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漫漫咖啡馆〕〔都市强尊林君河〕〔我的钢铁战衣〕〔修罗场的生存手册〕〔无相雷帝〕〔逆几率系统〕〔军事承包商〕〔掌御诸天〕〔重生无敌升级〕〔苏联1941〕〔狩妻狂魔:世子妃〕〔求真诸天万界〕〔小鬼报喜〕〔天赋轮盘〕〔天下珍藏〕〔路过漫威的骑士〕〔怪物聊天群〕〔大遁甲师〕〔李教授的首尔悠闲〕〔聊斋纪行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庆历五年的第一场火
    范仲淹的奏疏在最后提到了党项内迁之事,他认为党项人已经大部分内迁完毕,剩下的只不过是一些人数较少,较为分散的部族,那些拒不内迁的已经被大宋的铁骑斩杀殆尽。

    而这些小部族不同,他们或是地处偏远,或是仓皇夺路一直在向大宋境内迁徙。

    大宋的对党项人的压力从西北向东南逐渐减小,这还是范仲淹向狄青提议的,如此可保无有遗漏,党项人会不自觉的向大宋靠拢,方便内迁。

    范仲淹的意思是,人数小于百人的部族可直接由宁夏内部汉化,如今宁夏路的汉家百姓远远大于党项,汉化这些党项人不过是几年的时间便可,无需耗费人力和朝廷的公帑让他们迁徙大宋境内。

    这一点是赵祯没想到的,细细想来也是这个道理,如今宁夏路的党项人不过数千,多时零散部族,而宋人却有数十万,汉化不要太简单,又有完备的地方管理,确实不用耗费朝廷的经历,只需交给范仲淹便好。

    大宋优越的条件和繁荣的经济自然会吸引这些党项残部的靠拢,赵祯便就着烛光在范仲淹的奏疏后写下御批,这奏疏不是发回范仲淹的,而是传递到中书省,由相公庞籍以政令的形势传回宁夏。

    赵祯在写好御批抬头的时候,便瞧见北京城中有一点极为明亮,一团橘红色的光芒如豆点般摇曳,并开始扩散…………

    原本在一旁候着的三才只见官家猛然站起,窜向阙楼上的栏杆处,他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官家?!”

    赵祯趴在栏杆上,双手撑着栏杆,努力的把身体向前探出,隐约间只见那火光愈发的浓烈,并在月光下伴有黑烟升起,而自己的身体却被人从后抱住。

    三才带着哭腔叫道:“官家,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您有什么要看的,奴婢帮您看,有什么要寻的奴婢上刀山下火海也给您寻来嘞!”

    赵祯看了看下面的燃起的宫灯向回缩了缩,这阙楼还真是高嘞!当初的自己可是能从数百米的山崖垂降下去,现在站与高楼至上便害怕了…………

    看来安逸的生活过惯了,原本的胆气也消失了,赵祯无奈的指了指着火的地方道:“那是何处?好似走水一般!”

    三才抬眼一看便道:“应是北平府的府衙!吓!官家,真是走水了!”

    赵祯却稍稍冷静下来,北平府的府衙走水?北平府虽不是京城中的机要之地,可也是大宋的一府之尊,北平府的韩乃是欧阳修推举,为人自立,有大气,端重寡言,不好嬉弄,治下颇严。

    这样的人管理下的北平府衙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走水?

    再说大宋的府衙一律由砖石构建,只有屋顶内屋内才会用上木质的房梁和柱子,怎么会一下子便有如此大火?定然是有人蓄意纵火!

    赵祯身为皇帝,已经习惯了从另外的角度看待问题,转头对三才说道:“速速派人传令,命禁中宫墙之上当值禁军不得妄动!

    无有朕的手诏不尊任何人之调令!抽调京中禁军驻守机要之处。另,派内侍携朕的私印,传令赵力禁中御前班直围拢北平府其后施救!”

    赵祯说完便解下腰间的印章,这是皇帝的私印,算是神宝的一种,但却没有神宝那般庄重,但调遣一千人左右的禁军却是没有问题,因为这皇帝私印是不会离身的,也侧面代表皇帝。

    下三才已经交代内侍传旨去了,赵祯出于好奇也跟着下去,他倒要看看,北京城中谁有这泼天的胆子敢纵火北平府府衙!

    若是意外那便没有什么,但若不是,背后定然有着巨大的阴谋,而赵祯最担心的便是声东击西,北京城中的大型工厂可都是有蒸汽机的,而格物院中更是有着大量的图纸和匠人的随笔,书册,若是丢失后果不堪设想。

    因为密封效果极佳的橡胶已经出现,大宋的蒸汽机便已经走上了正轨,这中生产能力惊人的“巨兽”可谓是大宋的动力,不得有一点闪失。

    从刚刚在阙楼上向下看被惊吓到,赵祯这才意识到自己丢失了一些东西,自己原先是什么人?“艺术品专家”啊!什么最擅长?安保和反安保啊!

    ………………

    北京城中的百姓早已被熊熊的火焰所吸引,北平府的府衙走水可不是小事,四周的百姓早已开始救火,可都被韩拦下,当他看到北京城中的三百衙役一个不少的出现在熊熊燃烧的府衙之外时,大发雷霆,对着些衙役破口大骂。

    责令他们赶回自己当值之地,没有调令不得擅离职守,而剩下的衙役开始阻隔百姓的靠近,这时候根本就不需要他们参与救活,城中自有潜火铺子带着水龙,汲水筒而来,不比你手中漏水的木盆,豁口的水杯来得好使?!

    很快宫中的御前班直便在赵力的率领下匆匆赶来,这总算让韩松了一口气,赵力在率领御前班直抵达后便派人围了北平府的府衙,对着韩抱拳道:“官家命我前来助韩知府一臂之力!”

    “来的正好,潜火铺子的人已经进去,将军只需围拢这里不放一人走脱便好,本府衙役留余百人已经在火起之时便在外密布,如今将军率军而来,贼人必不会走脱!”

    赵力瞪大眼睛,虎目中散发着慑人的精光道:“可是有宵小纵火?!官家早有交代,抓捕贼人全听韩知府差遣!”

    “果然天子不凡啊!看来官家是早已知晓!”韩露出敬佩的目光道。

    不用赵力多说什么,御前班直早已把北平府府衙围拢的里三层外三层,如今的御前班直可不是原先的花架子,各个都是战场上的百战老兵,虽不及赵祯的亲卫司,却也是个个彪悍,单单往那一站,慑人的眼神便让寻常百姓退避三舍。

    “说来也巧,听三才大官道,官家今夜登临阙楼,赏月美景,观城中忽有大亮,便道是走水。三才大官说是北平府,官家便令禁军不得妄动,传令城中当值禁军没有官家手诏不得调兵嘞!”

    韩拍手笑道:“善,大善矣!”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月舞空〕〔名门秘闻多〕〔江湖奇情录〕〔绝世凰后:傲娇邪〕〔星汉灿烂,幸甚至〕〔嘘,我要亲你了〕〔抗战张大少〕〔天依大唐〕〔阴阳医仙林煜〕〔盛世枭宠之王牌傲〕〔飞针神医〕〔时空飞盘〕〔史上最牛帝皇系统〕〔官场问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