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嫡女:九爷,〕〔他是亡灵〕〔科技戮仙〕〔一套阵法闯南宋〕〔仙武大明星〕〔我有一座黄金岛〕〔全球都是轮回者〕〔孤独又灿烂的侠〕〔我在昆仑学生物〕〔最终之自我救赎〕〔从影评人到文娱大〕〔全民诸天轮回〕〔盛妻凌人〕〔我有一座军火库〕〔元先生,情非得已〕〔奇迹的召唤师〕〔食道升仙〕〔极品女鬼收容所〕〔万兽朝凰〕〔诸天最强影帝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七百五十七章 丁谓辞官,人才济济
    丁谓的话说到了赵祯的心坎里,自己对耶律贾说的话就是在提醒萧挞里,现在辽朝最大的威胁不是大宋,也不是耶律重元,耶律洪基已经继承大统,还有什么能威胁他的?

    耶律重元最后的机会都没有了,能威胁辽朝的只有西夏这匹饿狼,如果萧挞里聪明的话便会迅速铲除耶律重元之患,把注意力放在西夏身上。

    这是很明显的挑拨离间之计,但却实实在在的管用,主要是赵祯对症下药了,李元昊的人品实在太差,天下人皆知他的奸猾,再加上他与辽朝撕毁盟约之后便频频骚扰辽朝。

    更是在大宋北伐的时候突袭了辽朝的东胜州,因为这里有广袤的沙漠,使得辽朝并不在意,但却给了西夏一座进攻西京道的跳板,辽朝忙于应对大宋没有发现,但赵祯却看得清楚,岂能让李元昊坐收渔翁之利?

    此刻赵祯不担心辽朝,也不担心党项,而是担心身旁的丁谓,这个三朝老臣已经快要油枯灯尽,即便是站一会都累得不行,赵祯对三才挥了挥手,三才端上一个锦凳。

    扶着丁谓的胳膊让他坐下,赵祯缓缓开口道:“不知不觉丁相公的年岁也大了,朕自己倒是没有察觉,你我君臣二人相识在皇宫禁中,一转眼仿佛就在昨日似得,现在却……”

    丁谓笑着打断赵祯的话道:“人老了,时间就过的极快,老臣本打算再为陛下多操持几年三司,现在看来真的做不下去了,陛下要早早寻一个妥当的人选才是!”

    赵祯微微点头道:“朕亦有此意,但一时还真找不到能接替三司使这一职位的人,不知丁相公可有人选?”

    “老臣确有一人,此人若担任三司使一职,则国库充溢而日多,但身份有别,此人乃一外戚……”

    不用丁谓说完,赵祯便知道他说的是谁,蔡伯俙这小子可是丁谓的关门弟子,一手财计之术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只可惜他外戚的身份使得他很难得以文资,自己封了他一个小官都要被朝中文臣参奏。

    要是调他担任三司使一职,还不知自己御案上的奏疏有多少!

    “蔡伯俙外戚的身份实在难以让朕打破常规,一旦开了先河,后世子孙怕是压不住这道口子了。”

    丁谓笑了笑:“陛下,那老臣便再推举一人,此人若是任职三司使,虽不如蔡伯俙那般开源,却能节流,调度有方!而且最大的好处便是剔除三司之中的蛀虫硕鼠,此人便是包拯包希仁!”

    赵祯哈哈一笑:“没想到,丁相公居然与朕想到一块去了,这包希仁办事讲规矩,重规矩,知法度,老成持重,最是稳妥之人,由他担任三司使,大善,毕竟聊胜于无不是?”

    丁谓缓缓起身行礼道:“陛下圣明!”

    赵祯摆了摆手,天空中的云遮挡了太阳,只有几道金光从云间穿过,照射在大庆殿之上,此刻的他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摇了摇头把这种感觉驱散,赵祯缓缓开口道:“丁相公还记得当初朕在马车中对你的许诺吗?”

