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俯瞰球场〕〔花开半夏君约此生〕〔凰权至上:凤栖吾〕〔大龟甲师〕〔意识网络〕〔蓝月之主〕〔重回80当大佬〕〔七十年代重新生活〕〔鹰扬美利坚〕〔重回五零当军嫂〕〔科举官途〕〔圣少女的烦恼[综]〕〔都市重生之仙界归〕〔官场先锋〕〔攻略不下来的男人〕〔重生绝宠男神:慕〕〔爬墙相爷家(重生〕〔混元太极道〕〔盛世鸿途〕〔清穿之德妃日常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妙手仁医 第七章坏菜了
    本来被她扯下面具的时候我还感觉有点紧张,这不是被她看到我的脸了嘛。

    但是马上我又是想到了,反正我俩也不认识,就算是这样看到了也没有什么关系。

    不过我的心里倒是一阵无语,这算是什么事(情qing)啊,我本来想要算计冯程程的东西,不小心弄到了这么一个极品御姐的(身shen)上。

    我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可能是这个精油过期了,实在抱歉。”

    虽然我这样道歉了,但是这个御姐大佬依然不依不饶,冷笑了一声说道“小老弟,你真当姐姐我傻是吗这种感觉你是不是放了风油精在里面”

    我一听这个大姐怎么会知道放了风油精只什么感觉信息量很大啊,但是我也不敢问。

    连忙说我哪里敢可是这个御姐大佬依然不依不饶的,直接叫来了我们这边的陈经理。

    这下子事(情qing)可就真的麻烦了,陈经理来了之后连忙对着御姐大佬道歉“沈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们也没有想到竟然有了这样的疏忽。”

    显然这个沈姐很有名气,连我们陈经理都这么怕她。

    沈姐穿上了那(身shen)职业o装扮,整个人(身shen)上的御姐气质更加明显,紧致的衣服将她的好(身shen)材完全凸显了出来,再搭配上那冷艳的面孔,简直让人难以把持。

    “光是道歉就可以了吗”沈姐坐在按摩房里,手中拿着一个玫瑰精油的瓶子,嗅起了味道“你自己闻闻,这是怎么回事。”

    说着她就把瓶子伸到了陈经理的面前。

    陈经理也好奇的拿了过去闻了闻,然后就交给了我的手里,冷声说道“方言,你自己闻闻看”

    这下子我的心里真的慌了,拿过了这个精油我闻了一下之后就发现里面真的是有风油精的味道。

    一下子我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了,怎么会这样

    我对付冯程程的那个精油是放的辣椒水,怎么这个成了风油精了这个不科学啊瞬间我就想到了,可能是后来有人又在我用的精油里放了这个风油精。

    我们陈经理也生气了,愤怒的说道“方言,我一直以为你按摩技术(挺ting)好的,而且人也老实本分,没想到你竟然用这样的手段捉弄客人,你走吧”

    我一听连忙就说道“陈经理,真的不是我做的,我不可能做这种事(情qing)。”

    沈姐闻言直接冷声说道“事实摆在面前竟然还狡辩,死鸭子嘴硬。”

    这下子我是真的生气了,在家里的时候我被家里人误会欺负,到了外面了竟然有被客人误会和欺负。

    虽然我之前弄了辣椒水的那个,但是这个绝对不是辣椒水,就是风油精的味道,因为玫瑰精油的味道很大,所以不仔细闻还真的闻不出来。

    我直接气愤的说道“好,那沈姐,如果我证明了事(情qing)不是我做的,你怎么办”

    “不是你做的那我沈灵敏就算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qing),而且我也会好好补偿你,怎么样”

    沈灵敏双臂抱着饱满的(胸xiong)口说着。

    我听到了她都已经这样说了,我也点了点头“好,一言为定”

    “陈经理,我这个包厢已经有两天没来了,很有可能是有人在这两天里对我的东西动了手脚,你只要调查一下监控,说不定就能够看到有可疑的人了,”我对着陈经理说着。

    陈经理听到了我的话,立刻就让人去查了一下监控,看看这几天我不在的时候,谁来过我的这个包厢。

    结果这个一查还真的查到了,就在昨天,我们这个按摩店的孙伟进到了我的包厢里,然后又鬼鬼祟祟的离开了。

    孙伟被叫过来了,立刻就对着陈经理问道“陈经理,你叫我啊。”

    陈经理对着孙伟问道“你昨天来方言的专用包厢里了,是吗”

    听到了陈经理的问话,这个孙伟的脸色猛然一变,然后就立刻否认了这个说法。

    可是马上陈经理就说道“咱们的这个店里除了包厢里面,外面都是有监控的,拍到了你进到方言的包厢里。”

    这下子孙伟就真的慌神了,而我知道了是孙伟的时候,我的心里也一阵惊讶。

    因为平(日ri)里我们两个的关系还算不错,甚至当初我找亲戚介绍进来的时候,就找的这个孙伟,他怎么会算计我呢

    孙伟见狡辩不了了,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说道“陈经理,对不起啊,我就是嫉妒方言是我带进来的,结果现在点他的人都比我的多了,而且他还有专用的包厢,我都这么多年了都没有,我就想算计他一下。”

