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都市神兵〕〔史上最牛主神〕〔星空之主〕〔无敌探险家〕〔莽穿新世界〕〔护国公〕〔雷霆〕〔开启一九九五〕〔我在漫威肝梦幻〕〔哑姑玉经〕〔异域——美丽新世〕〔迦勒底的黑发骑士〕〔夫君,狐妻,来找〕〔神话之我是传奇〕〔大师下凡〕〔我欲扬唐〕〔豢养人类〕〔战国之菜鸡联盟〕〔超忆大师〕〔星辰之蓝星崛起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九百三十八章人死身后事
    曹在离开皇宫之后,一路上脸色都不好看,当看到曹家在京中的府宅之后,脸色更是阴沉的能拧出水来。曹家数代经营,效忠天家赵氏,从未有任何忤逆,不臣之心。

    兄长曹玮更是得了配享真宗皇帝庙庭的殊荣,这是继父亲曹彬之后又一配享庙庭之殊荣啊!曹家可谓风光无限,但是!这无上的殊荣却被一个晚辈的所作所为玷污了!

    曹乃是曹家第二辈中的最后一人,其他人都先他一步而去,现在官至尚书虞部员外郎的他是曹家最后的柱石,一旦自己倒下,那曹家在朝堂之中的地位便岌岌可危。

    大门上曹府二字乃是父亲手书,笔力刚劲,颇有沙场之风,虽说是皇帝故意敲打曹家,警告曹家。但最终还是曹家之中出了岔子给了官家机会!

    说到底曹诱是自己的孙子,虽然是庶出,但也摆脱不了干系,对于这个“好孙子”曹已经恨得牙根痒痒,若不是他胆大妄为绝不会惹出如此大的麻烦!

    在曹看来,曹家本可风光无限,官家最不喜欢权贵之家动百姓的最后一点依靠,土地这东西是万万动不得的,即便是要收取投献也当是光明正大的收取,并去县衙备案,买卖土地在大宋可算不得什么!

    再说,现在可不光是土地能赚钱,工厂,货运,远洋,最不济购买商品派人前往西域也能赚取大钱!何必在土地上找补?难道家中的子弟已经愚蠢到这种程度?看不出官家给了这么多的赚钱机会,非要从农人身上盘剥才算过瘾?!

    “老爷回来了……”

    曹家的管事上前迎接,一边走一边指着庭院道:“老爷,朝中和四老爷有旧的同僚都来了,除了身在燕云的夏参政,狄枢密,两府相公都到了,是不是命人开宴?”

    曹微微点头:“既然人都到了,命人上菜,老夫在开宴之前还有话说。”

    管事看着曹手中的明黄色绢纸,用脚后跟猜想也知晓这定然是官家的赏赐,连忙招呼家中的侍者开始上菜,来的可都是朝廷大员,在管事的看来,四老爷的死都是隆重的,不光有这些朝廷重臣,还有官家的赏赐。

    吊唁宴均为二天事,即第一天请客,第二天谢客。请客日,祭奠后素菜馒头,随到随吃,俗称便饭。贵客则设偏席,全桌碟子,四道小菜,四个碗子待之。便饭后开席宴宾。开席前,对贵客和来宾中的长者,一般都有安坐之礼节。

    因为曹玮的身份不同,前来吊唁的更是朝中重臣,于是曹家便以官品官价设置席位,一来不会乱了尊卑上下,二来可以让主家快速的找到“贵客”所在。

    因丧事宴席不准猜拳行令,这酒喝的多少有些无趣,所以众人并未有多少期待,曹家的饭菜是寻北京城最好的厨子来的,味道自然不一般,即便是糕点也已经让人颇为动意,但谁也不会在这里大吃大喝,失了礼数不说还得罪了曹家。

    这时候的曹已经走到了众位宾客之前,他是曹家的长辈,自然话语权最终,一切还要等他开口,之后才有主事之人说话的权利。

    “诸位同僚来此,曹府不胜荣幸,兄长操劳多年,官家体恤赐其荣归致仕,却不想无福消受,今老朽前往宫中报丧,官家甚憾之,特此神道碑一副……”

    曹话还没说完便被在场的惊叹声所淹没,朝臣的神道碑一般都是寻品德高尚之人书写,有的也会请上司书写,但官家主动书写神道碑,这……这简直是无上殊荣。

    眼前这一幕如曹之意料,说不得意是不可能的,接着又道:“陛下厚爱兄长,不光有神道碑赐下,亦有封赏,这位大官请了……”

    跟随曹而来的内侍连道不敢,清了清嗓子道:“威武郡公曹玮,有功于国,为官数十载,兢兢业业……特赐侍中谥号武穆,并……配享宗真皇帝庙庭!”

    哗啦……随着内侍的话,曹府之中一片话让,这些曹家真可谓是风光无限,一家之中父子两人配享庙庭,这是作为臣子无上的荣誉啊!

    太庙是皇帝一家直系的专门祭祀场所,一般只有皇帝的先辈可享此殊荣。

    即便是普通的皇亲还没有资格,必须是近亲或有功于江山社稷的皇亲,剩下的便是大功于社稷的臣子,经皇帝允许也可在死后享用太庙的待遇,这些臣子死后将是以郡王之礼厚葬。

    曹早已猜到会是这样一副局面,微微对管事的点头,尽量的表现波澜不惊,充分体现谦恭之态,这是文臣最为喜欢的礼遇……

    曹玮的长子曹僖已经在一边等候,酒筵程序均是先酒后餐,酒过三巡,即上菜饭,掇法一般都是“风搅雪”,即一回菜一回饭,席间共上四回馒头,在上第一回菜时,作为孝子的曹僖便至席前跪菜叩头,以示劝酒致敬。

    这场吊唁宴说是吊唁死者,不如说是曹家向大宋的官场宣扬盛况的过程,即便是身为宰相的庞籍在见到曹后都是笑眯眯的点头致意,能让一国相公如此对待已经是天大的荣幸了。

    但很快曹便笑不出来,他想起了自家孙儿的事情,眼下朝臣们还不知晓官家对曹诱的申斥,若是知晓定然要幸灾乐祸,也能看透曹家月满则亏的事实。

    现在曹家官价最高的便是自己这个尚书虞部员外郎,这是一顶一的肥差,掌山泽、苑囿、畋猎,取伐木石、薪炭、药物,及金、银、铜、铁、铅、锡坑治废置收采等事,权柄极重,可却无法与参政议政的相公媲美,这么多年来,自己只不过有一次迈向三司的机会,可最后还是功亏一篑!

    除了自己,剩下的家中晚辈虽也有官职在身,可都是并无多少实权的寄禄官,职事官则是少的可怜,显然官家是想把曹家高高抬起,却不打算轻轻放下啊!

    再加上曹诱的事情一出,曹在别人的赞颂中却有一种非常紧迫的危机感,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了,让官家看到曹家的决心!

    曹明白,曹家要是想再次崛起,最后的希望便在自己身上,自己要向官家证明,无论何时,曹家都是站在官家一边的!

    曹望了一眼正在府中忙活的后辈,能在这里忙活的都是曹家的才俊,即便不是自己这一房的,曹也要保护,有的时候甚至要牺牲自己的骨肉来保护全族的希望。

    要想向官家证明曹家的决心,必须要牺牲掉自己的骨肉,而曹诱便是不得不牺牲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明虎〕〔名门秘闻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