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遗弃的王〕〔仙欲游〕〔神的乱入二次元生〕〔武道狂徒〕〔天尊在马路边〕〔都市绝世神医〕〔阴阳旧事〕〔最强妖孽仙医〕〔捉鬼龙王之极品强〕〔重回明朝当暴君〕〔王牌强兵〕〔极品快乐升天系统〕〔妖尾之金金果实〕〔二次元之真理之门〕〔太上剑典〕〔炼尽乾坤〕〔网游之自创乾坤〕〔我是夸雷斯马〕〔修炼横行的年代〕〔修行高手在都市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能师尊 第七十七章 陈关西,已死亡
    “姓名!”

    “方白。”

    “年龄!”

    “二十六!”

    “性别!”

    “男!”

    “职业!”

    “教师。”

    听到方白说是教师,做笔录的警察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方白,“把事情经过交待一下吧!”

    “就是我去赌场找人……”方白耸了耸肩,说起了今天发生在自己身上莫名其妙的事情。

    所幸,在调查清楚之后方白确实跟这件事没有关系之后,做完笔录之后方白就被放出了警察局,自认倒霉的方白站在警察局门口是真的很无奈。

    “有没有调查清除他为什么选择那个时间段去永和赌场?”站在二楼看着方白离去的背影,警察小姐姐端起了手中的饮品问道。

    “他说他是去找人。”做笔录的警察回答道。

    “找谁?”

    “找他的学生,一个叫叶沉的孩子。”

    “学生?他还是个老师?”

    ……

    看着计时器上面还剩下最后的五十来分钟,方白觉得自己今天真的挺倒霉,莫名其妙去触发任务,莫名其妙卷入一场黑帮仇杀,又莫名其妙被带进了警察局。

    “是叫陈关西是吧,行,我记住你了!”方白死死了握了一下拳头,但是现在已经不是放狠话的时候了。

    “对了,李子成的家长说,只要把灵力输进这把小刀里,就有人来帮我办事……唉哟我去,当时怎么没想到呢!”方白赶紧从空间里拿出了洪珊赠送的那把匕首,将自己的灵力输入了进去。

    匕首发出了一道黑色的波纹,在空气之中震动了一下,随后便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感觉好高端的样子!

    但是等了好几分钟,依旧不见有什么人过来……

    “这东西莫不是坏掉了吧?”方白皱了皱眉。

    “请问是方先生吗?”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子无声无息般出现在了方白的面前,下了方白一跳。

    “对,对,我是!”方白点了点头。

    “请下达指令!”西服男冷酷道。

    话说,大热天的穿西服不热吗?

    “我想让你帮我找两个个人。”方白道。

    “姓名,性别,年龄,大致位置。”

    “一个叫叶沉,男,年龄好像十岁的样子,位置的话,应该在城北的赌场一带。”

    “还有一个叫陈关西,男,年龄在三十来岁,也在城北。”

    方白想了想道。

    “请留下联系电话!”西服男继续说道。

    “18******”

    “好的,请稍等。”西服男点了点头后,在方白的注视之下,几个转身便消失在了大街之上。

    清醒了的方白脑子里突然回想起了刚刚在赌场发生的那一幕,原本强止住的恶心再一次涌上心头,不由自主的对着一旁的垃圾桶呕吐了起来……

    将胃里的东西都吐干净了之后,方白一屁股直接坐在了垃圾桶旁边,特么的,以后这系统发放的夫子服一定不能脱掉,哪怕睡觉都不能脱,今天差点就领了盒饭了。

    拿着自己的手机,有些不保险的方白找到了洪珊的电话,而这个时候,某个未知电话号码发进来了两条短信。

    “陈关西,城北码头仓库,已死亡。”

    “叶沉,城北有家赌场二楼。”

    什么?

    方白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陈关西死了?

    “出租车!”方白随手邀了一辆出租车,他心里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好像这个陈关西的死,跟自己有某种关系。

    “去哪?”出租司机问道。

    “北城区有家赌场。”方白说道。

    “好嘞!”出租司机点了点头,“坐稳了。”

    一个油门,加速,出租车便直冲了出去。

    ……

    “队长,根据最新的线人报告,陈关西死在了北城区码头的仓库里。”警察局中,某个警察手里拿着一沓资料急匆匆的走到了女队长的面前。

    “什么?”陶宁儿凝重的皱了皱眉,“到底什么情况。”

    “根据现场传来的资料来看,不仅仅陈关西,而是陈关西带来永和赌场的人,全部都被人杀了。”警察将手中的资料递给了陶宁儿。

    陶宁儿一把接过了所有的资料,上面各种尸体的照片,可以很明显的看到,所有的人都是被一刀致命,根本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行凶的人修为不低,而且,杀过的人不少。”

    陶宁儿看着上面的照片,“不对,很可能还不止一个人,从他们的脸上的表情来看,根本没有一个人来及的反应,也就是说,很可能是团体作案。”

    陶宁儿迅速将手中的资料贴在了某块板子上,上面密密麻麻勾画着各种线条。

    “根据线人说,陈关西身后有着某个大势力,所以他才能如此的肆无忌惮的在城北横行,但是如果他惹到某些人的话,也不至于今天才被人杀掉。”

    “那么,很可能是最近起的冲突。”

    “而最近陈关西最明显的活动也就今天这一次。”

    陶宁儿突然想起了今天带回来的那个叫做方白的男人,“把那个叫方白的笔录拿给我,这事情,很有可能跟这个人脱不了干系。”

    “应该不会吧?他好像只是希望学院的一个老师诶!”

    “那陈关西身边的那个形影不离的女子呢?”陶宁儿翻了翻手里的资料,资料里并没有那个大胸女的照片。

    “也死了。”男警察语气有些打颤道。

    “怎么死的?”陶宁儿看着男警察问道。

    男警察手有些颤抖,转身又拿来了一些资料……

    陶宁儿接过时,不由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只见大胸女被挂在了一个十字架上,除了面容极其痛苦扭曲,全身上下插满了飞镖,就好像穿上了一层由飞镖制成的衣服一般,如同刺猬一般,血流了满满一地。

    “罪大恶极,简直就是草菅人命!”陶宁儿狠狠的拍了拍桌子,这明显就是在虐杀,视人命如同儿戏。

    “队…队长,这事,我们可能管不了。”警察有些无奈道。

    “嗯?”陶宁儿哼了一声。

    “从这飞镖的刺入程度来看,每一枚基本上都是一样深,也就是说,这个人对飞镖掌握的程度极其高深,最起码也是地元境的修士,而地元境的话,必须上报仲裁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我是FIFA球王〕〔我要大宝箱〕〔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国民女神:史上第〕〔圣踪〕〔乱世我为侠〕〔都市之绝世仙帝〕〔乡村透视小农民〕〔蜀山剑宗系统〕〔魔鬼主教〕〔公主在上:国师,〕〔快穿:吾儿莫方〕〔快穿之这个愿望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