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域奇侠传〕〔绝品野医〕〔魔医神女:绝品大〕〔我和女鬼传道那些〕〔重生八零甜蜜军婚〕〔三国封神系统〕〔明末之七海腾龙〕〔第九洞天〕〔善良的恶霸〕〔师叔无敌〕〔无温之地〕〔逆几率系统〕〔拜见校长大人〕〔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医妃乖乖就寝〕〔都市医武传奇〕〔大唐贞观第一逍遥〕〔全宇宙最强最牛最〕〔西京春慢〕〔原来我会玄学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能师尊 第六百二十二章硬抗
    “轰隆隆”

    魔界的天空一直暗沉沉的,没有任何的光线可言,这里也许是被神遗弃的一个世界,这里的生灵也不相信神这玩意。

    黑色的云朵漂浮在天空之上,看起来就像是大烟囱排出来的废气。

    地底的火山在往外冒着岩浆,哪怕天空飘着小雨,也无济于事,当雨滴落到岩浆上数米的时候,就会被沸腾的(热re)气蒸发成水汽。

    路边的骸骨随意的丢弃在草丛里,时不时有饿极了的野兽将其嚼碎,随后这只野兽被不知名的其他物种拖走。

    黑狗((舔tian)tian)了((舔tian)tian)自己的伤口,在它的肚子上,有一道巨大的伤口,像是老虎咬伤的。

    (身shen)后传来了悉悉索索的追捕声音,黑狗((舔tian)tian)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它不知道自己这样逃下去是为了什么,但是它不想被(身shen)后的那群恶魔抓住。

    因为它能擦觉到(身shen)后的那一群恶魔对它的窥伺之意。

    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它就一直在逃亡。

    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存在,但是它脑袋一直有个声音告诉它,它不能被任何人抓住,它必须成长起来。

    “地狱犬在这里”

    “抓住它,抓住它,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那是老子的财宝,别挡住老子”

    它强忍着腹部的疼痛,只能继续逃亡。

    追逐他的人不乏魔界的大人物,这里面有南方的霸主帝修罗,西方的死亡撒旦,东方的地狱阎王,这些人都想要把它抓回去。

    它只能往北方逃去,魔界的北方是一个巨大的深渊,被成为深渊魔域,在那里谁都不知道存在着什么,只知道那里遍地财宝,只是出来的人屈指可数。

    “这里是死亡天堂”

    “这该死的狗崽子,竟然跑到了这个地方”

    “这里是那个堕天使的地盘,我们到底还追不追”

    “该死,只顾着追逐这只狗崽子了,竟然没注意到,这里是堕天使的地盘”

    堕天使

    黑狗的耳朵里传来了这三个字,它的脑海里浮现出来了这三个字的来历,据说在魔界的对立位面有一个充满光辉的地方,那里存在着无数长着翅膀的天使,而这群堕天使,便是信仰黑暗的天使。

    “地狱犬”

    一道儒雅却不失磁(性xing)的声音在黑狗的面前响起。

    “知道死亡天堂是我堕天使的地方吗你怎敢带着这么一群恶魔闯进来”

    黑狗看着面前这个浑(身shen)散发着黑暗气息的人类,在他的(身shen)后长着八只巨大的黑色暗翼,上面有着无数金属装饰,他的(胸xiong)前佩戴着一个骷髅头十字架,好似黑暗的君主一般。

    “呜呜”

    黑狗呜咽了几声,有些怯弱的看着面前的堕天使。

    堕天使面带冷漠的看着黑狗,“看来魔界的人依旧不死心,想要打开地狱之门。”

    堕天使伸手触及到了黑狗腹部的伤口,随即一股强大的黑暗力量环绕住了黑狗的(身shen)体,它的伤口在顷刻之间便恢复如初。

    “为了那个荒谬的传说,将整个地狱犬一族屠杀的一干二净,真是可悲的一个世界。”堕天使双手环抱住(胸xiong)口,看着面前的地狱犬。

    “继续往北跑,不要停,你敢停,就要死”

    堕天使指着自己的(身shen)后道。

    “嗷唔”

    黑狗对着堕天使道了声谢。

    “不用谢,当作你欠我一个人(情qing)。”

    穿过了死亡天堂,这里看着周围无数的十字架,黑狗并没有松懈,因为它知道,在它的(身shen)后还有无数追兵。

    “嘻嘻,爹爹,继续给我讲故事呀”

    “乖女儿不急”

