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世子溺宠仵作妻〕〔倾城娇女:将军,〕〔奇迹的召唤师〕〔明朝第一权臣〕〔杜小默捉鬼不怂〕〔海贼之金色狮鹫〕〔太皇〕〔九零军嫂,逆袭吧〕〔大侠上位〕〔海贼之恶魔狩猎者〕〔手机系统有点坑〕〔锦衣昼行〕〔网坛巨擘〕〔医品圣手〕〔花都修真高手〕〔继任者〕〔小妻要逃:帝少的〕〔武道凌天〕〔王者荣耀之无敌逆〕〔欢宠田园妻:公子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能师尊 第五百六十八章 第一力皇
    如果说九千人分布在湾湾岛上的话,可能会不够看。

    但是这九千人分布在一个只有一个县城大小的岛屿上的话,那么血腥暴力的冲突就不可避免了。

    尤其是这座岛上还存在一些实力强劲的怪物的时候。

    相比战场秘境里的那些精怪,圣碑世界里的怪物显得更加的残暴。

    和这些初始修为只有地元境初阶的选手相比,圣碑世界里的怪物几乎每个都是天玄境以上的修为。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所以,在初期遇到这些怪物,只能说自己倒霉。

    当然,某些个不正常的小萝卜头以及那些个身负传承的选手除外,和这些生下来就在罗马的人相比,运气仿佛也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一只漆黑的手掌从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胸口穿出,少年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便被黑袍人用手扭断了脖子。

    “美妙的杀戮。”

    黑袍人漆黑的瞳孔里满是杀戮的快感,他舔了舔自己紫黑的嘴唇,手中的尸体以一种极其诡异的方式在迅速消失。

    先是全身的血液都被黑袍人吸进了体内,随后变成了一具干尸,在黑袍人的手掌处,出现了一些黑色火焰,将这具干尸烧成了灰烬。

    “鲜血!”

    黑袍人的气息随着这股鲜血的涌入,慢慢成长了许多。

    吐出一口黑色的浊气,黑袍人脸上带着明显的快感,“若是外面有这么多的人类天才让本王……”

    想想也不可能,人类自古以来对于自己的幼苗就看的非常之重,哪怕不是己出的幼种,人类也会牺牲自己的性命去保护。

    半个小时后。

    在圣碑山上层观赛台。

    观赛台位于上层云朵之上,这上面也是一方小世界,类似于一个巨大的古罗马斗兽场,天骄榜的后面的赛事便会在这里举行。

    而在这里,每个人都隐藏好了自己的修为,每个人脸上都有着虚幻的如同面具的烟雾遮掩着自己的身份,毕竟王座的出现,会给道法境以及封号级造成难以消除的压抑感。

    所以在这里,几乎没有人用真面目示人。

    而在斗兽场的旁边,所有人都聚在一个能够容纳万人的大厅之中。

    方白正在和以前的那些老家伙悠闲的喝着酒,毕竟这段时间可是难得的悠闲时间,很多老家伙都来圣碑山观战了。

    忽然……旁边正在观看比赛的老乞丐皱了皱眉头,“方小子,过来一下。”

    方白微微皱了皱眉,对着旁边的这些人说了一声抱歉,便来到了老乞丐的身边,“怎么了?”

    老乞丐凝重的说道:“初赛的淘汰速度有些不正常。”

    “额?!”方白挑了挑眉,“不正常?”

    “比你参赛的那一次还要不正常。”老乞丐点头道。

    方白二十年前以八岁的年龄参加天骄榜,手持一把修罗之刃,在圣碑山上斩杀一千八百多人,如果不是因为要留下八百人进行之后的比赛,不然的话,方白那一届天骄榜就可能会因为方白的杀戮而提前结束。

    “比我那一次还不正常?”方白有些惊讶了。

    二十年前的天骄榜,主要是因为出色的天才选手确实并不多,还有一个重点就是方白太过于变态。

    “这才六个小时不到,已经淘汰了三千人了。”老乞丐指着面前屏幕上的数字说道。

    “六个小时?三千人?!”方白这下真的惊住了,要知道自己那一次淘汰三千人也足足用了二十个小时,“看来这一次的天骄榜真的很有看头。”

