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齐天大圣〕〔都市傲世狂龙〕〔位面之金榜题名〕〔我的奶爸人生〕〔这个海军不正经〕〔动漫角色来我家〕〔逆流芳华年代〕〔魔欲仙缘〕〔大唐贞观第一逍遥〕〔如意小郎君〕〔大唐小文贼〕〔经营一个宇宙〕〔异界冠位指定系统〕〔阆风〕〔海贼王之文斯莫克〕〔送个快递到诸天〕〔天下第九〕〔他是言灵少女〕〔报告长官:夫人在〕〔重生吕布之汉末霸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七百八十四章瓮中之鳖
    什么叫瓮中之鳖?

    如今的李元昊便是如此,榆林城变成了一记极具诱惑性的毒药,使得李元昊上钩,并错误的屠城三日,激怒了大辽的所有人,消息很快便传遍了西京道,甚至连距离较近的大同府都得到了消息,一时间天下人厌恶之。

    屠城其实算不得什么,自古以来兵匪一家,军士之所以积极攻城略地是因为能够在胜利之时到处洗劫民宅而发财,将领有的时候许诺在先也不是不可以。

    官兵在镇压叛乱的时候也经常洗劫百姓家,经过连场激战基本都杀红了眼,在城破之时无法明确城中有多少投降与抵抗,继续挥刀砍杀、一路掠夺财物是平常不过的事情,因此兵灾之劫向来都是老百姓最大的苦难。

    小乱避于城,大乱避于乡。纵兵三日,以飨将士。

    但这些都要由将领约束之,并非想要屠城便屠城的,需在攻城之前放出话去才是,两国交战那便更加需要注意,尤其是李元昊这样的皇帝御驾亲征,那便是天子行径,岂能率性而为?

    要知道天子之德,往往以仁德为主,宽仁为辅,方能名正言顺,晓喻天下,为国之尊也!现在李元昊身为天子人君,攻伐他国也就算了,居然还在胜利之后屠城劳军,简直是令人发指。

    只因其攻城不顺便如此做实在让人不耻,显然这是气急败坏了,比之李元昊的激动,辽朝太后萧挞里才是最为冷静的人,整个榆林之战被她布置的精巧,连赵祯都要感叹她的口袋阵和诱敌之计的厉害。

    让李元昊自己便钻入其中,并且毫无察觉。

    按理说李元昊并不笨,反而多疑之人十分狡诈,但皆因为萧挞里做的太真,榆林城是实打实的被李元昊攻占,守军死守城池没有一丝放水,因为萧挞里知道李元昊有能力拿下榆林城。

    而清河军,金肃军也是如此,这两军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李元昊夺取榆林城的速度很快,否则这两军还能对西夏军造成更多的重创,这也是为何两军将士郁闷的原因。

    当李元昊拿下榆林城之后,两军将领便同时率兵后撤,并没有继续进攻榆林城,给了李元昊自信后,也让手中将士的憋屈大大增加。

    都这个时候了,萧挞里这才率领援军姗姗来迟,但却正好让口袋阵形成,三路大军,围困榆林城,李元昊就是个傻子也该明白自己身陷重围之中,如此才想起收拢擒生军。

    西夏的军队,或是说李元昊率领的军队这几年实在太顺了些,出征西域,击溃辽兴宗耶律宗真的西征,等等这一切都给了他很强大的自信。

    但他不知道,西域的小国,作战能力本就一般,而那次击溃兴宗西征也不过是他李元昊得了运气,老天刮了一场大风沙,生生刮断了辽人的中军大旗,否则党项人哪是辽人的对手?要知道在萧惠的手中,党项人连战连败,已经快退到兴庆府了!

    而辽朝这两年却过灾祸连连,先是被大宋夺回了燕云,皇帝战死疆场之后宗室叛乱,国朝受到极大重创,这些都给李元昊一种错误的直觉,仿佛辽朝已经不行了……

    在李元昊看来,宋军根本就不是西夏军的对手,而辽人能被宋军如此欺负,自然也不会是西夏的对手,但他不知道其中的种种,耶律宗真战死疆场是判断的错误,而宋辽两军并未真正的正面的决战,死战。

    现在的大宋也早已不是原先的大宋,精锐之兵强悍如秦锐士,魏武卒一般,只是赵祯很少让他们展露獠牙而已,对于西边的防御,大宋也主要以固守为主,并不挑衅党项人。

    李元昊为了进攻辽朝,自然也不会与大宋翻脸,约束手底下的人不要在盐州,洪州触犯宋军,于是宋军的战力如何他根本不知晓,还以为和原先一般。

    宋辽夏三国之间的实力对比早已发生悄然的转变,而情报最弱的西夏在不知不觉中吃了大亏。

    看似李元昊占据了榆林城,实则他是被围困在了此地,萧挞里的口袋阵进去容易,想要出去?李元昊怕是要掉上几块肉,甚至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擒生军不愧是精锐,集结的速度非常迅速,并且抓回了许多奴隶,都被绳子拴在一起,围拢在榆林城外,形成一道人肉城墙,在党项人看来,这没有什么不妥,奴隶嘛,自然是最为卑贱的人,他们的命不值钱,反正死了这些人,下次再来抓便是。

    但这一幕在辽人眼中便是火上浇油,自古两军交战,不戮平民,如若有百姓被意外卷入战场也只能怪他命不好,一般的将士今年避免杀他,但也有意外发生,不过眼前这一幕显然是李元昊刻意为之。

    为了阻挡大辽的进攻,真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辽人岂能不恨?这些人中有汉人,蕃人,契丹人,甚至还有党项的本族人,党项一部十分庞大,辽朝亦有党项人。

    夜幕悄悄降临,本应寂静的晚上,却被火把的光芒照亮,人们黑色的眼睛中闪烁着火光,有来自火把的,有来自内心的。

    萧挞里站在高高的点将台上,用她那清洌并带有独特穿透力的嗓音怒斥李元昊的罪行:“岁在癸未,西有恶徒元昊……趁我大辽内乱之际,行小人手段,夺我城池,占我田地,杀我百姓,毁我社稷,羞辱先帝,藐视大辽,今大辽皇媳率领精锐契丹勇士,与榆林城外誓师,不杀元昊狗贼,难平我大辽之怒,望我契丹列祖列宗在天之灵佑之!……”

    萧挞里几乎是一条一条,把李元昊所有的罪状都列了出来,她的话也让契丹人心中的怒意到达顶点,同样的檄文还在清河军与金肃军中诵读,一时间辽军战意冲天,就在这个极好的时候,萧挞里命人开始了进攻。

    最为简单的办法便是派出精锐强攻那些城外的奴隶人墙,这些人墙虽有一些擒生军看护,但人数并不多,萧挞里的办法很简单,挖沟壑,尽可能的靠近那些人墙,在派出精锐的契丹勇士前去解救,办法虽然简单,但却十分有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月舞空〕〔名门秘闻多〕〔江湖奇情录〕〔绝世凰后:傲娇邪〕〔星汉灿烂,幸甚至〕〔嘘,我要亲你了〕〔抗战张大少〕〔天依大唐〕〔阴阳医仙林煜〕〔盛世枭宠之王牌傲〕〔飞针神医〕〔时空飞盘〕〔史上最牛帝皇系统〕〔官场问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