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引鬼人〕〔血色异兽〕〔被女主拐进书里掰〕〔洪荒之功德天榜〕〔我不是在玩游戏〕〔我的餐厅连接着异〕〔北宋大表哥〕〔超神武道副本〕〔我成了一条锦鲤〕〔山海画妖师〕〔修真大工业时代〕〔我就是大德鲁伊〕〔海贼之恶魔狩猎者〕〔惜缘古剑传〕〔正邪第一剑〕〔姐姐有妖气〕〔轮回乐园〕〔高达之可能的未来〕〔玉石传说〕〔异世王妃你别跑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能师尊 第六百零六章失恋
    对于小萝卜头们来说,在野外生存已经是很简单的事(情qing)了。

    狼(肉rou)的滋味其实和狗(肉rou)差不了多少,只是狼(肉rou)相对狗(肉rou)来说会硬一些,里面的脂肪会相对少一点,但是在大魔头完美的刀功之下,这些小萝卜头们还是享受了一顿石板烤(肉rou)。

    用利器将石头削成薄薄的石板,然后清洗一遍之后,在上面刷上一层油,再将处理完的狼(肉rou)生煎,尽管需要的时间会长一点,但是享受美食之前的等待才是让人最享受的。

    尤其是在经历了长时间的劳动之后,小萝卜头们双眼冒着绿光,看着石板上那一片片烤的(娇jiao)嫩的狼(肉rou),旁边还煮着一锅蘑菇狼骨汤,再加上篝火旁边插着的数十条肥美多汁的河鱼。

    “辛苦了一天之后,只有享受美食的时候,才是人生最大的乐趣!”看着石板上的狼(肉rou),连方白都有些胃口大动,“现在,让我们开动吧!”

    “开动!”

    小萝卜头纷纷举起了手中的筷子,火光映在小萝卜头们的脸上,显得每一张笑脸都非常的纯真。

    大魔头会心一笑,开始品尝了起来,先是试探的吃了一块。

    立马就有一张嘴接上,敖小小用着不是很熟练的筷子夹起一块狼(肉rou),塞进了自己嘴里,刚脱离石板的狼(肉rou)温度极高,哪怕烫的敖小小一张小脸都要皱在一起了,但是她依旧舍不得吐出来。

    不停的呼气,小手还在嘴边疯狂扇动着,作为一名小吃货,她是拒绝浪费一切食物的。

    咀嚼了半天,满嘴都是(肉rou)汁才‘辛苦’的将狼(肉rou)咽下,旁边的人还想问敖小小好不好吃,但是看着敖小小一脸的幸福,也就知道味道了。

    无数双筷子伸向了石板之上……

    石板烤(肉rou)、石板烤鱼在配上一碗鲜美的蘑菇汤,每个小萝卜头的肚子都不由吃的鼓鼓的,几乎所有人都躺在地上不想动弹。

    这里面以敖小小和李不白吃的最多。

    李不白从来没想过会吃到这么好吃的食物,而敖小小则是吃个不停,小嘴从开始到最后就没有停歇过。

    随着夜幕的降临,方白释放出了一丝道法境的气息,这一丁点的气息足够让周围的野兽退避三舍。

    将火堆移到营地附近,篝火熄灭的余温足够这些小萝卜头享受一晚上,看着小萝卜头们纷纷钻进自己的睡袋之中,方白也不免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将狼皮垫在(身shen)下,深深呼了口气。

    眉头渐渐松懈,露出一幅极其享受的模样,周围的虫鸣鸟叫,配上头顶上的繁星点点,也只有在这种远离繁华都市的地方,才能够享受到极致的宁静。

    ……

    次(日ri)清晨,当小萝卜头们还处在睡梦之中的时候。

    “动次打次动次打次……”

    “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pi)股扭扭!”

    “早睡早起,咱们来做运动!”

    “艾薇巴蒂,现在你聆听的是c魔头为你带来的一首《人在光懂((嫖piao)piao)到失联》……”

    “人在广东已经((嫖piao)piao)到失联……”

    “有时也怀念当初一起已经改变……”

    “我的姑娘……火辣辣……火辣辣……”

    “我是隔壁的泰山,抓住(爱ai)(情qing)的藤蔓……喔嗷~”

    所有的小萝卜头都是一幅懵((逼))的样子坐了起来,看着在营地中央那个风(骚sao)扭动自己(屁pi)股的男人……

    手里拿着一把吉他,露出自己的大毛腿的那个男人……

    “大魔头是疯了吗?”李不白有些痴呆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习惯就好,大魔头可能药吃完了。”旁边的李子成拍了拍李不白的肩膀。

