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爷,我对你一见〕〔探天而行〕〔极道飞升〕〔最强万界大神豪〕〔勾魂咒〕〔穿梭在科幻电影世〕〔我和老婆一起重生〕〔晨光已熹微〕〔我有一个工业世界〕〔英雄联盟之暴打全〕〔太上剑典〕〔海贼之十日横空〕〔极品神医奶爸〕〔天运之战〕〔我假装会异能〕〔我这剑仙有歪挂〕〔寻尸人〕〔逆天妖妃撩君心〕〔皇袍加身〕〔海贼之文斯莫克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能师尊 第四百零九章 农活
    方白先是查看了一下最近的课程安排,最近的课程并不要紧,让小萝卜头们自己熟悉一下课本就好。

    就在方白胡思乱想的时候。

    “咚咚!”

    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了。

    “请进。”

    虽然不知道这个时候还有谁会找自己,但是方白可是客气了一声。

    然后就看到了陈伯歌走了进来。

    “陈院长?”方白有些惊异,连忙从座位上起身迎了上去,“不知陈院长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陈伯歌笑了笑:“没事肯定不会来麻烦方老师了嘛!”

    “有事您说!”

    方白连忙摆了摆手。

    “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因为最近快到一年一次的秋收了,按照学院的惯例,中年级的学生是需要去帮忙的,所以……”陈伯歌并没啥不好意思的,直接将来意说了出来。

    “额……哦哦!”方白随即点了点头:“明白了,明白了,就是让学生去体验一下生活对吧?”

    “算是,但也不全是,体验生活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帮那些农场主帮个忙,毕竟希望学院很多地方……方老师,你也明白,学院很多地方都需要用钱。”陈伯歌苦笑着说道。

    “明白了。”方白点了点头。

    希望学院能开起来,这跟洛水城里面的那些地主还是有很大关系的,光靠学生的学费,想要支撑一所学院,这还是非常的困难的。

    “那行,陈院长你吩咐,我一定会督促学生完成任务的!”方白一本正经的说道。

    “诶,这事也没那么重要,因为方老师的原因,学院今年入学的学生已经达到了一个高峰……这就是二年二班负责的范围,拜托了。”陈伯歌将一张任务委托纸递给了方白。

    在送别陈伯歌之后,方白看到了这封委托书。

    是一座位于洛水城东南方向不远的一家叫做德诺的农场,就是农作物熟了,想要一批学生去帮忙收割一下,并且可以帮忙抵挡一下来自魔兽森林里过来破坏庄稼的魔兽。

    摸了摸自己下巴的方白,并没有等多久,径直走入了教室之中。

    下课时间,还是第一次看见大魔头出去了之后又回来……

    “那个啥……嗯咳……看样子大家挺不欢迎老师哈!”方白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头,由于自己走进教室,所以教室陷入了安静之中,所有的小萝卜头都一脸戒备的看着自己。

    “怎么会!我们最喜欢方老师你了!”

    “就是就是,怎么可能不欢迎!”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超级欢迎!”

    小萝卜头昧着良心大声欢呼道。

    方白哈哈一笑:“好啦,老师也不跟你们开玩笑了。”

    随即正色道:“刚刚老师接到来自院长的通知,咱们一年二班佣兵团该出动了!”

    “啊哈?”

    “咱们要去干嘛?去拯救公主嘛!”

    “勇斗恶龙?”

    “敖小小你打我干嘛!”

    “难不成我们要去拯救大陆?”

    小萝卜头们七嘴八舌的议论道。

    “安静!”方白一巴掌拍在了讲台上,“听老师说!”

    “这是城外德诺农场找我们学院帮忙而发布的任务委托书,同样的,在佣兵工会也有相应的委托,我们的任务就是帮忙去秋收,并且去抵御来自魔兽森林出来寻食的魔兽!”

    在大魔头严厉的讲话声中,小萝卜头们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

    给了一大棒,方白当然知道给个萝卜的重要性。

    “当然了,如果任务完成的好的话,奖励大家一顿大餐!”方白直接拍板道。

    “欧耶,方老师万岁!”

    “方老师万万岁!”

    “方老师万岁万岁万万岁!”

    “方老师最好啦!”

    “都好久没吃方老师做的东西了,想想我都饿了!”

    小萝卜头们顿时欢呼道,这里面也有一个懵逼的小萝卜头,只见凯撒摸不着头脑的看着自己的同学,只是一顿大餐,有这么值得开心的嘛……

    “方老师,你这个任务赔本嘞!”

