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黑客女王〕〔孟婆汤无毒〕〔捉妖奶爸〕〔强势锁婚:傅少的〕〔拾荒也疯狂〕〔天眼高手〕〔随身带个狩猎空间〕〔沧海纪〕〔山野小村医〕〔佳妻清婳〕〔时光和你我都要〕〔有个恋爱要和你谈〕〔神脉天尊〕〔妖孽之最强主宰〕〔小祖宗,要上天〕〔神奇新世界〕〔诗与刀〕〔晚唐驸马〕〔变身少女的日常〕〔最强大昏君系统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八百三十五章 李元昊之死
    李元昊是得意的,他看破了没藏讹庞与没藏氏的小心思,幸亏自己留下一手,否则还真的被没藏家篡权了,年仅一岁的孩子若是继位,今后会出现什么样的局面?历史已经告诉李元昊答案。

    母壮子幼,社稷不稳,外戚专权,国之危矣!

    哈哈哈……大笑声响起,没藏讹庞突然笑了起来,笑得是那么的竭斯底里,笑得是那么的夸张,甚至笑得李元昊心慌。

    “陛下真是好算计,没藏讹庞佩服,佩服!”

    说着说着没藏讹庞居然当着李元昊的面鼓起掌来,拍手称赞,但这让李元昊的心中更加疑虑,果然,那些宫人中有几人突然从袖口中抽出尖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了其余几人,锋利的尖刀穿过身体,几人缓缓倒下,而李元昊则是瞪大了眼睛,没想到没藏讹庞居然连自己培养出来的宫人都能收买。

    “李元昊!你瞧瞧现在的你是一副什么样子,病虎?老狼?老狗!瞧你鼻子上的伤口,多像那些战俘的样子,这就是因果循环,你记得自己抛弃下的数万将士吗?他们也被辽人割去了鼻子,这还是好的,大多数人要不是淹死在冰冷的乌兰木伦河就是为了给中军争取时间而战死,谁知道你,大夏的皇帝,御驾亲征的帝王,居然会抛弃他们!你是独夫,你是昏君,今天的一切都是你活该!”

    李元昊被没藏讹庞说的怒火攻心,但他只能躺在床上无力的挣扎:“一派胡言,朕是一代英主,立国大夏,登基即位,称帝统御万民!”

    “一代英主?!笑话!你就是个卑鄙小人,独夫!你的妻子有一个善终的吗?我党项人对爱情忠贞不渝,而你呢?!你有过真正爱的人吗?你的妻族就更不用说,能被毁灭的都被毁灭了,要不是我没藏讹庞能为你出力怕是早也惨死在相国府了吧?那厨房中的间人已经被我揪出,别说他和陛下没有关系!”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没藏讹庞可不是泛泛之辈,他早已收买了宫中的内线,想要谋取皇位和至高的权力,怎么可能不做好万全的准备?一切的一切都是没藏讹庞与妹妹一起策划的,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复仇。

    帝王权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让人凉薄的心,李元昊的所作所为让原本热爱自己的民族,为国家献身的没藏讹庞变成了今天的样子,理性的来说他做的确实没错,一个昏庸的独夫怎么能带领西夏走的更远?

    现在西夏的一切都是李元昊一手造成的,没藏讹庞是一个极端的民族主义者,他要把自己的民族带向辉煌,任何一个阻挡在面前的人都要被铲除,即便他是皇帝也一样,想要实现自己心中的抱负,便只能拥有最高的权利。

    李元昊已经气急,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没藏讹庞继续火上浇油道:“你以为我妹妹肚中的孩子是你的?你以为自己才是雄才大略的皇帝?你以为自己的儿子一开始就有胆量挑战你?”

    每一句话都如一把尖刀插进李元昊的胸膛,让他更加大幅度的喘着粗气起伏不定,“逆贼!……逆贼!来人……诛杀……逆贼……”

    随着李元昊的每一句高喊,没藏氏便向后退去一步,一直退到殿门才猛然发现自己已经退无可退,但兄长却依然气定神闲的站在原地,这才让没藏氏松了一口气,显然一切尽在掌握。

    相比没藏讹庞的气定神闲,李元昊的状态很不好,整个人都快爆炸了一般,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连眼睛都开始泛白了,一声凄厉的惨叫,李元昊鼻上的金创崩溃,鲜血如柱。

    “啊!”没藏氏毕竟是个女人,在看见这一幕后便惊恐的大叫,而这一叫也成功的让宫人行动起来,冲向门外叫道:“快传御医,陛下金创崩裂!”

    金创一旦崩裂,基本上就回天乏术,很可能陛下就要驾崩了,而陛下召见的最后一人便是没藏讹庞……他很可能他是陛下的托孤之人!

    所有人都祈祷陛下再醒过来,所有人都希望他把继承者的名字再说一遍,只有这样才会知晓陛下的人选到底是谁,但显然没有机会了,李元昊死了,死的是那么地没有悬念,一句话也没有说,一个动作也没有做,只不过把手伸向了没藏氏怀中的李谅祚。

    所有人都觉得这是在指向那个孩子,但唯独没藏讹庞知道,这根本就不是指着李谅祚,而是要掐死他。

    ………………………

    “新台有泚,河水弥弥。燕婉之求,蘧蒢不鲜。新台有洒,河水浼浼。燕婉之求,蘧蒢不殄。鱼网之设,鸿则离之。燕婉之求,得此戚施。”

    动听的嗓音让人把这段关于先秦的凄惨故事变成了爱情故事,但显然引起了别人的不高兴。

    “住口!岂有此理是谁教你的这篇诗经,新台之事岂能言语?更何况是教授公主?!”

    灵儿的声音一下子消失,抬头望向王语嫣道:“是,是父皇偶尔念出的,灵儿觉得好听便念出来了……”

    赵祯从一旁的小路上拐到御花园:“这首《新台》确实不该小女子唱出,师傅们也不会教给她,是朕的不是,不该在孩子面前念出这首诗。”

    王语嫣微微摇头:“西夏之事与新台丑闻如出一辙,难免不让人往这里想,只不过这种事情在皇家便愈发的忌讳了,西夏果然是不成体统的区区小国。”

    赵祯摇了摇头:“这和国大国小没有关系,还是要看一国之君的所作所为,是人的问题,而非礼制崩坏。但谁能想到,李元昊就这样死了……”

    “难道这对我大宋不好吗?如今我大宋陈兵西夏,只需百里便可剑指兴庆府。”

    赵祯把灵儿打发去找弟弟玩,苦笑着望着王语嫣道:“一个残暴荒淫之君死了对西夏有什么损失?反倒是没藏讹庞这个相国一下子大权在握。此人可不是泛泛之辈,论才学,论计谋,论脑袋都是相当出色的,即便是李元昊也在他的面前栽了跟头。”

    王语嫣笑了笑道:“臣妾可不管他如何,反正他不会是陛下以及大宋的对手!”

    赵祯笑着耸了耸肩,也许每个男人在自己妻子面前都是战无不胜的英雄或者勇士吧……宋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都市狂龙行天下〕〔其实我只喜欢你〕〔布桐厉景琛〕〔九层仙莲〕〔心甘秦愿〕〔我!最强主角!〕〔我的前半生之煜贺〕〔某学园都市的旧日〕〔豪门帝宠:吻你上〕〔正版修仙〕〔都市之万界帝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