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洪荒之冥皇〕〔修仙婚恋所〕〔妻主在上,夫君难〕〔星际剑神〕〔音乐篮球手〕〔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我有一个立方体〕〔我真的不想扮猪吃〕〔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地球穿越时代〕〔重生之笑红尘〕〔掀翻时代的男人〕〔造尸成神〕〔奇迹的召唤师〕〔时停五百年〕〔穿越六十年代之末〕〔捡来的破碗是聚宝〕〔魂武至尊〕〔我家学生能改变历〕〔摄政小皇妃:皇叔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能师尊 第二百四十章 回头是岸
    方白的瞳孔突然微缩了一下,愣了愣。

    髙䶮一直在关注方白,所以将方白所有的神态都尽收眼底。

    “不要担心,我并没有恶意,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能不能找一个安静的地方?”髙䶮摆了摆手道。

    面前的髙䶮让方白有些紧张,抬头看了看髙䶮,他脸上一幅人畜无害的样子,这让方白更加有些不安定。

    方白吩咐几个男同学将洛雪和陈月送回家,随后和髙䶮找了一个附近空旷的公园坐了下来。

    “我想过很多种可能,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戏命师会是你。”高䶮有些唏嘘的说道。

    “你认识我?”方白眉头微皱,一个突然出现的流浪道人也认识自己?这让方白就更加的好奇,自己以前到底是什么身份了。

    “这个不可说,你身上充满了未知的因果,我强行插手戏命师的因果,已经大损阳寿,如果我再牵扯其他的因果,也许我连最后的几个月都活不了了。”髙䶮摇了摇头道。

    因果?戏命师?

    原来他并不知道我是个穿越者。

    方白不由松了口气,听到戏命师,方白还以为髙䶮知道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的事情了……还担心了一会。

    “你说的这因果?是什么意思?”方白很是好奇的问道,因果,在地球上也有,佛喜欢说这种东西,前世因,后世果。

    但是方白还是挺相信因果这东西的,并不是说信佛,只是信因果,因果在本土道教也有。

    这还得归结了方白的一个同事,在他身上就真的发生了因果报应,他的父亲是一个滥赌鬼,而且为人不讲信用,在外面吃喝嫖赌欠下了几十万的债务,最后死于咽喉癌。

    本来这件事还不算什么,恶有恶报嘛,后来的事情就真的很无奈了,在他父亲去世之后,他娶了个媳妇,媳妇在医院当医生。

    而不幸的是,他的儿子得了先天性白血病。

    他也非常的倒霉,做什么都做不成,连当老师都被人举报。

    直到他把他父亲欠下来的钱全部还完,他的运气才渐渐好转了一点。

    但是他儿子还是很让人可惜,至今躺在病床上。

    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中老年人到后来会逐渐信这种东西,年轻的时候,根本不在乎这些,报应什么的都无所谓,他们认为哪怕发生在自己身上也不怕。

    他们并不害怕报应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们害怕的是发生在自己的后代身上,所以希望将所有的罪过全部加于己身,不要去牵连自己的子女。

    听完他的事之后,方白也曾唏嘘不已,这种事情还是求个心安吧,举头三尺有神明,既然老祖宗流传了千年的话,总不能用迷信两个字就一棒子打死。

    科学的尽头就是玄学。

    很多事情用科学是无法解释的,很多无神论者(专家)等,到老了之后都会去信这些东西,咱老百姓还是担待着点。

    “方施主可知这个世界道如何来的吗?”髙䶮微笑着问道

    “道?”方白有些迷糊了。

    “世有三千道,道道皆成圣。”

    髙䶮的这句话让方白更加的疑惑了,这话听着确实有些新奇。

    “有人对战斗痴迷,一招一式凝成武道。”

    “有人对音乐迷恋,一歌一曲凝聚乐心。”

    “有人对厨艺着迷,一把菜刀料理天下。”

    髙䶮先说了三句通俗易懂的话,“而这道,就是追求的东西。”

    “贫道髙䶮,天道师传人,而因果,就是贫道追求的东西。”

    这下方白大致就明白了所谓的道,点了点头。

    “人屠也是一种道,只是这种道太过于残暴,世人所不容,每一种道都有自己出现的方式,就好像施主身上的戏命师。”髙䶮继续说道。

    “大师请讲!”方白尊敬的点了点头,此时他已经明白,自己面前的这个人确实不同凡响。

    “担不得大师二字,施主不闲贫道啰嗦便是。”髙䶮推辞了一声,继续到:“人屠的出现,是因为人性淡漠到一种极致,他视人命如草芥,以杀人为乐趣,他体内的灵力便会自动凝结成人屠之心。”

    “人杀的越多,他就越有成就感,人屠之心便会越强。”

    “而戏命师,则是一种超乎常人的智慧。”髙䶮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智慧?

    应该说的是智商。

    方白觉得眼前这位大师说的很多,毕竟像俺这种智商二百五的存在已经不多了,戏命师出现在本爱坦斯因身上,不足为奇,不足为奇……

    “大师过奖了!”方白有些羞愧的点了点头,这种委婉的称赞方式,真的是,大师果然就是大师……

    髙䶮笑着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当一个人的智慧接近于神的时候,他会自动凝聚戏命师的命格。”

    “而戏命师最大的乐趣,就是戏弄生命,而且,最喜欢戏弄自以为聪明的人类,他追求的,就是让人类在被玩弄的绝望之中,慢慢死去。”

    “他通常将玩弄的过程,称为艺术。”

    髙䶮说这句话的时候,方白的心猛然跳动了好几下,怎么感觉眼前的这个人就跟个百科全书一样,特么的啥都知道?

    “因为戏命师也是人类,所以……只有玩弄人类,才会让戏命师感觉到快乐。”髙䶮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方白。

    “那…大师你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方白觉得还是搞清楚眼前这个神神叨叨的髙䶮再说,总感觉他有些不怀好意。

    “方施主,贫道破掉了本属于戏命师的命格,强行插手了进来,并不是说想要干什么,而是想将施主带入正途。”髙䶮对着方白行了一礼。

    “带啥?带入正途?”方白这下真的有些傻眼,这货不是想带着自己去当和尚吧?

    不对啊,眼前这货是个道士啊,你不找十个八个的绝世妹子来诱惑本帅比,你以为本帅比会乖乖跟你去当道士?

    正当方白胡思乱想的时候,髙䶮点了点头道:“贫道时日无多,希望最后这一段日子里,能跟着施主,可行?”

    “额?”

    不是要带我进正途吗?

    “戏命师的因果早已经注定,贫道已经无法强行插手,只是希望能用贫道最后的生命去感化施主,望施主能够回头是岸……”髙䶮闭着眼睛对着方白行了一礼,最后还喊了一句没有技术含量的口号:“无量天道。”

    等会,为什么这货的话听起来就那么别扭呢?

    回头是岸?

    本帅比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还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明虎〕〔名门秘闻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