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机破星河〕〔我有一方小鱼塘〕〔九层仙莲〕〔侠武大宋〕〔勤学领域〕〔大仙请饶命〕〔九叔之兽血融合〕〔魔科技集团〕〔我是夸雷斯马〕〔我的工作是花钱〕〔变身最强之病弱七〕〔我的极品兵王老婆〕〔诸天我为帝〕〔超级海岛大亨〕〔重生之八十年代新〕〔最强灵异大师〕〔二次元女友攻略系〕〔妖女必须镇住〕〔穿越安置区〕〔我成了冥界首富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能师尊 第二百六十一章 六道轮回
    “有人跳楼啦!”

    当知道方白就是那个神秘的炒菜厨神之后,酒店所有人都显得非常的恭敬,在厨界混的人,没有哪个不知道炒菜法对烹饪的贡献,更有人因为炒菜法而走上了厨师的道路,衍生出来的小吃也是多不胜数。

    炒菜法的公布,让很多人都生活的更加的优质,很多新晋的厨师都在家里给方白立上了祖师牌位……

    就在方白几个人安排房间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喧嚣的吵闹声。

    跳楼?!

    当方白转身望去的时候,只听见一声“咚”的沉闷响声,一个穿着睡衣的男人直接砸落在酒店的门口,摔的血肉模糊,霎那间,酒店门口的地面就被鲜血染红……

    男人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好似死不瞑目一般,手里还握着一张照片,仿佛是自杀前的回忆一般,但是现场却又无比的诡异。

    “死人啦!”

    “有人自杀了!”

    “来人啊!”

    金鱼酒店门口人群涌动,无数人发出了尖叫声,更有好事者拿出了手机拍摄了起来。

    “自杀?!”

    方白看了眼距离自己不愿的那句从高空坠下的尸体,然后收回了目光,此时方白身后的高䶮却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嘴里念叨着只有自己能听见的话:“该来的,还是来了。”

    而方君莫则对这种死人场面有些不屑一顾,什么样的杀人场面他没看过,这种死人,毛毛雨啦!

    这边高空坠尸的动静,引来了无数人的围观,不得不说,天空城的出警速度很快,不到两分钟,就来了两辆警车。

    方白此时也围了过去,这是一个穿着睡衣的男人,看得出来刚刚洗过澡,头发处于半干状态,前面的头发是干的,后面的是湿的,这说明死者刚刚不久还在吹头发……

    他的手腕上还有一块手表,下落时脸着地,鼻梁骨碎裂,鲜血从他的七窍冒出来,身下全部都是血液。

    “走开一点,别妨碍公务。”一个女警察拿着相机,对现场进行拍摄,站在尸体旁边的方白被她驱赶了一下。

    “估计又是一起自杀案,这个月都是第三起了。”一个男警察摇了摇头道,随后他们快速拉起了警戒线,将这里围了起来。

    方白也被他们赶了出去,法医放下了手里的箱子,取出一双白手套就开始给尸体做鉴定。

    而另外有两个男警察开始询问周围目击者看到这个人坠落的经过,一切都好似井然有序,而且好像这事情就应该这么发展,警方的行动也非常的轻车熟路……

    “报告队长,死者生前喝过酒,和前两起的案件类似,估计又是一起自杀案。”法医的语气有些不确定,但是看神情差不多也就确定了。

    “又是一起自杀案吗?”警队队长嘀咕道。

    而被驱赶出去的方白,此时站在金玉酒店的大厅里,望着门口眼光里闪烁着不一样的东西,“不是自杀,是他杀。”

    “不是自杀?狗子,你说说,他为啥不是自杀?”嘴里喊着棒棒那个糖的方君莫颇有兴趣的问道。

    “你自杀之前还会特地去洗个澡,穿个睡衣再跳楼?”方白反问道。

    “额?!”方君莫挠了挠头,好像也对哦。

    随后警方直接接管了整座酒楼,按照惯例去分析案发现场。

    方白觉得像这样的凶杀案本来就离自己很远,哪怕这个所谓的他杀坠楼案件,出现在自己徒弟家里的酒店。

    但是这根本就跟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对于方白来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既然和自己牵扯不上,那就无所谓……

    只是,就好似墨菲定律说的一般,往往你越不想发生的事情,那就一定会发生。

    就好像大学逃课一样,明明你就逃一节课,偏偏这节课还点名了。

    “师祖,我们这里面有叫戏命的人吗?。”从外面回来的李德,手里拿着一封黑漆漆的信封,没有署名。

    “戏命?!”高䶮和方白瞬间惊了,纷纷看向李德手里的信。

    “给我!”方白直接拿过了这封信,按道理说,戏命师是系统给的副职业,但是为什么知道的人会这么多?

    这里面到底还隐藏着什么本帅比不知道的事情?

