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抠神〕〔无尽的遗落〕〔我本善良之崛起〕〔钻石王牌之投手归〕〔非凡教练〕〔重生清朝当奸臣〕〔打造异界〕〔九龙圣尊〕〔黄泉无客栈〕〔我家女儿是教皇〕〔红楼之庶子风流〕〔穿越之夫贵妻娇〕〔豪门重生:军爷撩〕〔扶一把大秦〕〔军门枭宠:溺爱纨〕〔华聘〕〔法末之徒〕〔战国杂家吕不韦〕〔餐饮巨头〕〔舞女与教授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能师尊 第六百五十三章 讨论
    “世人傲慢、嫉妒、愤怒、懒惰、贪婪、、暴食。”

    “杀生、偷盗、宣淫、妄语、痴嗔”

    胡闹的嘴里每蹦出一个词,他的身后黑暗的气息便浓郁上几分,霍羽非常清晰的感受到,在胡闹的身体内,仿佛酝酿着一个非常恐怖的怪物。

    并且,凝视胡闹那漆黑的双眼,霍羽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凝视深渊。

    “世人都有罪,但是并不等同于,每个人身上的罪都能够被宽恕。”胡闹伸出了自己的一只手,这只手臂上就好像用黑色的古墨渲染一般,那一条一条的纹路,在他的手臂上没有任何规律的刻画着,就好像堕入黑暗的恶魔一般。

    “你这样,和那些犯罪的人有什么区别?!”霍羽紧紧的盯着胡闹,胸口不停的起伏,看起来非常的生气。

    “区别”

    胡闹恢复了最初的平静,看着自己的这只手,仿佛在为自己的手臂上的黑暗花纹而着迷,胡闹眼睛之中满是痴迷,喃喃道:“区别就是,我代表着正义”

    “狗屁,你代表了狗屁的正义,你就是为了自己的私欲!”霍羽异常愤怒的看着胡闹吼道。

    随着霍羽的这一声怒吼。

    周围仿佛陷入了沉寂之中,胡闹的双眼从他的右手转向了霍羽,两个人四目而对。

    “私欲?!”

    良久,胡闹不屑的嗤笑了一声。

    看着面前的这个霍羽,胡闹的脑海里闪过了许多许多的片段,想起自己凝聚正义之道时,和大魔头相处的时候,那个时候的自己多么的单纯

    “或许,你说的对吧!”胡闹摇了摇头,他不愿意去争论这个问题。

    “如果你依旧拥有着正义之心,你就不应该私自惩罚这些人,应该将这些人交给法律去处置!”看着胡闹让步,霍羽似乎觉得自己的嘴遁有了效果,便想要继续得寸进尺

    “然后呢?”胡闹眨了眨眼睛,看着面前这个单纯的霍羽。娱乐之唯一传说

    “然后”

    “然后收集证据,按照正义的判决去审判这些犯人。”霍羽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胡闹打断。

    被打断的霍羽愣了一下,随后便又听到了胡闹继续说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所谓正义的审判到底要迟到多久?”

    “方老师曾经说过,正义可能会缺席,但永远不会迟”

    “他是错的,老师他是错的,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他是错的,他是错的!”胡闹有些癫狂的一把抓住了霍羽的胸口,“如果正义的审判不迟到,那么那个女孩也不会松开别人的手,我妹妹也不会死”

    “正义,审判?”

    “就用那所谓的法律?然后判决别人蹲多久的号子?然后等放他出来之后,再继续犯罪继续蹲号子?”

    胡闹死死的看着面前的霍羽,一只手抓住霍羽胸口的警服,那般的咄咄逼人,眼神那般的恐怖

    “我”面对眼神猩红的胡闹,霍羽此时也不知道说什么。

    这边的动静引起了一旁那边警察的注意,眼睛的余光看到周围的警察都望了过来,胡闹也不想继续引人注目,一把松开了霍羽。

    “张志强这个人你应该不陌生吧?”

    胡闹轻描淡写的拍了拍自己的手,随后平淡的看着面前的霍羽,仿佛之前那个癫狂的人并不是他一样。

    “帝都级通缉犯,四十年前犯下四起强女干案,被关进去十五年,随后再次犯案,依旧是强女干,关进去二十五年,因为表现良好所以提前一年放出来一个月前犯下一起强女干杀人案,警方出动了大批警力都未曾抓住。”霍羽如数家珍一般将这个所谓的张志强的事迹说了出来。

    “然后他被人用麻袋装起来扔到了警察局的门口,被现的时候,他的b满了针,每根针都完美的避开了所有的血管”胡闹接着霍羽的话,继续道。

    “你干的?”霍羽眉头一皱,死死的盯着胡闹。宠妻成瘾之悍妃养成记

    “他控制不住自己,我只是帮他控制一下自己而已。”胡闹耸了耸肩道,“反正他被抓住也难逃一死”

    “那也不该”

    “不该由我动手?”胡闹玩味的看着霍羽。

    看着胡闹脸上的淡笑,霍羽最后只能无声的点点头。

    “陪我走走吧!”胡闹拍了拍霍羽的肩膀,两个人就像是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一样,远离了警车,也远离了喧嚣的城市,走到了远处的田野之中。

    秋天的田野里,到处都是金黄的麦穗,一眼望去便是金黄的稻田海,随着微风的吹动而有节奏的摇摆,站在田野之上,会让人止不住的心旷神怡,清风吹拂过脸庞,带着丝丝麦穗的香气

    “张志强犯下了罪,被关进去了十五年,十五年让他和社会脱节,他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如何生活,他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他的家里还有一个老母亲,因为不知道如何生活,加上身上还背着前科这种东西,所以哪怕做苦力都没有人要。”

    “他的生活费用基本上都是从他老母亲那里要来的,最后因为他的母亲实在拿不出钱,所以他恼羞成怒,将他的母亲打成了重伤,最后不治而亡”

    “不久之后,他又犯下了同样的罪,被关进了牢里。”

    “再次出来的他依旧面临着和曾经的自己相同的境遇,所以最后他决定再去犯罪,这一次他盯上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单身独居女子,跟在了她的身后,在她开门的时候,强行破门而入,最后他玩弄了那个女子一个星期,折磨至死。”

    胡闹平静的将这一段不为人知的事情讲了出来,听的一旁的霍羽哑口无言,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抓住他的时候,他一幅无所谓的样子,他当时落在我手上之后,也知道自己跑不掉了,所以跟我坦白了一切,他说以他那条烂命上了那么多女人,他说他这辈子值得了。”胡闹突然笑了笑,继续道:“后来我将他绑了起来,让人在他面前跳着n”

    “动手的是一名医生,一根针一根针的刺进去,没有流一滴血,哀嚎持续了整整一个晚上。”

    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我是FIFA球王〕〔我要大宝箱〕〔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国民女神:史上第〕〔圣踪〕〔乱世我为侠〕〔都市之绝世仙帝〕〔乡村透视小农民〕〔蜀山剑宗系统〕〔魔鬼主教〕〔公主在上:国师,〕〔快穿:吾儿莫方〕〔快穿之这个愿望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