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落魄千金:凌少宠〕〔战流〕〔风起罗马〕〔位面复制大师〕〔这个游戏不简单〕〔开局一条黑皇〕〔我家娘子已黑化〕〔海贼王之龙珠〕〔量子意志〕〔明匠〕〔怒刷存在感〕〔江湖迟暮〕〔恐怖七年〕〔她比蜜糖甜〕〔医界狂少〕〔文明之万界领主〕〔行舟万界〕〔主宰漫威〕〔米丹盖尔〕〔冰临美漫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能师尊 第六百一十一章花灯节第三更
    李不白看着(身shen)边这个坐着轮椅的胡说,两个人依旧跟在队伍的最后面,好吧,后面还有一只瘸着双腿的黑狗,正努力用自己的前腿往前面爬动着。

    “兄弟,能说说你为什么会想不开吗?”李不白有些佩服的问道。

    胡说用双手推着坐下的轮胎,整个人显得有些闷闷不乐,抬着头看了一眼李不白,叹了口气。

    “后面的别掉队,赶紧跟上!”

    大魔头的一声怒吼,让这两个人赶紧往前面赶去,而后面的小黑黑也不得不用力向前爬去。

    ……

    有时候吧,你不努力一把,你就不知道绝望怎么写的。

    看着老青牛背上的那个狗贼,走在队伍之中的李霸道有些忧伤的叹了口气,刚刚大魔头殴打胡说的场面,他全部收进眼底,大魔头的实力越来越深不可测了……

    所幸的是,今天并没有被大魔头那个乌鸦嘴言中,并没有再继续下雨。

    当小萝卜头们全力赶路的时候,终于来到了到达了第一个小目的地,这也就说明,今晚上并不需要再露宿郊外了。

    看着面前这座位于山水旁边的城市,所有的小萝卜头都显得有些喜悦,毕竟在野外行走了好几天,每个人都想舒舒服服在城市里面洗个(热re)水澡,换上一(身shen)干净的衣服,好好游玩一翻。

    眼前的这座建立在山水之上的城市,名为重月城,据说在每年的这个时候,月亮升起之时,在平静的湖水中的倒影会形成一幅绝妙的画面,无论是倒着看,还是正着看,两个月亮配上湖面上的花灯都是一种极美的享受。

    每到这个时候,除了必要的用电之外,重月城的每家每户都会自觉的关上自己家里的电器照明工具等,因为这个时候是重月城一年一度的花灯节。

    花灯节的来历有很多,但是在重月城的花灯节是一个从古时流传下来的节(日ri),据说在很久很久以前,灯神最初降临的时候,就是因为重月的美丽月景,灯神在这里定居,并且带领着重月城的人类赶跑了这周围的魔兽等。

    为了纪念灯神,这里的人们便将灯神降临的这一天定为花灯节,并且每家每户的门前都会挂上花灯,一来是纪念灯神,二来是求得灯神保佑。

    这座依山而建,傍水而造的重月城,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成为世界各地人士的旅游胜地。

    早早就准备好地方住的方白带着下面的小萝卜头们来到了金玉酒楼,作为这一趟游历的主导者,当然会把一切事(情qing)都给准备好,包括住宿等问题。

    在金玉酒楼享用过晚餐之后,外面灰蒙蒙的天也就逐渐暗了下来,此时的重月城也开始(热re)闹了起来。

    每家每户的门口都挂上了一盏花灯,当然,这种挂在家门口的花灯自然是用的电,而别人手里提着的花灯则是用的蜡烛。

    “叔叔老师,叔叔老师,赶紧赶紧,我们要出去玩去啦!”想要出去玩耍的洛雪第一个吃完了晚饭,然后跑到了方白的面前说道。

    “去吧去吧!”方白无奈的点了点头,此时的他已然成为了小老虎的保姆,这只小老虎还没有开眼,必须把一些(奶nai)水凑到它嘴边……不过还好,现在有了(奶nai)瓶,喂它吃东西还是比较方便。

    小萝卜头们在得到大魔头的许可之后,便成群结对出了门,好不容易来到这个闻名已久的重月城,当然要好好玩一玩啦!

