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遗弃的王〕〔仙欲游〕〔神的乱入二次元生〕〔武道狂徒〕〔天尊在马路边〕〔都市绝世神医〕〔阴阳旧事〕〔最强妖孽仙医〕〔捉鬼龙王之极品强〕〔重回明朝当暴君〕〔王牌强兵〕〔极品快乐升天系统〕〔妖尾之金金果实〕〔二次元之真理之门〕〔太上剑典〕〔炼尽乾坤〕〔网游之自创乾坤〕〔我是夸雷斯马〕〔修炼横行的年代〕〔修行高手在都市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能师尊 第二百四十六章 血流成河
    当阿布回到队伍里的时候,闻人屠已经消失在了比赛场地。

    而同时消失的,还有一直吃糖的方君莫,吃这么多糖也不怕得牙齿生虫。

    帝都城外的悬崖边上。

    一生黑袍的闻人大帝站在了悬崖上,俯视着下面的大夏帝都。

    冷风吹动着他的发丝,半兽人和普通人类其实区别不是很大,几乎没什么区别,只是在战斗的时候,半兽人会获得一部分的兽族印记的加成,而且半兽人还保留着一些兽族的标记,比如兽耳,兽纹,牙齿等,最明显的标记,就是眉心会有兽族远古印记。

    “闻人大帝……”

    方君莫淡淡的声音,从闻人大帝身后响起。

    “方君莫!”闻人屠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作为兽族最强者,他称得起一句大帝,白虎王座闻人屠。

    “你就不怕我让人将你围剿在此地?”方君莫充满杀意的声音,却并未引起闻人屠任何的情绪波动。

    “你来……没用,方白来,有用。”闻人屠摇了摇头。

    “我……”听见这句嘲讽,方君莫真的差点暴走,但是想想,自己跟这个排名第四的王座的差距……

    “我不跟你计较,哼!”

    方君莫剥开一颗大白去奶糖,吧唧吧唧的便吃了起来。

    “你吃的什么?”浓浓的奶香味,让闻人屠有些嘴馋。

    “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略略略!”方君莫炫耀般的拿着几颗糖,声音故意吃的很响……

    “这就是你们人族的待客之道?”闻人屠胸口有些起伏不定。

    “这是我的待客之道呀,怎么啦,不服呀?”方君莫继续剥开一颗大白去。

    “看来我要替方白好好教训教训你了。”闻人屠眯起了自己的眼睛。

    “来干我呀……”方君莫哼声道,只是一阵风过后,“卧槽,老子的糖,别跑,把老子的糖还回来!”

    “你当老子怕你哦,来搞老子咯!”闻人屠戏谑的声音从前面传了过来,这听起来,有点像四川口音……

    “狗贼,莫跑,把老子的糖给老子还回来!”

    你无法想象,一个兽族大帝,一个人族大帝,为了几颗糖就在这山头玩起了你追我赶的游戏,这画风真的是……不忍直视。

    ……

    第十天的比赛,阿布遗憾落败,下午的比赛,黄南也被刷了下去。

    只剩下了叶天和叶沉以及李子成参加二十五强。

    只不过叶天的运气不错,在二十五强的时候直接轮空。

    第十一天,就在方白准备去带陈月最后来一波结束式的演唱会的时候。

    一个不速之客直接杀上了门来。

    “你就是方白?!”寒冰女皇面如冰霜,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深蓝色的发质,全身穿着蓝色的连衣裙,看起来三十多岁。

    “额?”方白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你找我?”

    “楚莫,这不是你撒野的地方!”看着来者不善的寒冰女皇楚莫,周大胖直接挡在了自己老师的面前。

    “滚开,我找的不是你!”楚莫的手里直接出现了一把锋利的冰剑,玄冰之剑,蔚蓝玄晶,她的本命道器,蓝冰之恋,据说是某个大胡子孤身前往万年冰山开凿下来的一块玄冰而制……

    “楚小姐,你得看清楚,这里是厨王府,不是你帝都学府,这里还容不得你随意放肆。”周一刀的身影出现在了寒冰女皇的身后。

    “等会!”方白制止了剑拔弩张随时准备搞架的两方人马,而是走到了楚莫的面前:“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免得伤了和气也不好。”

    “那行!”楚莫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我问你,你是不是在教一个叫做陈月的姑娘唱歌!”

    “没错啊,她是我的学生,教她唱歌怎么了?”方白觉得很莫名其妙。

    “那你知不知道……我曾经放过话,谁教她唱歌,谁就是跟我过不去?”楚莫的声音突然下降了好几个温度点,让人觉得异常冰冷。

    “不知道……”方白耸了耸肩,但是脚步还是往后退了一步,感觉眼前这女人好像有些不对劲。

    “老师……这事,确实不好说。”周大胖将方白拉了过来,小声道:“这事最开始在帝都还真流传过,因为冰系的属性特别稀少,这寒冰女皇想找个合适的传人,一来二去就看上了陈月。”

    “但是这个陈月特别抗拒学习武道,这一下就反了天了,这个老女人可不是个善茬,放出话去谁敢教陈月唱歌,谁就是跟她做对。”

    “加上乐道的大成者本来就少,更没有人敢去出头……”

    听着周大胖的话,方白皱了皱眉,这也太霸道了吧?别人不跟你学武,你就封了别人的路?

    “你俩嘀嘀咕咕有完没完!”楚莫有些不耐烦道,“不要以为有厨王府护着你,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今天不给我个交待……”

    这无法无天的到底是谁?

    方白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惹上这么个麻烦。

    “交待?!要啥交待?”

    方君莫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了过来,手里拿着根真知棒,舌头一搭没一搭的舔着,看起来就跟个小孩子一样。

    “你……”楚莫眼睛突然眯了起来,这个人很熟悉,等会,这若有若无的剑意……

    “嘿嘿,不要乱说话哦!”方君莫颇有意味的警告道。

    “原来你还有人撑腰!”楚莫哼声道,“行,我今天就给他一个面子!”

    在方君莫的面前,寒冰女皇可没有那么嚣张,而且她感受到了那柄随时可能出鞘的轻君剑。

    轻君剑帝方君莫。

    杀戮王座方戮。

    尽管帝都阴影下的水已经开始翻涌了起来,但是谁也不敢保证方戮死了,那些观望的人可不想成为方戮的剑下亡魂。

    当初帝都血流成河是真的血流成河,哪怕老天爷下了几天雨,都未曾洗净帝都的污血,整个帝都城外都是尸骨,你以为说着完的?

    以杀止杀,方戮信奉的四个字。

    寒冰女皇可是见过当初方戮看自己的那一眼,不充满任何的感情,就好像视自己为蝼蚁一般……

    但是就这么放过陈月的话,寒冰女皇觉得还是有些不甘心,毕竟好不容易等来一个冰系女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我是FIFA球王〕〔我要大宝箱〕〔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国民女神:史上第〕〔圣踪〕〔乱世我为侠〕〔都市之绝世仙帝〕〔乡村透视小农民〕〔蜀山剑宗系统〕〔魔鬼主教〕〔公主在上:国师,〕〔快穿:吾儿莫方〕〔快穿之这个愿望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