    “问题是,我想一剑捅死他。”李不白擦了擦自己嘴角的口水,双眼充满着怨气。

    “问题是,这里的每个人都是这么想的。”李子成用手示意李不白看看周围。

    周围的小萝卜头都是一幅想要杀人的表(情qing),双目死死的瞪着营地中央的那个男人。

    “唉,起(床chuang)起(床chuang)啦,再不起(床chuang),大魔头等下就不是精神攻击了……”李子成无奈的说道。

    “不是精神攻击?他还不成还想打人不成?!”李不白仿佛忘记了自己(身shen)上的伤痛,一幅不满的样子。

    “你觉得他要打你,你还能反抗?”李子成用手戳了戳李不白的左腿……

    “痛痛痛……”剧烈的疼痛这才让李不白从自己的思维之中清醒过来,他已经不在剑神山庄了。

    深刻明白自己处境的小萝卜头们只能忍受着大魔头的噪音攻击,从睡袋之中起(床chuang)。

    “方老师……胡说不见了!”

    好不容易让自己清醒的张子弘在收拾自己睡袋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身shen)边的胡说竟然不见了,只剩下了一个睡袋……

    “胡说不见了?!”

    听见张子弘的呼喊声,方白也停下了自己的才艺表演,皱了皱眉头,快速走向了张子弘。

    在张子弘的(身shen)边,只剩下了一个干瘪的睡袋,方白用手摸了摸睡袋,没有任何的温度,说明胡说离开的时间并不短……

    方白晚上在睡觉的时候并未有感受到任何的异动,也就是说,胡说应该是自己自己离开的。

    “死狗!”方白呼喊了一声。

    在一旁假寐的黑狗赶紧爬了一起,一幅‘叫爸爸干什么’的疑惑样子……

    “胡说哪去了,你知道不?”方白问道。

    “汪汪!”黑狗赶紧叫唤了几句。

    “老师,小黑黑说胡说就在附近!”作为一名称职的翻译,敖小小赶紧站了出来说道。

    “在哪?!”方白再次询问道。

    “嗷呜呜……”黑狗用爪子指了一个方向,意思很明确,就在这个方向。

    “就在这边大概一百米的地方!”敖小小再一次充当着翻译。

    “明白了!”方白点了点头:“大家忙自己的,老师去看看,大家整顿好之后,继续向南边出发,老师会带着胡说赶上来的。”

    “收到!”

    小萝卜头纷纷点头道。

    清晨的森林的空气还是非常清新的,而方白则是顺着小黑黑指着的那个方向走了过去,在胡说消失的是,暗影卫就已经告诉自己,胡说并没有什么事(情qing),只是看起来(情qing)绪有些不对劲的样子。

    距离营地不远处的小河边上。

    胡说坐在小河边的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之上,两只眼睛都红肿着,看起来刚刚哭过的样子。

    虽然不知道胡说发生了什么事(情qing),但是方白也能猜到一二,无非就是感(情qing)的事(情qing),这个阶段的小孩子,最容易因为这些事胡思乱想。

    胡说低着头,(身shen)体因为抽泣而微微颤动,面色憔悴,看样子一整晚都没有睡的样子。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这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ai)你。”

    “啊——骏马你四条腿——哟——大海你全是水!”

    大魔头开始吟的几句诗听起来还有模有样,但是最后那一句……

    “噗!”

    胡说哭笑不得的一脸埋怨,原本比较伤心的气氛,随着大魔头这一搅和,感觉瞬间就有些不对味。

    胡说有些无奈的看着大魔头:“方老师,你就别取笑我了。”

    “什么叫做取笑你,老师是这种人吗?”方白一脸正经模样,随后一(屁pi)股挤在了胡说的(身shen)边,将他挤过去了半个(屁pi)股。

    “又有什么事(情qing)惹咱们的小财神同学不开心啦!”方白一把揽住了胡说的脖子,然后用手捏了捏这个小胖子的肥脸。

    “唔……”胡说有些低沉的抱住了自己的膝盖,“老师……我失恋了。”

    “又失恋了?!”方白一脸疑惑的询问道。

    “哪有又失恋了……”胡说嘟囔道,不过想到自己失恋了,胡说就显得有些(情qing)绪低落。

    “行吧,那就失恋了!怎么个失恋法,到底是你不喜欢她了,还是她不喜欢你了?”方白拍了拍小胖子的脑袋询问道。

    “不知道,算起来,应该是和平分手吧!”胡说沉默了一会,小声说道,但是说到分手两个字,就又忍不住使劲眨了眨眼睛,仿佛是不想让眼泪流出来一样。

    “和平分手吗?”方白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感叹了一声,“和平分手应该也有原因的吧?”

