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医兵王俏总裁〕〔明末立志传〕〔星宇传说〕〔有生之年共相守〕〔崛起复苏时代〕〔重生之时代霸主〕〔人生修炼手册〕〔最后一个强者〕〔我本来是做英雄的〕〔异世明星路〕〔跟我认知中有些不〕〔召唤物超进化〕〔迫降异星球〕〔投出个未来〕〔超神制卡师〕〔超级神召唤〕〔穿梭时空的侠客〕〔北宋的无限旅程〕〔权倾南北〕〔舌尖上的大宋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八百二十六章清闲的欧阳修
    大宋西征并没有没藏讹庞想象的那般落入圈套,他的乞和只不过是为了拖延大宋的进攻而已,好不容易走上权利巅峰的他怎么会答应大宋的条件?

    兴庆府比起大宋的北平府完全不是一个等级,而兴庆府的府城比起大宋的北京城来更是无法相提并论,看惯了北京城的宏伟高大,再看看西夏人的都城皇宫便觉得太过狭小,小家子气太甚了些,这怎么能与大宋相比?

    欧阳修率领仗卫抵达兴庆府之外便停下,此时的兴庆府如临大敌。

    没办法,大宋对西夏的骚扰可谓是比一日三餐还按时按点,虽然从没藏讹庞派出使者乞和之后,大宋的骚扰少了些,可但他们看到全副武装的仗卫之后依然是露出惊恐的表情,虽然仗卫只有区区数百人,但却让西夏人提心吊胆。

    应是代表大宋出使,仗卫们的身上不光有着华丽精良的铠甲,同时还在头盔上配备了鲜红的冠羽,银白色的盔甲,鲜红的冠羽,简直就是绝妙的色彩搭配,给人以强大的视觉冲击力。

    再加上背后的盾牌和高高竖起的骑枪,得胜勾上的锋利马槊,腰间插着的后背横刀,马鞍上的棘轮弩,等等这些无不给人天兵降临的感觉。

    西夏城墙上已经站满了士卒,张弓搭箭警惕的盯着欧阳修一行,甚至有人开始搬运滚石檑木,好似这些骑兵会舍弃战马下来攻城似得……的确,在西夏人的认知中,现在的大宋军队好似没有不能干的事情。

    但还好,欧阳修手中高举的旌节引起了西夏人的注意,守城的将领赶紧把这一消息向没藏讹庞报奏,同时命令守军不得对这支奇特的宋人进攻。

    很快西夏人便从城门上吊下一个小篮子,守城的将领站在城墙上高喊:“可是大宋使者?若是,便交出印信查明真身!”

    欧阳修摇了摇头,数十万人防守的兴庆府居然被自己一个数百人的使者团队吓成这样,也端是个奇景,随手掏出自己的官印告身放入篮子中:“此乃我大宋天子旌节,某家大宋参知政事,崇文苑大学士欧阳修,代国出使西夏!”

    小篮子收了上去,没一会城门便洞开,西夏的官员走了出来,把欧阳修的东西换给了他道:“欧阳参政多有得罪,里面请,只不过也不能怪罪我等,你大宋“天朝”总是派出游骑骚扰我大夏,得了数州之地还不知收敛啊!”

    来人把天朝二字咬的很重,欧阳修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微笑着说道:“此言差矣,非我大宋骚扰你西夏,而是你西夏心中不臣啊!若是早日投降内迁,哪有这种事情?我大宋军队放行还来不及,怎会骚扰之?!”

    一句话便堵得西夏官员说不出话来,这话说的,西夏立国至今,是说投降就投降的?!但毕竟大夏乞和在先,即便欧阳修用词不当,他也说不出什么来。

    当大宋使团队伍从兴庆府府城南门鱼贯进入城中的时候,两边站满了围观的百姓,在他们眼中大宋骑兵的威武和高大远超西夏的铁鹞子,擒生军。

    高高竖起的骑枪闪烁着令人胆寒的锋芒,武装到牙齿的板甲让人羡慕的眼红,这样威武强大的骑兵居然是大宋的,这让许多西夏人不理解,甚至产生怀疑。

    敬畏的眼神开始出现,西夏人也不傻,他们知道这样的骑兵一定拥有极高的战斗力,不是西夏骑兵所能阻挡的,尊敬强者是草原上的准则,即便他们是敌人也是如此。

    西夏皇宫中,年轻的太后没藏氏焦急不安的坐在上首,而身为权臣外戚的没藏讹庞在宫中来回渡步,思考着应对的计策。

    当欧阳修举着旌节一路凯歌的来到兴庆府时,可想而知没藏讹庞的内心是多么的郁闷,他的乞和根本就是走个形式,为的便是拖延时间之用,但谁知道他赵祯真的把使者派来,并且用参知政事这样的副相作为出使的使者。

    这在很大程度上说明了大宋的诚意,也是逼迫西夏的办法,我把仅次于相公的副相都派了出来,我有诚意吧?你是不是该履行自己的诺言了呢?毕竟是西夏先派人乞和的……

    手中的明黄色绢纸已经快被没藏讹庞捏烂了,他怎么也想不通大宋的速度为何会如此之快,要知道就算是西夏乞和,大宋也该准备半个月左右的朝会商议定夺,还有这欧阳修为何如此之快的抵达兴庆府?

    难不成他是飞过来的?兴庆府距离大宋的北平府最少有数千里之遥,就算上好的骏马日夜兼程也要十数日才能到,为何欧阳修只用了短短七天?

    这是没藏讹庞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事情,更加让他惊慌的是赵祯国书的内容,这封国书的用词是大宋罕有的,语言之犀利,字句之斟酌,气势之凛凛,充满了威胁之言!

    就算没藏讹庞这样的枭雄在读完之后也都大汗淋漓,这哪是什么国书,简直就是一封恐吓信!不光是在恐吓没藏讹庞一人,而是在恐吓整个党项和西夏!

    兴庆府皇宫的外殿之中,欧阳修淡定的喝着茶,现在整个皇宫之中最放松,最清闲的就是他了,年轻的小皇帝他见过,完全就是一个不懂事实的娃娃,这才多大一点点知道什么?西夏至高无上的皇权掌握在没藏氏这对兄妹的手中。

    李元昊的子嗣宁令哥已经死了,欧阳修在进入皇宫之前便在道路旁的木桩上看到了他和野利家人的尸首,已经风干的尸首如破布似的挂在那木桩上晃荡着,这就是没脑子还被人利用的下场……

    欧阳修一点也不会同情他,反而同情的是年幼的西夏皇帝,懵懵懂懂的孩子知道什么,但他将会承受愚蠢的母亲和舅舅所带来的灾难。

    淡定的喝了一口茶水,一旁的侍者老实的站在原地,无论在哪个国家,宫中的侍者大抵都是一样的吧?

    欧阳修无声的笑了笑,现在的西夏皇宫中也怕是只有自己才能有心情胡思乱想,没藏氏与没藏讹庞在后殿中讨论许久也没有个结果,还不知自己将会在这里干坐到什么时候……要是有酒便最好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月舞空〕〔名门秘闻多〕〔江湖奇情录〕〔绝世凰后:傲娇邪〕〔星汉灿烂,幸甚至〕〔嘘,我要亲你了〕〔抗战张大少〕〔天依大唐〕〔阴阳医仙林煜〕〔盛世枭宠之王牌傲〕〔飞针神医〕〔时空飞盘〕〔史上最牛帝皇系统〕〔官场问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