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当上学变成可攻略〕〔我有一个祖宗群〕〔魔力大餐,你吃了〕〔都市开光眼〕〔时崎狂三之无限之〕〔修魔术士〕〔都市极品天师〕〔与萌娃的文艺生活〕〔女帝家的小白脸〕〔狐狸的本命年法则〕〔史上最强归来〕〔能穿越美漫的大奥〕〔靳少,早上好〕〔豪门盛宠之千金有〕〔99次心尖宠:薄帝〕〔修真小妖民〕〔重生复仇:年爷霸〕〔小农民修真〕〔无敌大神豪败家系〕〔总裁爹地超级宠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能师尊 第五百七十五章 家暴
    一秒记住,小说!

    看着白语在擂台上恭敬的对着大魔头鞠了一躬。

    台下的孙武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自己下巴。

    “下一场,孙武!”

    “对战,李尔!”

    夏百合抽到了直接晋级的名额,不用参加二十四进十二的比赛,但是其他的小萝卜头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不过孙武能够进入二十四强,这也大大超出了一些人的预期……

    “无耻之徒,滚下去!”

    “孙武,你这种卑鄙小人不配站在台上!”

    “你这种偷鸡摸狗之辈,有何脸面存活于世!”

    “我等修武之辈耻与你为伍!”

    “恶贼,你迟早有一天会遭报应的!”

    看着孙武一个纵身飞上了擂台,下面那些淘汰的选手无不义愤填膺的怒骂道,有些人更是脸都涨的通红,恨不得提刀上去弄死站在擂台上的孙武……

    “方小子,听说,这个有趣的小子也是你班上的吧?”老乞丐看着擂台上那个面对无数人谩骂依旧泰然自若的孙武,不由赞扬的点了点头。

    “小小指点过而已。”方白点头道,不过脸色有些异常……话说我当时怎么指点这个小家伙来着?花里胡哨?击溃敌人?我记得我举的例子是那个光明磊落的gay伦(盖伦)的例子啊!

    连方白都有些懵逼,这个孙武参加比赛以来,所用的手段极其卑鄙……戳眼睛、挖鼻孔、打鼻子什么的都在他手上用了出来,最恶毒的还有一招爆小鸟!

    也就是所谓的断子绝孙脚。

    看到的人无不胯下生凉。

    行为之恶毒,简直令人发指!罄竹难书!

    但是孙武偏偏还怡然自得,面对无数人的谩骂,他非但不以为耻,反而骄傲的不行……

    话说,这能怪谁?

    怪我?

    方白皱了皱眉头,有些凝重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可是自己当时举的例子可是那个号称德玛西亚正义化身的盖伦啊!又不是专门捅人菊花的菊花信……

    可能连方白也漏了一点,gay伦在召唤师峡谷号称草丛伦,是一个专门阴别人生儿子没**的老阴比。

    大人物的传承总会有那么一些相似的地方,尽管有些偏,但是不得不说,还是很到位。

    “李尔,请孙兄手下留情!”李尔对着孙武抱拳道。

    “好说好说!”孙武微笑着对着李尔点了点头,一只手身后,另一只手学着大魔头那样颇有风范的摆在身前。

    “开始?”李尔将自己的长剑取了出来,看着孙武问道。

    “好!”孙武点头道。

    “仙人指路!”

    李尔也不啰嗦,轻喝一声,随后单手比剑,对着孙武从了过去。

    “我靠,发招之前还喊出来?这么装逼?”孙武凝重的看着对自己冲过来的李尔。

    不行,我也不能示弱!

    “黑虎掏心!”

    孙武大吼一声,双手化爪,神器神武也配合着孙武变成了一对利爪,在孙武双手不停挥舞的的时候,仿若一对虎爪对着李尔袭了过去。

    看着孙武如同一条下山的猛虎,李尔心中反而冒出了一丝喜悦,因为孙武并没有使用那些下三滥的招数……

    就在李尔欣喜的那一霎那,他突然发现孙武脸上冒出了一丝邪魅的笑容,一股巨大的恐怖气息出现在了孙武的身上。

    “狂化!”

    孙武突然暴怒了起来,双眼在刹那变得通红。

    “凤凰……”李尔并没有太过于吃惊,他知道面前的这个孙武是一个狂战士,狂战士的狂化他也有所耳闻。

    就在李尔准备临时变招的那一刻,一股巨大的危机感油然而生……

    “神仙采葡萄!”

    “卧槽……尼玛个地该(dj)!”