    “我…我跟她……没有什么可聊的共同话题。”胡说有些哽咽的点头道。

    “没有共同的话题……”听着这话,方白有些烦躁,自己这个悲催的人生导师又的转职成为(爱ai)(情qing)导师了……

    “其实这种事(情qing)很正常!”

    方白深吸了一口气,故作轻松的说道。

    “很正常吗?”胡说擤了擤鼻涕,有些不理解的看着大魔头。

    “当然很正常!”方白肯定的点头道,“恋(爱ai)必然会有失恋,结婚都还有离婚。”

    “你想想,整个大陆有多少人?!”

    “整个大陆不止一百亿人,这里面有五十亿的男人,五十亿的女人,而我们,则需要在这五十亿的另一(性xing)别的人中,找寻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人,五十亿分之一的概率……你想想这有多小!”

    “如果说,你第一次谈恋(爱ai)就能找到真正属于你的那个人的话,那对其他人是不是不公平?!”

    方白只能用诡辩的方式去开导胡说,感(情qing)的事(情qing)真的说不准……

    “可是……”

    “没有可是!”方白赶紧堵住了胡说接下来的问话,继续说道:“分了就分了,分了就说明你不是很(爱ai)或者说那个人不是很对,你想要找一个对的人,其实很难。”

    “为什么很难?”胡闹有些不明白的问道。

    “老师活了二十几年都没找到一个对的人,如果说你这个小(屁pi)孩才十来岁就找到一个合适的人的话,那对老师是不是很不公平呀!”方白故意调侃道。

    “我才不是小(屁pi)孩呢!”胡说有些恼怒道。

    “(爱ai)(情qing)这个东西,并没有所谓的对错,你无法释怀的,只是这么久以来形成的习惯。”方白微笑着捏了捏小胖子的脸,别说,手感还不错。

    “只是习惯吗?”胡说鼓着小脸气呼呼的说道。

    “其实吧,谈恋(爱ai)这个东西,真的不需要看的很重要。”方白点头道。

    “为什么?!”胡说询问道。

    “因为你越认真,最后输的最惨。”方白耸了耸肩道。

    “不懂!”胡说摇头道。

    听见胡说的回答,方白这才想起,这个小(屁pi)孩还只有十来岁,有很多事(情qing)都还没有经历过。

    “这个世界你不懂的事(情qing)还多着呢,小小年纪,何必这么多愁善感。”

    “哼哼!”听着大魔头调侃的声音,胡说轻哼了一声,但是还是将大魔头所说的话记在了心里。

    “其实吧,我们活着,最需要学会的一件事,就是学会放下。”方白摸了摸胡说的脑袋说道。

    “放不下咋办?!”胡说故意反驳道,经过大魔头的这一番捣乱,胡说的精神明显好了很多。

    “你们这种老不听话的孩子,多半是惯的,打一顿就好了……”

    看着大魔头不怀好意的拿出了戒尺,胡说赶紧从石头上跳了下来,“老师我好了,我没病了,没毛病了,真没毛病了……”

    “别急,打一顿就好了,管你有没有病,等我先打一顿!”

    “我真的好了,来人啊!救命啊!”

    ……

    对于胡说的失恋,这是每一个人都会经历的事(情qing)。

    失恋这只是一件小事,对于人生来说,失恋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但是这并不影响胡说同学的拄拐杖事业……

    看着和自己一样拄着拐杖陪着自己的胡说,李不白有些疑惑的问道:“你咋也被打瘸了?!”

    胡说一脸悲催的委屈道:“大魔头说我耽误了游历的进程,耽误了大家的时间……然后就……”

    看着肿的跟大腿一样的小腿,胡说整个人都有些无奈,大魔头好像把这一段时间没有打人的怨气都发泄到了自己的(身shen)上,原本因为失恋就已经非常的痛苦了,再加上被大魔头殴打了一波,胡说顿时觉得生无可恋。

    而躺在老青牛背上的方白此时却显得非常的舒坦,早早起来吼了一嗓子,再加上活动了一波,所以此时的方白,(身shen)心舒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豪门弃妇:陆三少〕〔情深赋流年艾天晴〕〔神棍下山记〕〔仙韵传〕〔灵域兵魂〕〔余生很长,不必慌〕〔军少花式宠妻〕〔瓦罗兰最强大帝〕〔穿越之斩魔录〕〔总裁爹地,快点追〕〔狂乱〕〔卫临巅峰〕〔大唐小文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