    洛雪和陈月几个女孩子结伴出了门。

    而李霸道则是和雷凌儿单独出了门。

    白语继续着自己的骨科之旅。

    几乎每个人都找到了同伴……对于小萝卜头们这个年纪谈恋(爱ai),方白并不发对,十三四岁恋(爱ai)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qing),对于地球上那些早恋的学生方白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恋(爱ai)是人类的本能,他们的这个时候是(情qing)窦初开的最美好的年纪。

    并且,最重要的一点,这些小萝卜头都拥有承担别人一辈子的能力,和地球上的那些学生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此,地球上(禁jin)止早恋无非就是因为学生没有负责的能力,一旦做错,便一切都是错。

    看着怀里的小老虎,方白不由叹了口气,随后他瞄上了在一旁吃着自己狗粮的小黑黑……

    小黑黑狗脸上尽是懵((逼))之色,看着卧在自己肚皮上找吃的的小老虎,再看看那个扭着(屁pi)股风(骚sao)出门的男人。

    喂喂,狗爷没有(奶nai),你别咬啊……

    喔……舒服……

    喔…哦……嗯……不要……停……不要……不要停……

    ……

    花灯节重月城最(热re)闹的地方都在重月湖边,放水灯,猜灯谜什么的,都在这里,各大商铺也在湖边搭建了摊子,这里有明文规定,不让修建建筑物,以免破坏了重月湖的风景。

    “滴溜——霹雳——嘭!”

    “嘭嘭!”

    在山顶上无数烟花朝天空飞舞着,各种颜色的烟花仿佛要将天空照亮一般,和天空之中那个如同脸盆大小的月亮相互辉映,煞是好看。

    美丽的焰光闪耀着重月城,漆黑的夜空成为烟花的画布,尽管只是一瞬间的美丽,但是也印入了无数人的心底,所谓的火树银花不夜天,也不过如此。

    李子成拉着阿布……咳咳……这两人来到了重月湖旁的灯市上,这里挤满了猜灯谜的公子小姐,有一盏大大的花灯树立在灯市的最上方,看起来非常好看。

    这是猜灯谜的地方,老板说一百块钱猜一次,能够连续猜中五个题目的人,就可以把最大花灯拿走。

    “咱们要试试吗?”李子成指着那个最大的花灯问道。

    阿布耸了耸肩:“我不是很会,要是输了的话……”

    “输了就输了呗,不过也就一百块钱而已!”李子成无所谓的说道。

    “行吧!”阿布点点头指着老板给出的题板上的题目念到:“站在一旁请不要说话,打一字?!”

    “这打个毛字……”阿布有些抓了抓头皮,这种文字游戏他是真的看不懂,这种动脑子的游戏,不适合他。

    “靖,立青的那个靖!”李子成思考了不到两秒钟便说出了答案。

    “对!”老板点了点头,然后放出了下一题。

    “两人排排坐,扁担来托着,又打一字?!”阿布再一次念出了题目。

    “丛,草丛的丛!”阿布刚念出题目,李子成便回答了上来。

    “可以啊!”老板有些惊诧的看了一眼李子成,随后放出了第三题。

    “水上人家!再打一字。”

    “沪,三点水加个户口的户!”

    “不是上,不是下,下在上,上在下,打一字”

    “这个有点意思,一。”

    看着李子成不到一会儿便解出了四道题,这个老板也是有些惊异的看着李子成,虽然这些题目并不是很难,看来面前的这个少年有点本事。

    “行,最后一个题目!”老板也是大大方方的将最后一个灯谜显示了出来,只见在题板上最后出现了一个题目。

    “偷什么东西不犯法?!”阿布眉头紧皱,一脸懵((逼))的看着面前的这个题目,“老板,没有什么提示吗?”

    老板神神秘秘的摇了摇头:“这毕竟是最后一个题目,要是这么容易就给你们拿走我的大奖的话,那我岂不是亏大咯!”

    老板的话引来了周围围观的人群一阵哄笑,但是看见老板丝毫不做作的样子,也迎来了一阵喝彩声。

    “这样的话……”李子成也是皱起了眉头,苦思冥想了起来。

    “偷笑!”

    随着旁边一个声音传来,打破了陷入宁静的人群。

    只见大魔头一脸微笑的带着几个小丫头走了过来,这是属于脑筋急转弯的范畴,如果是没有遇见这种题目的话,一般是很难想出来的。

    “方老师!”李子成有些无奈的看着大魔头,“这可是最后一题了诶!”

    “不就是一个灯笼嘛,老师再帮你答一次不就好了嘛!”方白笑着拍了拍李子成的脑袋。

    “又不是我要,是阿布他说他想要!”李子成赶紧把一切责任推给了阿布。

    阿布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李子成,随后指着自己一脸懵((逼)),“我?”

