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每个世界睡一遍〕〔杀毒猎人〕〔我要大宝箱〕〔何处可栖凰〕〔红包游戏群〕〔残存者游戏〕〔嫡色生香:侯爷,〕〔异界召唤之神豪无〕〔超神级加速系统〕〔重生军嫂逆袭记〕〔自在的美利坚田园〕〔头号婚宠:军少别〕〔神脉〕〔王者荣耀:陆神有〕〔为死者代言〕〔青瑶仙歌〕〔风雨大宋〕〔总裁大人,我不约〕〔西游记之我是唐僧〕〔上门萌爸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堂食棚子中的郝一口
    .. ,宋缔

    天空已经开始泛起白光,白色的光芒在透过大地如鱼肚皮般呈现一个漂亮的弧线,昨夜北平府的大火已经让百姓们彻夜难眠,之后的辽人密谍之事更是让不少人彻底的失去睡意。

    如今大宋与辽朝之间完全是掉了个个,大宋蒸蒸日上而辽朝江河日下!反了他了还?!吃着咱们大宋粮食,居然还要向咱们大宋伸出贼手来,不光要砍了他这支贼手,更要断了他的歹念!

    大宋的百姓几乎都不再加开火做早饭,如今口袋也算是有钱了,无论是谁都能吃得起外面的馆子,即便是不那么奢侈点上七碗八碟的,但当街水饭,爊肉,干脯,王家楼前的貛儿,野狐,肉脯,鸡,梅家鹿家鹅鸭鸡兔肚肺,鳝鱼包子.炙烤鸡皮,腰肾,鸡碎,毎个不过十五文。

    有些精明的商家便在北京城中租下一块空地,搭个棚子,提供桌椅板凳等一应俱全的餐具,而客人只需向棚子中的小斯说出自己想要吃的东西,小斯便会去采买,或是你自己带来也行,只不过要付个十文钱的茶水费而已。

    这么好的事情谁不愿意?寻常的摊贩跟前可没有多少座位,有时赶上人多只能屈就的站着吃,这些不光有座位,棚子中还有干净的餐具和朗读朝报的人,谁不去是傻子嘞!

    于是这棚子便被人称作堂食棚子,而那些小贩们则是更加愿意,不要他们一分钱还为他们招揽客人,这种互惠互利的事情谁不想要?

    因为价格公道,东西也吃的好,所以这堂食棚子整天是络绎不绝,即便不是饭点也是有人来的,只不过是早中晚这时段的人颇多而已。

    北京城中,这样的堂食棚子不断增加,而酒楼茶肆也是跟着与时俱进,联系几家有名的吃食,专门供货,以此来招揽客人,效果倒是不错。

    不过无论是在堂食棚子还是在酒楼茶肆之中,都有每日不坠的读报人,他们当中有许多都是原先的说书先生,伶牙俐齿不说,单单是一嗓子四周的人都能听见便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郝一口已经是北京城中出了名的行头,在说书这行当中他是大拿!

    不光是因为他说书说的好,更是因为他有些话能说的透,并且分析的有道理,让人信服,上到朝廷的治国之策,下到张家长李家短,只要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嘿!保准让人惊叹连连。

    今日北京城中最大的堂食棚子就在龙津桥边上,众人也就习惯的唤它龙津桥堂食棚子。

    老主顾们急急的赶来,冲着铺子门口的柜台嚷嚷:“今日可有郝一口?”

    “有,有的!”

    “拿个号牌!”

    “承惠二十文!”

    “什么?!”来人提高嗓门道:“昨日还是十五文,今日说涨就涨了?!”

    “嗨,您也不是不知道,今日郝一口不是来了嘛!”

    “可往日他来也没涨啊!”

    要不是来人是老主顾,掌柜的实在不愿与他废话,推了推边上的人道:“别挤啊!别挤啊!您也不是不知晓今天他来说的什么,昨夜的事情和真是了不得嘞,他郝一口定然是一张口便满堂彩的!”

    “那便来五个号!”

    “好嘞!五个号,您这是帮其他掌柜的占得号把?快快寻座位去,今日加了坐,可怕是还不够嘞!”

    “瞧你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

    不过半刻钟的时间这棚子里的作为都卖完了,商家也算是仁义,并没有卖站票,众人都是做的舒服,即便是加了桌子也不觉得太过拥挤。

    郝一口来了,带着几个得意弟子来的,他需要这些人的配合,每一个人都是耳聪目明,他们站在人群之中,这边听到郝一口的讲话,另一边就能几乎是同步的说出来,完全不用担心有人听不见。

    若不是今日这般重要,他可不会费这么大的功夫,他可是受了北平府大老爷韩的指派,前来宣讲的。

    这活计他熟啊!别说是他韩,即便是皇城司的人他郝一口都见过!

    站在高台上,郝一口抱拳拱手面朝环绕四方唱了个肥喏,随即便是直奔主题,其间没有一点拖泥带水:“昨夜的大火诸位都知晓吧?

    北平府的府衙居然被间人烧了,不过这大火并非烧了什么了不得的地方,只不过是一间公廨被烧了而已,诸位也已经知晓,火烧北平府是假,偷盗咱们大宋的鼎器是真啊!”

    这时候自然有人应声:“可不是,官家都亲自去了府衙,当众审了贼人嘞!”

    郝一口微微一笑:“看来是有人亲自看了,那贼厮端是嚣张,即便是见了天颜也一语不发,官家心仁,判了斩刑,这种人当千刀万剐也不为过的!”

    棚子中的百姓连年附和,不过也只是附和而已,郝一口全然没有看到他们脸上的咬牙切齿,这可不行嘞!

    “诸公还不觉得有什么,是啊!不过是几个没有得逞的辽人奸细而已,可诸公却不晓得,一旦辽人从咱们大宋的手中偷了那些国之鼎器后会怎样?”

    众人还在思索的时候,郝一口猛然开口喝到:“我来告诉诸位,咱们开办工厂的商贾没有工厂开了,因为辽人开办了工厂不需要咱们大宋的货物了,咱们大宋的工厂有多少?

    若是不卖给辽人,甚至辽人还要和咱们抢着卖给倭人,高丽人,吐番人,大食人,欧罗巴人,到时候咱们的工厂还能办的下去吗?”

    棚子中的商贾突然便安静了,而郝一口接着冷笑道:“连工厂都开不下去了,咱们做工的人该去哪做工?谁给咱们发工钱?!”

    说到这里,郝一口大喝再次提高嗓门声嘶力竭的大喝道:“格物院的典籍若是被辽人偷了去,那可就麻烦大了!

    咱们可不单单是没有了吃饭的家伙,连命都不保嘞!咱们大宋的器械可不是辽人能比的,能收复这燕云不光将士用命,更是坚甲利剑,强弓劲弩的功劳。

    若是被辽人得去,咱们北京城就在最北边!即便有坚城又如何?可别忘了当年辽人可是一举兵犯澶州的!”

    郝一口说完便下了台子,神情寂落的离开了,这时众人才回过神来,他的话一点也没错,这不是官家,不是朝廷的事情,是整个大宋的事情,甚至关乎到了自己的生死存亡!

    关乎到自己的好日子嘞!

    带着徒弟离开的郝一口听到了身后棚子里的叫喊声,嘴角终于露出一丝笑容,正如府尊所说,民心可用啊!自己也算是为了大宋,为了官家出力了不是?随即迈向下一个棚子的脚步更加踏实有力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让开,丞相是朕的〕〔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最强主角!〕〔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乱斗水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