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的替嫁丑妻〕〔网游之反派!〕〔机械杀戮主宰〕〔重回五零当军嫂〕〔阴婚佩:鬼夫,今〕〔闪婚厚爱:霸道总〕〔茅山传人之麻衣教〕〔校花的修真强少〕〔带着红楼闯三国〕〔仙欲游〕〔最后的道族〕〔瓦罗兰最强大帝〕〔炎黄人间〕〔灵异版红楼〕〔跨万界游戏系统〕〔开启一九九五〕〔重生之少将仙妻〕〔七零甜妻撩夫记〕〔她左眼能看见鬼〕〔六宫凤华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大宋的叛徒
    .. ,宋缔

    北平府是什么地方?大宋的京畿之府,直接管辖北京城和四周的几个县,可以说他是北京城中的机要之地,和当初的开封府一样,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自从大宋迁都之后,所有的沉重官衙几乎都搬迁到了皇城之中,这是按照旧制而来的,早在东京城的时候,朝廷的机要之所便依然是在皇城之中,实在是因为皇城规模相比历代较小,所以许多府衙无奈之下才设立在皇城之外。

    御史台,西尚书省,太常寺,左藏库等等都搬迁到了北京城的皇城之中,而只留下的北平府府衙和国子监等在皇城之外。

    显然北平府之中皇城之外,只有这北平府府衙乃是重中之重。

    虽然是权知开封府,但赵力依旧是客气的说道:“韩知府,这北京城中就你的北平府府衙还是要害之地,贼人挑选这里下手必然是有所图谋!”

    韩点头道:“要说办案乃是本府最擅之事,已经命衙役各返职守,官家又命禁军不得擅动,当万全矣!本府虽是京畿之地的要害,其中所藏也不过罪案卷宗,不值得贼人花费如此经历,恐声东击西之策!”

    稍稍顿了一下,韩望向赵力惊奇道:“这么说来官家也认定此乃贼人声东击西之策?”

    “当然!这北平府府衙距离潜火铺子不过数十步,水龙,水车,汲水筒都用上了,这火势已久不灭,若是没有火油等物,如何可能?!”

    “嗯!办案乃是本府分内职责,府中上有刑名干吏数人,已然进府搜寻,若是有消息,稍后即报。”

    “那便好办,某这便派人扒开府衙的内里院墙,免得火势蔓延开来,着火的只是前院左厢公廨而已。”

    “已然是命人扒开了院墙,左厢公廨文案房放置的不过是些修缮、后勤、仓厨等杂房的修缮记录,即便烧毁也无碍,何况本府早已把府中记录统一抄录报于崇文院典藏,即便烧毁再去讨要一份,补上相关便是。”

    “这火就任由它烧着?”

    “这是自然!潜火铺子已经入了许久,还未扑灭,这便是火油等物做的孽事,除了烧光别无他法…………”

    两人正说话间,便有刑名班头从府衙之内出来,瞧模样便是进入过了左厢公廨眉眼都被熏黑了。

    班头对着韩抱拳道:“启禀大老爷,贼人是从前院左厢的公廨文案房纵的火,留守仓曹参军刘洄最先发现火势,已经命人带来。”

    无论在何时,发现犯罪现场的第一人便有很大嫌疑,韩自然不会浪费这个绝佳的机会:“把人带来,不可动粗。”

    赵力倒是沉默的站在一旁,他不是北平府的人,只不过是得了官家的命令前来协助而已,唯一要做的便是放止贼人逃脱,再说缉捕之事也并非御前班直所擅长。

    “大老爷明鉴,刘洄冤枉啊!”

    人还没到,叫屈的声音便传来,一身官服的中年文人先刑名班头一步过来,急急的跪倒在韩的面前喊冤,急迫之像无以言表。

    赵力看了他一样,此人虽是文人打扮,却完全没有文人风骨,还没问罪与他,他自己便吓个半死,瞧他的模样多半就是个贪生怕死之徒!这种人怎么会干出纵火北平府府衙的事情?

    韩和他的想法一致,但很快便有人出来指证道:“启禀知府老爷,纵火之人就是他刘洄!”

    众人刷的一下把眼睛转到说话的人身上,韩认得他,小声对赵力解释道:“此人是我北平府的武备功曹王宪,掌军械器具之物。”

    赵力眯了下眼睛:“哦……可是个练武之人?”

    韩点头道:“曾于威武军中效力,听说是伤了左腿退下的,来的时候还是个校尉,因为颇通军械,便给了个武备功曹,打算以后委以重任的。”

    赵力微微点:“既然是威武军出生,那便不会有错了,能做到校尉必然耳聪目明!”

    “哦?这是为何!”

    赵力笑道:“这军中之事韩知府却是没有某晓得,要做到校尉,必须要悉通号令,若是不能耳聪目明如何传令全军?除非这领兵的主将是个傻子。”

    韩恍然大悟道:“还真是如此,便听他说说。”

    刑名班头把人带来,即便远远的一瞧,便是一股子干练,即便是左腿不便也是行如疾风,虎虎生风…………众人忍不住暗自叫了一声好!

    “你可是亲眼所见?”

    王宪点头道:“这是自然,今日虽不是我当值,但昨日傍晚从将作监运来的军械却是还未清点,今夜便寻了门房,领了钥匙去了库房,距离左厢公廨不过半步之遥,其间只见他刘洄进入库房,即便是大火之时也未见其出!待府衙慌乱之际,却见他已然是混迹于人群之中。”

    韩和赵力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道:“果不见其出?!”

    王宪目不斜视:“未见其出!”

    唰——众人再次把目光聚焦在刘洄身上,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他刘洄既然在左厢公廨,那他是怎么活灵活现的出来的?这大火水泊不灭,定然是用了火油之物……

    韩急急的对王宪问到:“这么说来你依然是发现了什么?!”

    王宪点头道:“大老爷明鉴!属下今夜轻点军备,只觉得库房中的火油之味甚重,但未见储存之物破损,待用挖勺取出,却见下层并非火油而被人换成了清水!”

    王宪说完便指着刘洄道:“今夜大火,水泊不灭,非火油可燃!某在军中效力,岂能不识这点?若不是救助两位值夜的刀笔吏,早已是告发与你!”

    刘洄嗤笑道:“那你早干什么去了,为何现在指认与我?就不担心我跑了?”

    赵力怪笑一声:“跑?只要你跑了便是坐实了你的罪过,再说有名有姓有出生,你能往哪跑?还不晓得皇城司的厉害?”

    韩望着跪在面前的刘洄,此人虽然惊慌惶恐,但双手却极为稳健,身体一点哆嗦也没有,这就不正常!

    韩作为北平府知府事,见过的贼人多了,没有人在被揭穿之后变得如此矛盾的,韩猛然怒喝:“刘洄,人证物证俱在,你还如何抵赖?!”

    这是攻破刘洄心防的最后一柄利剑,这下他终于双腿哆嗦的伏倒与地,颤颤巍巍的望了韩赵力两人,但很快便把头磕下,显然已经是认罪伏诛之态。

    但很快赵力便觉得不妥,王宪道了一声:“不好!”便上前,可他晚了一步。

    刘洄的身体便不再颤抖,在王宪的推搡下慢慢的软倒与地,埋在头下的双手中满是粉末与鲜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我是FIFA球王〕〔我要大宝箱〕〔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国民女神:史上第〕〔圣踪〕〔乱世我为侠〕〔都市之绝世仙帝〕〔乡村透视小农民〕〔蜀山剑宗系统〕〔魔鬼主教〕〔公主在上:国师,〕〔快穿:吾儿莫方〕〔快穿之这个愿望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