    “等你回到龙岛镇守的时候,哪有时间给我讲啊”

    “行,爹边走边讲”

    在深渊魔域之中,一只巨大的黑暗神龙盘旋在深渊魔域的低空,在他的头上,还有一个四五岁大小的小女孩,乌黑的长发柔顺的披在肩上,一双紫水晶大小的眼眸仿佛要占据整个脸部的四分之一一般,粉嫩的样子非常惹人喜(爱ai)。

    (身shen)穿绿色宫装的小萝莉发现了不远处那只好似从高处跌落下来的黑狗,惊呼了一声。

    “爹爹,你快看,快看,前面有一只吃屎的”

    “住嘴,小孩子家家的,别把话说的那么难听”

    “哇,父皇,这里竟然有一只小(奶nai)狗诶”

    “对,好歹龙族的公主,说话文明一点。”

    这对龙族父女打量了这只摔得四肢尽断的黑狗,小萝莉跳下了龙头,蹲在地上看着的这只黑狗。

    “父皇,我们把它带回龙岛好不好”

    “带回去干什么”

    “我想问问它,它为啥喜欢吃屎,天底下有那么多好吃的东西,为啥就喜欢吃咳咳”

    “不行不行,这只地狱犬来历不明”

    “不嘛不嘛,我就要,就要”

    “这是魔界生物,不能带回龙岛,龙岛的那方天地有人类仙器圣碑压制,带回去也会被圣碑给杀死的。”

    “父皇不是说自己无所不能的嘛,哼,骗人”

    “谁骗人了,不就是带只小狗回去嘛,这能难倒你父皇”

    “那你就带呀,不然就是骗纸,大骗纸”

    “看好了,这可是龙族特有的龙族法则,封印法则”

    黑暗龙皇一只巨爪直接拍在了黑狗的(身shen)上,无数玄奥的符文法则出现在了它的周围,随后将它(身shen)上的那股魔界气息给封印了起来。

    看了看远处的那片蔚蓝色的天空,地狱三头犬深吸了一口气,这是属于人界的空气。

    看着脚下无数的鱼人,以及自己(身shen)后的那无数的人类。

    小萝卜头们都看到了地狱三头犬里的不舍,一个二个都感觉自己的眼睛里进了沙子

    “表哥,我们以后不是就见不到小黑黑了”

    “能见到的,肯定能见到的”

    “表哥,你为啥哭啊”

    “我只是眼睛里进砖头了。”

    “我怎么感觉以后都见不到小黑黑了”

    巨大的天地之威在地狱三头犬的上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云朵形成的暗黑色漩涡,里面天雷滚滚,看起来异常可怕。

    地狱三头犬中间的那个头看了看头顶上的漩涡,它知道,留给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死狗,要做什么,你去做吧时间不够,这天雷,老子替你抗”

    随着漩涡凝聚的速度越来越快。

    小萝卜头们看到在军区的后方凌空飞来了一道人影。

    “那是”

    “方老师”

    “他想要干什么”

    “他不是想要”

    小萝卜头们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shen)影,所有人都不知道方老师干什么去了,这里面只有白语知道,大魔头失踪的原因,是因为他不能参战。

    “大魔头不是要帮小黑黑抗天雷吧”

    “他扛不住的啊”

    “他凭什么抗,他凭什么抗”

    “不要,回来,大魔头,你回来”

    方白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去听小萝卜头们的呼喊,作为王座,他确实不能参加这场战争,但是并不代表他就什么都不能做。

    看着头顶上这个越来越巨大的漩涡,里面的暗雷密密麻麻的让人看着就不寒而栗,就好似泰山压顶一般的巨大威势,方白静静的站在云层之下。

    “你想干什么”

    在方白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个疑惑并且严厉的呵斥声。

    “逆天”

    方白的嘴角扬起了一丝笑容。

    “你逆泥马勒戈壁,这是天地玄雷,你抗的住个狗(屁pi)”从未爆过粗口的系统第一次爆出了粗口。

    “就因为扛不住,所以我更要去抗”方白摇了摇头道。

    “你”

    “我的学生如果都战死了,那么我这个老师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方白笑了笑道,这一刻,他对于死亡,无所畏惧。

    知道自己时间不多的地狱三头犬,直接朝着第一只深渊泰坦龟进攻了过去,在地狱三头犬这只圣级的面前,深渊泰坦龟就好像一个用泡沫建造起来的房子一样,巨大的(身shen)躯就成了一个活靶子一般,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便将第一只深渊泰坦龟杀死。

