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国大叔霸道宠〕〔华尔街传奇〕〔我有一座军火库〕〔这是个游戏世界〕〔我在漫威肝梦幻〕〔地球在哀嚎〕〔重生之八十年代新〕〔网坛巨擘〕〔我要当天帝〕〔地球在退化〕〔超神制卡师〕〔漫威盖伦〕〔崩坏诸天万界〕〔三寸人间〕〔海贼之无限觉醒〕〔时空命运公司〕〔绝代鬼妻〕〔逍遥皇帝打江山〕〔亿万甜妻:龙少,〕〔小妻多娇:少将难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能师尊 第五百五十七张 一剑
    “啊啊啊啊啊!”

    “好帅!”

    “白语,我要嫁给你!”

    “白语,白语,白语……”

    这一剑的风情,尽管在场的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没有看清楚这一剑,但是随着白字画的落败,那些个粉丝便疯狂了起来。

    收剑,回鞘。

    丝毫不拖泥带水。

    白语冷漠的看了一眼面前的白字画。

    “两年前,败你。”

    “两年后,依旧。”

    淡淡的语气配合白语那冷漠的表情,让在场无数女粉丝春心荡漾了起来,对比场地之中那颓败的白字画,白语显得那样的耀眼、帅气!

    听着白语丝毫不留情面的话语,白字画一脸痛苦闭上了自己的眼睛,随后灰溜溜的离开了。

    “哇——!”

    “超帅!”

    “我语无敌!”

    “什么你语,那是我的!”

    “老公加油!”

    这下轮到二年二班无数的小萝卜头不服了,这下都被这个装得一手好逼的白语抢去风头了,这怎么行?!

    二年二班这群骚包都想装装逼,问题是随着白字画的落败,雷神学院的这些人都停下了脚步,没有人再想成为出头鸟……

    “哼!”

    白紫兰冷哼了一声,气愤的瞪了一眼白语便大步向前走去。

    看着自己的小祖宗生气了,冷酷的白语再也装不下去了,赶紧大步追了上去。

    “这小子快有属于自己的剑道了。”

    就在方白待在阳台上,看着下面这一群胡闹的小萝卜头时,少九命不知何时来到了方白的身边。

    方白则是轻摇了摇头,“还早,他学的剑,太杂。”

    “他的悟性好!”少九命反驳道。

    “我倒希望他的悟性差一点。”方白叹息了一声,拥有一个天才一般的弟子是一种幸事,同样也是一种悲哀。

    “那倒是!”少九命点了点头,“学生给你平安送到了,那我也先走了。”

    “你去哪?”方白问道。

    “我好歹也是佣兵之王好不好,雷神帝国我也有朋友的,去叙叙旧!”少九命没好气道。

    “这坛酒拿上!”方白从自己的空间里掏出了一坛‘龙血’,直接扔给了少九命。

    “好!”自从自己本命道器修好之后,少九命就决定把命卖给方白了,所以他也不显得矫情,直接收下了这坛绝世美酒。

    “负心汉,滚下来!”

    “你这该死的负心汉,赶紧给本大爷滚下来!”

    “你这没心没肺的大魔头,赶紧下来!”

    “再不下来,我们就要把你的丑事公开啦!”

    “就是就是,把你那些欺骗小朋友感情,殴打小朋友的丑事都说给别人听!”

    “快点下来,我要饿死啦,我要吃大餐!”

    不用说,最后这句话肯定是敖小小呼喊的。

    听着下面这群‘嚣张’的小萝卜头的喊话,方白无奈的苦笑了一声,对着教室里招呼了一声之后,便从阳台之上纵身飞跃了下去。

    一班的教室位于教学楼的最高层,用一班学生的话来说,就是没有人有资格能够踩在他们头上。

    随着一身黑袍的大魔头从高楼之上纵身而下。

    随风飘荡的长发飞舞于脑后,小萝卜头们都能看到,大魔头的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而当他们看到大魔头藏在身后的右手,以及从左背那不小心露出来的戒尺。

    所有的小萝卜头果断的闭上了自己的嘴。

    毕竟,每个人对于戒尺的印象还是相当深刻的。

    “说啊,继续说啊,老师听着的呢!”

    方白玩味的看着面前的这些小萝卜头,手里的戒尺不停的拍打着另一只手掌。

    “额……那个……这个……那个今天的太阳真好呀!”李子成装作看不见的样子,眼睛顶在脑袋之上。

    看着大魔头手中的那把戒尺,不少小萝卜头心里又浮现出了曾经那些可怕的记忆……

    “笨蛋!”李霸道一巴掌拍在了李子成的后脑勺上,一幅看白痴的样子看着李子成:“我们才不怕他,是他对不起我们,我们来讨公道的!我们干嘛怕他!”

