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权世界的真汉子〕〔抗战之八岁当后勤〕〔快穿系统:病娇老〕〔常理不存在的轮回〕〔医圣都市纵横〕〔心灵摆渡〕〔抗日之铁血战将〕〔史上最坑女神〕〔谁说本仙是神经〕〔快穿:男主崩坏进〕〔高冷男神,限量宠〕〔通天神捕〕〔桃运神医〕〔九阳神王〕〔修仙之王者归来〕〔十年牧心〕〔幽暗囚笼〕〔总裁偏要宠我宠我〕〔有鬼赶紧跑〕〔绝世神医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辽朝的柱石
    辽人对大宋的态度颇为让乌古乃纠结,既然宋人已经威胁了宋辽之间的安全,那为何还要保留最后的一丝颜面?女真人想来不明白这种所谓的大国博弈。

    在他看来,一次屠戮比派遣三五回使者都要上算,所达到的功效更是不同。

    但辽朝有着自己的打算,如今辽朝国内的经济已经一蹶不振,这已经触及到了辽朝的底线,没有钱很多事情都办不了,辽朝只看到了自己的问题,并没有去考虑女真人的覆灭会给辽朝带来怎样的危害。

    辽朝有着自己的底线,宋人绝不能越雷池一步,一旦兵犯东京辽阳府,大辽的铁骑将会毫不犹豫的反击,耶律洪基有着自己的打算,现在女真人和宋人打得如火如荼,那自己就可以坐山观虎斗。

    这么多年来,女真人的发展已经到了辽朝不能轻易掌控的程度,即便是自己养的狗也可能反噬其主,何况是喂不熟的女真人?

    要说乌古乃确实好用,不单单是帮助辽朝维系了辽东的安稳,更是每每上贡,海东青和山参自不用说,还有一些想不到的“小礼物”或是一对双胞碧人,或是一匹宝马,总能有一样挠到自己的痒痒处。

    当然,自己也给了他相当多的好处,不仅让他完颜部一家独大,更是给了他大量的援助,否则完颜部早就被其他女真部落代替了。

    在耶律洪基眼中,女真人就是大辽咬人的狗,现在宋人把手伸了过去,正好让他们两互相撕咬。大辽嘛……自然坐收渔翁之利喽!

    身处宫殿之中,左拥右抱之下的耶律洪基得意与自己的计划,而身边俩个一模一样的美人更是让他留恋在温柔乡中,没想到他乌古乃真是好本事,居然能找到双胞美人。

    这世上美人常见,可这长的一模一样的美人可就不多见了不是?

    就在耶律洪基正准备“大有作为”的时候,好兴致却被打断,宫中的内侍小声在殿内的拐角说道:“启奏陛下,左丞相张俭求见!!”

    “告诉他朕忙着呢!午膳过后在昭德殿奏事……”

    内侍纠结了一会,最后小声说道:“陛下,奴婢说过了,可左丞相不允啊!若是陛下不见,待会怕是又要寻太后去了……”

    耶律洪基嗤笑道:“寻母后有甚?母后说了既然还政与朕,便不再插手国师,除非朕亲自去请或是大辽灭国在即,否则绝不垂帘。”

    “可……”

    内侍还要说什么,话音刚刚出口就被耶律洪基甩过来的茶杯打断,看着地上粉身碎骨的茶杯,内侍干咽了一下口水缓缓退出宫殿……

    眼前的宫殿是昭文殿,乃是大辽历代君王的书房,更是问政之所,皇帝在这里无不是兢兢业业,否则大辽也没有今天。

    可现如今,大辽的皇帝,耶律洪基却在这里与美人秽乱,这要是传出去,别说是被宋人耻笑,即便是大辽的百姓也看不下去啊!

    张俭在昭文殿外望着代表文昌之兽的麒麟瞪了许久,皇帝还从未这么长时间不召见的……

    “左丞相,陛下有要事处理,此时正忙,还请左丞相先回,明日在昭德殿中奏事便好。”

    张俭望着内侍,直看的他发毛这才说道:“陛下当真不见?”

    内侍哪敢得罪张俭,谄笑着说道:“奴婢不是说了,陛下国事操劳,实在腾不出时间见您啊!”

    张俭望着内侍,一字一句的说道:“隔绝内外,无有帝王之消息,你这是要作乱犯上吗?!陛下所谓何事不召见重臣?所谓何事推脱不召?!”

    一顶大帽子扣下来,吓得内侍两股战战,自己要是不说怕是连命都没了,陛下绝不会因为自己而与左丞相闹翻,最后倒霉的也只有自己了。

    “完颜部的乌古乃前些日子送了一对双胞美人进宫,陛下正在…………”

    张俭冷冷的挥手道:“知晓了,滚吧!”对于这些宫中的内侍,张俭一项是没有好脸的,这些人只知道为皇帝隐瞒,杀了也是罪有应得。

    张俭知道这时候进去,皇帝一定会恼羞成怒,此时还是去萧太后来的妥帖,宋人已经打到大辽的家门口了,这时候皇帝居然还留恋温柔乡,实在不是人君所为。

    相比大宋皇帝一门心思的把权利收归到自己手中,大辽的皇帝还不如把国事交由太后,张俭已经深深的失望,之前管子的事情闹得很大,也使得辽朝的经济受到了重创,如今宋人撤走了商贾,还在两国交界之处修筑长城,这已经是相当明显的信号了。

    太后的育仁宫依旧是安静祥和,张俭很快得到了萧太后的召见,面对这样忠心国事的老臣,萧太后是无法拒绝的,这位年轻的太后才三十四岁,即便是比之大宋皇帝都要小上一岁。

    可她的见地与智慧却不是皇帝能比拟的,一旦张俭遇到紧急的事情,在皇帝那里得不到答复的时候,最先找的便是太后这根国之柱石。

    想到这里,张俭不觉得一阵苦笑,谁能想到大辽的柱石居然会是一个女人?

    育仁宫中珠帘轻垂,张俭侃侃而谈:“太后,如今已到了我大辽迫在眉睫之时,宋人用兵以辽东,攻伐女真,筑城修路,若是我大辽坐视不理,女真覆灭之下,我大辽也是唇亡齿寒!”

    张俭的话让珠帘之后的萧挞里微微苦笑,她岂能不知这浅显的道理,可现在自己已经还政与皇帝,若是过加干涉,必会引起母子间隙,不利于国朝。

    “你没有上奏皇帝吗?此时当有陛下决断才是。”

    张俭的身体一僵,无奈中带着一丝苦涩的说道:“陛下……虽身处在昭文殿,却流连于温柔乡……”

    萧挞里的脸色数变,身上的环佩也跟着叮当作响,如此关头,大辽的皇帝居然还在女人的肚皮上徘徊,怎能不让萧挞里气急!

    “这么说来陛下是打算坐山观虎斗,收渔翁之利了!可笑,与大宋皇帝斗了这么久,还不知他是个什么脾性,倒是卖弄自己的小聪明来!

    张俭,你去召集群臣,请耶律家的祖宗牌位,随本宫上谏君王!!”

    事情闹大了,但在张俭看来就该如此,若是不能在这时候唤醒陛下,以后怕是再也没有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血里鸢〕〔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豪门弃妇:陆三少〕〔祸国毒妃:邪王请〕〔我养大佬那些年〕〔法眼至尊〕〔名门暖婚爱入骨〕〔我叫科莱尼〕〔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星战启示录〕〔都市最强医仙〕〔至尊神魔〕〔快穿攻略:男神,〕〔小妻要逃:帝少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