    就在此时,胡说一声大喊,让整个班级都安静了下来。

    “又没收入,积分还少,而且还要出动整个班级……”胡说大声说道。

    作为二班的财务总管,胡说充分发挥了自己的优势,查清楚了这个任务的委托酬劳。

    方白耸了耸肩:“那你是不想参加吗?”

    这话的听起来好像只是一句平淡的问话,但是大部分人都听明白了大魔头威胁的含义……

    “怎么会怎么会,我只是说说而已,说说而已!”胡说赶紧赔笑道。

    方白没好气督了胡说一眼:“当作秋游不行吗?非得计较那么一点得失?”

    在大魔头的带领下,此时的他们正走在洛水城外通向德诺农场的路上。

    时值初秋,道路两旁的树枝上已经逐渐微黄,而再远处看去,两边的田野里也已经可以看到淡淡的黄色。

    田野上,可以看到一些小巧的昆虫飞来飞去,而是不是晃动的草丛,也闪过某些出来觅食的小野兽,时不时可以看到路边的果树上成熟到快掉下来的果子。

    “开学这么久了,出来走一走也是好事!”方白一手牵着小丫头洛雪,一手悠闲的插在衣服里。

    都是些孩子,有谁不喜欢出来玩呢!

    全班也只有洛雪能够在没事的时候被大魔头一直牵着,其他小萝卜头都不行,哪怕陈月都有些害怕大魔头……

    只不过她们也不想被大魔头牵着,心惊胆颤不说,还没自由。

    左右看了看,方白牵着洛雪走到路旁,伸手从某个树上摘下还未变黄的叶子来。

    现在衣服上擦了擦,看着小朋友:“想不想听?”

    洛雪肯定的点了点头:“想!”

    方白将叶子放在了嘴边,用力一吹:“哔——”

    一道轻快悠扬的曲子远远传去,顿时将所有的小萝卜头的兴趣都提了起来。

    方白鼓动脸颊,曲声时而低转,时而高亢,颇有一种轻快的曲风,让所有的小萝卜头都有些愉悦!

    方白吹出的曲声,时不时迎面吹来的一阵凉风,路旁的青草,远处飞舞的落叶,构建出了一幅轻松的画面……

    一时间,所有人都心旷神怡。

    一路闲聊漫步,当这一行人来到德诺农场的时候,已经差不多中午了。

    农场主亲自出来迎接了方白等人。

    要知道,二年二班的名头现在已经传遍了整个大陆。

    别以为仅仅只是大陆赛的名头,这一个暑假,这群小萝卜头彻彻底底将一年二班佣兵团的名头打了出来,尤其是‘凶兽’李霸道同学,这货在佣兵界彻底坐实了‘凶兽’两个字。

    死在李霸道手里的魔兽、恶人多不胜数。

    反正落在李霸道手里,就没有好下场的。

    “不好意思,请问一下,关于农场的最主要的任务有哪些?”方白并没有跟农场主闲聊,而是直接问起了任务。

    “任务啊!”农场主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也不多,就是将农场里快要成熟的麦子收了,还有就是这几天晚上可能会有魔兽过来,需要帮忙防御一下。”

    “明白了!”在农场主的交待下,小萝卜头也逐渐分好了工。

    应该说,分成了两拨人。

    一拨人并不想去割什么草,所以这拨人想要去魔兽森林里清理一下周围的魔兽,顺便打一点好的食材回来。

    而剩下的这拨人就无所谓了,反正这事情都要做的,总不能所有人都去打猎对不对?

    在农场简单的吃过饭后,打猎的小萝卜头便离开了农场。

    而剩下的小萝卜头们则显得有些无所事事,因为对于他们这些修士来说,割麦子什么的,简直不要太简单。

    像陈月随手一记冰刃扔过去,就是一大片麦子齐刷刷的被斩落,剩下的就只要去收拾就行了。

    看着这么一群无所事事的小萝卜头,方白觉得吧,这事情不应该这么搞,得给他们加点难度。

    “啪啪!”方白拍了拍手,将所有留下来割草的小萝卜头们都召集了过来。

    “看来大魔头又准备找事了!”

    “就特么大魔头逼事多!”

    “唉,忍忍吧!”

    凭借对大魔头的了解,小萝卜头们已经知道大魔头要干什么了。

    肯定没好事。

    “既然大家看起来没什么事做,那老师就给你们找点事做!”

    “有没有人看到课本的第二课,《悯农》?”

    方白询问道。

    “老师,我会背!”夏百合率先举起了自己的手:“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既然都有人知道了,那老师就让你们体会体会这辛苦的程度!”方白笑道。

    “又不让用灵力,然后用体力去割麦子是吧?!”看着方白脸上那猥琐的笑容,李子成已经猜到了大魔头想要干什么……

    “哎呀,没想到班长同学竟然猜到了老师的想法了!”方白有些诧异的笑道。

    “不过……这镰刀……可不是一般的镰刀哦!”

