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瞳圣医〕〔幽暗囚笼〕〔神界编辑器〕〔变身异界大法师〕〔港岛枭雄〕〔剑花浮萍录〕〔红楼大官人〕〔这个游戏不简单〕〔军少霸爱:非妻不〕〔修道红尘间〕〔抗战张大少〕〔在魔禁的那些日子〕〔美漫的超凡之旅〕〔暴富人生〕〔我家电器能成精〕〔三国第一保镖〕〔凤舞隋末〕〔无限蓄力系统〕〔漫漫诸天〕〔修仙归来之都市至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八百九十七章扎营博浪沙
    皇驾在夕阳中抵达永宁县,浩浩荡荡的队伍让当地百姓震撼的说不出话来,一身银甲的仗卫给当地百姓带来的冲击自不用说,当赵祯的皇驾抵达的时候,永宁县的官员已经站在县城门口迎接。

    赵祯看着门口上的大红色彩花和长长的红布条一阵无语,而百姓们的脸上涂抹的是什么东西?赵祯派人把当地知县事刘书文找了过来。

    刘书文一听是赵祯宣召,赶紧上前躬身道:“微臣,七品朝请郎,永宁县知县事刘书文参见陛下!”

    蔡伯俙在一旁听了差点笑出声来,这刘书文还真是拿捏,七品朝请郎不过是个虚悬,对应他的俸禄而已,还在官家面前报出来,谁还不知道知县事都是七品官,不是朝请郎,就是宣德郎。

    “朝请郎?”简单的话在蔡伯俙耳中是个笑话,在赵祯耳中却不是如此,朝请郎虽然是他的虚衔,但却是文官第十八价,再升一价便是从六品的官员,可见他的才学是出众的,但为何还在知县事一级上没有向前?

    要知道正七品的朝请郎在别的地方一般都是赤县的知县事,若是在京中最少也是殿中侍御史、左右司谏、侍讲、枢密副承旨之类的肥差,但却在一个小小的永宁县当作知县事。

    赵祯回了挥挥手道:“平身吧!这永宁县是赤县?”

    刘书文摇头道:“回禀陛下,永宁县地处大同府与北平府的交界之地,并非赤县,但在朝廷中却有着赤县之位,所以微臣才能以七品朝请郎担任永宁县知县事。”

    “哦?那这永宁县有何奇特,能让朝廷为此地特设立赤县之官员?”

    刘书文笑着答道:“以陛下的博学,微臣只需说出此地的故名,陛下一定便知晓了,此地古地名为:博浪沙!”

    赵祯猛然一惊,转头看了看这小小的县城道:“此地就是张良刺秦的博浪沙?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史书记载三次刺秦,荆轲高渐离皆是必死一击,唯有这张良能逃脱,并且躲过了秦皇的大索天下,可见此人的脑子是顶顶灵光的。”

    “走!尔等陪朕见识一下这鼎鼎大名的博浪沙!”

    蔡伯俙在听到博浪沙的名号后早已大惊失色,这是张良刺秦之地,乃凶地也!秦始皇是谁?华夏的第一位皇帝啊!连他都在这里被刺杀,官家这位皇帝还要前往?那怎么能行!

    踹了一脚兴致勃勃的彭七道:“你莫不是糊涂了,此乃行刺大逆之地,官家岂能前往,若是有警,你当得起这天大的干系吗?!”

    彭七笑道:“官家不是秦始皇,这世上的张良都在我大宋朝中,有什么可担心的。”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在蔡伯希看来官家的安危比天还大,毫厘之危都不能有,何况这地方的寓意实在不祥,在蔡伯俙看来,彭七对赵祯的保护不够严谨。

    彭七瞧见蔡伯俙的样子瞥了他一眼道:“谁要是在博浪沙行刺才是真正的傻子,这里早已经变了模样,两岸的河水变得湍急,原本芦苇丛生的河岸已经变得空空荡荡,只留下那博浪沙亭在水中矗立,你觉得会有人蠢到这种程度?”

    蔡伯俙远远的便瞧见博浪沙亭,四周的环境确实如彭七所说,空旷干净,没有一丝阻碍,若是有贼人埋伏在侧,早早就会被发现,根本就是找死。

    露出尴尬的笑容道:“我也是被这地方的名声吓到了,毕竟是地处不祥嘛!”

    “那里的地处不祥?这永宁县,这博浪沙恰恰就是个好地方,永宁县地处西北平原,南临黄河,北面是余河通道,地势西南偏高,东北偏低,乃是黄河冲击之地。

    其有四邻,东接封丘,西邻武陟、获嘉,背靠新乡、延津,南于中牟隔河相望,绝对是兵家必争之地,当年朕的大军北伐燕云,兵至大同便是用的这作为主帐营地。传令下去,让人在此处安营扎寨,朕的皇驾不进城!”

    赵祯一面走一面对彭七吩咐,彭七赶紧应下:“唯!末将这就去办!”

    而一旁的刘书文却上前道:“启奏官家,博浪沙处稍显偏远,且黄河在侧,不宜安寝,陛下抵达永宁,岂能不入永宁城中歇息?”

    赵祯笑着摆手道:“朕的大军若是进城或多或少影响百姓,在这城外就不同了,如此大的地方够他们折腾的。你只需把该采办的东西送来便可,蔡伯俙,给他三司的公文,与他进城采办吃食用度,今晚朕与将士们同饮!”

    蔡伯俙痛快的应下,刘书文还欲说什么,却被蔡伯俙拉着打断道:“你且莫要担心,官家说了在城外扎营就是在城外扎营,你以为官家边上的仗卫都是摆设?在这里可比你的永宁县衙还要安稳!”

    刘书文微微摇头,他一个七品官在这里说话也不好使,蔡伯俙,彭七两人又是天子近臣,拔根汗毛都比自己的腰粗,只能由着他们,自己所能做的便是带着蔡伯俙去城中采买新鲜蔬菜和鸡鸭鱼肉……

    蔡伯俙手中有三司的公文,即便是有官家在,也没有随意赊欠钱款,而是采买多少用度都记录在案,蔡伯俙亲自用了官印之后,再交给刘书文用地方官员的县印,最后还要发往三司记录在册,三司再把钱款发放到地方,否则三司一个子也不会给,而蔡伯俙一个子也别想拿到。

    朝廷的制度得到了执行,刘书文心中最后的担心也放了下来,而当他和蔡伯俙回到博浪沙的皇驾营地时,被眼前的景象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眼前出现了一座小小的城池,原本的马车车厢与圆木连在一起形成一道粗重的城墙,马车的车厢中不时闪过一丝寒芒,其中定然有弩手端着弩箭窥伺。

    更不用说那些马车顶上竖起的床子弩,这种守城利器在永宁城也不过十驾而已,但在这皇驾营地中却每个车厢上都有一架,足足三十支巨大的弩箭,闪烁着寒芒指向蔡伯俙的车队。

    蔡伯俙拍了拍刘书文的肩膀:“怎么,这里比永宁城妥帖吧?”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蔡驸马,可否叫他们把弩箭移开,车夫们已经吓的腿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明虎〕〔名门秘闻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