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齐天大圣〕〔都市傲世狂龙〕〔位面之金榜题名〕〔我的奶爸人生〕〔这个海军不正经〕〔动漫角色来我家〕〔逆流芳华年代〕〔魔欲仙缘〕〔大唐贞观第一逍遥〕〔如意小郎君〕〔大唐小文贼〕〔经营一个宇宙〕〔异界冠位指定系统〕〔阆风〕〔海贼王之文斯莫克〕〔送个快递到诸天〕〔天下第九〕〔他是言灵少女〕〔报告长官:夫人在〕〔重生吕布之汉末霸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持节而行,必有上国
    五千个喉咙同时发出的怒吼震慑人心,但石元孙不明白若是真的要对平安京动手,有必要这样冠冕堂皇的说出来吗?奇袭不是最好的方式?

    他是一个武将,武将的思维自然是以最少的牺牲换取最大的胜利,在战斗之前便深深的隐藏目的,如此才能一击必中,如今蔡伯俙的所作所为让他不解。

    但也许这也说明官家从来没有对征伐倭国的打算,这样做完全暴露了大宋目的。

    蔡伯俙瞧着石元孙白净的脸庞笑了笑,此刻他的眉毛已经皱成了波浪,而蔡伯俙最喜欢看的便是他吃惊的表(情qing),当然,这样的表(情qing)在行军司马杨烁的脸上如出一辙。

    很快蔡伯俙便笑不出来了,石元孙拎着拳头便过来,大有胖揍啊一顿的表(情qing),蔡伯俙迅速窜到杨烁的(身shen)后:“你莫要动手,听我解释,有话好好说!”

    杨烁不舒服的拧了拧脖子,但作为一个文资官员,他也只能以这种小动作表达自己的不满。

    怒气横生的石元孙恨恨的说道:“好,你便说说,为何要把我的报复公之于众,一旦如此倭人必有防备!”

    蔡伯俙瞪大眼睛的望着石元孙:“谁说咱们要和倭人动手?你没瞧见我未带大军而来吗?若是要杀了那倭国皇帝,((荡dang)dang)平京都,我早已带了数万援军嘞!”

    “那是之前,你不知晓我等被倭人夜袭一事,现在变了,我等要维护大宋的天威!”

    蔡伯俙笑了笑:“不,你又错了,你们的损伤只是我大宋的借口而已,官家不会兴师动众的征伐倭国,最少暂时不会,我等要做的便是让倭国老实,不敢生出一丝的逾越之心!”

    杨烁的眼睛亮了,努力的转头望着蔡伯俙道:“您的意思是这是个威慑?让倭人恐惧的威慑!”

    蔡伯俙惊讶的望着杨烁,手也不自觉的放开他的衣领,顺手还捋了捋上面的皱褶:“没想到石元孙的手下不光有孔武有力的猛士,还有运筹帷幄的智者嘞!没错,这是威慑,但也是我和倭国皇帝谈判的筹码!”

    谈判,筹码!

    这俩个词让石元孙也醒悟过来,望着蔡伯俙道:“你的意思是要用这五千……不,用大宋威胁倭人,让他们胆寒,一次老实的让我大宋利用?”

    蔡伯俙翻了个白眼道:“你真的不会说话,还很容易得罪人!但意思差不多,咱们大宋也不打算在倭国浪费兵力,还有更大的事(情qing)要做,无论倭国还是高丽都不值得!”

    此言一出石元孙稍稍有些叹息,而杨烁却松了一口气,和石元孙渴望军功不同,他只希望这五千人能平平安安的回到石见,在从石见平安的回到大宋。

    蔡伯俙瞧见石元孙的表(情qing)笑了笑:“莫要如此沮丧,说不得还要用兵的,若是我谈判不成,就必须让倭人觉得咱们的手段可以灭掉倭国,让他们真正的恐惧。”

    石元孙撇了撇嘴:“我还不晓得你?!你的一张嘴能把死人说活了,也能囫囵个的把活人说死了!”但他的表(情qing)终于好上一点,最少有机会再次对平安京动手。

    蔡伯俙恢复了严肃的表(情qing),望着石元孙和杨烁道:“官家的话你们要永远记住,你们是大宋的利剑,是帝王最锋利的爪牙,只有战和备战,没有所谓的铸剑为犁,放马南山!若是有变,不光你们要拼杀,流血,即便是他刘德召也躲不过!”

    两人望着蔡伯俙忽然变严肃的胖脸,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小子变脸变得也太快了些!

    当然,蔡伯俙心中的计划却没有变,无论是威胁还是动武,都要除掉那俩个倭国皇子,这是他必须要做的事(情qing),若是自己不能说服倭国皇帝,那就只能让大军动手了,这是他最不希望的结果。

    现在的大宋军营中的气氛已经完全不同,原本悲伤的(情qing)绪得到了宣泄,通过刚刚的大喊,强而有力的话语成为了他们骄傲的怒吼,也宣泄了军中的不满(情qing)绪,对于大宋的军人来说,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受到如此羞辱了……

    蔡伯俙离开了石元孙的军营,同时也谢绝了派给他的护卫,在他看来自己就相当与一次出使,只不过他的(身shen)上没有皇帝的国书,只有使者的旌节而已。

    大宋的旌节已经完全变了模样,原本的旌节是两样东西,旌以专赏,节以专杀,行则建节,树六纛,这是皇帝赋予节度使的权利,也代表皇权,使者持之以示天威。

    但现在,旌节却是一杆华丽的铁枪,铁枪的枪头乃是打磨精细的黄铜,耀眼的金色在阳光下闪烁着高贵的光芒,如同黄金般让人迷恋,枪杆是厚重的黑色,沉稳大气不失庄重,上面是华夏特有的瑞兽纹饰,不光使得枪杆抓握起来更方便,也使得它更加威严。

    旌节最重要的部份便是在枪头上延伸出来的部分,旌节的穗子,这是最重要的东西,没有他蔡伯俙手中握着的便是一杆长枪而已,即便再华丽它依旧是长枪,长长的穗子仿若是正店酒旗的灯笼,在风中随意的摇晃着,但他却是大宋皇帝意志的体现,无人敢不敬。

    蔡伯俙就如此简单的手持旌节,只带了一个从离开驸马府开始便跟随着他的随从向平安京中的皇居而去,路上许多倭人不理解这根杆子的含义,甚至有打算笑话眼前这个宋人的,但看到蔡伯俙庄严的气度后便小心的退了回去。

    路人窃窃私语的声音逐渐变小,只压低到两人能勉强听见,眼前这个男人(身shen)上散发出的这股气势仿若天底下最为端庄有气节的人,他的傲骨仿佛钢铁铸就,一行一动之间便是大道随行,凛凛之威让人莫不敢犯。

    蔡伯俙带着随从手持旌节随意又隆重的踏上了皇居门口的台阶,他的每一步走的是那么的规矩彷若用尺规丈量,又是那么的随意轻巧,仿佛是在迈进自己的家门。

    脚步声,旌节戳在地上的声音,完美的组成一个音律,使得皇居门口的侍卫没等蔡伯俙说完便躬(身shen)大礼:“使者稍等,小的这就去传禀陛下!”

    在这个人面前,他甚至不敢用上天皇一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月舞空〕〔名门秘闻多〕〔江湖奇情录〕〔绝世凰后:傲娇邪〕〔星汉灿烂,幸甚至〕〔嘘,我要亲你了〕〔抗战张大少〕〔天依大唐〕〔阴阳医仙林煜〕〔盛世枭宠之王牌傲〕〔飞针神医〕〔时空飞盘〕〔史上最牛帝皇系统〕〔官场问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