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医兵王俏总裁〕〔明末立志传〕〔星宇传说〕〔有生之年共相守〕〔崛起复苏时代〕〔重生之时代霸主〕〔人生修炼手册〕〔最后一个强者〕〔我本来是做英雄的〕〔异世明星路〕〔跟我认知中有些不〕〔召唤物超进化〕〔迫降异星球〕〔投出个未来〕〔超神制卡师〕〔超级神召唤〕〔穿梭时空的侠客〕〔北宋的无限旅程〕〔权倾南北〕〔舌尖上的大宋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八百零一章 禁台与候台
    自从去年冬天开始,寒冷这人类本能惧怕的侵略者便不断骚扰,刚刚才到了深秋便让人感觉入了冬,晚上的寒风凛冽的像一把把刮骨的小刀,即便是和热咖啡,在出门的时候赵祯也觉得有些冰凉。

    抬头看了看漆黑的夜空,一点星光也瞧不见,这个时代算是很少见的情况,说明空中有大量的乌云,遮蔽了月光与星光,而大同府这座不夜城却一点也感受不到,地上的灯火映照在城中,使得人们根本就不需要星光的指引。

    随着赵祯的车驾离开,品香园中原本的超低气压随之一松,在寒风的吹拂下,王化颤抖的用袖口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长舒一口气,一旁的伙计连连大口呼吸,结巴的说道:“我的天爷爷,这位是什么人?怎生如此可怖,一句话不说,单单是往那里一站我便好似掉入河中,连呼吸都使不上劲了嘞!”

    “什么人?你要是知道了怕是会吓死!”王化瞟了一眼伙计,他刚刚就是这种感觉,好似掉进了湍急的河水中一般喘不过气,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是鼓起极大的勇气完成的,不是他不愿说太多的话,而是根本就没有胆量说话。

    伙计的好奇心被王化勾了起来,小声的问到:“东家,您知道他是什么人?”

    王化瞧了一眼跟随自己多年的伙计,微微叹息道:“没听见我叫他贵人吗?咱们经商的人中只管两种人叫贵人,一是出手援助的,二是真的贵上天的人!”

    伙计自己念叨着这句话,瞧见王化已经走远便准备跟上去,但是他猛然想起,贵上天的,又如此年轻和长相的好似只有刚刚抵达大同府的官家了……伙计悚然一惊,刚刚那位莫不是官家?!越想越觉得可能,但伙计却永远不会开口说出这样的蠢话来,悄悄跟上王化便离开这处净室小院……

    此时的北平府却一点也不比大同府差上那里,如若说大同府是大宋的贸易之都,那北平府却是大宋的中心,在这座政要云集,商贾豪奢之家无数的城市中,永远就就没有消停的时候。

    崇天台这是太史局中具体负责观察天象预测天气的地方,因为上面有着各种复杂巧妙的器械,等闲人不得入内,往往又被官员们称之为禁台。同样和禁台相似的地方还有一处,便是翰林天文院,朝廷在这里也置浑仪于此,名为候台。

    禁台,候台,两处虽都是预报天气之地,但却一样的重要,这是双方互相验证的所在,两处的结果互相验证才能保万无一失,不光是天气预报,还要进行物候学的研修。

    收集各地的资料,整理之后进行预判,尤其是对可能发生天灾的气象,必须要及时的上报皇帝,他们的每一句话都对大宋的政策有着很大的影响,这是在赵祯当年登基之后便开始加强的。

    月明星稀的时辰,本该漆黑一片的禁台却有灯光亮着,这让负责皇宫安全的禁卫很是奇怪,一旁的人笑着拉住他道:“莫要去寻不自在,那是太史局的史岩,官家特许他留宿太史局,反正是在禁中之外,那翰林天文院不也是亮着灯火?人家的一句话可是能断定天象的嘞!”

    “原是如此,那便无事了……诶!怎么还亮起大灯来了?”

    所谓的大灯其实就是一颗巨大的蜡烛在一面巨大的铜镜下反射出的光芒,为的是发出紧急信号只用,这种信号一般用在晚上有违引人注目,随着禁卫的话,同时亮起的还有翰林天文院的灯火,交相辉映好不热闹。

    当然一样热闹的地方还有宫墙,禁卫只见他们的将军,亲卫司都监李酒连滚带爬的冲向禁台,一边跑一般叫唤:“快传禀内侍省,让三才……不,陈彤大官速来禁台!”

    这已经是半夜了,宫门落锁,角门落钥,禁中根本就去不得,非万急之时不可擅自开启禁中宫门,内侍省的人如何能进入禁中去寻陈彤?

    禁卫已经顾得不这么多了,因为李酒已经拖着太史局的史岩匆匆向禁中的角门而去,唯一进入禁中的办法只有一个,从宫墙上的吊篮进入,夜入大内,这可是死罪中的死罪,甚至可能夷三族!

    ………………

    陈彤瑟瑟发抖的看着李酒:“你这憨货疯了不成,夜闯禁中可是捅出了天大的篓子,要是没有值得的事,即便是官家护着你也要去阎罗那走一遭了!”

    李酒提着早已吓软了脚的史岩道:“这货点燃了通明灯,俺岂能不夜闯禁中?你但老子没活够呢!”

    “哎呀!你这怂货何不早说,快快随我去太子东宫,禀明太子之后再向皇后娘娘请旨!”一听史岩点燃了禁台之上的通明灯,陈彤的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急急的拉着李酒要去东宫请太子,这时候也只有太子才能进入宫闱,去寻皇后娘娘奏报这事,自己的话可没人会信。

    巧合的是,王语嫣已经被刚刚的吵闹惊醒,正带着侍女走了出来,身为一国皇后的她在皇帝离京的时候就没睡过一个好觉!心中正憋着一肚子的幽怨气,如若今天没有什么大事,定然要让这些吵闹的人好看!

    “李酒!你这胆量是逐年渐长,居然还敢夜闯禁中了?!”

    王语嫣还没走多远便听见杨采薇的呵斥,微微一笑便走上前去,没想到还有一个和自己一样睡不着的人,显然这只狐媚子又想官家了,要不然也不会对李酒这样的亲卫打发脾气。

    “贵妃娘娘息怒,此事来十万火急,微臣也是没得办法,才会出此下策……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替微臣做主啊!”

    李酒瞧见王语嫣后年连连向她求饶,但王语嫣此时哪有心思在乎这些脸色突然变得严肃冷声问到:“出了何事?为何十万火急?”

    李酒猛地踢了史岩一脚,这才让他从呆滞中缓过神来,叩首道:“启奏二位娘娘,天象有警!今冬奇寒远超往年,比之去年也要猛烈数倍有余,酷寒无比,非人力之所及也!”

    随着史岩的话,王语嫣差点乱倒下去,强行冷静下来道:“这是禁台的消息还是候台的消息?”

    “启奏娘娘,禁台候台已经校验过,双双着实!”

    史岩的话击碎了王语嫣最后的侥幸,转身对陈彤吩咐道:“快把他的奏章以飞骑送往大同府,务必日夜兼程不得怠慢,一定要送到官家的手中!快,一定要快!”宋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月舞空〕〔名门秘闻多〕〔江湖奇情录〕〔绝世凰后:傲娇邪〕〔星汉灿烂,幸甚至〕〔嘘,我要亲你了〕〔抗战张大少〕〔天依大唐〕〔阴阳医仙林煜〕〔盛世枭宠之王牌傲〕〔飞针神医〕〔时空飞盘〕〔史上最牛帝皇系统〕〔官场问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