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茅山鬼王〕〔楚少的暖婚旧妻〕〔天道制霸计划〕〔相濡以沫总裁老公〕〔神医帝妃:这个皇〕〔超神之役〕〔快穿撩心:男神总〕〔戏骨之子〕〔一战惊九霄〕〔重生后我成了这条〕〔上司撩我戏太多〕〔异世界旅行手册〕〔网游之无敌神豪直〕〔骷髅架子日常〕〔神器收藏家〕〔万古魔君〕〔偏执的甜〕〔六零锦绣小娇妻〕〔八零后咸鱼术士〕〔宠妻军少,超凶猛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一千零五章皇帝的判决
    一秒记住,小说!

    一根圆柱上插了四面小扇,由圆柱相连在齿轮之上,在方盒的底部连出一个手柄,只需轻轻转动手柄,便可使得扇叶迅速旋转起来,最妥帖的还是方盒下面暗格里的冰块,只要轻轻摇动手柄,便可通过扇面把冷风快速的传递到宫殿之中。

    这祛暑的好东西是将作监发明的,用的便是冰鉴与摇扇的结合之法,乃是祛暑的好物件,眼前的冰摇扇还能打开下面的冰鉴,里面放上了时令水果,只不过由于春灾的缘故,水果的味道并不怎样。

    但即便如此,赵祯依然觉得非常解暑,才不过刚刚春分便有了酷暑骤至的感觉,这实在是太过诡异了,不用说,定然是受到了小冰河的影响,反正赵祯就知道这一件事,只能把问题往上解释。

    初春的时候没有回暖,还没入夏便开始出现暑气,这些都是不正常的现象,对于现在的大宋来说却已经并那么重要,商人已久在买买货物,农人也在地里与老天爷抢时间。

    如今的大宋避免了与辽朝的战争,使得民间的风气大为安定,安定的氛围也使得百姓安心劳作,朝廷的政策得以逐渐的推广起来。

    这些才是如今大宋最需要的东西,科举改革所引起的震荡在赵祯一系列动作的化解下已经荡然无存,大宋再次变成一汪安静的湖面,并没有多少波澜。

    开封府的韩已经把奏疏递了上来,赵祯拎起一脚,冗长的奏疏便一叠叠的散开,越过那些没用的废话,赵祯只看结果,果然,韩的判决是比较靠谱的。

    刘几等一众带头之人被罚铜五百斤,不过不少,整整五百斤,这是一笔巨款,一斤铜差不多是一贯钱,五百斤便是五百贯,这相当于一般人家好几年的收入。

    在百姓们看来是巨款,但在太学学生眼中却不见得有多贵,他们可都是出自官宦之家,五百贯对于他们来说也不过是去几趟酒楼的钱而已。

    赵祯看了看奏疏,果然,连这些人的功名也没有革除,还是举人的身份,三年之后已久能参与春闱,已久能入仕,赵祯并不在意,能有这样的处罚也是相当不错的了。

    韩判罚的依据很简单,刘几等人的意图是寻欧阳修这个主考理论,而之后发生的踩踏事件却不是他们主观造成的,一切其实都是个“意外”……

    赵祯想了想后,提笔在奏疏的最后写下自己的御批:“开封府所判有理有据,但这五百斤罚铜过重了些,降为三百斤。

    另,所罚铜三百斤,皆需由刘几等人自挣,不可由家人,朋友给予……如若发现,视同欺君!”

    写完御批之后,赵祯这才觉得舒服些,最少刘几等人这下得到应有的惩罚了,虽然几人是被利用,但却也意味着他们的愚蠢,赵祯依然要罚他们。

    顺手把御批过的奏疏扔给三才道:“派几个侍卫盯着刘几等人,若是有人敢徇私,决不轻饶!”

    三才干咽了一下口水,刚刚研磨的时候他可是把一切都看得清楚了,官家这下罚的也忒狠了点,三百贯,这要让刘几等人赚的什么时候去?他们可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啊!

    三才走出勤政殿的殿门,赵祯这才起身,刚刚坐在这大闷炉子似得宫殿中着实暑热,瞧瞧时辰也该散散步,休息休息了,这么多年来赵祯自律的养成每晚散步的“毛病”。

    北京城皇宫相比东京汴梁城中的要大上好多,赵祯信步在宫中的小道穿梭着,一边漫步,一边思考问题,月光之下,黑夜之中,没有朝臣,没有后宫佳丽,唯有点点繁星相伴,赵祯心中空明许多。

    点上一支从自己亲手晒干,并切好卷成烟卷的香烟,赵祯美美的吸上一口,说来奇幻,这原本出产在南美洲的东西,此时已经在北美洲出现,也是运气,所有才会被大宋船队发现并待会。

    赵祯当初看到这个巨大的“菘菜”楞了一下,随即如获至宝的把它收进了宫中命人小心照料,现在才有一口似神仙的机会……微微吸上一口,熟悉的味道充斥着口腔和鼻腔。

    赵祯坐在地上,就着尼古丁的味道整理思绪,如今大宋的局面并没有什么可担忧的,最少粮食够吃的,饿不死人,在这个时代,只要饿不死人,只要保证再穷的人都能受到救济。

    就不会有人走极端,也不会有人冒着掉脑袋的风险造反。

    天灾可不是谁都能解决的,大宋有能力应对已经非常好了,赵祯知晓,自己在民间已经被神化,这看似是偏向好的一面,却是朝中文官最不愿看到的事情,因为在百姓眼中神不会犯错,所说的一切都是对的。

    如此一来文官还怎么加强相权与皇权进行对抗,他们恐惧了,这才会利用这次科举挑战赵祯,并且他们这么做其实也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希望作为皇帝的自己明白,相权在大宋的朝廷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所以庞籍在被自己点破之后并不担忧,夏竦在自己发火的时候并不恐惧,他们的理由足够充分,皇权不能无限膨胀,相权有的时候要限制皇权的发展,并即使上谏规劝!

    长叹一声,所以自己安抚了庞籍,斥责了夏竦,把所有罪名都安置在夏竦的头上,夏竦却反而微微一笑,这是在变相承认此事的正确性。这么说来便是承认了自己接受了文臣这次手段激进的上谏。

    君臣之间达到了一种和谐,这是大家最希望看到的事情,赵祯抽着烟仰望星空的时候,有人却不舒服,甚至是憋屈。

    晏殊房间的大醉回府,因为赵祯自始自终都没有对他说过一句话,哪怕一句如庞籍般的安慰,如夏竦般的呵斥,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这样冷淡的态度,也意味着官家根本就不再会重视他了,他没想到最后自己落得如此下场,在离开皇宫的一刹那,他怅然若失,回首这北京城的皇宫,回想当初在汴梁东宫的日子,晏殊只觉得自己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皇帝的信任。

    这世上还有比皇帝信任来的更为宝贵的吗?没有!

    直到此时此刻,晏殊才忽然明白,为何蔡伯俙一直抱着官家久久不愿撒手,为何官家一次次的对自己疏远,情愿任用出生与民间的臣子也不愿用自己这个东宫旧臣,因为官家不再信任自己了!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九层仙莲〕〔心甘秦愿〕〔我!最强主角!〕〔其实我只喜欢你〕〔布桐厉景琛〕〔某学园都市的旧日〕〔豪门帝宠:吻你上〕〔正版修仙〕〔都市之万界帝尊〕〔吃鸡奶爸修仙传〕〔噬灵武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