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小妻有点甜〕〔网游之无上灵武〕〔空间之仙路逍遥〕〔亡灵骨灾〕〔诸天万界反派聊天〕〔抗日之草根英雄〕〔守望先锋——重整〕〔重生之潜龙腾渊〕〔入侵里世界〕〔变身滑稽萝莉〕〔鳅越龙门〕〔逆断乾坤〕〔修道红尘间〕〔剑掌诸天〕〔通天神捕〕〔退后让为师来〕〔吕布之雄图霸业〕〔湾区之王〕〔国王世界〕〔妖灵狂潮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七百七十一章 大宋葫芦里的药
    大宋对羊毛的急需一下成为党项人赚钱的东西,相比辽朝的完善的经济基础,西夏更为迫切的需要财富。

    原本对宋朝,党项人是极为吃亏的唯一能从大宋换取财富的青盐变成一文不值的废物,李元昊紧迫的需要钱财来补充他的军队,需要钱财来满足自己的内库,更需要钱财来填补财政上的缺口。

    榷场的交易显然不能满足他,但大宋对羊毛的需要给了他巨大的机会。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羊毛在党项人眼中本就是一文不值的东西,没想到宋人却对此趋之若鹜,不但大量收购,还给出了相当高的价码,能从大宋商人手中赚取财富,这是比登天还难的事情。

    于是李元昊从中看到了巨大的商机,下旨鼓励党项的百姓养殖山羊或是绵羊。

    一来可以长出羊毛,二来羊肉还能吃不是?

    “黄河百害唯富一套。”

    这话可不是空穴来风,优越的地理环境造就了河套地区的繁荣,在这里农业与畜牧业得到了大力发展,并且羊群众多,党项的许多贵族富人在这里专门放牧养羊,大批量的羊毛买卖使得大宋的钱财如流水般流向他们口袋。

    甚至连李元昊都忍不住插上一脚开始在这里修建皇庄牧场。

    当所有人都对这一切繁荣景象感到欣喜的时候,唯独野利仁荣感到深深的不安。

    “陛下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为何老臣完全不知道…”

    李元昊露出关心又惭愧的表情道:“尚父不知也情有可原,这段时间为我大夏创立文字实在是辛苦了。这宋人现在急需羊毛,作为纺线原料,这世上还有比我大夏羊毛更多的地方吗?”

    “宋人需要羊毛纺线干什么?”

    李元昊微微一笑对野利仁荣解释道:“宋人以羊毛纺线制成衣物,即轻柔又保暖,宋人贩卖毛衣,我大夏贩卖羊毛,如此一来宋人便离不开我大夏了!即便是他们的毛衣价值千金又如何?毕竟羊毛掌握在我大夏的手中。”

    野利仁荣的眉头没有舒展,依然如川字一般皱在一起:“难道这一点大宋皇帝看不出来?”

    李元昊笑了笑:“他赵祯当然看得出来,但又能如何?谁让他大宋在商贾一道上独占鳌头,即便是想停也停不下了大宋的商贸已成大势,即便是他赵祯也难以停下。”

    见李元昊如此笃定,野利仁荣慢慢的摇头道:“陛下应当了解您的对手,大宋皇帝绝不是肯吃亏的主,往往在给出好处的时候收回更多的果实。比草原上的狐狸还狡猾。”

    李元昊摆了摆手道:“尚父放心,朕已经有了万全的准备,如若他赵祯有什么手段,朕便立刻下旨禁绝大夏的羊毛卖于大宋便是。”

    在没有发现敌人的阴谋时也只有这样了,野利仁荣微微点头,毕竟羊毛的生意给大夏带来了巨大的财富,但这钱却给野利仁荣深深的不安。

    见他不再言语,李元昊暗叹自己这位尚父是真的老了,连这点小事都惴惴不安起来,开口说道:“尚父的大夏文字如何了?这可是咱们党项摆脱汉家影响的重要手段,朕可要好好看看嘞!”

    一提到西夏文,野利仁荣心中微微激动,现在已经很少有事情能让他如此激动了,这是他费尽心力,三年始成,虽然只有共五千余字,但形体方整笔画繁冗,也借鉴了汉家文字的写法。

    但李元昊看到这些繁复的文字后就被这文字吸引住了,虽形似汉字但又有其特点。用点、横、竖、撇、捺、拐、拐钩等组字,斜笔较多,没有竖钩。单纯字较少,合成字占绝大多数。

    这些文字使得李元昊非常满意:“尚父造字可比华夏之仓颉!”

    野利仁荣赶紧摆手道:“老臣岂能与仓颉相比,只不过老臣觉得一王之兴,必有一代之制,昔商鞅峻法而国霸,赵武胡服而兵强。国家表里山河,蕃汉杂处,好勇喜猎,日以兵马为务,非有礼乐诗书之气也。惟顺其性而教之功利,因其俗而严其刑赏,则民乐战征,习尚刚劲,可以制中国,驭戎夷,岂斤斤言礼义可敌哉!”

    李元昊大笑着击掌道:“说得好!这也是朕的想法,父皇那套用汉文化取代咱们党项文化的法子不管用,只会让我党项变成汉家文化的一部分,汉人最具侵略性的东西不是刀剑,亦不是劲弩,而是他们的《论语》等经史子集,咱们党项也有党项的文化,不能被汉人给同化了!”

    看着眼前这些文字都将是西夏崛起的重中之重,李元昊当即让野利仁荣开始先教会自己识字,并把这些繁复的文字定为国书,西夏人上自佛经诏令,下至民间书信,均用西夏文字书写。当然为了方便人们学习西夏文字,李元昊还特意下旨要求编写了字典。

    这种在文化上的独立使得西夏找回了强烈的民族自尊,也让西夏彻底摆脱汉家文化对它的影响。

    瞧见李元昊的高兴模样,野利仁荣心中微微发苦,自己的君主总是把事情想象的太过美好,大夏有了自己的文字又能有多大的改变?

    在大夏,不,所有和中原王朝有关的地区汉家文化已经无孔不入,任何一个国家都摆脱不了,在细雨无声之中渗透到所有的角落,不说原本的党项,即便是辽朝,女真,甚至远隔大海的倭国都受到了影响,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但瞧见李元昊的模样,野利仁荣欲言又止,现在还是不要打击皇帝的兴奋为好,眼前的羊毛一事才是野利仁荣最为担心的,他总觉得羊毛贵如金不是一件好事情,尤其是对大夏这个牧场广袤的国家来说。

    同时在辽朝的上京城皇宫中,和野利仁荣一样担心的人还有大辽的太后萧挞里,她也不相信大宋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用重金收购西夏人的羊毛必定有别人不知道的好处,只不过她也不知道原因。

    如今羊毛变成了财富的代名词,称为趋之若鹜的存在,但在这个时候,大宋却规定,任何的土地除非之前已经作为畜牧只用的以外,不允许任何农田荒地作为草场,一旦发现治以重罪!

    羊毛赚钱便都去养羊了,那必将影响农业上的产出,毕竟民以食为天,而国家要保证足够的粮食,避免产生饥荒,早着呢了不希望羊吃人的事情在大宋出现。宋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祸国毒妃:邪王请〕〔我养大佬那些年〕〔穿越在创世纪之前〕〔万古最强宗〕〔法眼至尊〕〔名门暖婚爱入骨〕〔重生之赚它一个亿〕〔我叫科莱尼〕〔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