    “师祖……”李德挠了挠脑袋。

    “我就是戏命。”方白随口解释了一句,随后直接拆起了这封信。

    戏命……

    你特么不是修罗吗?

    高䶮和方君莫瞬间愣住了,但是两个人都默契的没有说话。

    将信封拆开,只见一个巴掌大的黑色骷髅头出现在白色信纸的背面,看到这个骷髅头,高䶮最后还是叹了口气。

    戏命?

    嘿嘿嘿嘿嘿嘿……

    命运的牢笼你是打不破的。

    来跟我打个赌吧。

    就赌……

    赌命怎么样?

    不要唤醒戏命,让我来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资格继承命格。

    用你的实力,来找到我吧……

    比如说,刚刚死掉的那个人?

    ——恶鬼。

    仿佛是用鲜血滴染的字,在白色的纸上异常的显眼,非常的恐怖。

    “这特么神经病吧?”方白看着这乱七八糟的内容,要干啥就不能直接说么?

    说的跟个傻叉一样,是不是觉得自己还很厉害?

    “恶鬼……”高䶮从一旁看到了信纸上的内容,念了一句‘无量天道’。

    “大师,你知道?”看到高䶮的样子,方白不由询问道。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高䶮觉得还是把事情说出来算了,戏命师的去向现在已经不是自己能决定的了了。

    原本想要插手戏命,看来这果然不是自己能插手的东西。

    在高䶮的带领下,三个人来到了一个包间之中。

    “方施主,你还记得人屠吗?”高䶮紧紧盯着方白,随后叹了口气。

    “记得。”方白点了点头,对于绑了自己学生的那个人,方白还是记忆深刻的。

    “方施主,你还无法掌控戏命师的命格吧?”高䶮再次询问道。

    “命格?”方白喃喃了一声,高䶮大师说的不会是自己那个智商二百五的一面吧?不对,自己智商都二百五了,那戏命师最起码得两个二百五……

    “好像确实不能掌控……”方白无奈道,要调换出那个戏命师,还得给自己来一刀,这特么的出场方式真的很特殊……非得见血。

    “人间有六道,天道、人道、修罗道、畜生道、恶鬼道、地狱道。”

    “而人屠、戏命、审判等是人道中的命格,每个人都有可能觉醒人道中的命格,但是想要掌控命格,必须经过其他轮回道的考验。”

    高䶮大师静静的将这一段秘辛说了出来,只是话还没说完,方白直接打断了高䶮大师,“等会,不是说这些都是职业吗?”

    “两者其实只是称谓不同而已。”高䶮大师晃了晃头解释道。

    “那被你杀掉的那个人屠为什么没有经过考验?”方白皱了皱眉头。

    “剥皮,抽筋,剔骨,化尸,便是成为人屠的考验。”

    高䶮大师的这番话,差不多也就解开了为什么历史上所有的人屠都先要用这四种方法杀四个人的谜题了……

    这么一看的话,方白突然觉得用游戏里面的话可以很好的解释这所谓的六道。

    就是隐藏职业。

    必须达到相应的要求,还得通过相应的考验,然后才能成为所谓的六道传承者。

    而那些选择自己道的人,就是所谓的普通职业。

    “所以,这所谓的恶鬼的赌约,就是戏命的考验?”方白再次问道。

    高䶮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原本杀掉人屠才是你的考验。”

    沃特?

    人屠不是被你杀了吗?

    方白瞪大了自己的眼睛看着高䶮,想要听他的解释。

    “施主可知因果?”高䶮看着方白道。

    “略知一丢丢。”

    “万事皆有因果,有因则有果。”高䶮高深莫测的看了一眼方白,“戏命觉醒,这是因,人屠绑你学生,这是果。”

    “同样的,人屠绑你学生,这也是因,你需要杀掉他完成考验,这也是果。”

    “但是人被你杀了啊!”方白不解道。

    “贫道强行介入,这是因,改变了考验,这是果……”

    “果你妹啊,凭啥你强行介入,接受考验的是我啊!”方白不干了,这特么,眼前这大师扯犊子来的吧?

    这就好像喜当爹一样,别人播的种,你去收获果实……不对,这解释有猫冰,别人犯的错,凭啥本帅比去填坑。

    “施主息怒。”高䶮对着方白行了一礼,“此事确实是贫道的错,贫道以为强行介入因果,就可以改变你戏命师的考验,让你安然掌控命格……”

    “结果就是我被你坑了?”方白非常介意的看着眼前的高䶮。

    “无量天道。”无话可说的高䶮只得念了一句口号。

    “消消气消消气,狗子,其实大师也是为你好的嘛!”仿佛知道点什么的方君莫赶紧出来圆场。

    “接下来怎么办?”方白挠了挠自己的脑袋。

    “你不找恶鬼,恶鬼会主动找你,在他们看来,戏命不能落在一个毫无作为的人手里。”高䶮开口道。

    “所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明虎〕〔名门秘闻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