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国大叔霸道宠〕〔华尔街传奇〕〔我有一座军火库〕〔这是个游戏世界〕〔我在漫威肝梦幻〕〔地球在哀嚎〕〔重生之八十年代新〕〔网坛巨擘〕〔我要当天帝〕〔地球在退化〕〔超神制卡师〕〔漫威盖伦〕〔崩坏诸天万界〕〔三寸人间〕〔海贼之无限觉醒〕〔时空命运公司〕〔绝代鬼妻〕〔逍遥皇帝打江山〕〔亿万甜妻:龙少,〕〔小妻多娇:少将难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能师尊 第四百七十四章 救治
    简直可怕!

    看着铁盆里的黑血,周围围观的人心里唯一的想法,他们都不知道能说什么了。

    “去再服三次药,加强锻炼!”

    方白的手一晃,瘸子腿上的针便再次到了他的手里,随后若无其事的又抽出一张纸,将解毒的药方写给了瘸子。

    这个世界建立的基点就是五行元素,而中医的建立,也是五行,两者完美的契合了起来,不过这个世界医道的治疗手段比较简单,就是利用五行灵力对于伤者、病者身体经行修复,更多的就是利用一些药物进行治疗。

    并没有中医那样的博大精深,中医配上五行灵力,以灵力作为催发剂,配合中医的治疗手段,极大的激发人体自身的潜力,从而达到治疗效果,这比一般的治疗手段要强不知道多少倍

    其实在地球上的中医也并没有那样的一无是处,只是出现的文明断层让中医损失极大,再加上一点,中医的修行并不像西医那样见效快,一个速成的西医也许几年时间便可造就。

    而对于中医,可能几年时间你还没背完黄帝内经等医术,这也就是为什么地球上的中医大部分出名的都是那些医药世家子弟,从小的耳濡目染,加上环境影响。

    中华文明最大的悲哀之处就是敝帚自珍,什么传男不传女,教会徒弟饿死师父等等,从人们有了家族意识之后,那些大工匠便喜欢藏一手,留一手等

    这不得不说是民族之悲哀,纵观民族工匠史,我们会发现,真的很畸形。

    他国会将自己民族的东西保护的很好,不仅仅这里有本国技艺保护,那里还可以申请各种福利,国家还予以宣传。

    而中华

    我们小时候听的最多的就是,你学这个干什么,你对这个感兴趣干什么,这个又不能当饭吃,好好读,以后考个好大学。

    等我们去博物馆看那些巧夺天工的设计时,心里唯有悲哀,明明科技发达的如今,却无法再现曾经的智慧。

    “我的腿我的腿好了我的腿好了!”瘸子动了动自己的腿,竟然发现自己的腿竟然恢复了,不由兴奋的大叫了起来。

    “神医,神医啊,谢谢谢谢,多少钱?多少钱我都给了!”瘸子赶紧止住了自己的行为,随后恭敬的询问道。

    “不用,今天是义务行医,你先去买药服用,等真的有效果的时候,再说。”方白摆手说道。

    “谢谢谢!”瘸子赶紧前往医院中买药。

    随着瘸子的离开,方白面前瞬间变得火爆了起来,无论是有病的还是没病的,都想要来看一下,毕竟不花一分钱,还可以得到一个心安。

    “医师,医师,救命!”

    “医师救命!”

    在人民医院门口站着一个黑黑有些消瘦的男生,男生的身上穿着一套已经看不清颜色的学院服,也分不清楚是哪个学院的,脚上是一双土黄色的鞋子,鞋子洗的很干净,但是上面却用胶沾了好几次,而即便是那些干苦力的半兽人,也不会穿这样的鞋子。

    男生背着一个老人,老人也同样的消瘦,基本上都只剩下皮包骨了,眼神空洞,单薄的身体在风中嗖嗖的发抖,面色痴呆,看样子没多少时日了。

    一阵风来,大厅的王医生便闻到了一阵恶臭的味道,作为和各种病患打交道的王医生,也经常去警察局兼职的他,还是第一次闻到这么难闻的味道。

    像是什么东西在腐烂,臭鸡蛋、粪水什么东西发酵了很久,再配合上他已经找不到任何形容词来形容这种味道了。

    因为他已经捏住了自己的鼻子,快要恶心的吐了。

    他原本想要让门卫将这两个人赶走,但是想了想这毕竟是在医院的大厅,如果闹出医师不接待病人的新闻的话,也许他背不起。

    他用手捏住鼻子,问道:“什么情况!”

