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献身大农业〕〔无限弑神进化〕〔逍遥大亨〕〔等级宇宙〕〔七塔之上〕〔神话纪元〕〔太上宝篆〕〔大鉴赏家〕〔太古纹天帝〕〔美利坚仓储捡漏王〕〔回乡做食神〕〔开海〕〔重生之娇娘军嫂〕〔绿茵表演家〕〔斩龙〕〔超越维度的主宰者〕〔九零学霸小军医〕〔妃常霸道〕〔惹火甜妻:老公大〕〔总裁强势爱:染指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八百二十一章 不敌
    西夏铁鹞子义无反顾的冲入了大宋的钢铁丛林,实际上他们也没有办法停下,身着重甲的他们惯性惊人,又以铁索相连,这个时候想停下来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这是一场意志的对决,相对于西夏人来说,宋军更为坚定,他们面对的是最为可怖的重装骑兵,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力量,每一个陌刀手紧紧的握着握着刀柄插入土中的陌刀盯着前方,随时调整刀尖的方向。

    每个刀尖都必须直直的冲着骑兵,只有这样才能最大程度上的杀伤马匹和马上的骑士,在陌刀手准备的同时,后面的捉到手也没有闲着,他们在制作独特的绳索,为的就是套取马上的骑士,看似有些荒诞的事情,但作用却非常有效。

    如此大规模的骑兵冲锋,即便是遇到大宋的陌刀阵后速度减慢,可一旦掉下马来,便是与死人无异,西夏沉重的铠甲是铁鹞子的护身符也是他们的催命符,一旦落马,便是任人宰割,或是被自己的人的马蹄踏死……

    铁鹞子冲入大宋的陌刀阵,仿佛巨浪冲击着岩石,惨叫声,砍杀声四起,整个战场变成了血肉磨盘,伴随着惨叫,残肢断臂散落,即便如此铁鹞子依然向前攻伐,因为他们没有后退的可能。

    在种世衡眼中这时候保护军中的火炮才是最为重要的,它是大宋攻城拔寨的利器,而西夏人的目标也是摧毁这些火炮,整个战场围绕着火炮展开周旋。

    西夏有着原本就不错的兵器,夏人剑。这是西夏人特制的宝剑,虽然不如大宋的横刀结实耐用,但锋利程度依然不可小觑,而铁鹞子身上配备的就是这一神兵利器。

    一根套索准确的落在马背的铁鹞子身上,大宋捉到手稍稍一用力便把他从马上扯了下来,这时候马匹的速度因为陌刀手的阻挡和厮杀已经降低,并没有多大的冲击力,落马的铁鹞子躲避着马蹄的踩踏,当他准备站起来的时候,一柄锋利的横刀却从面甲中插了进来……

    鲜血在地上流淌仿若小溪,汇聚在一起成为一条小河,铁鹞子与宋军厮杀着,但他们的数量却是不敌宋军的,虽然铁鹞子厉害,但却不能杀透军阵抵达火炮的所在。

    号角声响起,西夏的铁鹞子们猛地加快攻伐的速度,向前扑去,这是战场上的命令,没人敢不遵从,这个时候即便是有逃兵也不可能了,毕竟大家都被铁索相连,连调转马头都做不到如何逃走?

    要想活命只能向前杀去,很快他们便瞧见远处的火炮,党项人的血液在沸腾,因为这些火炮对西夏造成了毁灭的打击,多少的城池在它的攻击下灰飞烟灭,多少的城寨百姓死于它的火焰之下?

    仇恨,愤怒使得铁鹞子的攻击更加凌厉,宋军的损失不断飙升,锋利的夏人剑在近距离有着良好的穿透性,铁鹞子骑在马上居高临下的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刺穿宋军的甲胄,带走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每杀掉一个宋军,西夏人都要发出一阵嘶吼。

    双方之间的仇恨也越来越深,这是战场上不可避免的愤怒,杀红了眼的党项人气势高涨,已经突破捉刀手向火炮阵地进发,在这个距离因为担心误伤袍泽,大宋的棘轮弩已经无法射击。

    最后的屏障只有陌刀手组成的陌刀阵,即便如此种世衡却并不担心,依然气定神闲的望着西夏的骑兵,而身旁的儿子种谔却急的团团转,甚至要亲自率军阻击。

    “你着什么急,此时西夏铁鹞子距离火炮尚远,待敌人走近了再说!”

    种谔意思惊诧:“父帅,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西夏铁鹞子已经冲破三道防线,距离火炮近在咫尺,为何父帅还不着急!”

    种世衡摸着下巴上雪白的胡须笑道:“你知道为何本帅要用三道防线拖延西夏人的时间吗?”

    “末将不知……”

    种世衡瞧了一眼远处的西夏骑兵,见他们即将要冲入陌刀阵,便对亲兵挥了挥手,亲兵摇动手中的大旗,陌刀阵便在种谔骇然的眼神中向两边撤走……

    一时间火炮出现在西夏人的眼前,不由得使他们大为兴奋,个个都呼喊着,嘲笑着宋人的胆怯,直直的扑向火炮的所在。

    轰隆一声,随着第一匹战马的倒地,无数的战马跟着跌倒,越来越多的战马被带到,身着重甲的铁鹞子从马上坠落,挣扎的他们还没起身便被从两旁掩杀过来的陌刀手给带走了性命。

    “陷马坑?!原来如此!”

    种谔终于明白父帅为何要这么做了,此时的西夏铁鹞子就如待宰的羔羊,陌刀手正飞快的收割着他们的性命,原来在火炮的周围有着一圈宽阔的陷马坑,坑中布满了尖锐的木楔。

    对付这种重装骑兵最好的办法便是简单的陷马坑,谁让他们用铁索相连?

    原来布置的三道防线居然是为了拖延时间,为最后的陷马坑做准备,难怪父帅不担心,种谔恍然大悟,从父亲身上又学到了一些东西。

    铁鹞子是西夏骑兵的主力,一旦铁鹞子受损,西夏骑兵的气势很快溃散,撤退的号角也随之响起,但大宋的士兵早已杀红了眼,面对死不瞑目的袍泽,惨死刀下的兄弟,岂能让西夏人如愿,奋力的斩杀妄图退走的西夏人。

    骑兵终究是骑兵,他们的速度不是步卒能追赶的上的,并且在撤退的时候一边策马一面回头攒射,带走了不少的大宋士卒,种世衡皱眉道:“军中虞侯何在,为何不约束士兵?穷寇莫追!”

    大宋的士兵在追杀西夏人的时候再次损失一部分,这让种世衡大为不满,他们的任务本就是攻城拔寨,如今击退了西夏精锐的铁鹞子,收拢士兵救治伤员才是正道。

    主帅的作用便是要把一支大军控制好,掌握好,什么人该做什么事情,在什么时间做什么,都必须要按照军令而来,否则便会使得大军杂乱不堪,极其容易被击溃。

    所谓令行禁止就是这个道理。

    西夏人的骑兵除了铁鹞子的五千人外,其他的都撤走了,来去如风是骑兵的特点,要是放在以前五千人的损失对西夏来说算不得什么,但现如今不同,这损失的五千人各个都是武装到了牙齿的铁鹞子,都是西夏的精锐!

    李元昊在得到战报的时候心都在滴血……宋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我是FIFA球王〕〔我要大宝箱〕〔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国民女神:史上第〕〔圣踪〕〔乱世我为侠〕〔都市之绝世仙帝〕〔乡村透视小农民〕〔蜀山剑宗系统〕〔魔鬼主教〕〔公主在上:国师,〕〔快穿:吾儿莫方〕〔快穿之这个愿望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