    “哦哦!对哦!”李子成赶紧正色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一本正经的看着大魔头道:“我们来讨公道了来了!快说你为什么要出轨!”

    “就是就是,你为啥要抛弃咱们二年二班!”

    “大魔头你是不要我们了吗?!”

    “方老师,你这个负心汉!”

    “水性杨花、朝三暮四、见异思迁,还在外面拈花惹草!”

    这群小萝卜头纷纷控诉着方白的‘罪状’。

    听着这些小萝卜头的话,方白无奈的捂住了自己的额头,“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

    “方老师……”突然一个小身影从人群里扑进了方白的怀里。

    “哎!”方白将戒尺扔进了空间,赶紧护住了这个小丫头,慢慢的伏下身子,看着面前这个鼻涕泡都冒出来的小丫头。

    “小丫头片子!”方白有些怜爱拿出了一张纸,慢慢帮洛雪将鼻涕擤干净,此时的她已经哭成了一个大花脸。

    用手慢慢抹去她的泪珠,“有啥好哭的,老师又没死!”

    “哼哼,谁…谁…叫你……呜……一走就是几个月!”洛雪皱了皱小鼻子,不满的哼道,想着方老师一消失就是两个月,她就忍不住抱紧了叔叔老师。

    看着这个靠在自己肚子上的小丫头,方白无奈叹了口气,随后抚摸着这小丫头的脑袋。

    仿佛是被洛雪感染了一般,班级里好多女孩子看见面前这个许久不见的大魔头,都忍不住翘起了自己的小嘴,强忍着泪水不让其流下来。

    “我要吃大餐!大餐!大餐!”

    在很多人都沉浸在离别重逢的激动气氛之中时,也只有敖小小这个满脑子都是大餐的小萝卜头才会惦记自己的大餐。

    许多小萝卜头都擦了擦自己的眼睛,赶紧恢复了正常跟着敖小小呼喊了起来:“就是就是,我们要吃大餐!”

    “你一声不吭就把我们抛弃了,必须用大餐补偿我们!”

    “要好多好多顿,一顿两顿可不行!”

    “一顿两顿可收买不了我们!”

    “我要吃小龙虾!”

    “笨蛋,这个时候哪里来的小龙虾!”

    “那就大龙虾!”

    看着面前这群许久未见的小萝卜头们,方白心里也是暖暖的,不由点了点头:“行,大餐就大餐!”

    “欧耶!”听到大魔头的许诺,敖小小第一个欢呼了起来。

    只是一只手突然伸到了敖小小的脑袋前,随后狠狠一弹。

    “哎喔!”敖小小捂住了自己的额头,瘪着嘴看着‘行凶’的大魔头,一脸的委屈。

    “听老九说,你是不是天天背着老师在吃糖?!”方白没好气看着敖小小道。

    “哪…哪有!”敖小小赶紧否认道。

    “嗷呜呜呜,嗷呜呜!”

    就在敖小小否认的那一刻,一道熟悉的狗叫声响起在了人群之中。

    “哟,死狗也来了?!”这熟悉的声音,方白连猜都不用猜,家里的那条死狗也来了。

    只见胡说肩膀上爬着一条黑色的田园犬,走了过来。

    小黑黑还在不停的扒拉着自己的爪子,仿佛是在催促胡说往前走。

    走到方白的面前,小黑黑赶紧打起了小报告,对着方白‘嗷呜嗷呜’的叫唤了起来。

    “小黑黑闭嘴!”听见小黑黑的叫声,敖小小有些慌张的制止道。

    “这死狗在说啥?!”方白皱眉问道。

    此时敖小小才想起,这里面只有自己能听懂小黑黑叫唤的啥,随之放下心来,一本正经的说道:“小黑黑说我在学院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没有吃糖。”

    “嗷呜呜!”黑狗怒视着敖小小,面对这个小丫头片子的胡说八道,黑狗已经吃了不止一次亏了。

    随后黑狗一巴掌拍在了胡说的脸上,“嗷呜…嗷呜!”

    被打了一下的胡说无奈的捂住了自己的脸,虽然不痛,但是他能听懂这死狗的话,以及明白其实敖小小是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不许说,不许说!”

