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国大叔霸道宠〕〔华尔街传奇〕〔我有一座军火库〕〔这是个游戏世界〕〔我在漫威肝梦幻〕〔地球在哀嚎〕〔重生之八十年代新〕〔网坛巨擘〕〔我要当天帝〕〔地球在退化〕〔超神制卡师〕〔漫威盖伦〕〔崩坏诸天万界〕〔三寸人间〕〔海贼之无限觉醒〕〔时空命运公司〕〔绝代鬼妻〕〔逍遥皇帝打江山〕〔亿万甜妻:龙少,〕〔小妻多娇:少将难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能师尊 第一百四十九章一首歌,唱哭一广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着小姑娘的歌声,所有的人都只感觉一种叫做坚持的力量在心底滋生,这是一种信念,对梦想的新年。

    “隐形的翅膀,让梦恒久比天长,留一个愿望让自己想象……”闭着眼睛的陈月缓缓的将最后一句歌词唱完。

    周围此时已经鸦雀无声了,整个广场都陷入了宁静的状态,所有人都静静的听着陈月的歌唱。

    久久,不能忘怀。

    “啪啪……”方白率先鼓起了掌。

    当掌声打破周围的宁静,周围听歌的群众纷纷献上了自己的掌声。

    “正所谓相逢即是缘,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如果喜欢的话……”方白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个草帽,翻了过来不要脸的朝着周围人伸去。

    “好听,支持!”

    “这么好听的歌!再来一首!”

    “打赏一百!”

    周围的群众纷纷掏钱道,不一会儿,方白手里的草帽就被硬币和纸钞给堆满了,摸着手里沉甸甸的草帽,方白发出了谄媚的笑声,就好似那种见钱眼开的人一样。

    “来来来,让我们唱个痛快!”方白赶紧拿起吉他道,这一波赚大发了,这特么比当老师赚钱多了,早知道这样的话,还当个吊毛老师……

    突然方白感觉到胯下有些生凉,“咳咳,说笑的,说笑的!”

    面对统统大佬,方白觉得自己还是别硬肛……

    “快点准备好,想好唱什么歌了没?”方白催促道。

    “额,唱那个小小鸟吧!”陈月想了想道,在唱完《隐形的翅膀》之后,她突然发现,反正别人又不认识自己,无论怎么唱好像都没关系哈?!

    陈月尝试的将自己想唱的几首歌都唱了个遍。

    连续唱了几首歌之后,陈月感觉喉咙有些干干的。

    看出来陈月有些唱不下去的方白拍了拍她的肩膀,“行了,以后唱歌的机会多的是,剩下的老师来吧!”

    “嗯!老师…你也要唱歌吗?”陈月有些希翼的看着大魔头,不得不说,大魔头虽然人很坏,但是唱歌确实没的话说……

    “嗯!”方白点了点头。

    “可以使用灵力唱吗?”陈月渴望的看着他,听那些怪叔叔说,大魔头用灵力唱歌炒鸡好听,但是有一点不好,就是太好听,容易听哭。

    尤其是那些抒情的歌曲,简直就一唱一个准,哭的那个稀里哗啦,眼泪自己都控制不住的往下流。

    “你想听老师用灵力唱?”方白有些诧异。

    “嗯嗯!”陈月点了点头。

    方白点了点头,原本就这么打算的,不唱哭周围这些人怎么对得起本帅比湘南省臭豆腐市马栏山小区马栏山幼儿园获得的歌神称号!

    “嗯,行吧!”方白平静的点了点头。

    一段陈月从来没有听过的旋律出现在了自己的耳边,刹那,陈月感觉大魔头好似变了一个人,阳光照射在大魔头的身上,淡淡的映辉让大魔头突然显得有些高大了起来。

    而且,手里弹奏着吉他的方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自信。

    “忍不住化身一条固执的鱼……”

    方白柔和的声音,在灵力的加持下,更显得一种滋味,手指突然瞬间晃动了一下,副职业技能:天籁之音,再一次发动。

    最开始配合陈月唱《隐形的翅膀》的时候,方白曾使用了一下,感觉还不错,现在自己唱歌的时候也来了一手。

    “不好!”一号再一次感受到了来自灵魂的悸动,这种感觉就像方白在花园小径第一次亮相的那次,根本逃脱不了。

    “这小子……”大胡子的话还没有说完,歌声便已经传遍整个四周。

    一号死死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疼痛让他保持了一瞬间的清醒,但是……

    窝空记不住窝机几啊!

    明明知道面前是个坑,但是还是得往下跳。

    “我被爱判处终身孤寂!”

    “不还手,不放手!”

    ……

    《默》这首歌,呈现的是一种认命,对岁月的认命,苍凉广阔的背景音,充满了隐忍,歌词中处处表达着一种囚禁的孤独,落寞的灰色情调。

    更多的像是,得不到又忘不掉……

    但是对于陈月这种小萝卜头年龄的人来说,却并没有什么感想,因为本来经历的并不多,她还没有感受爱情的洗礼,所以对这首歌并没有太多的感悟。

    但是对于周围那些成年人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大杀器。

    方白的灵力歌喉,加上乐师的副职业技能,配上胡氏商行重金打造的神器吉他。

    这特么就是3d环绕加上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音效,将你掩埋在心底深处的那个人硬生生的挖了出来。

    如果说《斑马斑马》唱的是那种无奈之情,那么《默》唱的就是一种孤独无人懂的感情,有人理解吗?没有人。

    每一个成年人,如果对爱情有遗憾的话,他的内心一定一座囚牢,里面装着他自己,表面上看着他已经解脱,他好似若无其事……

    实际上,这一切都不过是假象而已。

    “我被爱判处终生孤寂!”

    “不还手,不放手!”

    “笔下画不完的圆!”

    “心间填不满的缘!”

    “是你!”

    方白震撼高音直接侵袭了每一个人,所有人只感觉自己的脑海被搅成了一片浆糊,已经无法思考。

    记忆中那个被隐藏的人,就这么再一次呈现在了每一个人的面前,想起了爱的疯狂,现实的无奈……

    就这样,泪水浸湿了眼眶,不自觉的布满脸颊。

    一首歌,唱歌整个广场的人……

    久久,直到泪水滴落在地上的声音惊醒这些人。

    他们才想起……他们在爱情里,不过是一个可怜人而已。

    “那两个唱歌的人呢?”

    “真的,人呢?”

    “有人把这两个人唱歌的景象录下来了没有?”

    “有,我有,我录下来了!”

    “给我分享一下!”

    “给我,我也要!”

    “先给我,我出钱买!”

    整个广场瞬间乱成了一锅粥,只看到到处都是眼眶红红的人。

    “这该死的老白,不是不让他用灵力唱歌了嘛!”大胡子擦了擦自己的泪水,咒骂道。

    “只是不让他在小径唱!”一号黯然的转身道,不想让人看到他红红的眼眶。

    “也不知道他从哪搞来这么好听的歌的,真他娘的!”老三骂道。

    “可是我还想听啊!”大胡子发出了一声感叹。

    “那边有人说录下来了。”一号指着那边道。

    “走,去抢他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豪门弃妇:陆三少〕〔情深赋流年艾天晴〕〔神棍下山记〕〔仙韵传〕〔灵域兵魂〕〔余生很长,不必慌〕〔军少花式宠妻〕〔瓦罗兰最强大帝〕〔穿越之斩魔录〕〔总裁爹地,快点追〕〔狂乱〕〔卫临巅峰〕〔大唐小文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