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皮肤强无敌〕〔我是英雄导师〕〔超级英雄之恶邻〕〔棺香墓火〕〔盛唐高歌〕〔关于我成为丧尸的〕〔英雄无敌之穷途末〕〔把我仙妻交出来〕〔盛婚萌宠:首席BO〕〔二次元旅游日记〕〔影后来袭:霸气成〕〔甜妻似火:战少超〕〔崇祯本科生〕〔时代控卫〕〔龙氏小儿〕〔放开那个原始人〕〔天行大至尊〕〔剑与魔法与武侠〕〔快穿:男神又苏又〕〔我有一个工业世界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能师尊 第五百零四章 你渴望力量……
    ,精彩小说免费!

    现在每天天不亮,训练场就已经有好几个小萝卜头在训练了。

    比如说有着血海深仇的霍羽,想要打败情敌的胡说,以及为了兽族大典而拼命的阿布。

    对于霍羽来说,他现在活着的唯一两个信念,第一个就是报仇,将自己背负的血海深仇全部报掉,第二个就是报答大魔头方老师。

    想起心中的仇恨,霍羽就忍不住全身颤抖,拳头都不由自主的捏紧,咬牙切齿一般的想要杀人。

    想起大魔头那天和自己的对话,霍羽就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你的家在天空城?”

    “是!”霍羽点头:“天空城霍家,我爹是警队队长。”

    “这……”方白愣了一下,天空城属于大陆几大中立城市之一,能够将警队队长全家灭门,而且还相安无事的势力……

    “看来你的仇人来头不小。”

    天空城属于大陆的中立城市之一,从不参与大陆上的斗争,错综复杂的势力关系,天空城可谓是藏龙卧虎。

    在这种势力关系之下,能够将白道的重要人物灭门而且还平安无事,这说明,霍羽的仇人最起码得是封号级别……

    哪怕是道法境都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灭门。

    “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当时我的在学院里上学,他们还不敢进入学院来杀我,之后我就被陶姨带回了洛水城。”霍羽面目狰狞,瞳孔之中的痛苦之色非常明显。

    看着许久不做声的大魔头,当时的霍羽以为他是害怕了。

    只是随后又听到大魔头的声音。

    “不要想太多,好好修炼即可,在老师这里,别说你的仇人是封号级别,哪怕是王座级别,老师也让他有来无回!”方白安慰的拍了拍霍羽的肩膀。

    “是!”霍羽并没有将大魔头的话放在心上,仅仅只是以为大魔头在安慰自己。

    不过能在这里接受到这么多新奇的修炼道具,霍羽已经很满足了。

    他已经晋升成为了地元境,已经拥有资格去报名参加天骄榜,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更加努力的修炼,在天骄榜上获得更好的名次。

    这样的话,拥有极大名气的他,哪怕对方来头再大,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对天骄榜上的人出手。

    在训练场上负重奔跑着,看着远处那栋没有亮灯的房屋,那是大魔头居住的房子,霍羽眼眶微红,拳头捏紧!

    无论大魔头是开玩笑亦或者说的是真的,霍羽都不在乎。

    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再会对他这样好了。

    他的仇人是谁他很清楚,但是他不想这个世界上唯一几个对他如此好的人,再被牵连进去。

    “方老师,能够在您的班级里上学,我已经亏欠巨多了,还有陶姨!”

    “我的仇,让我自己来报吧!”

    ……

    此时的胡说也起来的非常早。

    没有什么比爱情的力量更加刺激人了,尤其是当你的爱情出现第三者的时候。

    现在每天胡说都能看见耀武扬威的夏云在他面前嘲笑他,但是他又无法去做什么。

    毕竟以他人心境的实力,哪怕开启基因锁,也无法撼动别人天玄境的实力,面对天玄境,他就好像是一只蝼蚁。

    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他就跟一个笑话一样,根本没有任何抵抗能力。

    “如果不是看在弄死你,小雪会伤心的份上,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

    脑海里想起昨晚放学的时候,夏云对自己说的这句话,胡说就忍不住捏紧了自己的拳头。

    实力,实力,我要实力!

    胡说整个人都疯狂了,咬着牙在训练场上癫狂的奔跑着,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竟然是如此的软弱无力,面对情敌的欺压,他竟然没有丝毫的勇气去反抗。

    “你渴望**……嗯咳……你渴望力量吗?”

