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洪荒之冥皇〕〔修仙婚恋所〕〔妻主在上,夫君难〕〔星际剑神〕〔音乐篮球手〕〔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我有一个立方体〕〔我真的不想扮猪吃〕〔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地球穿越时代〕〔重生之笑红尘〕〔掀翻时代的男人〕〔造尸成神〕〔奇迹的召唤师〕〔时停五百年〕〔穿越六十年代之末〕〔捡来的破碗是聚宝〕〔魂武至尊〕〔我家学生能改变历〕〔摄政小皇妃:皇叔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能师尊 第七十九章 收旧手机
    “开吗?”叶沉一脸冷傲的看着桌面上的骰盅,双手环抱在胸前,一幅自信满满的样子,他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大堆筹码,看起来非常的赏心悦目。

    而对面的荷官额头上满是汗水,拿着骰盅的手有些颤抖,这一把,叶沉全压的是小,而骰盅里面的确实是小……

    如果输了的话,这一把可是要赔近一千万。

    “开!”陈生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所有在赌桌关注着这场赌局的人都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只见陈生嘴里喊着一根雪茄,一脸淡定的对着荷官点了点头。

    荷官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水,解开了盖子,“一二三,六点小。”

    “哇……”

    “连赢十三把!”

    “真的太厉害了!”

    “这小孩到底是哪家的,怎么这么厉害?”

    看着荷官手里的骰子确实开的小,所有人都不由惊呼道。

    “赔给他。”陈生沉声点了点头,这句话说的非常有魄力,一千多万的筹码说赔就赔。

    就在荷官擦着自己头上汗水的时候,突然有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一看,是二楼的大堂经理。

    “老板请了新的高手来,你可以退下了。”大堂经理的话,让荷官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一般点了点头,看着自己手里几万几十万几百万的筹码往外赔,荷官真的感觉自己心脏有些受不了。

    “荷官都下去了,你们赌场莫不是不准备开了吧?”叶沉看着下去的荷官,不由玩味的看着陈生。

    “当然不是,既然叶少爷如此有雅兴光临本赌场,肯定要让叶少爷玩的尽兴嘛!”陈生的这番话说的非常漂亮、

    “那和我赌的人呢?”叶沉舔了舔嘴唇,双眼紧紧的盯着陈生道,他并不害怕有人会对他下手,简单的说,没有人敢对他下手,哪怕他赢得再多,也没有人敢对他下手。

    就在此时,一阵激昂的音乐在楼道口响起,将整个赌场所有的目光都吸引到了楼道口,只见一个穿着黑色夫子服的男子,腰间别着一个扩音器,一步一步的踏上了楼梯……

    “这是……”

    “这音乐!”

    “好帅气的男子!”

    “世间竟然有如此帅美的男子,真的是!”

    男子邪魅一笑,手指在空中一捏,一块方形的巧克力出现在了自己的手里,剥开包装纸,眼神对着坐在对面的叶沉轻轻一电,将巧克力含进自己的嘴里……

    “专业回收旧手机、彩电、空调、冰箱、旧洗衣机,旧手机,破手机,换不锈钢脸盆了……”就在音乐完毕的刹那,扩音器中突然传出了一阵收破烂的声音。

    “卧槽……”方白刚含进嘴里的巧克力都差点噎住,手忙脚乱的将腰间的扩音器取下,关了好久,开关就好像是坏掉的一般,怎么关都关不掉。

    啪!

    “我去你妈的!”

    方白直接摔在了地上,然后双脚狠狠的踩了上去,还在原地蹦跶了好几下,直到扩音器四分五裂再也发不出声音之后,方白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拍了拍自己的手。

    “破系统,给的什么东西嘛……”方白不由嘀咕道,随后看着周围人注意自己的怪异眼光,故作镇静的咳嗽了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

    “这个逗比就是你请来镇场子的?”叶沉呵呵一笑道,“你莫不是请来搞笑的吧?”

    就在刹那间,叶沉感觉自己好似被一条猛兽盯住了一般,叶沉有些谨慎的寻找了这道凶光,只见远处穿着黑色夫子服的人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有点毛骨悚然。

    其实,这在地球上很常见,当你被班主任死死的盯住的时候,你会莫名其妙的感觉到空气凝固一般,而后你蹦达的越欢,就会死的越惨。

    这就是学生的第六感,学生专有的技能……

    看着方白面色冷漠的一步一步走到了赌桌前,陈生赶紧为方白拉开了椅子,“方老师。”

    “嗯!”方白冷淡的点了点头。

    “陈先生竟然亲自为这个人搬椅子?”

    “难不成这个人的来头真的很大?”

    “看起来不像啊!”

    “洛水城赌界什么时候有这么个人了?”

    “难不成是新转职赌徒的人?”

    旁边的人都议论纷纷,方白只在东城区以及中城区小有名气,而在其他几个城区基本上别人只是知道希望学院出了一个不错的老师,至于方白是谁,根本不知道。

    “你是新来的荷官?”叶沉眯起了自己的眼睛,他爷爷说过,赌徒赌的就是心理和气势,所以自己必须要在气势上压倒眼前这个人。

    “点上!”方白随手在空气中一摸,一根雪茄直接出现在了手中。

    “好的!”陈生赶紧拿出了雪茄刀,为方白雪茄切出了切口,随后又拿出了自己的打火机,亲自为方白点上了烟。

    看着方白直接无视了自己,叶沉收起了轻视的心态,此人不可小瞧。

    一口雪茄不过肺,在口腔中轻转了一圈之后,慢悠悠的从方白的鼻腔中喷出,“你想怎么赌?”

    随着方白毫不在意的一督,叶沉感觉自己背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来自班主任的凝视。

    “随便!”叶沉故作镇定的看着方白,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为什么会给自己这么恐怖的感觉,哪怕是面对自己的爷爷,叶沉也未曾有这样的感觉。

    如果他认识的李子成的话,相信李子成同学一定会告诉他一个完美的答案,现在李子成心里都形成阴影了,每当大魔头看着自己的时候,李子cd会赶紧反思今天是不是又哪里说错话了,每当大魔头朝自己走来的时候,李子成有直接跪在大魔头面前高喊:“求放过”的准备……

    汗毛竖起?毛骨悚然?

    你问问班上哪个同学被大魔头这么盯着不汗毛竖起,不毛骨悚然……

    “呵呵!”方白轻笑了一声,左手一晃,一副全新扑克牌出现在了自己手里,“那我们来玩一种……你没有玩过的赌牌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明虎〕〔名门秘闻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