    看见黑狗身下的胡说,敖小小顿时就慌了,她忘记这里还有一个跟小黑黑签契约的人了,要是这个胡说再‘胡说’一翻的话……

    “报告老师,小黑黑说敖小小天天都在吃糖,还找别人借兑换点买糖……唔……”胡说还没有说完,便被敖小小一把捂住了嘴巴。

    “老师,他在说谎,说谎!”敖小小赶紧辩解道,随后将胡说拖进了人群之中。

    “救……命……啊!”

    ……

    在无数这群小萝卜头的粉丝的推波助澜之下,方白‘负心汉’的名头被打了出去。

    这个消息从《高年级一班班主任抛弃妻子》演变成了《我和禽兽班主任不得不说的故事》,随后又经过某些人的加工之下变成了《禽兽班主任人神共愤的一生》……

    总之,方白在雷神学院彻底出名了。

    但这跟方白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他留在雷神学院仅仅只是因为李子成手臂需要的药材,等带着这群熊孩子毕业之后,他就会回到大夏希望学院去。

    至于吃大餐的话,方白也没有落下三年一班的那群熊孩子,毕竟都是自己的学生,怎么说都得一视同仁。

    有胡说这个胡氏商行的少当家的在,这群小萝卜头的住宿问题基本上也可以得到解决。

    无论是三年级一班,亦或者是二年二班。

    这些孩子基本上都找到了自己的路,走武道的走武道,走乐道的走乐道,方白能够教他们的东西也越来越少了。

    并不是说方白会的少,如果说方白会的少,他可以随时在系统那里接取副职业任务,然后开启新的副职业。

    只是说,每个孩子的天赋都不一样,李霸道走上了追求力量之道,而阿布走上了防御之道,这就是区别。

    方白不可能再像最开始那样,规定这个,规定那个,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

    最好的老师因材施教,最差的老师因循守旧。

    这就好比有些人对数学有兴趣,你非得给他报语文补习班。

    有些人在美术上有天赋,你非觉得他适合去学音乐。

    每个人的天赋都不一样,在能够自由学习的情况之下,前期可以多方面的接触基础的东西,当有一定基础之后,老师的作用就是给予建议,而不是规定。

    很多家长都喜欢说这么一句话,我吃过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长。

    但是最重要的一点,你始终不是他,你可以看到很多孩子看不到的东西,同样,你也不了解孩子想要什么。

    家长喜欢自以为是,总以为自己看得远,所以自己所有的决定都是对的,他们的为你好,是他们的万能用语……

    “方老师,我想挑战你!”

    时隔几个月,李霸道再一次鼓起了勇气,对着大魔头发出了挑战。

    “公平一战?”

    方白颇为欣赏的看着面前的李霸道,这种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精神,真的是值得学习和敬佩的。

    “公平一战!”

    李霸道肯定的点了点头,在大魔头手下调教都一年多了,他早已经不是那个当初的李霸道,他对于战胜大魔头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大魔头之所以一直叫做大魔头,就是因为这逼太脏了……你永远猜不到这逼的实力到了什么地步。

    “可以!”方白点了点头。

    随后这群小萝卜头包括三年一班的熊孩子都退开,给这两个人留出了一个巨大的空地。

    不仅是二年二班的小萝卜头,连三年一班的熊孩子也想看看李霸道真正的实力。

    至于这个大魔头的实力?

    呵呵……

    方白并没有取出自己的戒尺,既然是公平一战,那就没必要拿戒尺这种专门殴打小萝卜头的神器。

    “子弘,把你的玄重尺借老师用用!”

    方白看向了一旁观战的张子弘。

    张子弘应声而出,将自己的玄重尺挥舞了一圈,随后甩给了大魔头。

    “呼呼!”

    一道劲风声,方白接住了这把玄重尺。

    随手耍了耍,玄重尺就如同一把普通武器一样,在大魔头手里挥动了起来,虽然达不到李霸道那样轻若稻草,但也并没有太过于沉重。

    “方老师,这尺子可不是你的道器,要是输了的话,可不要耍赖哦!”李霸道冷笑了一声,将尺子横在了自己的面前。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豪门弃妇:陆三少〕〔情深赋流年艾天晴〕〔神棍下山记〕〔仙韵传〕〔灵域兵魂〕〔余生很长,不必慌〕〔军少花式宠妻〕〔瓦罗兰最强大帝〕〔穿越之斩魔录〕〔总裁爹地,快点追〕〔狂乱〕〔卫临巅峰〕〔大唐小文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