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断宋瑞龙〕〔兽世田园:抢个娇〕〔道吟〕〔末世之骷髅大佬〕〔从地球开始变强〕〔我有一座军火库〕〔鸿蒙九幽诀〕〔都市之神级宗师〕〔我从恐怖世界来〕〔都市无限嚣张高手〕〔重生弃少之天尊归〕〔超维之道〕〔恐怖机场〕〔带着射线闯异世〕〔绝色妖医:盛世权〕〔重生之胆大包天〕〔崩坏神话〕〔金玉良医〕〔最强憎恶暴打诸天〕〔我在洪荒打钱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九百九十四章牵羊认罪
    ,精彩无弹窗免费!

    面对李泉牟的声嘶力竭,金明琼嗤笑道:“这时候才想起下官的忠告,知州老爷是不是为时已晚了?”

    李泉牟无奈的说道:“此时已经是最后关头,眼看矗石城就要城破,一旦城破就真的没有机会了!是你把这些大宋兵卒带来的,你就要想办法让他们停下!”

    “你早干什么去了?!我口口声声的对你说他们是大宋朝廷派来的,可你就是不信,这样的船队,这样的兵卒,怎么可能是山匪流寇冒充的?你是不是想功劳想疯了!”

    金明琼此时更加的疯狂,拉扯住李泉牟道:“如今只有把那一千多人送出去,还有你的侄儿李刚成一并送出去,只有这样才能解宋军心头之怒啊!”

    李泉牟连连点头:“甚好,我已经命人把李刚成绑了,那一千州县军也已经被关押起来,可现在是如何让宋人停下?”

    金明琼愕然的望着眼前这位“大义灭亲”的知州大老爷,没想到他居然在不敌宋人之时如此痛快的就把自己的侄儿给绑了,显然这是要献出去任由宋人处置!

    要用李刚成的命换取自己的命,这不失为一条保命的途径,对于金明琼来说,只要能保住这座矗石城中的百姓也就行了,其他的……其他的他早已看透。

    相比自己的泗州县,这里简直就是无边炼狱,唯一能拯救这里的方法就是让城外的宋军停下脚步,也许自己能让他们停止也说不定。

    微微点头道:“也好,如此我便试上一试,说不得能成!你去把城中所有的山羊都调来,能不能使宋军停下步伐,就看那位大宋驸马的学识了!”

    城中所有的羊都被牵了过来,大宋步卒的脚步声已经距离矗石城非常近了,幸亏没有派出骑兵,否则已经攻伐到了矗石城下,对于蔡伯俙来说这些骑兵都是他的宝贝,可不能在矗石城这种小地方折损,哪怕折损一个都是巨大的损失。

    矗石城的反击越来越弱,直至最后一点反击也没有,大宋这边也开始缓缓调整,火炮停止了射击,床子弩也暂停了火箭,此时的矗石城已经沦为一片火海。

    大军距离城池不过百步的时候,矗石城早已消失的城门洞子里突然出现了一大片白色,这些白色如云朵的东西不断移动,不断的扩大,缓缓向前。

    眼尖的军士大喊:“是羊,山羊!”

    鼠三打开头盔上的面甲,仔细观瞧,还真的是羊群,但他不明白为何矗石城要放出这些羊群,难道是要堵门?大宋的兵刃连人都能砍杀,还砍不死几头羊吗?

    但在后面的蔡伯俙却并不是这样想的,当他登上高台看到羊群之后,便明白了矗石城要表达的意思,在看看不断向前推进的步卒军阵。

    嗷~!的一声跳下高台,夺过骑兵的战马便向鼠三所在冲过去,一边冲一边高喊:“驻守勿进!驻守勿进!”

    鼠三虽然不知为何,但他在听到蔡伯俙喊叫的第一时间便举起右手握成拳头,大军的速度便缓缓降低,最后在不足城门百步的地方停下。

    鼠三看着飞奔而来气喘吁吁的蔡伯俙开口便道:“你这胖子才在马上颠簸多久,差点便丢了性命似得!”

    蔡伯俙笑了笑:“多谢关心。”

    “我说的是那匹马!为何叫我停下?兵法有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蔡伯俙摇头道:“矗石城已经降了,他们放出羊群是为了试探,接下来……”

    话还没说完,便有军士来报:“启禀蔡转运使,况将军,那泗州县知县事金明琼袒胸露肉,左牵羊,又牵人,向我军阵缓缓而来!”

    蔡伯俙笑眯眯的说道:“这是在牵羊肉袒啊!”

    “啥意思?”

    长叹一声,蔡伯俙鄙视的望向鼠三道:“往日官家叫你多读书,以为是害你,谁知越发无知,所谓的牵羊肉袒出自《史记·宋微子世家》:周武王克殷,微子乃持其祭器造於军门,肉袒面缚,左牵羊,右把茅,膝行而前以告。”

    鼠三翻了个白眼:“你只接受他是来投降的不就行了吗?还说那么多的废话,只不过咱们要让他们投降吗?你说要用雷霆手段震慑高丽的,不毁其城,不屠其人,如何震慑?”

    蔡伯俙嫌弃的说道:“你毁城屠人就能震慑高丽了?咱们官家的名声还要不要了?你忘了当年甘肃军城京观一事?给官家的圣名影响何其之大?!”

    三个反问便让鼠三哑口无言:“确实,咱们官家的仁名是举世无双的,只不过就要放了李刚成那贼厮鸟?!”

    蔡伯俙冷笑道:“当然不能,连这州府的知州以及守军都不能放过,但却不得屠戮百姓,要的便是这些百姓给咱们留下口碑嘞!”

    鼠三兴奋的搓着手掌:“你说该怎么做,你的坏主意最多!”

    蔡伯俙与鼠三一阵耳语,鼠三的眼睛越来越亮,最后望向蔡伯俙的眼神闪烁着奸诈的光芒道了一句:“还是读过书的人狠啊!这招我可想不出来,一旦如此,这矗石城的人便算是已经死完了!”

    金明琼袒胸露乳的自缚与前,牵着羊的手放下,牵着李刚成的手也放了下来,双膝跪地,一拜倒地:“天使在上,下官携该死之人前来,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求天使饶恕城中无辜!”

    蔡伯俙笑了笑:“城中无辜?这矗石城中有无辜之人吗?本官怎么不知道!况将军,你且说说城中谁是无辜的?”

    鼠三望着已经瘫倒在地的李刚成,冷冷的哼道:“我是粗人,可不知谁是无辜,知州与郎将二人狼狈为奸便是有罪,城中军卒不分黑白,助纣为虐也有罪,城中宗族之元老,宿老煽动民心对抗天军亦是有罪,只有那年幼者妇孺无过!”

    随着鼠三的话,金明琼脸色大变,颤声问到:“天使的意思是要杀尽城中所有男子?!这可万万使不得,对大宋天君的仁名毁之太甚!”

    蔡伯俙惊讶的望向金明琼,没想到这小老头一句话便点中要害,要不是为了官家名头,他真的想这么干,但现在不行。

    “既然你已经牵羊投降,那我大宋兵甲便开进矗石城,你们最好不要再耍什么花样,否则城灭人亡!”

    金明琼连道不敢,刚刚蔡伯俙与鼠三的对话已经把他吓得半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我是FIFA球王〕〔我要大宝箱〕〔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国民女神:史上第〕〔圣踪〕〔乱世我为侠〕〔都市之绝世仙帝〕〔乡村透视小农民〕〔蜀山剑宗系统〕〔魔鬼主教〕〔公主在上:国师,〕〔快穿:吾儿莫方〕〔快穿之这个愿望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