    狂战士特有的怒吼声,说出如此下流的招式,真的是极其可怕的视觉和听觉冲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一招多么厉害的招式。

    胸口处传来了两阵剧痛,简直感觉自己的**都要迸裂了一样,整个胸口如同被螃蟹钳住了一般,火烧般的痛苦,无法阻挡的撕裂感,李尔泪水在霎那间湿润了眼眶。

    看着面前这个丝毫没有下限的男人,双手抓住了自己的胸口……他很想大声怒问一句,老子又不是娘们,你抓老子奶干什么!

    以狂战士狂化后的手劲,在配合神武的加成……李尔感觉自己的胸口已经失去了知觉,**啊**,爸爸没有照顾好你……

    “痛苦不?”孙武还保持着捏别人奶的姿势,语气有些低沉的问道。

    “痛……苦!”李尔眼睛不由自主的流下了两行清泪,看着面前这个肌肉健壮的孙武,他有一种想要拔剑将其千刀万剐的冲动,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卑鄙无耻下流龌龊……

    “谢谢!”孙武非常虚心的点了点头。

    “狂龙出海!”

    在临走前,孙武还狠狠的扭了一下别人已经被捏的红肿的某头,随后猛退几步,一个巨大的龙头在孙武的双手处凝结。

    “我要你死!”李尔双目通红的看着面前的孙武,他的某头已经红肿的不堪入目了,从未受过如此屈辱的他,此时彻底爆发了。

    “那就来吧!”孙武眉头一挑,对着李尔狠狠的冲了过去,一条巨大的神龙虚影在孙武身上展现,带着撕裂万物的狂风,孙武脚下腾空,整个人化作一条狂暴的神龙,朝着李尔席卷而去。

    “仙剑!”

    李尔猛咬一口舌尖,一口鲜血吐在了手中的剑上,这鲜血刚沾染在剑身上,李尔的身上便爆发出了一股惊人的气势,犹如剑仙附体一般,气势上升到了极点,仿佛举手抬足之间,便可斩尽苍穹一般。

    “仙人指路!”

    剑仙附体的李尔显得有些癫狂,择人而噬的目光,还有那一柄沾染主人鲜血的利剑……

    李尔手中的仙剑和孙武化身的狂龙交织在了一起,一道耀眼的光芒出现在了擂台之上,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让所有人不禁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台下的人隐约听见了一句“神仙……偷桃!”

    以及一道带着强烈悔恨的惨叫,声音之悲痛,听见的人无不动容……

    待这道耀眼的光芒散去,擂台上只剩下了孙武一个人,赤裸在外的上半身,那如同石块一般的肌肉,意气风发的站在擂台之上,他的右手还保持着一个极其诡异的动作,似抓、似握……仿佛在捏蛋一样。

    而旁边观众席上的那些道法境以上的有蛋的强者无不胯下生凉,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以狂战士狂化后的力气,去捏两颗没有任何保护的蛋……

    这场比赛无数人都没看到那光芒之下到底发生了什么,而那些道法境以上的强者自然也不会说。

    所以,这场比赛以非常诡异的结局落幕。

    在取得胜利之后,孙武非常享受着来自台下的那些‘仰慕’的眼光,就好像乡巴佬班主任说的,不需要任何花里胡哨的动作,咱要追求最快速的击溃敌人……

    在天骄赛上,孙武仿佛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道路。

    而他手上的‘神武’也因为自己主人的喜悦而颤抖不已,那掌握柔软部位的感觉,让‘神武’感觉到从未有过的爽快感……如果有人能感知‘神武’此时的想法的话,就只会听见两个字:爆蛋爆蛋爆蛋……

    找到了自己的道路,孙武觉得自己必须感谢乡巴佬班主任。

    站在擂台上的孙武看向了方白,随后学着白语的样子,深深的鞠了一躬。

    “啊?”看着孙武对着自己行李,方白一脸的懵逼。

    如果说白语鞠躬的话,方白还能脑补一下理由,但是孙武鞠躬的话……方白就有点百思不得其解了。

    不过看着下面那些天才顺着孙武鞠躬的方向看向自己,方白赶紧将脑袋转到了一边,有手捂在自己嘴前,假装和自己无关。

    看着面前这个专挑别人弱点下手的孙武下了擂台,黄世玉都忍不住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冷汗,别人没看清楚,他可看清楚了,那狂龙一般的虚影直接握住了李尔的两颗脆弱的致命部位,然后……

    咔嚓!

    李尔瞬间失去了战斗能力。

    “下一次,张子弘!”

    “对战,关诺!”

