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落魄千金:凌少宠〕〔战流〕〔风起罗马〕〔位面复制大师〕〔这个游戏不简单〕〔开局一条黑皇〕〔我家娘子已黑化〕〔海贼王之龙珠〕〔量子意志〕〔明匠〕〔怒刷存在感〕〔江湖迟暮〕〔恐怖七年〕〔她比蜜糖甜〕〔医界狂少〕〔文明之万界领主〕〔行舟万界〕〔主宰漫威〕〔米丹盖尔〕〔冰临美漫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能师尊 第五百七十七章 吵架
    圣碑天骄战持续了近半个多月,从最开始的初赛,到最后的半决赛。

    这场持续了半个多月的盛会,将在太阳落山的时候,彻底结束。

    今日李霸道对战哈迪斯的那一场比赛无疑是所有比赛之中最为精彩的战斗,双方使出浑身解数去激战,尤其是李霸道那如同天神一般的金身法相,蛮狠到无解的神力,打的死神传人哈迪斯节节败退,而哈迪斯也并没有坐以待毙,化身地狱死神和李霸道斗了个旗鼓相当,如果不是因为李霸道体力更加充沛一些,结果鹿死谁手还未知。

    而在李霸道之后陆陆续续的比赛,这里面以白语对战夏百合战斗最为快捷,仅仅只是一剑便将夏百合击败。

    随着夜色的降临,最终四强名单的出现,经历一日喧哗和热闹的圣碑战场也终于恢复了寂静。

    在这圣碑山之上,无疑是距离天空之中月亮最近的地方。

    那犹如脸盆大小的明月,在这悄无声息的天空之中显得分外显眼。

    安静的房间之中,淡淡的月光从窗户落在地上,显得格外的柔和,随着天骄赛的开始,时至今日,统统给自己发布的两个任务也完美完成,方白也获得了一块记忆碎片的奖励。

    到此为止,属于杀戮王座的记忆碎片已经差不多全部收集完毕,属于方戮的记忆差不多完全吸收完毕,只剩下了最后一点记忆还未解锁,就是在方戮在魔兽森林剑指天下的那一刻,记忆停留在了那一声“剑来”,之后的记忆便不可被探查。

    然后就是方戮突然出现在了洛水城,买下了那套房子,之后李大爷成为了自己的邻居,之后便是方白接管了这具身体。

    方白猜测,在最后的那一点记忆里,应该埋藏着自己穿越的秘密,而这一切的一切,应该要等到最后一块记忆碎片解锁,自己才能得到答案。

    方白紧闭着眼眸,呼吸悠长而平缓,长吐出了一口浊气。

    随着着一口浊气的吐出,方白的脸色顿时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红晕,然后猛喝一口手中的酒,其实吧,就是酒上头了……

    感受着体内龙血酒灼烧之感,不得不感叹,这具身体的强大,毕竟是王座的身体,在随着实力的恢复,这具身体的身体机能也在慢慢的恢复。

    “咚咚咚!”

    就在方白独自饮酒的时候,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敲响了起来。

    “谁啊?”

    “我……老……师……”胡说有些哽咽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咋啦?!”方白打着赤脚踩在木地板上,赶紧走到了房门口,将门打开。

    胡说双眼红肿,手里抱着一条黑狗,一脸委屈,抬着头看着大魔头,“我……”

    “怎么了?”方白有些懵,这小家伙怎么一幅失恋的表情?

    “方老师……我要失恋了!”胡说瘪着嘴,声音有些哽咽道,随后伸出一只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先进来再说!”方白牵着胡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随后取了一把椅子,让胡说好好坐下,话说,这小子失恋抱着一条狗干啥?说给狗听?

    取了几张纸,递给胡说擦泪水。

    看着面前这个以前无论面对什么都是一幅大大咧咧,乐观样子的小胖子委屈的像个孩子……也对,他还只是个孩子。

    “怎么了?”方白抚摸着胡说的脑袋,轻声问道。

    “我有点坚持不下去了。”胡说擦着自己的眼泪,擤了擤鼻涕后说道。

    “坚持不下去了?”方白愣了一下,随后似乎想到了这个小胖子沮丧的原因,问道:“和女朋友闹掰了?”

    胡说点了点头:“嗯!”

    “咋回事呢?”方白搬了一条凳子坐在了胡说的对面,而小黑黑被胡说抱在怀里,双眼无神,一幅想死的样子,此时小黑黑背上的毛秃了一圈,看起来有点别扭……

    “喂,死狗,你咋了?”