    “既然你们认识的话,也就当这位小哥赢了吧!”老板看着突然出现的方白,估计也明白这是一个不好惹的角色,所以也卖了个好,让人把灯笼取了下来,递给了李子成。

    方白也明白了老板的意思,随后便带着李子成等人离开了这里。

    不过也因为老板刚开灯市就送出了一个大灯笼,所有人都以为他这里的灯谜好猜,他这里的生意竟然变得好了起来。

    李子成和阿布都不愿意接这个灯笼,最后把这个好看的灯笼送给了一旁的洛雪。

    陪着这几个小萝卜头在灯市上逛了逛,又吃了一些小吃,方白也就离开了这些小萝卜头。

    毕竟自己在的时候,这群小萝卜头还是觉得有些不自在的,自己和这群小萝卜头之间还是存在一些代沟的,自己在的时候,除了洛雪之外,其他几个小丫头都显得有些拘谨。

    这是避免不了的,这就跟你去你朋友家里,哪怕对方的父母对你再好,他们在的时候你都会显得有些拘谨,不自在。

    看着面前这个已经沦为花灯海洋的城市,方白深深叹了口气,其实地球上也有所谓的灯节,比如说上元灯节。

    只是想要找到一个全城狂欢的城市还是太难了,地球上的中华,每年的过年都变得索然无味了,更别提这些看起来没什么味道的节(日ri)了。

    地球上的(春chun)节已经开始没有任何的味道了,已经变成了上班族难得的休息(日ri),大人们的麻将时光,小孩子也就这几天能够享受享受不写作业不补课的美好时光,(春chun)节——逐渐在失去原本的味道。

    听起来,还没有清明让人重视,在清明的时候,有些人专门请假回去祭祖,而在(春chun)节的时候……

    不过或许再等上千年,(春chun)节依旧是那个(春chun)节,哪怕(春chun)晚再难看,一家人依旧会守在电视机前,一家人团团圆圆的看着(春chun)晚,度过一年中最后一个夜晚,迎接新一年的美好的第一天。

    方白突然开始享受这难得的休闲时光,手里拿出了一瓶绝世美酒,拿出了几个杯子,随后逐一倒满,随后杯子隐入夜色之中。

    举杯,轻呡。

    随着一盏盏水灯被人放入重月湖之中,湖面开始被照亮,一盏盏水灯如同繁星一般,水中的倒影,忽闪忽闪的火光,重月城之中充满着欢声笑语。

    骑在父亲肩膀上的小女孩,手里提着一个小花灯,催促着父亲赶紧往前走,因为她看到前面有卖冰糖葫芦的。

    一个年轻的妇女牵着一个鼻涕冒泡的小(屁pi)孩在灯市之中走过,手中的糕点没有停过,时不时还往儿子嘴里塞一块。

    街道上两个小孩子在打闹着,手里拿着烟花挥舞着,时不时看到路边好吃的停下脚步,掏上几个硬币买上一点,和小伙伴分享美食的滋味。

    湖边的小(情qing)侣共同放下一盏水灯,祈求他们的(爱ai)(情qing)能够受到灯神的保佑,比如李霸道以及白语这两对小(情qing)侣,好吧,不知道为什么李子成和阿布也来到了湖边……

    放灯的不仅仅是小(情qing)侣,还有一些求祝福的成年人们,他们祈祷着自己的家人在今后的(日ri)子里可以心想事成,平平安安。

    如同繁星点点的湖面,站在高处看着湖面的小萝卜头一个个都不由看痴了。

    “真希望能够一辈子跟你们在一起。”李子成看着面前的湖灯道,灯光照映在李子成的脸上,显得那样的稚嫩。

    “哈哈,这又啥难的,咱们可是一年二班佣兵团诶!等以后出来了,混佣兵团不就好了!”阿布哈哈一笑道。

    “说的轻松。”张子弘翻了翻白眼:“还有几个月,等咱们毕业了,每个人都进入了不同的学府之后,可能以后再见面的(日ri)子就少了。”

    “古道秋风瑟,相逢陌路人。”白语在恰当的时候,说出了一句不恰当的话。

    “死妹控,就你会说!”李霸道不由调侃道。

    “蛮子,别说话!”白语撇了撇嘴道。

    “阿蛮,憋说话,吻挪……”叶沉抱着叶天腰部,脸对着脸,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叶天顺势勾住叶天的脖子,作出了一幅深(情qing)的表(情qing)。

    看到这一幕的其他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吧,雷凌儿在一旁羞红了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豪门弃妇:陆三少〕〔情深赋流年艾天晴〕〔神棍下山记〕〔仙韵传〕〔灵域兵魂〕〔余生很长,不必慌〕〔军少花式宠妻〕〔瓦罗兰最强大帝〕〔穿越之斩魔录〕〔总裁爹地,快点追〕〔狂乱〕〔卫临巅峰〕〔大唐小文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