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游封印师〕〔张苏静的幸福日常〕〔八零重生小幸福〕〔种田刷钱〕〔诗与刀〕〔锦绣医图之贵女当〕〔真言道〕〔霸道男神:独宠小〕〔我真是匪二代〕〔这个王妃不被宠〕〔漫步动漫世界〕〔战争狂想曲〕〔权门小老婆〕〔太清仙缘传〕〔重生八零甜蜜军婚〕〔篮尊〕〔重生之鬼界公务员〕〔大魔骨〕〔都市阴阳师〕〔火影之百花念帝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能师尊 第六百三十章别离
    “管家,大叔去哪里去了”

    这一天早早起(床chuang)的龙依依竟然发现每天都会睡懒觉的大叔竟然不见了,便直接找到了管家询问道。

    “那位先生已经离开了。”管家如实回答道。

    “离开了”龙依依眉头一皱,“去哪里了”

    “这个老奴不知,那位先生将老爷送给他的卡留下之后,还留下了一句话,让老奴转告给小姐您之后就离开了。”管家恭敬道。

    “大叔说了什么”龙依依赶紧追问道。

    “那位先生说,很感激小姐您的照顾,但是天下无不散的筵席,请原谅他的不告而别。”管家如实说道。

    今天早上,天不亮的时候,方白便离开了龙家,没有带走任何一样东西,只是换上了一(身shen)干净的衣服,将自己的东西都打包装进了一个新买的包里之后,便离开了。

    他原本就是一个高傲的人,寄人篱下也只不过是不得已而为之实际上是方白觉得这样一直待在别人家里的话,有一种吃软饭的感觉,被一个小萝莉这么照顾的话,方白有一点接受不了,也有可能是很多点

    随着这(日ri)子一天天的过去。

    在龙王学院属于炼体境的学院榜上,一个叫做王凡的黑马直接枪挑无数强者,杀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一手火龙枪法斩落排行榜排名前十的强者,可谓是出尽了风头。

    基本上没有一个人能够接下他一枪,基本上都是一枪击破。

    而当王凡拿着数坛千岁酿来到湖心岛的时候。

    却发现高人平时都坐着的那块大石头上,空无一人。

    旁边的枫叶缓缓落下,看起来异常的萧条。

    “已经走了吗”

    原本因为战胜了许多以前可望而不可即的对手而心中满是喜悦的王凡,看见这一幕,心中却生出了些许失落。

    王凡慢慢的走到了那块石头上,将石头上的枫叶扫落,慢慢坐了上去,经过这十来天的相处,王凡不知不觉对这个高人生出了一丝依赖感。

    “马步站好,双手伸直”

    高人坐在石头上啃着鸡腿,喝着美酒,而王凡则是面目狰狞的在石头扎着马步,而在他的(屁pi)股上正燃烧着一根有点小粗的香烛。

    “(身shen)体都没打熬好,走路都没学会就想跑,谁教给你的”

    随着高人一声怒喝,王凡浑(身shen)打了个激灵,顿时头顶上的空碗打落了下来。

    “啪”

    一记鞭子精确的打在了王凡的小腿上,火辣辣的痛楚从王凡小腿上传入神经,只是一瞬间,他的额头上便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汗水。

    但是他不敢动,头顶上的碗掉了,只是说今天的鸡腿没有了,要是自己手上的碗掉了的话,那么今晚上的晚饭就只能啃白饭了。

    “站稳了,这柱香什么时候烧完,你什么时候休息”

    高人冷漠的声音传来,顿时让王凡只能急的干吞唾沫。

    当王凡战战兢兢的将脑袋转过去的时候,便只看到那位高人躺在石头上歇息了起来,背对着自己。

    就在他以为自己能够偷懒一会儿的时候。

    “练武之人,坐如钟,站如松,行如风,卧如弓,下盘要稳,双臂有力”

    高人淡淡的声音又传了过来,顿时惊的王凡只能瞪大了自己的眼睛,老老实实的绷紧自己的(身shen)体。

    “九百九十七、九百九十八、九百九十九、一千”

    当王凡双臂撑着(身shen)体,做完一千个俯卧撑后,整个人如同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全(身shen)通红。

    “前辈,我做完了。”

    王凡老老实实的撑在原地,不敢乱动,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是没有接到前辈的命令擅自乱动的话,迎接自己的肯定就是鞭子。

    “嗯”

    躺在一旁石头上的高人淡淡应了一声。

    但是后面也没有所谓的命令传来,前辈没有发话,王凡也不敢乱动,就这样王凡双手撑着地,坚持了整整两个小时。

    一直到太阳都快要落山,这位高人才从睡梦之中醒来。

    “(身shen)体才是练武之人的根本,一定要记住,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锻炼(身shen)体”

    “只有你的(身shen)体足够强大,才能支撑足够的战技施展。”

    “可是,前辈,既然我的(身shen)体要足够强大,为什么我只能吃白饭”王凡可怜巴巴的看着面前大鱼大(肉rou)喝着美酒的前辈。

    “闭嘴,吃你的饭”

    王凡“”

    “出枪要快,你这样慢吞吞的打兔子呢”

    “看到这满天树叶了没有”

    高人踹了一脚面前这颗小树,泛黄的树叶一片片飘落了下来,没有任何的规律,完全就是按照树叶自己的喜好在空中飞舞。

    “看到了”王凡恭敬的点头道。

    “看到就对了,用枪去扎这些树叶,只要有一片叶子落地”高人扬了扬手中的马鞭,意思很明确。

    “不是吧”王凡苦着脸看着面前的前辈。

    “啪”随着一鞭子响亮的抽在了地上,王凡立刻闭上了自己的嘴。

    当他累的气喘吁吁看着前辈一片一片的捡起地上掉落的树叶的时候,他的心拨凉拔凉的

    坐在高人平时喜欢坐的地方,王凡不由露出了一丝怀念的表(情qing),只是他怎么也想不通一点,为什么这个前辈喜欢打他的小腿,而且专门打一个地方,尽管这个前辈没有使用灵力,但是那一鞭子一鞭子的打起来,也让王凡有些扛不住。

    将双腿盘在石头上,打开了一坛千岁酿,王凡轻轻的呡了一口,火辣辣的感觉让他忍不住吐出一口酒气,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经过这十来天的相处,他有点将这个高人当成了自己的师父,从小到大还没有人这么严厉的对待过自己。

    那一个邋遢的(身shen)影渐渐和自己心目之中的那个师父模样重合了起来,在他心底便是认为,师父应该就像高人一样,一丝不苟,并且要求苛刻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这一别,便是江湖。”

    看着石头上这一行刻下的字,王凡一字一句的读了出来,边读,心中边越来越不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都市狂龙行天下〕〔其实我只喜欢你〕〔布桐厉景琛〕〔九层仙莲〕〔心甘秦愿〕〔我!最强主角!〕〔我的前半生之煜贺〕〔某学园都市的旧日〕〔豪门帝宠:吻你上〕〔正版修仙〕〔都市之万界帝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