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捉鬼系统〕〔我是诸天系统〕〔一顾知卿遥〕〔我成了自己的系统〕〔最强请鬼上身系统〕〔精灵之最强玩家〕〔隐世黑龙〕〔史上最强狗熊系统〕〔重生野性时代〕〔宠物天王〕〔重生星际之凤九娘〕〔锦衣卫之卧底江湖〕〔长蓁〕〔修炼乾坤〕〔回到八零当女兵〕〔明日之后生存之路〕〔做个好梦嘻嘻〕〔魔教教主的退休生〕〔诸天学府〕〔太初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能师尊 第二百二十五章 命案
    血腥味?!

    方白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个角落,根据李子成的描述,说周围很多下棋的人,无非就是在棋手工会的周围,其他的地方也应该也没什么下棋的人,所以方白并没有叫周大胖带路。

    但是当方白路过一栋房屋门口的时候,一股浓厚的血腥味钻进了方白的鼻孔。

    方白皱了皱眉头,他也不知道自己脑子里为什么会出现这个词,但是潜意识非常肯定的告诉自己,这就是血腥味,而且还是人血的腥味。

    命案?!

    方白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两个字。

    地球上,中华的治安虽然好,但是也曾出现过几个杀人狂魔,还有几个至今没有被抓到,最出名的就是楠京碎尸案的凶手,至今没有任何的线索。

    那是新世纪前的几年,一个女大学生被肢解的命案,方白特地去了解过这个事件,里面也有关于这个命案的猜测,但是不知为何,后来这个命案就成了悬案。

    命案这种东西,一般来说都跟死亡挂钩,人性有多肮脏,那么命案就能够有多凄惨,有光明就会有黑暗,在黑暗的最深处,便隐藏着你永远想不到的肮脏。

    闻到血腥味的刹那,方白灵魂深处某个仿佛被枷锁捆绑住的潘多拉魔盒瞬间解绑,眼睛中的瞳孔瞬间一分为二,又转瞬即逝,变得更加的深邃又冷漠。

    嘴角不由扬起了一丝角度,就好像突然被另一个人接管了身体了一般,方白脸上的表情变得让人无法琢磨了起来,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拿着一朵玫瑰花,轻轻把玩着。

    如果有熟悉的人在这里,恐怕都会觉得方白变得非常的陌生,因为那双眼眸,根本就不像是平常的那个方白,异常的恐怖,微竖,如同猫眸一般。

    “咚咚!”

    方白敲响了这栋平房的房门,大概过了近一分钟,才有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从里面将门打开。

    “你找谁?!”男人语气有些冲,仿佛做什么事情被人打扰了一般,尤其是看到门口这个不认识的这个男人。

    “你是不是杀人了?”

    方白冷淡的看着面前的这个人。

    男人惊愕了一下,立马恢复了平静,尴尬的笑了一声:“你你开什么玩笑啊!”

    “一层楼的平房,面积不过一百平,你却走了一分钟,这说明你肯定在隐藏着什么,这身不合身的衣服说明你穿的是别人的衣服。”

    “虽然你换了一身衣服,但是你的黑色的鞋子上还有滴滴血迹,不仔细看确实看不出来,尽管你已经擦过,但是味道还在。”

    “重点是,你脑袋上还有杀人时被溅到的血迹,这说明你杀的人要比你高,通过衣服来看,你杀的人就是这房屋的主人。”

    “而通过你看到我时候并不是很紧张,这说明你跟房屋的主人很熟,熟到他的亲戚朋友你都认识。”

    “加上,你的衣领后面的盲角视点还有一片血迹”

    方白冷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慢慢将话说了出来。

    而男人赶紧将后衣领拉扯了一下

    “骗你的,其实根本没有。”

    方白耸了耸肩。

    “你有病啊!”男人怒视着方白吼道。

    “你怎么知道的?”方白邪邪对着男人一笑,直接将男人吓退了好几步。

    “杀人的时候,最好在旁边用一些气味比较大的东西遮掩一下,这样血腥味就不会传出去。”

    “而且别人敲门的时候最好装作没有人,因为匆忙的掩盖总会有漏洞出现,这样的话,不如做最坏的打算。”

    “就算别人知道里面没有人会发现有些不对劲,但是也不会有人选择会立即去报警,那么你就有充足的时间去处理尸体,掩盖证据。”

    “而不会像现在这样,措手不及!”