    我一听,这才知道了他的意思,就是太嫉妒我的工作了。

    可是陈经理可不管这么多,立刻就轰走了孙伟,而孙伟还让我替他求求(情qing),我这个时候当然也没有理会他,都是他自作孽,不可活。

    不过他也算是救了我一命,因为之前我给沈灵敏抹的那个精油确实是我的辣椒水,可是沈灵敏后来调查又是拿了一瓶,里面就是孙伟算计我放的风油精了。

    这下子他反而帮着我把事(情qing)给瞒过去了,如果不是他的话,我这个一查出来,这么惨的人就是我了。

    想到了这里我也猛然松了一口气。

    事(情qing)都清楚了,陈经理也立刻就对着我道歉了,然后说道“方言误会你了啊,实在不好意思。”

    我连忙说没事,陈经理就说为了跟我表示歉意,这个月会给我涨三百块的工资,当做补偿。

    说完了之后陈经理就下去了,房间里就剩下了我跟沈灵敏了。

    沈灵敏这个时候也对着我说道“还真不是你,既然这样的话,我沈灵敏说话算话,是我误会了你,我会给你补偿。”

    说着沈灵敏就离开了我的这个包厢。

    她走了之后,我的心里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毕竟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女人,万一要是发起火来,肯定不是丢工作那么简单。

    不管怎么说,这次的事(情qing)过去就好了。

    接下来又接待了几个客人,但是我的心里却很奇怪,冯程程那个家伙怎么不来按摩房了啊

    说实话,她这么不来了,我还真的(挺ting)想她的。

    第二天我来上班,冯程程依旧没有来。

    反而是陈经理对着我说道“沈姐又点你了,快点过去吧”

    我心里猛然咯噔了一下子,怎么冯程程不来点我了,反而是这个不好惹的御姐来了。

    虽然心里有些担心,但是我还是没有办法拒绝。

    怀着忐忑的声音我就来到了我的包厢里,进到了包厢里之后,我就看到了沈灵敏正在脱衣服。

    之前的时候我来了,她都已经在包厢里趴好了,而且我也没有仔细的看她的(身shen)子。

    这次我才真的有机会看了,虽然只是很短的时间她就进到了浴桶里了,可是我还是看到了她(胸xiong)前(性xing)感的锁骨,还有那(胸xiong)口恰到好处的饱满。

    等到我给沈灵敏按摩的时候,我的手触碰到了她紧致光滑的皮肤,我的心里也(禁jin)不住有些心猿意马了起来。

    “你做这一行有多少年了”沈灵敏忽然对着我问道。

    “有两年时间了”我也回答说道。

    沈灵敏嗯了一声,随后说道“那你的手法真的(挺ting)不错的,(穴xue)位找的也(挺ting)准。”

    我也笑着说道“就是熟能生巧呗,我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触觉感官还是(挺ting)敏感的。”

    “你好好给我按按后背吧”

    沈灵敏忽然开口说着,我也答应了一声。

    结果趁着我拿精油的功夫,她竟然翻过(身shen)子来了。

    而且她这样翻(身shen)是没有什么声音的,就这样躺好了(身shen)子。

    原本需要按摩背部的地方变成了(胸xiong)口的位置。

    这下子事(情qing)就尴尬了,我要是继续按的话,肯定就碰到她的(胸xiong)前了,她肯定会发火。

    我要是不继续做的话,她就会问我怎么知道她翻(身shen)了,那不是就暴露了我的眼睛可以看见了

    想了想,我只好向着她的(胸xiong)口按了过去,结果一下子就触碰到了柔软的饱满。

    我被吓了一跳,然后说道“沈姐,你这个不对啊”

    沈姐笑了一声,然后说道“哪里不对了”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沈灵敏这才继续笑着说道“我不是说了,昨天误会了你,所以要给你补偿,这个就是给你的补偿啊,不喜欢吗”

    听到了她的这个话,我的心里立刻砰砰的跳了起来,她说的补偿竟然是这样的补偿。

    确实,这样的事(情qing)很(诱you)人,毕竟她的(身shen)材这么好。

    可是我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不行,我们有规定,不可以这样的。”

    沈灵敏看我这个一本正经的样子,立刻嗤笑了一声,然后说道“算了,不调戏你了,我是要给你这个玉镯,价值十万。”

    说着她就把一个玉镯从手腕上拿了下来,交到了我的手上。

    就在我碰到的时候,她忽然手滑了,玉镯直接掉落了下来。

    瞬间我的心就绷起来了,妈的,这个玉镯子给我的时候摔碎了,把我卖了也赔不起啊。

    所以来不及多想,我下意识的就伸手抓住了这个玉镯子。

    可是玉镯子虽然没有摔碎,沈灵敏的脸色忽然就冷了起来了,她直接坐了起来“你不是盲人。”

    我的心猛然咯噔了一下,坏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地至圣〕〔我可能是一只假的〕〔三国之传承为王〕〔獒唐〕〔大师救命〕〔神棍下山记〕〔都市之神豪蛊神〕〔萌宝驾到:总裁爹〕〔工业造大明〕〔拐个王爷乱天下〕〔抗战之血染长空〕〔翊神相〕〔重生六零医品军嫂〕〔一遇总统定终身〕〔凤策长安
  sitemap