姿势是他对窦让的不屑。

    摇了摇头包拯决定还是伸出援手搭救这个御史台曾经的同僚,毕竟现在他还挂着御史中丞的名号,对这样敢于谏言的下属还是要多多照顾的。

    “天子之言,出口成宪,窦让尔当审慎之!蔡伯俙之功有目共睹,非陛下偏颇,且秘阁修撰从掌典籍,非要害之职乃陛下体恤外戚,世人皆不有疑,当赞陛下之仁。”

    这救火救的及时,文臣中自然有不少人明白包拯的用意,连庞籍都在暗自点头,虽然对外戚授以文资稍稍不妥,但蔡伯俙的功劳实在不小,当得起这个从六品的小官,何必较真?但又不想让窦让这样敢于上谏的御史得罪皇帝,于是开口附和道:“包学士所言既是,窦让多心也。”

    从包拯这个御史台的上司,到庞籍这个相公,接二连三被否定自己的谏言,窦让心中极为不满依然死咬着蔡伯俙外戚的身份不放:“祖宗之法,岂能违背?蔡伯俙外戚也,以此为先例后世当如何对之?万万不可开此先例!”

    赵祯坐在大庆殿的御座之上看着窦让,他实在不知道这样的人是如何当上官的,包拯和庞籍两人给他台阶下,这货还要撞南墙,温声说道:“此事你且留身奏事。”

    包拯和庞籍两人看到赵祯的表情后当场放弃,对他们来说能出手援助已经算是不错的了,窦让自己看不出官家的心思也就算了,自己都在隐晦的劝他,他还要上谏便是自找麻烦。

    原本赵祯只是想让窦让接受一点惩罚,所以才会让他留身奏事,但现在看来不光是惩罚那么简单了,窦让把祖宗之法不可变这一铁律搬出来了,什么都好说,但这东西对赵祯来说是绝不能出现的!

    这是阻碍大宋发展的陈规,一旦被祖宗之法所束缚,许多事情赵祯都不能进行,这只会耽误大宋的发展,岂能让窦让搬出来?如若自己同意了他的话,岂不是以后遇到什么事情,朝臣只需搬出祖宗之法便无敌了?

    三才瞪着窦让,这该死的乌鸦就是招人讨厌,官家刚刚班师回朝,还未曾休息,便上朝论功行赏,得了好处的时候不见你反对,瞧见别人得了好处你就忍不住了?秘阁修撰不过是从六品的小官,芝麻绿豆一样大你还去较真?

    在瞧见官家起身后,三才便急不可耐的高声叫道:“退朝!”宋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血里鸢〕〔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豪门弃妇:陆三少〕〔祸国毒妃:邪王请〕〔我养大佬那些年〕〔法眼至尊〕〔名门暖婚爱入骨〕〔我叫科莱尼〕〔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星战启示录〕〔都市最强医仙〕〔至尊神魔〕〔快穿攻略:男神,〕〔小妻要逃:帝少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