    “他是要给小黑黑争取时间”

    “大魔头他”

    “不要,不要,他肯定扛不住的”

    “这该死的大魔头”

    “狗(屁pi)大魔头,他就是个混蛋”

    看着头顶上那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所有的小萝卜头顿时都哽咽了起来,他们没有在战场上看到大魔头的(身shen)影,他们以为大魔头退缩了,逃避了只是那个曾经告诉他们要对生活充满希望的大魔头,怎么可能会退缩。

    “以前我真的很怕死。”方白整理了一下(身shen)上的夫子服,黑色的夫子服随着风一下一下飘动着,手中的戒尺耍了一个尺花,随后拍打在了另一只手上。

    “人活着吧,总是会有这样的牵绊,那样的羁绊。”

    “如果说,如果什么都没有的话,那我活着,跟地球上的那个方白又有什么区别呢”

    地球上的他,在爷爷死了之后,就变得浑浑噩噩起来,每天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他不知道自己活着有什么意思,但是每天依旧得活着。

    迷茫的活着,一事无成,只能当个高中物理老师混混(日ri)子,每天如同上班一样的上课,对着书本把习题讲解掉,把自己的课上完,(日ri)复一(日ri),年复一年。

    至于说,为人师表或者说抱着自己是祖国花朵的园丁的(身shen)份好好教书得了吧,你乐意去管那些学生,那些学生还未必会听你的。

    “统统啊,谢谢你这两年多以来的陪伴,有你陪伴,我很开心。”

    面对这越来越狂暴的天空,此时用飞沙走石形容都不为过了,狂风大作的场景,让整个海滩都灰暗了起来。

    大风刮的方白感觉脸有些生疼,看着天空上的那个漩涡,里面有一道道的玄雷正在酝酿。

    对于方白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类,天地劫云表示非常的愤怒,天地之下皆为蝼蚁,它并不会因为你是所谓的王座,或者说是所谓的圣级,就会网开一面。

    胆敢挑战它威严的蝼蚁,都会被无(情qing)粉碎。

    “本系统他摊上你这么个宿主也真的是够了马勒戈壁的”系统仿佛都要疯掉了一般。

    “防御系统迅速充能”

    “夫子服系统完全开启”

    “教尺功能完全开启”

    “副职业所有技能开启”

    “系统功能完全开启”

    方白并没有理会系统的傲(娇jiao),而是看了看下方那只巨大的地狱三头犬,此时的它已经开始拆第二座深渊泰坦龟了。

    这深渊泰坦龟就是鱼人的移动兵营,如果不拆掉的话,这场战争,人类是不可能打赢的,以前出现一座的时候,人类抵挡就已经很勉强了,现在一下子出现了三座。

    尽管李霸道被誉为天选挂((逼)),但是他依旧没有成长起来,他的力量还不够,这一群小萝卜头都还没有成长起来。

    “不就是死嘛,老子又不是没有死过”

    方白意气风发的站在半空之上,抬头看着天空之上的玄雷,“来吧,看看到底是老子这个穿越异世界的人牛((逼)),还是你这个天地之雷牛((逼))”

    “像老子这种时刻都散发着帅((逼))之王气息的男人,活该被雷劈,你说是不是,统统”

    看着下方的那些依旧在战场之上拼杀的人类

    “其实,还是有点紧张的”

    方白拍了拍自己的(胸xiong)口,这就好像高中老师告诉你,高考那只是一场考试一样,死这种事嘛,每个人难得有一次,所以,还是有那么一点紧张的。

    “大魔头不要”

    “呜呜不要”

    下方传来了小萝卜头们哽咽的呼喊声。

    方白感觉自己的眼睛也有那么一点酸,鼻子也有点酸,抹了抹眼睛,方白强行装出了一幅轻松的样子,对着下面的那群小萝卜头们笑了笑。

    随后戒尺在手,双目一横,整个人顿时散发出了不一样的气息。

    “轰”

    第一道玄雷直直的朝着方白劈了下去。

    “嘭”

    方白不退反而迎了上去,对着虚空踩了一脚,猛蹬,手中的戒尺朝着天空拿到玄雷劈砍了过去。

    “垃圾,有本事就把老子给劈死在这里,不然谁也挡不住我为死狗争取时间”

    第一道玄雷硬生生的被方白给劈碎,但随之,玄雷的余威也震的方白气血翻涌,(胸xiong)口震的有些生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明虎〕〔名门秘闻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