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权力红人〕〔神级妖孽弃少〕〔北有星辰望南珊〕〔一吻成瘾:腹黑老〕〔黑巫秘闻〕〔重生之最强商女〕〔最强天赋树〕〔系统的末世体验馆〕〔穿越者纵横动漫世〕〔我有一座炼妖塔〕〔我不是翻唱女王〕〔变身之女侠时代〕〔我抢了灭霸的无限〕〔我的地下城没有问〕〔杨八娘〕〔超级英雄之恶邻〕〔遨游在无数位面世〕〔重生神豪奶爸〕〔仙在大明〕〔丧尸末日请保持安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能师尊 第七十八章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当方白赶到所谓的有家赌场二楼的时候,最后的任务时间还剩下了最后半个小时。

    “不好意思先生,二楼是贵宾区……”就在方白准备上楼的时候,一个侍从微笑着拦下了方白。

    “我日……”着急完成任务的方白真的感觉头都大了,这还要vip?话说那些家长送给自己的那些卡在这里能用不?

    方白甘脆死马当成活马医了,直接从空间里掏出了那一把卡,然后塞进了侍从的手里,“你自己看,哪张可以用你就用哪张,现在别拦着我上楼!”

    “诶,先生!”侍从有些懵逼的看着上楼去的方白,随后晃了晃神,看着自己手里的那一堆卡。

    “这是……黑钻卡?”侍从看着最上面的那一张胡氏黑钻贵宾卡,有些惊吓,“这…这莫不是假的吧?”

    整个世界发行的黑钻卡都不多,侍从有幸在某次大人物聚会的时候,看到了某个大人物拿出来炫耀……

    “这是?狂狼令?”看着黑钻卡下面的那一块令牌,侍从真的感觉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狂狼佣兵团在洛水城可以算得上数一数二,在城北混的人谁不知道狂狼令。

    侍从咽了咽口水,他感觉自己好像接到了烫手的山芋一般,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事他处理不了了。

    “喂,经理吗?我这出了件事……”侍从将手里的卡和刚刚走上楼的人都告诉了经理,没多久经理小跑到了侍从旁,看着侍从手里那一大堆的高级卡,经理觉得这件事自己好像也无法处理……

    二楼的环境确实比一楼要好的多,简单的说,空气中弥漫的是雪茄的味道,每个人并不像一楼那样大喊大叫,这应该就是所谓的上层人士吧,每个人都带着自己虚伪的面具,你看不透我,我看不透你,赌博有时候更像是心理战,谁先把自己的面具摘下,谁就得输。

    每个世界的赌博其实也就大同小异,赌骰子的点数,类似俄罗斯转盘的赌具,老虎机,像牌九那样的……赌,应该算的上是人类的天性,因为每个人都想要不劳而获,而赌博,很明显就为不劳而获加上了一层好看的外衣。

    在赌场里面,每个人都禁止使用自己的灵力,能不能赢,看你的手气和赌技,若是发现有人使用了灵力作弊,会有人砍掉他的双手,这个规矩存在很久了,据说是因为某个王座大佬就是赌术出身,被称为赌神的男人。

    所以在赌场赌博的人,都很自觉的放弃使用灵力作弊,当然,说到作弊,使用千术是被人允许的,不被人看出来的千术,叫做赌术,被人看出来才叫千术。

    “大!大!大!”

    “大!大!大!”

    “大!大……”

    而在二楼明显有一个非常不同寻常的牌桌,那里的人们都在狂喊着开大,牌桌上只有一个小孩,以及一个荷官。

    很明显,这是在对赌。

    “还剩下十五分钟!”方白看了看时间,最后的十五分钟,看来……自己必须使用超级必杀技了!

    方白一脸严肃左右观望之后,最后缓缓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统统啊……你不能这么绝情啊,十五分钟打个灰机的时间都不够啊,你就这么忍心看我死嘛……你说你刚刚见死不救也就算了吧,我就大方的原谅你了吧,但是现在这个任务明显十五分钟做不完啊!”

    “统统啊,你看在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的份上……”

    “统统,你不要不理我啊,你这样让我怎么办,你就这么忍心抛弃我吗,你不记得大明湖畔的夏白白了吗……”

    “统统,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

    “滚!”实在忍受不了的系统终于怒吼出了一个字,但是念在今天确实事出有因的份上,任务时间从十五分钟跳到了两个小时。

    “咳咳……我就知道统统一定是爱我的!”

    方白一脸得意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果然自己不要脸的技能又提升了,唉,像我这么又帅又不要脸的人,实在是……唉!

    “先生,先生,请留步,请留步!”就在方白准备朝着叶沉走去的时候,最开始见到的那位侍从从后面叫住了方白。

    “额?”方白转头看着这位侍从,“怎么了?”

    “那个,实在不好意思,方先生,这是您的卡!”经理跟在了侍从的身后,非常歉意的将方白的卡双手奉上。“我们老板已经在过来的路上来,能否请方先生稍等一下?”