    当这些小萝卜头咬着牙拿着手里这把重若千斤的镰刀,心里不停的诅咒着大魔头,这该死的大魔头,就知道特么的不是个好东西!

    全身的灵力都必须拿来维持这把镰刀,就好像跳绳、羽毛球拍这种东西,不过还好的事情就是,因为已经有过先例,所以这些小萝卜头的适应能力还不错。

    “每个人都拥有一块自己要割的任务区域,当然咯,这也算是一场比赛,拿到第一名的同学,有惊喜哟!”大魔头的话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因为这些小萝卜头已经对大魔头不抱什么太大的希望了。

    看着这一块望不到边际的麦田,有些小萝卜头不由叹了口气。

    小麦田里,无数个黑点正在缓缓行动。

    小麦秆一簇簇的被割倒,如果从高空往下看的话,就好像天狗食月一般,这里咬一点,那里啃一点。

    不过也无所谓,方白已经查询过了最近的天气预报,这几天并没有雨,所以这些小萝卜头拥有充足的时间去割麦子。

    “方老师,我觉得这首诗有问题!”

    就在方白惬意的背靠着大树乘凉抽烟的时候,一个小萝卜头突然义正言辞的站在了方白的面前。

    “啊哈?”方白有些愣,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看着面前这一本正经的胡说,询问道:“怎么就有问题了?”

    胡说非常郑重的看着大魔头道:“这首诗说悯农,也就是让我们珍惜粮食、明白农民的辛苦对不对?”

    方白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但是,这粮食是不是我们用钱买的?”胡说再次问道。

    “是啊!”方白同样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的话,珍惜粮食我可以理解,毕竟这粮食是我们花钱买的!可是我们为什么要去体谅农民的辛苦!”胡说非常严肃的看着大魔头问道。

    简单的说,他觉得这首古诗表达了一种严重的错误的思想。

    粒粒皆辛苦跟他们有什么关系,无论这粮食有多么的来之不易,他们都是花了钱的,既然花了钱,那他们就可以随便浪费这粮食,为什么要去珍惜呢?

    农民拿到了钱,他们拿到了粮食,这本来就是一个等价交易,可是他们为什么要去体谅农民呢?

    方白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这在地球上也是一个争议的问题,简单的说,这首诗还有前面四句,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全诗的宗旨述说的是一个关于阶级剥削的故事,明明风调雨顺的时代,但是农民却依旧会饿死,前四句总结起来就是苛政猛于虎!

    “行,既然你有问题,老师当回答你的问题!”方白深吸了一口手中的烟,随后拧熄在了身旁的土地之中。

    随后对着胡说招了招手,示意他坐到自己旁边来。

    “你所说的这个问题,是生活中的等价交易,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是你作为商人的角度来看待,也就是说,这都是因为钱字!”

    “你觉得,农民种出了粮食,你花钱买了粮食,你得到了粮食,农民得到了钱,对不对?”

    胡说点了点头。

    “那你的钱哪里来的?”方白再次询问道。

    “当然是我辛苦赚的啊!”胡说撇了撇嘴道。

    “那好,老师再问你,是你赚钱辛苦,还是农民种粮食辛苦?”

    “当然是……当然是农民种粮食辛苦啊!”

    方白摸了摸胡说的脑袋,柔声道:“你也知道你赚钱比农民伯伯种粮食要轻松,但是为什么还是会有人继续种粮食呢?”

    “因为这都是因为生活!”

    “用自己双手养家糊口的人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尊重,就好像你也在用自己的双手赚钱,你的钱也来之不易……”

    “每个人生活都不容易,靠自己双手养家糊口的人,都值得我们尊重,其次,我们都是一类人,尊重他们,就是尊重我们自己,我们不能因为我们花钱了,我们消费了,我们就可以高人一等,就可以看不起他们。”

    “如果我们看不起别人,那么我们也会被别人看不起,善待别人,终究有一天,我们会被别人善待!”

    “这首诗的含义并不在于等价交易,而是告诉我们,尊重每一个人辛苦的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九层仙莲〕〔心甘秦愿〕〔我!最强主角!〕〔其实我只喜欢你〕〔布桐厉景琛〕〔某学园都市的旧日〕〔豪门帝宠:吻你上〕〔正版修仙〕〔都市之万界帝尊〕〔吃鸡奶爸修仙传〕〔噬灵武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