    “这里面就数你的学生杀的最多。”老乞丐没好气的说道。

    “这个……嘿嘿!”听见老乞丐的话,方白也只能尴尬的笑了笑,脸上既是自豪又有些不好意思,被人夸奖就是这样,嘴上虚伪的说着哪里哪里,脸上却是一幅‘多夸奖爸爸几句’。

    不好意思的从老乞丐手中接过了一块观看的显示光屏,在圣碑山上的观众厅中,在这里的显示光屏都是类似系统出品的黑科技,可以非常直观的看到关于淘汰赛的那些人的战绩。

    现在排名第一的是一个叫做‘哈迪斯’的十三岁少年,击杀了四百一十四人。

    排名第二的是一个叫做‘路西法’的十四岁少年,击杀了四百零一人。

    而李霸道击杀了二百八十七人排在第三。

    这里面让方白比较意外的是叶沉,以二百八十六人排在第四。

    而阿布和白语则分别排在第十四和第二十一。

    “老骑,这前面的两个妖孽是你们国家的?”方白提着一坛酒来到了爱德华的面前问道。

    “妖孽?还有哪些妖孽能比的上你这个妖孽?”爱德华没好气的接过方白手中的这坛酒。

    不过也看向了显示光屏。

    “哈迪斯?法西路?”爱德华皱了皱眉头,随后摇了摇头:“我知道第四个阿波罗,那是老太阳的徒弟。”

    “不是吧,这明显就是你们落日帝国的人啊,你这个骑士之神不行啊!”方白抱怨道。

    面对方白的抱怨,爱德华翻了翻白眼,并不想理他。

    另一边,李子成轻松的用木藤绞死了身边的五个人,只留下了两个女孩恐惧的瑟缩在树下,有些胆怯的看着李子成。

    李子成并没有用玄重尺杀人,因为他觉得用玄重尺杀人的话,太不具有美感了,而且这次出来,李子成便不再使用玄重尺,李霸道和表哥都将玄重尺认定成了自己的道器,但李子成没有,因为他已经到了爱美的年纪,觉得玄重尺有点不符合自己美男孩的审美……

    而在李子成的面前,上百个被阿布如同赶猪一样,聚集在一起的参赛选手,这里面大部分都是女孩子,都是阿布不忍下手去杀的,其中还有几个男孩子,他们倒是狡猾,躲在女孩子堆里不出来。

    “你们自尽吧,别逼我动手了。”李子成看着面前这些女孩子说道,毕竟面对女孩子,真的很难下手,这并不是在擂台之上,如果是在擂台之上,为了胜利李子成可能还会硬着心肠动手。

    “大家一起上,咱们有这么多人,没理由害怕他们两个人!”不知何时,从人群之中传出来一道声音。

    “对!”

    只是在那个‘对’字的话音都还没有落下,阿布一个纵身,以狂暴的姿势落在了那个赞同者的面前,随后直接将这个赞同者高高的抓起,狠狠的摔在了旁边的地上,随后抬起自己的脚,如同踩西瓜一样,将赞同者的脑袋踩炸……

    这极其血腥的一幕,让无数人感觉自己胃里正在翻卷,胸口止不住的闷堵。

    而李子成则是眼睛都不眨的看着这一幕,在战场之上,他见过比这恶心的事情多了去了,没有所谓的恶心不恶心,当你习惯的时候,哪怕面对解刨现场,你依旧可以视若无睹。

    “既然你们不同意我的建议,那没办法了。”李子成耸了耸肩。

    “既然是敌人,何必妇人之仁,都该杀!”就在李子成话音刚落下,李霸道的声音突然从一旁传了过来。

    在李霸道手下,可不分什么男女,只要敢对于自己动手,或者说自己能见到的人,一概杀掉。

    只要被定义为敌人,那么李霸道就不会手软,根本不会考虑你是男是女,是老是幼,对于李霸道来说,敌人,就应该死。

    而这一点,在胡闹面前也是如此。

    他很好的执行了大魔头所说的斩草除根,没有所谓的仁慈。

    在胡闹的身旁,漂浮着一把纯黑色的巨刃,仿佛有生命一般,自动在胡闹身边游动着,不时掠夺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这把黑色的巨刃叫做审判之刃。

    没有所谓的来历,在胡闹经历过妹妹的死亡之后,记录仪便将这把审判之刃摆在了首页,只要胡闹一使用记录仪,便会看到这把审判之刃。

    面带微笑的收割着面前这些人的生命。

    仿佛割稻草一般。

    温文尔雅的笑意,阳光般的面容,每走一步都会带走一条生命,这种诡异一般的场面,在胡闹的手中上演。

    只是无论如何,都隐藏不了胡闹眼底的那一抹阴霾。

    他永远忘不掉妹妹死前那如同解脱一般的安详,安静的躺在床上,身边摆放着遗书。

    “面对死亡都不害怕的你,为什么会害怕活着呢?”胡闹喃喃道。

    只有在没有人的时候,胡闹才会自言自语的袒露心声,因为这个时候没有人发现他心中的脆弱。

    此时圣碑世界的天空异常的蔚蓝,仿佛能够透过透明的天空看到星空一般,胡闹抬头看着那蓝的有些透彻的天空,“正义之道,唯有以暴止暴。”