    “等多久?”方白收起了自己的卡,看来这些卡还蛮有用的嘛,以后要是再有拦路的人,自己把这一堆卡扔出去就行了。

    “方老师,方老师,哎呀,方老师大驾光临都不通知我,真的是羞煞我陈某人啦!”从楼下又走上来了一个八字胡的瘦子,瘦子看见方白赶紧双手抱拳拱了拱。

    “陈生家长?”看着经理和侍从退到了一旁,方白认出了这个八字胡,其实说起来也很无奈,方白最开始想要打电话的人,就是这个陈生。

    “难得方老师还记得鄙人,哎呀,方老师来北城区应该事先通知我的嘛,我也好事先安排下去,让方老师玩的舒服一些嘛!”陈生故作责怪道,自己的儿子陈学在方老师班上,那是变得一天比一天乖巧,每天早早的起床,主动要求去上学,晚上回来还非常认真的完成老师布置的什么叫做家庭作业的东西,简直跟以前那个混世魔王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陈学:我不完成行嘛,你不看大魔头怎么打人的,动不动就打瘸,动不动就打死……)

    “免了免了,其实今天也是说来话长,本来我来北城区是想给你打电话的……”方白赶紧摆了摆手,叹了口气道。

    “哦?那后来呢?”陈生一脸好奇的看着方白,随后好似看到周围并不是一个很好说话的地方,“方老师这边请,我们去楼上慢聊。”

    “也好!”方白看了看自己的任务时间两个小时,还不着急,虐待小萝卜头什么的,方白拿手的很,和家长打好关系才重要一些,以后免不了麻烦他们。

    然后方白跟着陈生便去了楼上的某个房间。

    “方老师,请坐!”陈生非常客气的让摆放坐下之后,从一旁的抽屉里面取出了一盒非常古朴的雪茄,“来,方老师尝尝我这雪茄,虽然比不上胡胖子的云雾,但是这雪茄也是极为难得!”

    “这……咳咳……那就却之不恭了。”方白挠了挠自己的头,还是接过了陈生的雪茄。

    “那么,事后发生了什么呢?”在给方白点起了一根雪茄之后,陈生询问道。

    “唉,就是……”方白再一次述说起了今天中午遇到的那一档子事……

    在听到陈关西敢那么肆无忌惮的杀人的时候,陈生很明显摒住了呼吸,而后在自己的名片上吐痰更让陈生怒不可遏,“方老师,这件事,可否交给我来处理?陈某人一定给你一个完美的答复!我现在立马就让人把陈关西抓来给您赔罪!”

    “这个,不好吧……”

    “就这么说定了!”陈生没有给方白点头的机会,直接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座机。

    “其实……”方白很想说其实陈关西已经死了,但是看着陈生已经将电话打出去了,方白最后还是将话吞进了肚里。

    “什么?陈关西死了?那个罗菲尔还说找我要交代?你告诉他,让他洗干净等着,这件事还没完!”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陈生额头上的青筋都暴了出来,看得出来,他非常的生气。

    陈生深吸了好几口气,随即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脸上带着歉意的看着方白,“实在不好意思方老师,那个陈关西……被人做掉了。”

    “额……这个,既然被人做掉了,那就算了吧!”方白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尴尬的说道。

    “……”陈生也是很尴尬,这话刚说出口,就直接被打脸了,实在是……

    就在二人陷入沉默尴尬之际,从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

    二楼的经理轻轻推开了门,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方白愣了一下,随即良好的心理素质直接让他恢复了平静,转头看向陈生。

    “方老师不是外人,有什么事说吧!”陈生摆了摆手道。

    “老板,叶家那少爷在我们楼下已经赢了快一千个点了,再赢下去的话,可能这个月的收入就全被他拿走了。”经理苦涩道。

    “赌场坐镇的那些人呢?难不成连一个毛头小子都收拾不了?”陈生皱眉道,手里的雪茄都不由自主的拿了下来。

    “不是收拾不了啊,而是我们赌场坐镇的那些人……”经理无奈的说道,随后看了一眼方白,又看了一眼自己的老板。

    “没事,方老师是自己人,继续说。”陈生无所谓道。

    “咱们赌场的那些人用的手段叶家少爷都会,而且叶家少爷比咱们场子的人还要厉害……”经理小声道。

    陈生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那些手段无非就是千术,赌场的人若是没有猫腻,那赌场还怎么赢钱?

    现在的局势很明显,要么继续让叶家少爷继续赢下去,要么就找一个更厉害的人去跟他对赌,让叶家少爷继续赢下去,这明显若是继续赢下去的话,肯定不行,那找个更厉害的?可是这节骨眼上,去上哪找?

    “陈先生,你们说的叶家少爷是不是那个叫叶沉的少年?”方白觉得自己可以适当的装装逼了,像这种救世主情节什么的,最喜欢了,放着赌神出场的“当当当……当当当当!”

    然后自己如同赌神降临一般,碾压那个小萝卜头,完成统统交给自己的任务,想想都觉得有些小激动呀!

    “方老师,你认识他?”陈生嘴里咬着雪茄,有些愁眉苦脸道。

    “嗯…算起来,我这次来城北,也就是为了他而来。”方白点头道。

    “方老师若是能帮我解决这个难题……我陈生……”陈生刚想许诺什么,才想起自己面前的人可是那个最近被传的沸沸扬扬的传奇厨师,也许名面上没有报道,但是对于陈生这个大佬来说,大厅到这个消息并不是什么难事。

    而且以方老师那一手教书的本领,去哪里都是会被人奉为上宾的,这样一看,自己好像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了。

    “这都是小事,陈学是我的学生,陈先生也不把我当外人,也就是说我们是朋友,既然是朋友的话,帮点小忙也就是应该的了。”方白连忙摆手道。

    “那就……多谢方老师了。”陈生连忙谢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我是FIFA球王〕〔我要大宝箱〕〔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国民女神:史上第〕〔圣踪〕〔乱世我为侠〕〔都市之绝世仙帝〕〔乡村透视小农民〕〔蜀山剑宗系统〕〔魔鬼主教〕〔公主在上:国师,〕〔快穿:吾儿莫方〕〔快穿之这个愿望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