    “不能吃东西,一吃就吐,浑身没力气,身上还有脓包”男生赶紧说道。

    听完男生的话,王医生的肚子忍不住翻滚了一下,问道:“可有医馆的体检单?”

    “没有”男生低声道。

    “先去做个体检,然后做个全身检查,之后把体检单交给我。”王医生直接撩衣服走人了。

    再待下去,也许他就会恶心死在这里了。

    “崽啊,走吧去吧爹没几天好日子了,别瞎忙活了。”老人拉了拉男生的手,声音微弱。

    活了这么大岁数,怎么看不懂别人脸上厌恶的表情,他知道自己这样的情况,如果有钱的话,那还好说,自己又没什么钱。

    “医院对面有个神医,大家快去看呐,还不要钱!”

    就在男生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医院门口突然有个人大喊了起来。

    这让这对父子一愣,刚想离开的王医生也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男生直接背着自己的父亲急匆匆的赶了过去,因为他父亲身上散发的味道,这让众人纷纷避开。

    他也不觉得羞愧,直接来到了方白的面前,“你这看病不要钱吗?”

    “不要。”

    方白点了点头,他留意到了这对父子,从精神气来看的话,这父子的精气神是弱于常人的。

    “把手给我吧!”方白伸出了自己的手,他并没有嫌弃老人身上的味道,中医医德只有简短的四个字,以人为本。

    “我的手脏,不干净。”老人想要伸出自己的手,却看到自己的手满是污垢,随后往袖子里缩了缩。

    “手脏了可以洗手,命没了,就什么都没了。”方白笑了笑,依旧将自己的手放在了桌子上。

    方白的一个微笑,让这对父子眼睛忍不住有些湿润,他们去看病的时候,那些个医师哪一个不把他们当成乞丐看待,没有任何的好脸色

    他们眼里的那种厌恶,会让你觉得自己真的很卑微,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

    为什么说护士是白衣天使,因为她们面对病人的时候,总是带着微笑。

    医道是逆天之道,所有的医师都是在死神手里抢人。

    所有的职业里面都有害群之马,我们不能以偏概全,不能一个垃圾,而否定这个职业。

    他很努力的想要把手抬到桌子上,但是手臂一直在发抖,完全不听他的使唤。

    老人将牙齿咬的咯咯作响,费了很大力气才将手抬到方白的手边,老人的手上有一层油腻的污垢,像是很久没有洗澡一样。

    “可以!”方白点了点头,并没有嫌弃,反手扣住了他的手脉,随后对男生道:“把他上衣解开!”

    男生没有说话,默默的解开了父亲的上衣,裸露出了有些干瘪的胸膛,老人的胸膛很恐怖,一块青一块紫,还有些地方黑,黑中透紫,看起来很是惊心恐怖。

    随后让老人转过身来,只见老人背上无数脓包,看起来煞是恶心。

    他差不多已经明白老人身上恶臭的原因了。

    “大家退开一点,小心沾到毒。”方白对着周围嘱咐了一声,随后指尖生起了一团火,将所有用过的银针消过毒后,在银针还带着滚烫的温度时,对着老人的胸口扎了下去。

    银针分毫不差的刺入穴位之中,这银针刺入体内并不痛,只是这灼烧的感觉让老人感觉到不适。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他的身上就出现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

    方白这一招用的是华佗九针中的第一针‘阳火’。

    大概五分钟之后,方白给已经被扎成刺猬的老人收针,收针不出一滴血,老人脸上的血色有些恢复,方白随即让男生帮他爹穿上衣服。

    “知不知道蹲跳?”方白看着老人问道。

    “就是蹲着跳?”老人问道。

    “是的,蹲着跳!”方白点了点头,“我没让你停之前,你必须一直跳。”

    “我”老人想了很久,却不知道说什么。

    “我爹他跳不了。”男生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只能说出一句他跳不了。

    “你又不是他,你怎么知道他跳不了。”方白摇了摇头。

    “加油吧,为了你儿子。”方白对着老人鼓励了一声。

    老人深深看了方白一眼,咬了咬牙,“您是个好医师,我听您的。”

    男生搀扶着老人一会,让他自己站立了一会,随后颤颤巍巍的蹲了下去。

    使劲全力跳了一下,但只是这一下,也如同要了他的老命一般,整个身体都在疼痛

    老人一下双膝跪在了地上,双手支撑着自己,难受的眯住了自己的眼睛。

    “爹”男生想要去扶自己的父亲。

    “爹没事!”老人咬了咬牙,虚弱的说道,随后又恢复了正常蹲的样子,想要继续跳起来。

    一下,两下再次跪倒。

    再一次蹲着,继续跳。

    大概在跳了七八下之后

    老人无力的跪倒在了地上。

    “继续!”方白叩了叩桌子,“还不能停!”