    方白静静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随手用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实在不好意思,你这样低劣的作案手法真的是让我提不起任何的兴趣,要怪就只能怪你太弱了吧!”

    “我劝你不要对我起任何歪心思,我可以当场击杀你然后再荣获一个好市民荣誉奖,我过来的路上一直都是在摄像头底下,所以”方白轻轻将玫瑰花插在了男子胸口的口袋之中,在男子惊愕的眼神中,慢慢说道:“你还是安心接受法律的制裁吧!”

    “神经病!”男子接受不了方白好似神经病一样的言论,直接将大门摔了一下,将房门关了起来,随后将胸口的玫瑰花直接取下,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方白笑了笑,并没有任何的动作。

    一个低级的杀人犯,真的是毫无乐趣,低级的杀人犯,除了为自己的私欲而杀人之外,就没有其他的目的了,更简单的说,他们的作案手法跟艺术无法挂钩。

    摇了摇头,慢慢离开了这栋房子

    没走几步,方白便闻了一股更加浓厚的血腥味。

    “自杀?!”

    方白皱了皱眉。

    这一栋房屋的四周被封锁了起来。

    平房内出现了两具尸体,警察直接将周围封锁了起来,而作为报案人的方白也随后被带回了警局。

    “先生,能请你将事情详细的说一次吗?”

    一个身材还不错的女警手里拿着纸笔看着面前的方白。

    “我闻到了血腥味,然后就报了警,仅此而已。”方白耸了耸肩道,说实话,他并不喜欢待在警察局,应该说他的身体在排斥警察局。

    “先生您的姓名。”女警再次问道。

    “方白!”

    “也就是说方先生您路过这里,然后闻到了血腥味,之后报了警?”

    “没错。”

    方白点了点头。

    “那视频上显示,您和自杀者在自杀前曾经有过一段对话,能否说一说当时你们说了些什么?”女警再次询问道。

    他们将附近一些视频全部都吊了出来,然后发现方白站在这个平房门口和一个人说了很久,初步判定,应该是和自杀者交谈。

    “说什么很重要吗?难不成你们还以为我指示了这个人自杀不成?”方白打了个哈欠道,一个低级的杀人犯,杀人可是一种艺术,哪怕是自杀

    等等,我脑子里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方白突然被自己的脑海里的想法吓了一跳。

    “这”女警被方白的话也堵的没办法了,按照证据来说,确实没办法证明方白跟这起杀人案有直接的关系。

    而在方白做笔录的时候,旁边进来了两个警察。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四起了。”甲警察感叹道。

    乙警察叹了口气:“唉,第二个被杀的少女了,上头已经下了死命令,让我们在两个星期内破案。”

    “这次的凶手真的是丧心病狂,剥皮、抽筋也不知道下一次会是什么!”甲警察无奈道,“明明才十几岁的女孩子,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下的去手的。”

    剥皮、抽筋?

    方白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道:“下一个无非就是剔骨。”

    “先生您说什么?”耳尖的女警盯着方白询问道。

    “剥皮下一步便是抽筋,再下一步就剔骨了,剔骨完了之后就会化尸。”方白淡淡的说道,“没想到竟然还能遇到人屠。”

    女警并不是很明白方白所说的这句话的意思。

    “能帮我把那边那个警察叫过来吗?”方白指了指刚进来的那个甲警察。

    “哦稍等!”女警点了点头,随后看着甲警察喊道:“阿冰,过来了一下!”