    黄世玉宣布了下一场对战的名单。

    听见自己的名字,张子弘愣了愣,再听到和自己对战的人的名字后,整个人失神了。

    “小伙子,该你上了!”李霸道老气横秋的拍了拍张子弘的肩膀,对着擂台努了努嘴。

    “额……”张子弘不知道在想什么,取出了自己的玄重尺,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踏上了擂台。

    “诺诺,加油!”一个身上穿着蓝色凤凰服的少女对着关诺鼓励道。

    “恩呢,我会的!”关诺笑着点了点头,随后从自己的空间器具之中取出了一把巨大的大刀,就好像华夏的龙雀刀一样,刀身有一条青色的龙纹,刀柄处还绑着一条血红色的长巾。

    和关诺娇小的身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谁也不会想到,这样一个娇小的小女孩竟然会使用这样一柄青龙刀。

    只是经过前面的战斗,擂台下的那些天才也不敢小瞧这位少女,这柄青龙刀在她手中恍若无物,基本上小看她的人,都被她斩于刀下,其中不乏能够冲入前二十的佼佼者。

    “张子弘!”

    当关诺手持青龙刀站在张子弘的面前时,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激动之色,仿佛是感受到主人的激动,她手中的青龙刀也发出了一阵龙吟般颤抖之音。

    “嗯!”

    看着面前这个因为时间的逝去而变得有些陌生的女孩,张子弘轻轻的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看着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的张子弘,关诺瞬间有一种多年辛苦白费的感觉,这不是她想要的。

    她觉得张子弘看见她应该有一种惊慌失措的感觉,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慌张,而不是现在这样,仿佛看陌生人一样看着她。

    “看见我是不是觉得很意外!”

    关诺觉得这肯定是张子弘的伪装,他肯定很紧张,很惊讶,甚至很慌乱,所以她决定主动出击,找回主动权。

    “并不!”张子弘摇了摇头,“谁站在我面前,我都不会觉得意外。”

    “收起你那幅恶心的嘴脸,别再用你那一套说辞来惺惺作态,你不觉得恶心吗?”关诺冷漠道。

    “嗯!”张子弘只是简单的应了一声,便不在说话,面对一个对你有偏见的人,无论你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

    “你不是说哪一天我有实力来找你报仇的时候,你随时恭候吗!我现在来了!”关诺提起了手中的青龙刀,脸色逐渐变得冷漠起来。

    “好!”张子弘将玄重尺轻轻置放在了面前,对着关诺点头道。

    “这俩人有故事?”看着擂台上这两个当众‘谈情说爱’的家伙,李子成有些八卦的问道。

    “看起来关系有些不寻常!”叶沉也点头赞同道。

    “难不成张子弘始乱终弃?”叶天皱眉嘀咕道道。

    “然后女孩发奋图强,努力修炼,得逆天机遇……”

    “修成正果回来找张子弘报仇?!”

    这俩兄弟一唱一和的编起了关诺和张子弘的故事。

    “其实就是张子弘欺负了这个女孩子,导致这个女孩子退学,现在这个女孩子回来报仇了而已!”忍受不了这两人的李霸道说出了实情。

    “怎么欺负的?”

    “床上欺负的?”

    “还是床下欺负的?”

    “么么哒了没?”

    “牵小手了没?”

    “还说不是始乱终弃!”

    “肯定就是始乱终弃!”

    有时候生活就是这样,明明你什么都没做,然后在小伙伴们的添油加醋的诉说之下,你莫名其妙就发生了一些什么你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

    张子弘微微扭动着脖子,雄厚的灵力在经脉之中极速流淌,他并不会因为对方是自己曾经有过亏欠的人就手下留情,手掌紧握着玄重尺,火红色的灵气缠绕而上。

    两人抬头,四目在场中交织,火花四溅,各自蕴含着对彼此的战意。

    “哼!”

    关诺冷哼一声,手中的青龙刀化作一条青色巨龙缠绕在了她的身体周围。

    青龙乱舞!

    两道被灵力所包裹的人影,在关诺率先出手的那一霎那,几乎是同时对着对方冲刺了过去,速度之快,导致场外很多人都只能看到两道颜色不一样的影子。

    “嘭!”

    场地中央,两道模糊的人影交错而过,锋利的青龙刀大开大合的对着张子弘疯狂劈砍,可却被张子弘手中的玄重尺轻易挡住,顿时,火花四溅,因为碰撞而扩散出一圈又一圈的灵力波动。

    身形交错的霎那,张子弘面无表情,手中的巨尺却极为诡异的朝着身后抡去,巨尺上带着强烈的劲风,直接将空气一分为二,砸在了关诺的青龙刀之上。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九层仙莲〕〔心甘秦愿〕〔我!最强主角!〕〔其实我只喜欢你〕〔布桐厉景琛〕〔某学园都市的旧日〕〔豪门帝宠:吻你上〕〔正版修仙〕〔都市之万界帝尊〕〔吃鸡奶爸修仙传〕〔噬灵武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