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落魄千金:凌少宠〕〔战流〕〔风起罗马〕〔位面复制大师〕〔这个游戏不简单〕〔开局一条黑皇〕〔我家娘子已黑化〕〔海贼王之龙珠〕〔量子意志〕〔明匠〕〔怒刷存在感〕〔江湖迟暮〕〔恐怖七年〕〔她比蜜糖甜〕〔医界狂少〕〔文明之万界领主〕〔行舟万界〕〔主宰漫威〕〔米丹盖尔〕〔冰临美漫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能师尊 第二百四十二章 嘿,狗砸
    当方白回到周府的时候,身后还跟着两个让方白很无奈的人物,他总感觉这两个人有问题,但是哪里有问题又说不上来。

    但是无论怎么说,这两个人认识自己,那么说明自己就有希望从他们身上获取以前的身份的信息。

    而且看起来,这两个人对自己好像并没有什么恶意。

    “卧槽,二狗子,你啥时候学会做饭的,做的东西这么好吃?”方君莫嘴里塞满了东西,就好像八辈子没吃过东西一样。

    而和他一样吃相的,还有高䶮道长。

    “罪过罪过,贪图口舌之欲,真的是……前面几十年真白活了。”

    这画风有点歪。

    “咱能不能不叫这个名字,叫我方白可好?”方白有些小愤怒。

    “好的,二狗子!”方君莫狠狠的点了点头,其实他并没有听清楚方白说的啥东西……

    “……”

    只是让方白想不到的是,高䶮道长和周一刀也认识,而且,听周一刀的意思,这个高䶮道长在帝都还挺有名气的。

    在高䶮的面子上,这个如同废人一样的方黑也就住在了周府,用他的话说,就是在帝都无依无靠,好不容易找到了二狗子……

    比赛的第五天和第六天,初年级依旧放假,只是这些小萝卜头出行便更加的谨慎了,基本上一出去就好几个小组一起走,以防再出现洛雪和陈月的情况。

    “二狗子,咱干啥去?”

    第五天的一大清早,方白就早早的起了床,而自己这个所谓的废人哥哥,竟然比自己还早一步起床。

    “有事!”方白叹了口气。

    “对了,这是你的身份牌!”方君莫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身份牌,这是跟着方白的暗影卫交给自己的,当然是假的身份牌。

    原本这些暗影卫是想等着方白去警察局办理身份证的时候,交给方白,但是此时方君莫的突然出现直接打破了所有的计划,干脆将身份牌直接交给了方君莫。

    “身份牌?”方白直接接了过来。

    姓名:方白。

    性别:男

    生日:大陆历1992年08月29日

    祖籍:大夏帝都

    这张身份牌……怎么说呢,让方白打消了很多的猜测。

    难不成,他真的是我哥?

    方白不禁打了个冷颤,这样一个不靠谱的哥哥……

    将身份牌收好,方白对着方君莫点了点头。

    ……

    当方白从陈家将陈月接出来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主要是方白在路上耽误了很久,帝都太大了,大到方白迷路了很久。

    “老师,我们……要去干嘛?”看到大魔头之后,陈月有些小兴奋,她好像已经猜到大魔头要带自己去干什么了。

    “去唱歌呀!”方白笑着摸了摸陈月的脑袋,现在陈月已经不抗拒大魔头摸脑袋了,“顺便看看你最近的基本功有没有落下。”

    而这一幕落入了不远处的方君莫的眼里。

    “没想到阿弟竟然喜欢这样的调调,未成年的小萝莉?”方君莫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养成啊,真的是邪恶……”

    “幻影卫,朕不在宫内,没出什么事吧?”方君莫对着空无一人的左边说道。

    “无事。”一旁空气波动了一下。

    “那就让一号继续待着,等朕玩够了再说。”方君莫摆了摆手,随后非常欢乐的一蹦一跳的跟在了方白的身后。

    陈月对帝都还是算熟悉的,所以方白在陈月的带领下,来到了帝都比较大的一个广场,叫啥天心广场。

    这里种了很多的花,广场中心一颗近三百多米的巨树,巨树的树荫笼罩了整个广场,在下面还算凉爽爽。

    这颗巨树据说是十大王座中的木神种下的,也是由于这颗巨树的原因,天心广场冬暖夏凉,也仅仅只限于天心广场范围,昼夜温差都超过十度,最高温度也不会超过三十度。

    所以,天心广场一年四季就如同一个小世界一般,时时刻刻都开着各种各样的鲜花。

    也就是在异世界才能看到这么高的树,要在地球,估计早就被人砍了当房梁了……

    看到这棵树,方白心里吐槽道。

    不过也是因为这棵树的存在,天心广场的空气非常的清新,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心情不由自主的就会宁静下来,特别的舒服,就好像处在空旷的田野之中一般。

    “老师,我们要在这里唱歌嘛?”

    树荫下到处都是乘凉的人,尽管已经到了十二月份,但是树荫下依旧不冷,很多人都穿着短袖在闲逛。

    广场上人来人往,还有很多小摊贩在摆摊。

    这里就像是一个集市,但是却有不吵,每个人都享受着来自巨树的恩赐,安安静静的待在这里。

    “老师……我们今天唱啥?”陈月很自觉的翻出了那个老鼠面具,只要带上这个面具,就没有人认识她是谁,她想怎么唱歌都不会有人管。

    方白摸了摸陈月的小脑袋,笑了笑道:“今天,先听老师唱吧。”

    “好!”陈月点了点头。

    两个人找了一个海拔还算高的树根。

    “嘿,狗砸!”

    就在方白准备戴上面具的时候,从背后传来了一个方白非常不想听到的声音。

    “狗…狗子?”陈月愣了一下,脸上一幅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看着大魔头……

    “你怎么跟来了?”方白没好气的看着身后的方君莫。

    “哎呀,别这样嘛,哥也只是担心你,怕你出事嘛!”方君莫安慰性的拍了拍方白的肩膀。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用一幅关心小宝宝一样的语气关心你。

    方白瞬间觉得这个世界没爱了。

    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干掉眼前这个人的冲动,对着陈月介绍道:“这位叫方黑……应该算是我的哥哥。”

    “啥叫算是,本来就是!”方君莫直接来到了陈月的面前,笑嘻嘻的看着陈月道:“你好你好,我是方白他哥方黑,你直接叫哥就行,弟妹!”

    沃特法克?

    “你乱说啥,这是我学生!我的学生!”方白直接推开了方君莫,非常严肃的说道。

    “学生?”方君莫疑惑的看了看方白,又看了看陈月,“不是童养媳啊?”

    “童你妹啊!”方白感觉自己内伤都要被气出来了。

    而此时陈月已经羞羞的低下了自己的头……

    “切……没趣,还以为你好这口,原来只是学生啊!”方君莫叹了口气,有些失望。

    方白捂住了自己的额头,这额头被气的有些疼。

    自己前身是不是就是因为接受不了这货的脑洞,加上又不能对他出手,所以才离家出走隐姓埋名的?

    “行吧行吧,你们继续你们继续。”方君莫失望的摇了摇头。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豪门弃妇:陆三少〕〔情深赋流年艾天晴〕〔神棍下山记〕〔仙韵传〕〔灵域兵魂〕〔余生很长,不必慌〕〔军少花式宠妻〕〔瓦罗兰最强大帝〕〔穿越之斩魔录〕〔总裁爹地,快点追〕〔狂乱〕〔卫临巅峰〕〔大唐小文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