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献身大农业〕〔无限弑神进化〕〔逍遥大亨〕〔等级宇宙〕〔七塔之上〕〔神话纪元〕〔太上宝篆〕〔大鉴赏家〕〔太古纹天帝〕〔美利坚仓储捡漏王〕〔回乡做食神〕〔开海〕〔重生之娇娘军嫂〕〔绿茵表演家〕〔斩龙〕〔超越维度的主宰者〕〔九零学霸小军医〕〔妃常霸道〕〔惹火甜妻:老公大〕〔总裁强势爱:染指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倭国皇帝
    敦良在面对蔡伯俙紧盯自己的那双眼睛时,甚至产生了转(身shen)就跑的可笑想法,眼前这个男人无论眼神还是气度在倭国绝无仅有,仿佛从他的每个毛孔中都散发着震撼人心的压力。

    他不是一个人,是一座山……对就是那座中原王朝所说的泰山!自己在他面前如同蝼蚁,他一句话不说,只是单单坐在那里拜年显露出如此气度,这个男人实在太可怕了!

    敦良知道,这个使者的可怕不是来源于他的自(身shen),也不是来源于他手中的旌节,敦良相信即便是蔡伯俙手中没有这个华丽而庄严的旌节,他一样可以有如此气度,因为这一切都来自于他背后的大宋。

    面对蔡伯俙,他需要拿出所有的能力和威严,尽量不输于他,否则这场对话将是倭国全面溃败的开始。

    整了整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皱褶使得衣服尽量的贴(身shen),敦良最先开口,即便是他知道自己先开口的坏处也要开口,因为再这么下去他就要崩溃了……

    “上朝天使,你的来意朕已经知晓,朕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敦良的话说的很从容,仿佛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但一开口他便知道自己落入了下风,眼前的蔡伯俙并没有因为他说的话而产生一丝变化,仿佛这个房间中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终于当敦良感觉时间凝固的时候,蔡伯俙开口了:“其一,不是让我满意,我只是大宋的使者,你要让大宋满意。其二这本就是应该的事(情qing),没必要说的煞有介事,而且我不认为你会有让大宋满意的方法。”

    果然是了!果然是了!

    敦良在内心大喊,他就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一只喂不饱的饿狼,从一开始他就想把这一件事变成两件!最少两件!

    敦良紧紧的握住衣服的下摆,使得原本平整顺滑的衣物出现了皱着,在往常这是绝不会出现的。

    脸上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敦良涩声问到:“不知天使觉得该如何?”

    蔡伯俙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qing)也随之变化,嘴角挑起的弧度仿佛一下使得眼前的这个君子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奸jian)佞小人:“我的要求很简单,只要你做到,所有的事(情qing)都将变成一件事。无论是对大宋的侮辱还是对大宋的赔偿都能解决,你说好不好?!”

    敦良对于蔡伯俙的变化还有些不适应,但他明白,这是魔鬼的(诱you)惑!干咽了一下口水,声音即便是对面的蔡伯俙都能听见,敦良小声的开口道:“请问天使有何要求?”

    蔡伯俙笑了笑,端起桌上的茶杯又放下,里面绿色的糊糊他实在喝不下:“其实很简单,大宋需要质子……”

    “什么?!”

    敦良先是一呆,随即露出不可置信的样子对蔡伯俙问到:“只需要质子便可?!”

    这次轮到蔡伯俙发愣了,这么苛刻的条件老头也回答的太……怎么说呢?轻省了一些!

    难道他不知道质子的代价吗?随即蔡伯俙开口道:“你对自己的儿子就没有一点不舍吗?”

    敦良笑了笑:“当然不舍,儿子是父母的骨(肉rou)血亲,但去往大宋不一样,以大宋皇帝的圣明不会苛责一个孩子,还一定会让他过上好的生活。

    他在大宋可以学得高深的学问,高尚的人品,这有什么不好?这也是保证大宋与(日ri)……倭国之间和平的系带!您看犬子之中谁去大宋最为合适?”