    “啥事?!”甲警察径直走到了女警这里。

    “这位先生找你。”女警指了指方白道。

    “先生?!”甲警察眉头皱起,转身看着方白。

    “剥皮抽筋剔骨化尸分别会取四条性命,你们可以着重注意一下医馆的医师,尤其是那些做手术的医师,因为人屠的技艺必须经过大量的材料练手。”

    “所以人屠的继承者无非就是可以经常接触解剖一类的人,火葬场,停尸间,以及手术室。”

    方白并没有搭理甲警察,仿佛自言自语一般,将话说了出来。

    如果说杀人是一门艺术的话,那么戏命师就是这一行业的佼佼者,但是戏命师更喜欢在精神和**上双重毁灭,将人玩弄致死。

    只有让人绝望之后,才会明白什么是生命的伟大。

    相对而言,在杀人这一行业里面,也有着让人不耻的一类人,这类人就是人屠,就是将人类当作鸡鸭一般宰杀,用一种极致的手段将人剥皮抽筋等,然后将这些东西当成战利品制作成标本

    这个人屠就是耻辱的代名词,和白起的人屠称号还是有些区别。

    “先生?!”甲警察眉头更加的紧锁了,从方白的话里可以听出,眼前的这个人好像非常的不简单。

    “那个人屠要完成这么复杂的工程,需要一间不小的房屋,而且手术设备要齐全,而且他们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现住现杀!”方白起身拍了拍甲警察的肩膀。

    “还有就是,人屠非常喜欢玩弄抓捕他的人,其实你可以在发现尸体的周围搜寻一下,基本上人屠喜欢看你们束手无策的样子。”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啥会说这些东西,反正这些都是统统解压到自己脑海里面的东西,想起来就说出来了。

    “先先生,能留您一个联系方式吗?”

    在方白准备离开的时候,甲警察追赶了上来。

    方白点了点头,互换了通讯方式,而在完成这一切之后,方白的眼睛又黯淡了下去,整个人随即颤抖了一下眼前的一切变得好似索然无味起来。

    话说本帅比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来着?

    杀人?自杀?这些跟本帅比有关系嘛?

    方白皱了皱眉头,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此时才发现,好像自己还有一件事没做来着。

    此时的李子成就懵逼了。

    因为他已经在棋手工会等了近一个多小时,但是依旧没有等到大魔头的到来,而两个老人更是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你老师到底还来不来啊?!”老王询问道。

    “就是就是,你不会没有师父吧,编出来骗我们的吧?!”黑衣老人老宋附和道。

    “怎怎么会!我老师一定在路上,再等等,等等就好!”李子成紧张的说道,他也不知道大魔头到底干嘛去了,但是这么久的话,按道理确实应该来了啊!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就在这时,方惊天突然从外面走了进来,风尘仆仆的样子,好像回来的有些仓促。

    “会会长?!”老王惊呼道,“那个您回来了?”

    “我们这里找到了一个下棋的好苗子,象棋天赋非常之高!”老宋赶紧将李子成推到了方惊天的面前。

    “额?!”方惊天惊愕了一下,因为眼前的这个孩子,好像是方白的学生。

    “方白的学生?”方惊天试探的询问道。

    李子成惊诧了一下,赶紧点了点头,“对对,我就是,我就是!”

    “你老师已经到帝都了吗?”方惊天随后再次问道。

    “到了到了,今天到的!”

    “那你老师呢?”

    听见方惊天的问话,李子成无奈的摊了摊手,“老师说来这里接我,但是我等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看见老师的人影子。”

    而此时,方白终于想起,自己出来是找李子成的,但是此时他又被带到了警察局这边,离棋手工会更远了。

    简单的说,一时半会根本到不了棋手工会那边去。

    无奈之下的方白只好拨通了李子成的电话。

    “喂李子成啊!”

    “方方老师!”李子成激动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

    “那个咳咳老师这边还有点事,一时半会过去不了。”方白看了看周围这车水马龙的街道,真的是有些无奈。

    “喂喂,方白,你还在吗?”方惊天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

    “方叔?”方白惊讶道。

    “这边你就不用管了,他在我这里不会有事的,你如果有事的话,可以先忙的!”方惊天开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我是FIFA球王〕〔我要大宝箱〕〔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国民女神:史上第〕〔圣踪〕〔乱世我为侠〕〔都市之绝世仙帝〕〔乡村透视小农民〕〔蜀山剑宗系统〕〔魔鬼主教〕〔公主在上:国师,〕〔快穿:吾儿莫方〕〔快穿之这个愿望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