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医兵王俏总裁〕〔明末立志传〕〔星宇传说〕〔有生之年共相守〕〔崛起复苏时代〕〔重生之时代霸主〕〔人生修炼手册〕〔最后一个强者〕〔我本来是做英雄的〕〔异世明星路〕〔跟我认知中有些不〕〔召唤物超进化〕〔迫降异星球〕〔投出个未来〕〔超神制卡师〕〔超级神召唤〕〔穿梭时空的侠客〕〔北宋的无限旅程〕〔权倾南北〕〔舌尖上的大宋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七百六十二章 上京云动
    相对于大宋东京城的热闹,辽朝的析津府却一点也没有过年的气氛,皇帝与皇太叔之间的矛盾即便是再不通政治的人都能感觉得到双方之间的剑拔弩张。

    造就这一切的原因便是那至高无上的皇权争夺,谁也不愿放弃,即便是耶律重元明知自己希望渺茫甚至有整个家族覆灭的风险,但他已然在儿子的耶律涅鲁古的怂恿下失去了理智。

    如若单单是儿子的怂恿,耶律重元也不会如此的疯狂,现在的他已经不是自己说的算的了,暮然回首才发现自己已经是骑虎难下,投靠过来倒向自己的朝臣,官员就有一大批,陈国王陈六、知北院枢密事萧胡睹哪一个不是朝廷重臣?此时的耶律重元再也不能犹豫,也不可能回到从前,利益纠缠之下,只能硬着头皮向前走。

    谋逆是一条不归路,一旦走上就再也没有停下的可能,就如赵祯所说,耶律重元失去了最好的机会,也做了最不应该做的事情,现在耶律洪基母子已经登上之高的皇位了,也代表耶律重元的谋逆将没有多少胜算。

    宋小乙在上京城看的清楚,果然如官家所说,这耶律重元必将自寻死路,消息灵通的他早已知晓耶律重元的手中有多少底牌,也知道辽皇与太后手中的底牌。

    让宋小乙奇怪的是为何占据优势的皇帝与太后不动手,完全有能力除掉耶律重元为什么要容下他?难道就因为皇太叔的名头?或是因为耶律重元让皇帝顺利继位?

    宋小乙自己作为宋人都能看得清楚的,为何辽朝皇帝却不动手,要说皇帝太后没阴谋,打死宋小乙都不信,可皇帝现在对耶律重元赏赐以及待遇越来越好,简直是极尽恩宠,先是加封为皇太叔、然后加封天下兵马大元帅,虽然是名义上的但却可免拜皇帝,并赐金券、四顶帽及二色袍,为宗室中最高优待!

    这些待遇基本上就快把耶律重元捧上天了,朝臣瞧见了难免会有别的想法,自然也就有更多的人暗地里投靠耶律重元了,显然这是辽皇的一步臭棋,但宋小乙且不敢懈怠,密切观察着上京道的变化。

    他宋小乙在上京道的生意可是相当的好,无论朝局如何,买卖还是要正常进行的,辽朝向大宋学到的最有用的东西便是税收的政策,而且出现了比大宋更为妥帖的商税政策,让宋人商贾都眼馋,按每件商品收税。

    也就是说如果你的商铺卖出的东西越多,收的税反而没有在大宋收的税多,因为在大宋收税是按照获利的总额抽成的,这显然是辽朝打算吸引商贾的重要手段。

    从大宋来的货物抵达了商号,宋小乙像往常一样拉着清单核对货物,但在最后一页却发现了一组奇怪的数字,并用小蝌蚪似得符号隔开,手指用力轻轻的私下这页纸,趁没人注意的时候放入口中,嗯……糯米纸的味道还是不错的。

    回到店铺宋小乙从满满的书架上抽下说文解字,回忆刚刚的数字对照拼接出密信顿时惊骇,密信上没有多余内容,只有官家的一句话,辽朝太后萧挞里非平凡之辈,此女多睿智,处事周详,万万小心。

    宋小乙一直把目光放在皇帝身上,而很少注意这位官家评价很高的太后,此时被官家提醒,宋小乙忽然发现自己的方向好像错了,应该把更多的注意放在这个深宫太后的身上。

    而自己手中关于这位太后的情报很少,他只知道这位太后只是纯粹是政治联姻的产物,也是妖后萧耨斤摄政的棋子,但好像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宋小乙皱眉思索有关萧挞里的信息,而有关她最多的只是相貌和性格,容仪端淑、礼教素娴,说话行事从不超越本分。据说萧挞里面如满月,目若朗星、举止有度、光彩照人,有善相面的看了,赞许不已,认为大富大贵,万千人中难有其一,世间少有。

    难道世人皆被她柔软的性格以及姣好的容貌所欺骗了?宋小乙立刻让人把有关太后萧挞里的信息总结出来,在商号的地下密室中,宋小乙有了惊人的发现。

    妖后乱政期间,萧挞里认为姑姑法天皇太后萧耨斤不是在摄政、预政,是在乱政、坏政,给契丹王朝的统治带来极坏的影响。前车之鉴,让萧挞里分寸把握的极佳,虽过问政事,实佐君良妻,张弛有度,是契丹王朝后妃参政曲中,少有的柔和之音,也是契丹后妃少有的典范之人。

    难怪耶律宗真的遗诏中指明让萧挞里监国,现在的萧挞里根本就没有自己处理政事,而是把辽皇推到了人前,就单单这一点便瞧出耶律宗真当初的选择有多么的正确。

    最为让宋小乙惊讶的是,耶律重元之所以能得到如此之高的礼遇也和萧挞里分不开,是她晓谕辽皇,给耶律重元这位皇太弟最好的待遇,并且也是她“纵容”了耶律重元的野心。

    但这是为什么?面对威胁皇权和儿子江山的人,萧挞里为什么要给耶律重元大开方便之门呢?难道说萧挞里和这位小叔子有一腿……宋小乙百思不得其解。

    黑手在上京城渗透的很深,探听的消息即便是辽朝的朝臣也不一定知道,总结下来的结果如此出乎宋小乙的意料,万般无奈之下只能把消息传递回东京城,自己的不到的答案也许官家能从中看出端疑。

    如今的黑手只有探听情报的作用,而最多能提供一些情报上的分析作为皇帝决断的参考,而不能独自行动,赵祯只给了宋小乙临时决断之权,非万急之时不可擅用。

    宋小乙虽然不了解萧挞里,但却知道如今的上京城云谲波诡,稍有不慎便会粉身碎骨,甚至连累整个黑手,当初霍老七之事犹在眼前,他不敢冒着黑手覆灭的危险擅自行动。

    望着遥远的南方,宋小乙稍稍感叹,今天是正月初三,前几日上京城的正旦虽没有多少过年的气氛,但却表面上热闹非凡,也不知安定的东京城是什么一番盛况,怕是宣德楼前的御街都被“踩坏”了吧?宋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月舞空〕〔名门秘闻多〕〔江湖奇情录〕〔绝世凰后:傲娇邪〕〔星汉灿烂,幸甚至〕〔嘘,我要亲你了〕〔抗战张大少〕〔天依大唐〕〔阴阳医仙林煜〕〔盛世枭宠之王牌傲〕〔飞针神医〕〔时空飞盘〕〔史上最牛帝皇系统〕〔官场问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