    方白摇了摇黑狗的爪子,有些好奇的问道。

    小黑黑先是叹了一口气,随后舌头露在了外面,一脸的忧郁,随后摇了摇头,它的痛苦,不足为外人道也……

    它原本睡在房间里好好的,然后胡说突然眼眶红红的一屁股坐在了它的旁边,随后它迷迷糊糊的发现自己好像被人抱了起来,然后耳朵里传来了一阵仿佛念经一般的东西。

    “她喜不喜欢我……她喜不喜欢我……她喜不喜欢我?”

    “她不喜欢我!”

    “不,她喜欢我!”

    “不,她肯定不喜欢我!”

    “她如果喜欢我,为什么这么久不联系我?!”

    “她肯定不喜欢我,她肯定不喜欢我!”

    “不,她肯定喜欢我,如果她不喜欢我,那为什么要答应我!”

    “不,她肯定不喜欢我,她有了她的夏云哥哥!”

    “呜……呜呜……她喜欢我,她不喜欢我,她喜欢我……”

    诶诶诶,她喜不喜欢你,你对着一条狗说什么,本狗又不知道答案,你跟本狗说有用吗?卧槽,你别拔老子毛啊!小子,你再拔老子毛,老子要咬你了啊!老子真咬了啊,小子,住手,老子……痛痛痛……

    面对胡说的音波攻击,再加上拔毛神功,小黑黑感觉整个狗生顿时黯淡了下来。

    她特么的喜不喜欢你,跟老子这条狗有什么关系?你这么虐待本狗,真的好吗?

    看着方白一脸好奇的样子,小黑黑又叹了口气,仿佛是认命一般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方老师……我觉得……我坚持不下去了。”胡说想起了自己的感情,又忍不住想要哭了起来。

    “为啥?你和小雪不是处的好好的嘛?”方白疑惑道。

    “可是她都五十九天二十一个小时三十七分钟没有联系我了!”胡说吸了吸鼻涕,有些悲伤的说道。

    “额!”方白顿时有一种不想再听下去的冲动,“所以呢?”

    “她肯定是不喜欢我了。”胡说委屈的嘟囔道。

    “那你是从哪里得知她不喜欢你的呢?”方白无奈的询问道。

    “老师,你看她都五十九天二十一个小时三十八分钟没有主动找我了,肯定就是不喜欢我了啊!”胡说笃定道。

    “那你为什么不主动找她?”方白深吸了一口气道。

    “我……我……”胡说连说了两个‘我’,随后就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样,有些自卑的低下了头低声道:“她身边有她的夏云哥哥,我找她干什么……”

    方白拍了拍胡说的小脑袋,随后将他怀里的黑狗取了下来,这狗也不容易,摊上这么个契约者也是到了八辈子的霉了。

    随后将黑狗扔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那到底你是她男朋友,还是那个夏云哥哥是她男朋友呢?”方白轻声问道。

    胡说抬起头,看着大魔头,咬了咬嘴道:“当然是我是小雪的男朋友啊!”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主动找小雪呢?”方白反问道。

    “我……我……我比不过那个夏云。”胡说有些不甘心的说道,虽然承认别人很难,但是这是事实。

    “所以,你就没有主动找小雪……”

    “嗯!”

    方白无奈的捂住了自己的脑袋,随后无奈的问道:“那你有没有想过,小雪可能在想,是你五十九天二十一个小时三十八分钟没有联系她了呢?”

    “是三十九分钟了。”胡说纠正道。

    “行,三十九分钟!”方白耸了耸肩道。

    “我怎么知道,她身边有她的夏云哥哥,而我,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男朋友。”胡说有些激动的说道,随后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就细不可闻了。

    “行吧,那老师问你,你和小雪在一起的时候,都是你主动联系小雪的,还是小雪主动联系你的?”方白觉得自己这个人生导师也不容易。

    “每次……都是……都是我主动找小雪的。”胡说沉思了一会道。

    “那小雪像是那种会主动联系人的女孩子吗?”方白再一次问道。

    “不是,小雪性格很温柔而且很内向的,每次都是我主动找话题的!”胡说肯定道。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你现在不主动找她了呢?”方白盯着胡说问道。

    “因为她身边有夏云了啊,她有夏云了,还要我干什么?”胡说一谈到夏云就有些激动。

    “所以,你就故意不联系小雪?”方白皱了皱眉问道。

    仿佛是被大魔头说对了一样,胡说声音有些小:“我……我……就是想看看,小雪会不会主动联系我。”

    “然后你等了五十九天二十一个小时三十九分钟,小雪都没有主动联系你,所以你就觉得小雪不喜欢你了。”方白接着道。

    “是四十分钟!”胡说纠正道,随后点了点头:“嗯!”