    胡闹参加天骄榜的原因也很简单,他要登顶天骄榜,他要变强,他不要因为这个世界而改变,他要这个世界因为他而改变。

    如果说正义会迟到,那么无非就是正义太过于弱小,他要成为这个世界的新正义,如果说法律是光明中的正义,那么,他胡闹,就要成为黑暗中的正义。

    凡是光明不敢触碰的地方,那么则由他来解决。

    随着杀戮的进程,圣碑世界崩坏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九千人淘汰至八百人仅仅只用了两天不到的时间。

    而这八百人里,三年一班仅仅只剩下了孙武一个人,而二年二班,则剩下了十二个人。

    这些参赛选手被传送至上层斗兽场后,所有人都拥有了一间属于自己的休息室,在这休息室之中,选手大部分的要求都会得到应允,只要不是超出范畴的要求。

    而当李霸道走出自己的休息室之后,在他的休息室的正对面,是一个巨大的大厅,在大厅的入口处,一个看不出岁数的胖老头正悠闲的坐在那里,面前摆着一壶酒,喝的正痛快。

    感觉到李霸道投注在他身上的目光,胖老头放下了手里的酒杯,头也不抬的对着李霸道说道:“你就是那个修炼力量之道的李霸道?”

    “就是老子,你是哪个?”李霸道有些不解道。

    胖老头并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注视着李霸道。

    仅仅只是注视,李霸道便有了一种被远古凶神盯上的恐怖感觉,仿佛面前这个胖老头化身了一尊魔神一般,那淡然的眼神,却给李霸道一种不可抗拒的恐怖感。

    如果说板着脸的大魔头给李霸道一种长江大河的恐怖感觉的话,那么这个老头就是汪洋的大海,无边无际的大海,根本无法抗拒。

    “你……你……到底是谁?!”李霸道沉声问道,这种紧张感从未有过,面前这个胖老头……非常不对劲。

    “死老头,你再欺负我学生,你就给我滚蛋!”

    突如其来的怒吼声打破了李霸道所面临的僵持局面,只见胖老头赶紧笑了起来,“咳咳……没有没有,老夫这不是在考验一下徒弟嘛!”

    随后胖老头便直接来到了李霸道的面前,“本座自我介绍一下,本座叫做第一力皇。”

    第一力皇?

    李霸道一脸懵逼的看着面前这个胖老头,还有人叫这个名字的?

    “五百年前纵横天下的力神便是本座了!”胖老头自豪的将双手背在身后,在他看来,只要自己报出名号的话,那么眼前这个小子肯定会双眼冒光,拜倒在自己的脚下,跪着求着自己收徒……

    “哦……没听说过。”李霸道冷漠的回答道。

    “无所谓,反正你知道你师父很厉害就行了!”第一力皇无所谓的摆手道。

    “师父?就你?!”尽管知道眼前这个人自己惹不起,但是李霸道的脾气就这样。

    “就我!”第一力皇并没有心情跟李霸道啰嗦,宽大的袖袍对着李霸道一卷,李霸道便被突如其来的衣袖给捆绑了起来。

    “你……”李霸道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直接被胖老头给带走。

    而这一幕全部被一旁的方白尽收眼底。

    不过他并没有阻止,应该说,所有的王座都不会阻止,第一力皇成名于五百年前,那个时代依旧被烈焰女帝紫竹音所掌控,但是不得否认的是,力神确实是一名不亚于紫竹音的强者。

    每个王座都有一身本领需要传承下去,所以,寻找一个合适的弟子传承自己的衣钵,这对于王座来说,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第一力皇找寻弟子已经找了两百多年,如果找不到一个天赋合适,而且还修炼力量之道的弟子的话,那么他只能将自己的一切转化成一座传承秘境……

    哪怕李霸道拒绝拜师第一力皇,但是对于第一力皇来说,只要能够将自己的本领传授给李霸道,那么哪怕没有师徒之名都无所谓。

    这就好像爱德华的徒弟凯撒拜师方白一样,这在王座之间都是允许的。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九层仙莲〕〔心甘秦愿〕〔我!最强主角!〕〔其实我只喜欢你〕〔布桐厉景琛〕〔某学园都市的旧日〕〔豪门帝宠:吻你上〕〔正版修仙〕〔都市之万界帝尊〕〔吃鸡奶爸修仙传〕〔噬灵武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