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极品仙帝〕〔妙手狂医〕〔仙路不朽〕〔超级存储系统〕〔重生之冠位暗杀者〕〔逐恒〕〔鬼帝的新娘:陛下〕〔校花有点甜〕〔大道逍遥〕〔没有转正的皇帝〕〔绝色女神的贴身保〕〔修仙归来的神农〕〔西游之金乌大圣〕〔重生七十年代:军〕〔重回儿时拐男神〕〔重生东汉之君临四〕〔恰红妆〕〔玄门之七宝归墟〕〔兽帝凰妃:废柴逆〕〔重生之宠妻有毒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八百五十五章捷报飞至
    随着战事持久,大宋仿佛已经习惯了它的存在,因为战争债券的发行这场西征灭夏之战并没有对大宋的财政产生太大的负担,并且随着战事的持久,百姓购买的债券也逐渐增加,三司谨慎的发放债券,控制债券的数量,并没有因为巨大的收益使得这一行为变成搜刮民脂民膏的手段,在这一点上赵祯非常满意,此时的文人官员对国帑有着小心谨慎的尊重。

    买了债券的人自然支持战争,他们都想从这次战争中获得一笔可观的收入,而没有购买债券的人多数也支持,只不过他么是为了大宋的更加强大,毕竟这个时代的民族自豪感完胜后世,天朝上国的威仪已经渗透了人们的骨子里。

    这是一种民族自信,赵祯一直小心控制着这种自信,生怕它会演变成自大,重蹈后世的覆辙。

    五月夏耘,北平府一片繁忙,大宋的商业繁荣,但并没有影响农业的发展,格物之道的不断精进,使得大宋各行各业都在受益,百姓们无论春种,夏耘,秋收,冬藏都有相应称手的工具可以使用,这是提高效率的有效手段。

    一骑从远处而来,金属马掌发出的嗒嗒马蹄声让人一听便知晓这是军马,秧苗刚刚插下朝廷便有明文规定,军马不得随意穿梭与农田小道,若是踏毁农田,当鞭打三十罚铜十斤!

    最近夏耘的时候已经许久没有听到马蹄声了,何况是军马?插秧的百姓直起腰抬起头疑惑的张望,却见那骑士与大宋骑兵不同,身上并没有甲胄,只不过军中的衣物却是显眼,在他的身后马鞍上却绑着醒目的檄羽。

    一骑飞快的穿过农田小路,并且在见到村民后便开口大喊:“西征大胜!西征大胜!”

    耕种的百姓稍稍一愣后爆发出热烈的欢呼,村中保正上前拦下道:“何处大胜?吾儿便在西征军中,烦请这位军爷相告!”

    那骑士已经习惯了,一路上他被拦下不知多少次,但他稍稍减速道:“我大宋西路军与青塘联军大胜西夏甘肃军司,收复甘肃军城,西夏援军被狄帅的背嵬军将士击溃!你家小子身在何军?”

    保正高兴手舞足蹈,笑着的说道:“我家小子不中用,去不得狄帅手中的背嵬军,只是在钢锋军中谋了个差遣!”

    那骑士本欲拍马便走,但听到钢锋二字便快速下马在保正面前恭敬一礼:“原是钢锋军的军属,某家有礼了,军情不得耽误,老丈再会!”

    保正随手从篮子里掏了一打饼子出来:“路途劳顿,既是皇命在身老朽便不留你了,这些饼子路上吃,可要卖力的喊嘞!”

    骑士也不客气,饼子中的肉味他已经许久没闻到了,既是军中袍泽的父亲,便当时自家人一般。

    笑着接过饼子塞进布袋中便翻身上马,继续向北京城赶去,而此时的保正却成为村民的焦点,道喜的人接二连三,他却对婆娘叫道:“孩子他娘,快快收拾东西,咱们先回家给官家的长生牌位上贡!”

    “瞧把你高兴的,儿子是在战场立功了,西征也是官家的圣意,与你这老不死的何干?”

    “你这是什么话?官家是咱们的官家,儿子是老子生的,难道不该高兴?!妇人懂个屁,就知道瞎咧咧……”

    两人在别人羡慕的目光中向家中走去,保正走了两步回头大声喝道:“晚上都早点收拾,家家去东头的祠堂上告去!谁家要是不去老子打断他的狗腿!”

    另一边身上插着檄羽的骑士在快要抵达北京城城门的时候再次开口大喝:“西征大胜,速速避让!西征大胜,速速避让!”

    城门的士兵迅速清空城门来来往往的百姓,齐齐的向他敬礼,骑士便如一阵风似的穿过城门,在御道上奔驰起来,所有人都在避让他,只有在紧急军情的时候才会有人在御道上驱马飞奔。

    这无疑是个好消息,西征大胜意味着自己手中的地契能获得收益,大宋将变得更加繁荣,百姓们发出欢呼,消息传播的速度很快,虽然骑士只是在御道上呼喊,但消息却如同长了翅膀一般在城中蔓延。

    酒楼茶肆,象棚瓦里,商号妓馆,人们无不高兴的谈论着,更别说走街串巷的小贩,甚至把这一消息编进自己的吆喝中,引得小院中的百姓上前询问也顺便能多做些生意。

    此时最后得到消息的反而是一国之君的赵祯,他正在文德殿与留身奏的臣子对奏,在三司官员汇报过财政后,他才有时间休息一下,虽是高高在上的天子,可这活要想干好可不容易,赵祯长长累到怀疑人生……

    本打算去杨采薇那里绕上一圈,这两天她可是纠结的很,对于自己的女人不心疼是不可能的,但身为大宋皇帝的赵祯却不会松口,灭夏是大宋的策略,同化党项人或是驱逐党项人是大宋的方针,绝不能更改,赵祯只是更希望杨采薇能想明白,支持党项融入大宋,成为大宋的一部分,不要为那可笑的民族独立性而挣扎了。

    但很可惜,当他走出文德殿不久后,便被突如其来的消息打断了,内侍恭敬的说道:“启奏陛下,飞骑来报,西征大胜,人就在南角门……”

    赵祯转头对三才道:“这下朕可去不得贵妃那里了,回文德殿吧!”

    三才眼睛一转道:“官家,奴婢觉得您怎么去劝也没有,不如让二皇子去,毕竟母子连心……”

    “没想到你这阉货对这种事情还是蛮在行的,就让赵昀去多陪陪他母亲,顺便让他开解一下,朕晚些再去便是。”

    赵祯说完便大步走进文德殿,那传令骑兵已经恭敬的跪在地上,双手举着一个红绸包裹的匣子,赵祯随手接过道:“起来吧……你是何人所部?又姓甚名谁?”赵祯这么问是因为奏疏中已经说明了是谁负责传递消息,一旦对不上,必定有诈,前线战报可来不得一点闪失。

    在三才的眼色中,骑士才小心的直起身道:“小人是西路军主帅亲兵,名叫张五更。”

    赵祯翻开奏疏点了点头道:“原是杨仲贤的亲兵,难怪了,张五更既然如此你便说说战事的细节,毕竟朕看的是奏疏,不及你所见所闻来的真切。”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都市狂龙行天下〕〔其实我只喜欢你〕〔布桐厉景琛〕〔九层仙莲〕〔心甘秦愿〕〔我!最强主角!〕〔我的前半生之煜贺〕〔某学园都市的旧日〕〔豪门帝宠:吻你上〕〔正版修仙〕〔都市之万界帝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