    “行吧!”方白拍了拍胡说的小脑袋,“这样,老师先给你说个故事吧!”

    “嗯!”胡说点头,静静的坐在了椅子上。

    “这个故事呢,是发生在一对情侣身上的事情。”

    “这对情侣,一个叫做孟云,而另一个,叫做林佳……”

    有些日子过久了,彼此虽然还爱着,却抵不过寂寞,真正的爱情就像是一杯平淡的白开水,只有忍受住寂寞,才能和相爱的人走到最后。

    而方白所说的这个故事,就是地球上比较火热的《前任三》。

    整个故事总结一句话就是:一个以为他会挽留,一个以为她不会走。

    两个人不想服软,最起码,那个一直服软的人想要对方服软一次,而那个一直不服软的人以为对方会再一次服软。

    拖到最后,两个人谁也挽留不了谁。

    而为了挽留一个人,双方都做了无数的蠢事,比如说在朋友圈里狂发绝情的话,或者狂发一些‘自己过的很好’的言语。

    方白记得,在这部电影上映的时候,他的一个朋友谈了七年的感情说分手就分手了。

    原因很简单,女方要男方去省会工作,男方不愿意留在省会,并且女方还要求他买一套房子,男方服软说等两年,而女方认为他在敷衍,那个时候他刚买了车,手头确实没什么钱,因此闹掰。

    女方以为男方会服软,而男方则认为自己没有错。

    最后陌路。

    最后女方离开了省会,而男方则是留在了省会。

    这里面又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男方也曾回过老家去找女方,最后方白还记得朋友找他出来喝酒的时候,朋友痛哭的模样。

    爱一个人爱了七年。

    最后朋友结婚的时候,方白不再提起那个朋友爱了七年的那个人,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一个爱而不得的人。

    当有一天,不再打听你的生活,能够平静的面对一切关于你的消息时,就说明,我已经放下了。

    ……

    “林佳和孟云最后还是走散了,时间跳转到了六年之前。”

    “林佳说:你不要我了怎么办?”

    “孟云说:那我就像戴上孙悟空的装扮,去最繁华的街道喊一百遍‘林佳我爱你’。”

    “孟云又说:如果你不要我了怎么办?”

    “林佳说:那我就吃芒果吃到死为止!”

    “故事最后的最后,两个人还是没有能够在一起,林佳买了好几箱芒果,不停的吃,不停的吃,吃的全身过敏!”

    “而孟云则是戴上了孙悟空的金箍,拿上了他的金箍棒,走到了那座城市最大的街道大喊道:林佳……给我留点……咳咳……不是,孟云大喊:林佳,我爱你!”

    “小家伙,故事听完了,有没有想到点什么?”方白看着正在沉思的胡说不由问道。

    胡说咬了咬牙,以他的阅历,还不足以明白这两个人之间的爱恨情仇,最后只能轻摇了摇头。

    “那你觉得,他们分手最大的原因在哪里吗?”方白引导着问道,才十一二岁的小孩子,经历着自己最美好的初恋时光,不明白其实也很正常。

    “额……因为……他们……额……装逼?”胡说小心翼翼的问道。

    “唉哟!”

    “唉哟!”

    随着大魔头一巴掌拍下来,胡说吃痛的摸着自己的脑袋。

    “因为缺乏交流!”大魔头有些生气的说道。

    “缺乏交流?”胡说嘀咕道。

    “你爹娘吵架吗?”大魔头再次问道。

    “嗯,吵架呀,基本上一个月会吵上那么几次,可是这跟我爹娘抄不吵架有什么关系?”在经过一个故事的缓冲之后,胡说的心情明显调节了不少。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豪门弃妇:陆三少〕〔情深赋流年艾天晴〕〔神棍下山记〕〔仙韵传〕〔灵域兵魂〕〔余生很长,不必慌〕〔军少花式宠妻〕〔瓦罗兰最强大帝〕〔穿越之斩魔录〕〔总裁爹地,快点追〕〔狂乱〕〔卫临巅峰〕〔大唐小文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