    就在胡说跑到整个脑袋都空白的时候,突然一阵非常有魔性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脑海里。

    “谁……谁……谁在说话?!”

    胡说整个人都懵了,有些惊恐的看着周围。

    只见周围都黑漆漆的,原本在跑道上奔跑的霍羽和阿布竟然都不见了。

    “你渴望力量吗?孩子!”

    一道低沉性感又嘶哑的声音,在胡说的周围循环了起来。

    “力量?”胡说喃喃了一声,伸出手,看着自己的手掌,“我渴望力量吗?我渴望力量。”

    “你渴望力量吗?”

    突然一只脚掌搭在了胡说的肩膀上。

    胡说吓了一跳,抬起头,只见一个巨大的黑狗头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那闪烁着蓝光的二十四克钛合金狗眼,残忍而又锋利的狗牙,无不在表明一个事情,这个狗头……好像是每天被大魔头踹屁股的那条黑狗。

    “小…小黑黑?!”胡说一幅见了鬼的模样。

    “没错……本座就是小黑黑……啊呸,本座是伟大的魔兽森林之主,内瑟斯·马可波罗·雷克斯·托尼斯……德西玛雅·暗黑。”狗头怒道。

    “额……哦!”胡说有点懵,“你会说话?”

    “本座当然会说话!”黑狗傲然道,“小子,你渴望奶……”

    黑狗不由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一脸正色道:“小子,你渴望力量吗?”

    “我……”

    “你不想报仇吗?”

    “我……”

    “你不想夺回你的爱人吗?”

    “我……”

    “你不想教训那个第三者吗?”

    “我……”

    “你渴望力量吗?”

    “不是,我就是想问,你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还每天被大魔头踹屁股……”

    黑狗:“……”

    突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好似世界末日要来临了一般,一个伟岸的身影出现在了胡闹的面前。

    那雄壮的身体,精壮的肌肉,迅猛的利爪。

    一个好似远古泰坦巨人一样的黑色狗头人出现在了胡闹的面前。

    “本座乃是远古魔兽地狱之神内瑟斯的后裔!你觉得本座会害怕一个凡人?”黑狗露出了自己锋利的牙齿。

    “那你为什么每天被大魔头踹屁股?”

    “本座是魔兽森林之主,本座……”

    “那你为什么每天被踹屁股?”

    “本座……”

    “那……”

    “够了,你到底渴不渴望**……我日……你到底渴不渴望力量!”狗头人一只爪子直接拍在了胡闹的面前,它的爪子比胡闹整个人还要大,这一掌下去,震天动地,整个大地都好似要裂开了一般。

    “渴望!”

    “从今天起,你就是本座的契约者了!”

    一道黑色的光芒从狗头人的眉心射了出来,将胡闹整个人都笼罩了进去。

    “星辰见证,夜空为引,天地为纸,日月为媒。”

    “以吾血为契,以汝念为约。”

    “以吾暗黑之名为誓,与汝契约!”

    “吾以暗黑之名命令,契约成!”

    ……

    从昏迷之中醒来的胡说只觉得脑壳有点疼,整个脑袋都在回荡着那所谓的契约咒语,很懵。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

    看到胡说醒来,看护胡闹的田欣雅不由松了一口气。

    “哈?”胡说完全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跟你说,你吓死我们了!”田欣雅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道:“霍羽说你早上训练的时候,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大喊着我渴望力量,然后冲进了后山之中。”

    “额……”胡闹皱起了眉头。

    力量?**?等会……

    “然后呢?”

    “然后整个人就不见了,吓得阿布赶紧叫醒了大魔头,然后大魔头让通知全班同学都去找你!”田欣雅继续说道。

    “最后还是靠小黑黑把你找回来的!”

    田欣雅说完指了指在门口待着的那条黑狗。

    胡说顺着田欣雅的手看向了门口,只见那条黑狗也刚好回头看向了胡说,这一人一狗,眼神在空气之中摩擦起了火花……然后堕入了爱……嗯咳,堕入了沉思之中。

    “难不成我在做梦?”胡说心里暗道。

    “契约者,你并没有在做梦!”