    丁谓微微一颤,抬头望向成熟许多的官家涩声开口道:“陛下当年在马车中的一言一行老臣记忆犹新!老臣叩谢陛下之重用,其实从那时起老臣便知晓陛下的手段非常人所及。

    如今看来,老臣没有走眼。大宋之盛况空前,国运之昌盛,历代罕有!陛下北伐燕云,南灭大理,不世之功世所罕见,老臣叹服!然西夏又起,辽朝未灭,虽无边患但依然是虎狼环伺,我大宋亦不可止步不前!臣愿陛守持神器,广大宋之舆图!”

    跪在地上的丁谓嚎啕大哭,当年他的所作所为即便是被赵祯砍头都不为过,谁知道官家非但没有治罪,反而重用他,并让他参与到了大宋的复兴之中,可以说官家做的每一件大事中都有他丁谓的身影和功劳,最重要的是让他洗去了奸相的名声。

    赵祯望向丁谓笑而不语,就如先帝一般,自己看重的便是丁谓的才能,他丁谓迎合上意先帝岂能看不出来,但这老倌是真的有才,用人之道在于才能,而自己要做的便是看透这个人,抓住他的本心。

    三司案牍复杂繁多,一般官吏长久难以解断,而他一看案情,一言判决,众人都释然而悟,听凭满座宾客各自陈述,他从容应接,随口解答,条分缕析,统慑满座,没人能超出其意。

    这样天才式的人物岂能不为自己所用?赵祯抓住了丁谓的本心,看透了他的本质,只这一点便把他死死地钉在三司使的位置上。

    见皇帝笑而不语,丁谓自己也在地上跪的双膝发酸发疼,随即恍然大悟缓缓拜下:“臣年老体衰,在公案前久坐便吃力的紧,如今太平盛世,三司充盈,天下财计步入正轨,还请陛下体恤老臣,放归宅邸,含饴弄孙安度晚年!”

    赵祯点头道:“也罢,既然如此朕也不能拂了你的心愿,为大宋出力如此之久,丁相公也该安度晚年了!准奏!”

    随着赵祯的话音,丁谓叩首道:“臣谢陛下隆恩!”

    三才在一旁看的真切,这是官家在罢相啊!丁谓这么多年来从人人喊打的奸相变成官家的辅弼之臣,也算是把他洗白了,自官家登基以来推行改革,到收复燕云,其中都有他丁谓的功劳,煌煌史书上也会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也是时候该退位让贤。

    官家的手段他三才是知道的,连丁谓这样的人都能被官家知人善用,可见官家的御下之道炉火纯青,待丁谓缓缓退走,三才撤了锦凳给赵祯搬来一把椅子:“官家,坐下歇歇吧……”

    赵祯缓缓坐下,丁谓的辞官了却了他的心中大事,也算是自己与丁谓之间的君臣关系善始善终,现在的朝廷之中可是能人辈出。

    担任中书门下平章事庞籍老成持重,参知政事夏竦计谋颇多,晏殊中规中矩,还有龙图阁大学士即将调任三司使的包拯,以及路政院的范仲淹和崇文苑的欧阳修,远在云南的苏洵,军械司将作监的曾公亮丁度等人哪一个不是难得的人才?赵祯不怕手中无人可用。

    天空中的白云被风的大手推开,琉璃瓦在阳光下反射着刺目的金光,赵祯享受着清闲与安详,但这一切却突然被一阵汽笛声所打乱,这尖啸的汽笛声打乱的还有整个东京城……宋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血里鸢〕〔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豪门弃妇:陆三少〕〔祸国毒妃:邪王请〕〔我养大佬那些年〕〔法眼至尊〕〔名门暖婚爱入骨〕〔我叫科莱尼〕〔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星战启示录〕〔都市最强医仙〕〔至尊神魔〕〔快穿攻略:男神,〕〔小妻要逃:帝少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