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凤重生:傲娇邪〕〔我吞了一只鲲〕〔我不要当诸侯〕〔农门娇妻:养个夫〕〔杀死那只小僵尸〕〔太初〕〔学园都市的女装玩〕〔最后一个契约者〕〔黑科技研发中心〕〔三国封神系统〕〔海贼王之狂兽〕〔飞仙剑途〕〔女神经异闻录〕〔前方有鬼〕〔海贼之无限觉醒〕〔玩宝大师〕〔盛唐再临〕〔海贼之最强太阳〕〔仙庭封道传〕〔流云问道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一千零三章无巧不成书
    除了赵祯本人和连夜进宫的几位相公外,谁也不知晓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要赵祯刻意的保守消息,只言片语也不会从大宋的皇宫中传出去,只是这要看他对消息的重视程度。

    一个皇帝怎么可能连自己皇宫中的消息都不能保密?赵祯可是个谁也不相信,只相信丛林法则的人,在这个世界上他把隐私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因为他自己便隐藏着一段不可告人的出处……

    其实当赵祯进入勤政殿的时候,他便有意无意的放任消息的外泄,他不能主动的做出什么,否则皇权与相权的摩擦便会激烈起来,甚至一发不可收拾。

    但即便他什么都不做,皇宫中的人也会把消息散播出去,很快便有人知晓了皇帝在勤政殿中无灯久坐,也很快就有人把消息传递给了中宫的皇后,于是一出好戏便上演了。

    皇后是除了皇帝之外,唯一能联通宫墙内外的人物,而这个时候宫外的“有心人”便已经知道皇帝夜坐勤政殿一事,恐惧的同时也看到了一丝希望。

    他们像是即将溺水的人抓走了最后一个从岸边抛过来的绳索一样,紧紧的抓在手中绝不会撒手,放任这个与皇帝修复关系的极佳机会匆匆而过,于是他们便与皇后的父亲,皇帝的岳丈,大宋的国丈,同礼部尚书王蒙正联系上了。

    王蒙正虽然是个商人,而且通过自家闺女的特殊身份一跃成为大宋数一数二的商人,但他却极少依仗外戚的身份,从没听说过他以国丈的身份压人。

    许多人都是在听到他的名号后便自觉的行个方便,以为能结个善缘,只不过用包拯的话来说:这也是其罪当诛!

    但他着实没有落人话柄,所以朝堂上对王蒙正的评价也是相当不错,堂堂国丈以自己的商号赚钱有什么错?单单是王家商号每年给大宋缴纳的商税,以及提供那么多给百姓做活的机会,便已然是了不得。

    谁也没有必要去触皇后乃至官家的霉头,这也让王蒙正这个外戚在朝堂之中稍显不同,虽然他从不过问政事,但偶尔一两句话却发人深省,庞籍夸他是儒商典范,包拯也不得不承认他对三司财计的献策非常有用。

    于是在庞籍等一众相公挑战皇权失败之后,便在第一时间便找到了王蒙正,并通过他把消息再次传递给了皇后娘娘,想方设法让她吹一吹枕边风。

    王语嫣便命三才在勤政殿中七分正三分假的开始演戏,要说效果自然是极好的……被赵祯一眼识破,并且很快便知晓了这是皇后的妥协。

    赵祯不认为王语嫣做错了什么,作为皇后的王语嫣才智是不用说的,更难能可贵的是她的政治智慧,这东西可不是每个女人都能拥有的,即便是男子也是极少。

    王语嫣向自己这个一国之君,枕边的丈夫,隐喻的道出了君与臣之间的互惠互利,单单是这一点便了不得,更给自己创造了与朝中相公和解台阶。

    要说皇后绝不会参与到朝政之中,赵祯绝不会相信,不光是王语嫣,历代皇后就没有说不接触一点朝政的,有的时候女人的一句话可比男人说的要管用的多。

    勤政殿的大门被关的严严实实,连窗户上的帘子都被放了下来,没有任何人知晓其中发生了什么,陈彤望着厚厚的窗帘擦了擦汗:“大官,您说这勤政殿中的官家和相公们会不会中了暑气?”

    三才掏出一块方巾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水:“这你可管不着,官家下了严旨,任何人不得靠近上殿一步,连这御阶上也不得站人,御前班直都快把勤政殿给围实了!”

    使劲的拧了拧方巾三才望着天空无奈的说道:“也不知是怎的,自从春天的大雪过去之后,这天气便愈发炎热起来,本应是惠风和畅,纸鸢翻飞的,现在却已经夏日炎炎之感,你说怪不怪?!”

    陈彤一个劲的点:“是嘞!这天气真是恼人,春灾是刚刚过去了,可这天气热的都快是旱灾了!”

    三才脸色一变,恨恨的踹了陈彤一脚:“你小子这是嫌命长啊!什么话都敢说,若是应验了,说不得拿你这杀才去祭天!如此不祥之言岂能信口胡吣?!”

    陈彤连连摆手道:“奴婢错了,再也不敢胡说……”

    吱呀…………陈彤的话还没说完,勤政殿的殿门便在机括声中缓缓打开,出来的都是朝中一等一的相公,同平章事庞籍,参知政事夏竦,晏殊等人。

    只不过虽然是朝中相公,可他们的模样可颇为狼狈,以往这诸位相公可都是华冠丽服,仪表堂堂,可现在无不是披头散发,狼狈不堪的样子,显然刚刚在勤政殿中着实遭了罪。

    但庞籍的脸上流露出笑意,显然事情已经过去,他的相位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而夏竦的脸色阴晴不定,言语极少的跟在庞籍身后,最后的晏殊……脸色却是最不好看的一个。

    三才是东宫旧人,对晏殊和官家之间的关系比谁都了解,自从他接近文臣之后,官家便开始排斥他,连蔡伯俙都开始故意的疏远与晏殊的来往,现在看来此事和晏殊也有关,算是彻底伤了陛下的心。

    微微摇头,三才指了指晏殊的背影对陈彤道:“瞧见没有,这便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当初可是官家东宫的伴读,现在却是彻底完了,非要把自己标榜成文臣干嘛?!到头来却是什么都得不到。”

    陈彤笑道:“大官说的哪里话,奴婢可是觉得他晏殊没有走错,他是文资,若是不和相公们走得近些,便会被文臣说是趋炎附势,这个名头岂是他能承受的?再说晏相公可是仅仅三十有二便入了参知政事,这在咱们大宋找不到第二个,其中多半也有些身不由己啊!”

    三才惊讶的望了陈彤一眼,微微点头道:“行!你小子倒是有些门道了,若是把差遣办好,以后不比我这个都都知差!干活去吧!”

    陈彤笑了笑:“多谢大官提携,来人,把冰摇扇抬过来,去去勤政殿中的暑气!”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月舞空〕〔名门秘闻多〕〔江湖奇情录〕〔绝世凰后:傲娇邪〕〔星汉灿烂,幸甚至〕〔嘘,我要亲你了〕〔抗战张大少〕〔天依大唐〕〔阴阳医仙林煜〕〔盛世枭宠之王牌傲〕〔飞针神医〕〔时空飞盘〕〔史上最牛帝皇系统〕〔官场问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