    此时的他就如同那个冷面面对小萝卜头的大魔头。

    “爹咱不跳了,咱去吧!”男生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崽,医师是个好人爹得听好人的话。”老人瞪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儿子。

    “下一位!”方白对着面前排队的人群说道。

    老人的双手在地上撑了很久,随后又恢复了正常蹲的状态。

    小小的往前跳了一步,仅仅是这一步,却牵动着周围无数人的心。

    “好,老爷子加油!”

    “跳得不错,加油!”

    “老爷子两脚要撑开,这样不会摔倒!”

    周围的群众开始被这个弱不禁风的老人加油了起来,纷纷鼓起了掌。

    “嘭!”

    “嘭!”

    老爷子顿了顿身子,开始连续跳动了起来。

    “继续!”方白头也不的催了一声。

    “咚!”

    “继续!”

    “咚!”

    也不知道老人跳了多少次,也不知道跳了多久,反正就是一直在跳,越跳老人的呼吸越难受,整张脸都憋的通红。

    “继续,不要停!”方白再次喊道。

    在众人以为方白会将老人折腾死的时候,老人突然猛的跪在了眼前,一口黑血喷了出来。

    随后大口大口的呕吐了起来,那呕吐的脏东西全是黑色的粘稠物,臭气熏天,不少人问道这臭味都忍不住捏住了自己的鼻子。

    这个时候方白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一巴掌直接拍在了老人的背上,随着这一巴掌的拍下去,老人呕吐的更加的厉害。

    “爹爹”看着自己爹的状态,那个男生不由着急的询问道。

    老人没有答,而是继续呕吐,最后竟然呕出了黑色的血块。

    连方白都无法免疫这恶臭,他不得不捏起了自己的鼻子,另一只手拍了拍男生的肩膀:“毒吐出来就好了,吐出来就没事了。”

    当男生将老人重新扶到座位上上,众人才发现,老人胸膛前的黑紫色已经淡了下去,老人也能感觉的到,自己背后的脓包好像消退了许多。

    “谢谢谢谢谢!”男生看到自己的爹竟然好了,不由激动的热泪盈眶,猛然直接跪倒在了方白的面前,重重的磕起了头。

    咚咚咚

    而旁边的老人也忍不住想要跪下来。

    方白一看便惊到了,赶紧扶住了老人,“来个人,搭把手,把这孩子扶起来。”

    “你们这样干什么,没看到我后面写的这八个字吗?你们这不是砸我招牌嘛!”

    “您是个好人,是个好人呐!”老人流着泪道。

    谁也不会明白他们内心的绝望,没有钱治病,而且受人嫌弃的时候,他真的想要一死了之,但是却又放不下自己的儿子。

    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汉,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的儿子本应该有一个非常好的前途。

    老人没有钱,而且这种病又让他浑身带着臭味,很多医师都不愿意接待他们,也不愿意跟他们打交道。

    在他们身上得不到任何的利益。

    如果说,这老人是个百万富翁,那么都不用他开口,无数医师会伺候的他如同伺候自己祖宗一样到位。

    站在医师的立场上,一个病人不治并不影响他们的生活,他们可以去救治下一个病人,在见惯了生死之后,良心什么的,已经影响不了他们太多了。

    但是作为一个病人,一个没有钱,身后还没有势力的病人,他们有的选择吗?

    在国外,有那么一条法律,就是医生可以在不告知病人的情况下,为了确保他们的生命安全而直接进行救治。

    而这样的代价,就是高昂的医疗费用。

    国外的医院大部分都是可以报销的,可以免费的,对,重点是你得预约的上,医院周末不上班,私人医生贵的死。

    国外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好,就好像那么一句话,你能看见的,也许只是他们让你看见的而那些看不见的,他们不会让你看见。

    请记住本域名:。手机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豪门弃妇:陆三少〕〔情深赋流年艾天晴〕〔神棍下山记〕〔仙韵传〕〔灵域兵魂〕〔余生很长,不必慌〕〔军少花式宠妻〕〔瓦罗兰最强大帝〕〔穿越之斩魔录〕〔总裁爹地,快点追〕〔狂乱〕〔卫临巅峰〕〔大唐小文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