    蔡伯俙终于收起脸上惊讶的表(情qing),他明白倭国皇帝误会了:“并非是哪一个,而是全部,您的俩个儿子都要作为质子前往大宋!”

    “什么?!”

    敦良天皇这次惊叫出了声,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大宋原来是想要自己的俩个儿子。

    “那谁来继承我的皇位呢!贵国应该知晓,我天皇一脉万世一系,(身shen)体中必须流淌着天照大神的血脉,使者不会是想连(日ri)本的皇位都要由大宋指派的人来继承吧?!”

    蔡伯俙从敦良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杀意和嘲笑,摇了摇头的再次正襟危坐道:“你僭越了!没有(日ri)本,也没有天皇,这是官家严旨(禁jin)令的,还有一点,你难道忘了倭国可以有女皇不是吗?”

    敦良惊讶的望着蔡伯俙,他的(身shen)体已经麻木,僵硬的动弹不得,他没想到蔡伯俙居然是为了扶植自己的女儿接替皇位,这是为什么?

    敦良笑了笑开口道:“天使说笑了,若是可以,朕愿意把长女嫁给大宋皇帝,两国互为姻亲之国岂不大好?”见蔡伯俙没说话,敦良急急的再开口。

    “女子本就不适合统领一个国家,且朕的长女温柔可人,姿容出众,又(身shen)份高贵,绝不会辱没了大宋皇帝!”

    瞧着敦良现在的嘴脸,蔡伯俙只觉得他像是((妓ji)ji)馆门前的龟公,老鸨,一个劲的向别人夸耀他的红官人的曲子有多么好,(身shen)段有多么柔美。

    也许这是一种悲哀,但蔡伯俙觉得能把一国之君做成这样更是悲哀……

    在蔡伯俙面见敦良之前,黑手便已经把关于敦良的(情qing)报都交到了他的手上,若是这敦良真的是明君的话,就不会依靠大宋而获得皇权,但若他真的是向大宋妥协便不会在昨夜变故之后与藤原道长会面!

    显然他是一个小人,一个只想收获不愿付出的小人,并且还要以自己的小聪明坐收渔翁之利。

    敦良知道自己的话并没有让蔡伯俙满意,直到现在他依旧沉默着,但很快敦良期盼的声音出现了,但内容却是他不想听到的。

    “皇长女自然可以继承皇位,而且为了让她更好的管理这个国家,我觉得你可以把她连同两位皇子一起送到大宋的北京城!”

    蔡伯俙就像是在自说自话,完全和敦良的提议不再一条线上,甚至连否定敦良的话都没有说出口,这是一种无礼的拒绝,也是一种蔑视,就如同人不会在意脚下的蚂蚁说什么,也不会在以树上的云雀说什么……

    “宫中侍!大宋使者累了!送他去别津休息!”

    蔡伯俙笑了笑,抬手一礼拜过敦良道:“外臣不会去别津,外臣有大宋军营可住,陛下无需((操cao)cao)心,但外臣说的话您却应该好好考虑考虑,否则后悔也来不及,这是保护你高贵血脉的最后手段,否则我大宋很可能在弹指间便毁灭你所谓的高贵!”

    蔡伯俙说完转(身shen)便走,只留下敦良望着他的背影呆呆的坐在地上,这是一种无力……苍白的无力,相比倭国,大宋实在太强大了,敦良不认为他是在夸张的威胁,他相信大宋有这个能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我是FIFA球王〕〔我要大宝箱〕〔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国民女神:史上第〕〔圣踪〕〔乱世我为侠〕〔都市之绝世仙帝〕〔乡村透视小农民〕〔蜀山剑宗系统〕〔魔鬼主教〕〔公主在上:国师,〕〔快穿:吾儿莫方〕〔快穿之这个愿望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