    一个突兀的声音突然在胡说的心里响起,那低沉性感又嘶哑的声音……胡说猛的抬头看向黑狗,只见黑狗挑了挑自己的眉,而且还眨了眨自己美丽的狗眼。

    一段好似第三人称视角的记忆突然在胡闹的脑袋里回放了起来,努力的胡说同学在操场上奔跑着,而一条默默关注他的黑狗,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然后这条看似普通,其实并不普通的黑狗默默的跟在了他的身后,找了一个机会,就将胡说给……催眠了。

    没错,一条掌握催眠术的黑狗,想想都觉得可怕。

    胡说契约之前的那一切都只不过是黑狗的障眼法,说白了都是假的,要是黑狗有那么强的话,你觉得它会不反抗方白?

    想到自己因为渴望力量,然后跟一条黑狗签下了契约,胡说整个人都不好了……一条整天渴望**的黑狗?

    一条被大魔头踹屁股的黑狗能带给自己什么力量?还是说带来**?

    “既然你没事,那我先出去了!”田欣雅甜甜的对着胡说笑了笑,随后走出了休息室。

    “哦,好!”胡说点了点头。

    就在田欣雅走出休息室的那一刻,异变突起,坐在门口的那条黑狗突然以堪比音速的速度,眼睛里满是一种胡说看不懂的神采!

    吼!

    一道不似狗类能发出的怒吼,黑狗竟然一口咬在了胡说的右臂之上,顿时鲜血顺着手臂流进了黑狗的嘴里。

    然后胡说就看到了一条结印的黑狗。

    没错,一条结印的黑狗。

    说出去你可能不会相信,一条盘坐在床上的黑狗,双手放在自己的后腿膝盖上,时不时还交叉几下,结几个印……

    黑狗惬意的舔了舔自己的舌头,狗眼发出了不明的色彩,兴奋的看着胡说。

    “本座就知道,本座就知道,你是鹏的后代,你身体里存在鹏的血液!”

    还没搞懂黑狗说的是什么,忽然,胡说整个胳膊忽然剧烈的疼痛了起来,并且伴随着一阵阵的麻痹感觉。

    胡说愕然的卷起自己的衣袖,胡说整条手臂都发生了变化,一道道黑色的纹路迅速在胡说的手臂上延伸了起来,只一会儿,便形成了一个非常奇怪却具有美感的图案!

    什么鬼东西?!

    胡说完全没看懂自己手臂之上这是怎么了。

    “胡狗之印!”黑狗的声音在胡说的心底响起,“远古时期,鹏名胡,狗名友,天空之主便是你的祖先,而本座的祖先便是地狱之主,据说鹏和狗是非常要好的兄弟,所以后世称之为胡鹏狗友。”

    “这什么瞎鸡儿解释,你觉得你这样的解释我会信?”胡说整个人都怒了,你特么编个理由也编的可信度高一些吧,唬三岁小孩子呢!

    “不信?”黑狗嗤笑了一声,随后整张狗脸都正色了起来,双爪合十了起来,随后整个狗身‘嗖’的一声钻进了胡说的身体之中。

    胡说只觉得自己的背后好像有什么要生长出来了一样,应该说要钻出来了一样,仿佛要撕裂了一样。

    “啊!”

    胡说忍不住大喊了出来。

    背后就好像长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胡说突然感觉自己的背后有些痒,伸出去摸,却发现……

    羽毛?

    胡说转头去看,一双巨大的金色翅膀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

    “卧槽,鸟人?”

    就在胡说发愣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道惊呼声。

    大魔头一脸不可思议的站在门口看着坐在病床上的胡说,那粗壮的右臂,还有那背后的鸟翅膀……

    “我……”只是,还没等胡说解释,一阵剧烈的眩晕感随之袭来,胡说便晕了过去,而黑狗也从胡说的身体里钻了出来。

    “卧槽,狗妖?”方白指着床上的黑狗吃惊道,钻进别人的身体里,还将自己的学生弄昏迷了,这不就是所谓的妖怪附体嘛!

    “汪汪!”黑狗赶紧摇了摇头,它必须赶紧证明自己的清白,不然的话,按照面前这个男人的尿性,自己肯定免不了一顿毒打。

    “你汪个屁,本教师今天就要替天行道,孽畜,看本老师如何斩了你的狗头!”方白一幅正派人士的风范,掏出了自己的教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血里鸢〕〔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豪门弃妇:陆三少〕〔祸国毒妃:邪王请〕〔我养大佬那些年〕〔法眼至尊〕〔名门暖婚爱入骨〕〔我叫科莱尼〕〔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星战启示录〕〔都市最强医仙〕〔至尊神魔〕〔快穿攻略:男神,〕〔小妻要逃:帝少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